石油=血液
时间:2008-09-24


《石油大博弈:追逐石油、金钱与权力的斗争》
[美]丹尼尔·耶金 著, 艾平等 译,中信出版社2008年9月第一版

二十年前,动画片《变形金刚》曾风靡一时。故事很长,但情节其实极简单,即代表正义和邪恶的两群机器人为争夺“能量块”而持续不断地发生冲突。这个惊险刺激的童话,实际上也是现代历史的一个隐喻和翻版,只不过在现实世界中,所谓的“能量块”就是石油——作为现代文明的血液和命脉,它是整个现代化生活的庞大机器得以运行的力量源泉。

现实当然比童话复杂得多,撰写150年来的石油工业历史可说是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任务。在《石油大博弈》中,各色人等以整个地球为背景纷纷登场:企业家、暴发户、政治家、军事家,牵扯进了经济、政治、宗教、军事等几乎可以穷尽人们想象力的因素,使这一段历史看起来更像是一部漫长曲折的好莱坞大片,并且,仍然没有任何终结的迹象。

和广告、汽车、飞机、可口可乐一样,石油是美国文明的象征,早期的石油工业最典型地展示了那种对美国梦的贪婪追求。这种无限扩张征服的浮士德式冲动,在巨大的能动性之下不加掩饰地展露着权力欲,影片《血色黑金》就是这一时代精神的写照。它奠定了此后石油博弈的基调:即一种不择手段夺取控制权的顽强意志。

控制权乃是一切政治的根本。石油工业虽然表面上是经济生活的一部分,但正如书中说的,在欧洲经营石油业务“90%是政治,10%是石油”,这一点在中东更为明显。现代国家任何经济上的决策都是政治决策,更何况石油这样攸关大局的事务。作者对石油博弈的叙述无非是在暗示:对石油的控制就意味着对政治经济权力的控制,因此对石油控制权的争夺本质上是一种互相卡脖子的政治斗争。

不幸又碰巧的是:世界上品位最高、最廉价的石油储备偏偏分布在世界上一些政局最不稳定的国家;而对石油控制权的争夺又加剧了政局的动荡。就像西方神话(如《指环王》)和金庸小说中经常出现的情节一样,宝物经常给它的主人带来厄运。最典型的案例就是中东,在1900年英国与波斯达成石油协议之前的几百年内,中东远非国际政治与经济冲突的中心,尤其阿拉伯半岛,根本是个不大受关注的角落。

中东的石油财富现在已成为一个人尽皆知的常识,很少人记得:直到二战结束,美国一直是石油工业的中心,生产和消耗了世界上2/3的石油。但随着战后石油消费量的飙升以及西欧、日本的能源结构全面转向石油,推动了中东日益成为生产中心和国际政治的焦点。而这一进程又伴随着新的复杂政治形势,以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危机为转折点,中东的国际政治舞台全面洗牌:英法等老牌帝国主义国家势力全面退潮、美苏争霸成为背后隐含的主轴、中东国家自主独立的斗争越来越高涨。

美国势力介入中东的时机相当微妙:的确英法两国元气大伤,自此美国掌控大局,而1956年之前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微弱,形象也比现在好得多;但美国对当地政局和石油控制权的干涉,加上不得人心地支持以色列,使美国自此成为激进者心目中的“大撒旦”,而美国在当地的干预,无论是海湾战争还是伊拉克战争,也不论其声称的出发点是什么,都难以逃脱人们一个普遍的指责:美国真正的目的是为了石油。

在反对伊拉克战争的游行中,经常可以听到这样的呼声:“不要为石油而流血。”石油,这个现代文明的血液,在这里又具备了一种讽刺性的和可悲的含义:它就像传说中腓尼基人的莫洛赫神一样,尽管是赐予人光明和能量的大神,但却需要活人来给它献祭。残酷的事实一再表明:丰富的石油资源有时非但没有给国家带来好运,相反常与一些经济增长极为有害的变量相联系,如分配极端不均、经济结构单一、腐败盛行、内乱频仍。这种“荷兰病”在非洲的尼日利亚等国最为典型。

为摆脱这种“石油的诅咒”,产油国一直在抗争,如阿联酋丰富产业结构的努力,但最重要的是避免成为任人摆布的棋子——控制的努力总是会激起相反的效果:反对这种控制的抗议也越来越强。这种独立自主倾向体现在石油上就是欧佩克(石油输出国组织)的诞生,石油反过来被中东国家用作反击的武器。这种控制石油生产的统一政策对持续不断依赖石油的西方国家经济造成强烈冲击,1970年代的三次石油危机至今仍令不少人谈虎色变。在1973年之前,他们“只要有钱就能买到油”,而石油危机直接动摇和打击了那种资源用之不竭的信念,加上1972年的著名报告“增长的极限”,推动了生态主义和循环经济、可持续发展理念的进展。

对中国人来说,这些原是相当遥远的,因为长期以来中国能源结构85%以上靠的是煤,石油实现自足。因此并不奇怪,《石油大博弈》没有谈到中国——在本书写作的年代,中国尚未作为一个重量级选手参与国际石油博弈的大棋局。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对石油的依赖也随之加深,也不可避免越来越深地卷入到了其中。如果说1970年代的石油危机国人没有任何切身感受,那么近两年原油价格连续飙升,突破每桶140美元的后续效应,已使很多中国人的生活受到了影响。

石油这一“现代炼金术”至今仍占据着国际舞台的中心位置。尽管自1919年起,就不断有人预言石油产量和储备将在短时间内消耗殆尽,但却仍不断有新的石油储量被探明和开采出来。作为一个化石能源,石油不可能取之不竭,因此现代文明迟早要“换血”。石油价格的飙升换个角度来看,也未必全是坏事:它使得太阳能、核能等其他选择获得了发展的机会。欧佩克创始人扎基·亚马尼喜欢说:“石器时代的终结并非因为石头短缺,同样石油时代也不会因为石油枯竭而消亡。”的确,石油时代的终结有赖于一种新的可持续生活方式和新能源的发展,而那最终将开创一个新的文明。

载2008-9-20《广州日报》,题改为《油价暴涨背后的“终极博弈”》
-----------------------------------------------------------------------------------------------
校译:
上册P159:“贫穷的墨西哥远离上帝,却靠近美国。”按此处poor应译为“可怜的”
上册P221:日本首相鸿井皇太子:按系近卫文麿(Fumimaro Konoe),他是亲王而非皇太子,虽然英文均作prince
上册P251:日本政府继续宣传“一亿人民团结起来,与国家共存亡”:按“一亿玉碎”
上册P252:陆军大臣Korechika Arami剖腹自杀:按即阿南惟几
下册P180:法国两大全国石油公司之一的托塔尔公司:按TOTAL通译“道达尔”


  发表于  2008-09-24 19:2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Lohas, 真是够矫情的,是媒体和资本家发明出来的赚钱借口,骗骗时尚小青年的。呵呵。和尚们的生活才叫脱离严重依赖能源的状态。毛毛头,你说是吧?

~~~~~~~~~~~~~~~~~~~~~~~~~~~~~~~~~~~~~

对,典型的资本主义细分市场,很多产品要更新换代了,就找个这么个光鲜的名称.事实上,为了那些乐活,而淘汰现有的一些成熟技术产品,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浪费,对环境的破坏有过之而不及。
iommi ()   发表于   2008-10-03 00:46:55

正好是搞能源的,除了化石能源,其实核能才是王道吧,其他的都只是补充。
在现在的视野里,可控核聚变才能真正解决能源危机。
()   发表于   2008-09-30 05:33:53

Lohas, 真是够矫情的,是媒体和资本家发明出来的赚钱借口,骗骗时尚小青年的。呵呵。和尚们的生活才叫脱离严重依赖能源的状态。毛毛头,你说是吧?
archer ()   发表于   2008-09-28 23:12:49

淘金,寻钻等冒险因素总是能绷紧人类一夜暴富的神经,但在无序的状态下,却是大部分人自掘的坟墓!
朱飞宇 (http://http://545482432.qzone.qq.com/)   发表于   2008-09-28 15:34:07

石油时代的终结有赖于一种新的可持续生活方式和新能源的发展...

不知道新能源的发展和环保技术的发展会不会有一定程度的对抗——乐活是把人从依赖能源的生活方式中拽出来,新能源出现后必然把人再往另一种依赖能源的生活方式那边引。
 回复 里斯本 说:
新能源与环保应该不至于对抗,因为环保通常正是新能源发展的基本考虑之一,在太阳能、风能、地热能、潮汐能中体现得最明显,当然核废料的处理是个大问题。至于LOHAS,恕我直言,现阶段它似乎主要是一种时尚的小众趣味而已。
(2008-09-28 17:13:06)
里斯本 ()   发表于   2008-09-26 14:21:11

博主您好!您的该篇日志已被推荐到人文频道,请至频道首页查看。
感谢您对BlogBus的支持!
BlogBus (http://pindao.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09-25 18:39:54

呼伦贝尔大草原如何?
mas ()   发表于   2008-09-25 03:08:59

呀....剛看完耶金的<石油風雲>...元氣大傷,消化不良...書,是十分好的書..

不知,這本書與<石油風雲>具體有何異同...
(http://hi.baidu.com/gudachun/blog)   发表于   2008-09-24 22:47:48

"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对石油的依赖也随之加深,也不可避免越来越深地卷入到了其中。"...........
已然.
尔悦 (http://zgey01.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09-24 21:47:23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