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的文化资源
时间:2008-10-04

在读了多年游牧民族历史之后,终于决定去一次呼伦贝尔。这里的草原向来是内蒙最好的,用翦伯赞的话说,这里不仅是鲜卑、蒙古等“游牧民族的历史摇篮,而且是他们的武库、粮仓和练兵场”。在近代以前,这个安全的巢穴也几乎从未遭受中原王朝军队的直接打击,尽管如此,如今这里所能看到的游牧民族传统的遗迹已颇为稀少。

游牧文明本来就很少城墙、墓葬可供后人凭吊,缺乏一个历史和民俗的空间,历史的时间感和民俗时间也就很难独立存在。从海拉尔往北,附近的草原上有两处近年来开发的旅游点:“金帐汗部落”和“弘吉剌部落”,虽然这样的冠名似乎旨在唤起人们对那两个成吉思汗时代游牧部落的想象,我却担心现在伪造的空间场景会侵蚀和破坏我的想象,它们实在并不适合与如此具象的一小片草原及几个固定的蒙古包联系在一起。它仿佛暗示人:“这就是弘吉剌部。”——假如我是个并不在乎何谓“弘吉剌部”的游客,倒也不妨伪装接受这个暗示,但对我而言更值得玩味的是现代旅游业如何引导、重构和再现那一想象中的场景。从海拉尔至阿尔山的路上,还有一处“巴尔虎部落”旅游点,基于同样的原因,我也没有停留。

为发展现代旅游业,如今各地纷纷强调地方特色,翻出压箱底的文化资源来。犹如海宁捧金庸,余姚尚且要修余秋雨故居,名人史事均是搭台唱戏的道具,背后均有经济利益的驱动,因此为了争三国赤壁、诸葛南阳究竟在哪里,才争论不休。内蒙现在也在大量消费成吉思汗,乌兰浩特有成吉思汗公园(门面雕塑相当气派),鄂尔多斯有成吉思汗陵和成吉思汗广场,海拉尔的人民公园,2002年起也改建成了成吉思汗广场。额尔古纳市区的一条主干道名为“哈撒儿路”,倒是应了此地本属哈撒儿封地的史事,但在汽车站的墙壁上看到旧有的地图,才知几年前这条路名为“新华大街”。

这些做得好,也未始不能产生积极的效果(至少像拉萨市区路名改从藏语也是对本地传统和文化的尊重)。只是它们的启动毕竟只是最近十数年乃至数年内的事,仍不免一些粗糙的痕迹。1994年额尔古纳左旗更名根河市以后,额尔古纳市(原右旗)可说独占了“额尔古纳”所伴随的文化资源,它也因此可以大谈本地是蒙古族的发祥地;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额尔古纳市新华书店却找不到一本蒙文的书(在海拉尔新华书店很深的角落里有1架,乌兰浩特则有5架)。为了呼应蒙古人有历史记载的最早名称“蒙兀室韦”,那个在早先的地图上一直被标识为“吉拉林”的小镇(当地人现在仍这么叫它),不知什么时候起被更名为“室韦”了,并在离镇子13公里的路口树起了一块“蒙兀室韦”的石碑,我满以为碑的背面应是对蒙古民族早期历史的介绍,不料相当黑色幽默的是:背面碑文竟然是对2003-05年所修筑公路的工程概况。

基本悖论就在这里:额尔古纳虽然抢占了“蒙古族发祥地”的文化资源,但它却是个空壳子。室韦高竖着“蒙兀室韦”的碑文,但这个镇子的正式名称却是“室韦俄罗斯民族乡”,它下属的恩和、吉拉林、临江屯等地,满目都是“俄罗斯风情游”,“蒙古”似乎仅仅是一个点缀的传说,就像马萨诸塞除了少数人知道它出自印第安语之外,找不到什么印第安人的痕迹。除了哈撒儿路、弘吉剌部落、蒙文标识这样的碎片之外,当地已极少看到真正的蒙古人。在整个呼伦贝尔,蒙族也仅占1/12,且集中在巴尔虎三旗的草原,在东、北部林区分布极少;还不像在乌兰浩特,耳朵里时不时会听到有人说蒙语。而且,这一带的文化资源主要可说有三块:历史的、民俗的、以及近代以来铁路/农垦/林业开发的历程;这一路所见,第一块可说最空洞,民俗和民族风情虽然在谈,但也经历着严重的汉化,而第三块在旅游业中几乎没有任何提及。

作为语言地理变迁的必然结果,虽然大部分地名一看就知道不是汉语,但如今它们大部分都按汉语拼音来转写,如莫尔道嘎基本上都拼作Moerdaoga;这样也行(不过像哈撒儿这样的历史人名还是拼作Qasar的好),但另有些地名标准化则相当混乱,如额尔古纳极少数情况下正确地写作Argun,多数时候按汉语拼作Eerguna,有时又按鄂温克语转写为Ergune。就像去年我们在川西藏区所见:藏语地名都是按汉语发音来转写的,且公路边的地名标志牌只有汉英两种语言,没有藏语。可能也只有一个外人才会注意和在意这些,对当地占5/6的汉人来说,他们的自我认知是“东北人”,懒得计较这些。

在莫尔道嘎一个清真饭馆里吃饭时,旁边一桌喝酒的几位和我们搭讪。知道我们是上海来的以后,一个非常魁梧的汉子很高兴地问:“白鹿岛去了吗?”接下来他眉飞色舞地说起莫尔道嘎国家森林公园里的白鹿岛、苍狼岛都是大有来历的,《蒙古秘史》里说成吉思汗的祖先就是白鹿和苍狼。——说到这里,他搔了搔头说:“这个苍狼白鹿吧,蒙文原来叫什么我忘了——虽然我是蒙族,可我不会说。”看他的眉眼,的确有点像画像中的成吉思汗。听我说他像成吉思汗,他很高兴,又说到“莫尔道嘎”是蒙语“骏马出征”的意思(按鄂温克语Murdga,“碧绿的水”;蒙语mordaqu意为上马、出发、启程,但这一解释似不如鄂温克语有力),那是成吉思汗时出发的地方,本地尚有不少遗迹云云。他喝了酒,兴致甚高,大谈特谈这里除了森林之外还有文化资源,说还接待过同是蒙古裔的席慕蓉,“人家老太太那气质,唉,真的,所以说人要多读书,多思考,”说到这里,他嘴角笑了下,“少喝酒。”

他在那大侃的时候,旁边他的朋友一直泼冷水:“你别听他瞎吹。”“他有文化,很能掰。”“我们莫尔道嘎这地方啥都没有,你们来看什么呢,那么多树,我们都看烦了;说点实在的,你要不要蘑菇?我给你邮两斤。”他也不管有人打断,还是一直说,最后握住我的手(他手掌宽大肥厚,有我的两倍大),使劲握了很久:“欢迎你和你的朋友下次再来啊。”简直把我当成了民间大使。我和Suda最后出门时,饭馆里老板娘笑着说:“你都把人吓坏了。”——事实上那个小酒馆里的偶遇,是我们一路最愉快的场景之一。虽然他和我大谈当地的文化资源,可实际上,与活生生的人比起来,那些附会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蒙兀室韦碑
在三岔路口,距室韦镇13公里,碑文背面为2005年9月通车的拉布大林至莫尔道嘎公路的工程概况


室韦镇入口的三驾马车雕像
与“蒙兀室韦”或蒙古族发祥地形象无关,似为俄罗斯人形象。雕像前方木牌上写“室韦俄罗斯民族乡”


  发表于  2008-10-04 14:1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很羡慕你能够去内蒙哦。
化工泵 (http://www.enine-pv.com/CH_web/pump/huagong.html)   发表于   2008-11-19 13:59:19

很深刻啊,我来学习学习了。
很有教育性,谢谢了。
青鸟飞过 ()   发表于   2008-10-11 00:40:17

维舟 回复 只走寻常路 说:
现代艺术以破坏传统开始,如今已无传统可供破坏,也差不多快到尽头了。现代画论中我还是喜欢潘天寿说的,中西方绘画要拉开距离。

————————————————————————————

这个我不同意啊。西方当代艺术的建构是有其严谨的一面的。有人破坏之后,就有人来按照这个雏形造。是个非常严密的生态环境。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的当代艺术水准非常之低,到现在没有看透近30年来西方当代艺术所发生的现象。而且模仿水准非常低劣。从某种方面来说,中国现在是不配拥有现代艺术产业的。
 回复 旦夕 说:
这不可否认,中国当代艺术基本是在一片废墟上起来的,为时甚短,更重要的是它没有西方经历的那种现代性作为支撑。现代艺术不只是一个绘画技巧问题,常常更是一个思想性的问题。
(2008-10-10 16:44:50)
旦夕 ()   发表于   2008-10-10 10:20:46

哈哈,恭喜维舟兄夫妇遇上了健谈的东北人。我家是牡丹江的,我对蒙古族人很不熟悉,见到更多的是朝鲜族人。东北人粗线条,对历史文化的挽留整体上是很缺乏的,断层严重。那些健谈的人儿,其实是民间最后的历史文化大使了。
 回复 里斯本 说:
朝鲜族应该在哈尔滨-长春-沈阳-大连一线以东分布较多,蒙古族多在此线以西。我05年冬去雪乡、吉林雾凇,遇到的朝鲜族就比较多,尤其在吉林市。东北历史文化的缺失,说来话长,但也有历史的必然。
(2008-10-09 08:25:26)
里斯本 ()   发表于   2008-10-09 01:01:00

从另一个角度,如果内蒙的文化痕迹如新疆和西藏那么浓,这个自治区也就没那么安稳了
 回复 佩楚 说:
也许吧。新疆、西藏在1949年前汉人在人口中比例都极低(新疆不足5%,西藏大概不到1%),内蒙则自晚清起,已有大批汉族贫民进入开垦,形成所谓旗县并存的态势,1947年时内蒙的蒙古族人口就已只有15%左右了(现为17%),所以非一日之寒。
(2008-10-09 08:21:10)
佩楚 ()   发表于   2008-10-08 23:07:29

大兴安岭,外兴安岭,阿尔泰,按照你的草原海理论,都是美丽的岛。除了远远东堪察加之类的可能都是草原岛,不过应该个个美丽。

那边自然风景是极好,可惜你掠过没谈。
维舟 回复 Transhumanist 说:
是,我认为不输于北疆。照片和游记在整理中,稍后会贴出来。
(2008-10-06 11:23:23)
Transhumanist () 发表于 2008-10-06 10:34:58
 回复 Transhumanist 说:
这些地方,我有生之年都会去的。不亲眼看过,对那片土地上的人和生活终究是隔膜和难以理解的。中国一直夹在草原世界和太平洋这两片海洋之间,活动在这两个海洋上的移动的人群是中原政府一直头痛和难以牢牢控制的,但对中国的外部刺激、挑战基本上也都来自这里。
(2008-10-07 21:17:49)
Transhumanist ()   发表于   2008-10-07 14:26:43

身为内蒙人,对这些都不甚了解。自叹不如。
葱头 (http://limbocat.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10-07 01:21:18

深受启发啊。。。第一次留言,订阅了,常来常往
老时 (http://www.shichangzhi.cn)   发表于   2008-10-06 22:26:01

刚从外蒙古回来,可惜,语言不通,那里同样消费成吉思汗。
 回复 白白 说:
在他们看来,他们消费成吉思汗是天经地义的,倒是对中国借用成吉思汗名义时感愤怒,犹如现在愤青恼怒于韩国人抢夺中国端午节等文化资源一样。
(2008-10-06 11:27:10)
白白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10-06 10:59:32

那边自然风景是极好,可惜你掠过没谈。
 回复 Transhumanist 说:
是,我认为不输于北疆。照片和游记在整理中,稍后会贴出来。
(2008-10-06 11:23:23)
Transhumanist ()   发表于   2008-10-06 10:34:58

嗯,当下的活生生的人比死去的东西和事情好玩多了。我最近体会越来越深刻,选课其实不在乎课,应该是选人。
archer ()   发表于   2008-10-06 01:00:27

最近去看上海双年展,是以装置和互动为主,一点笔墨意韵都没有了,是完全吻合快城快客主题的快餐。唯一的一个水墨作品,用的是刷子。周汝昌说,毛笔的妙处在于有锋,可正可侧,现在好可,直接用油画的画刷子了。
 回复 只走寻常路 说:
现代艺术以破坏传统开始,如今已无传统可供破坏,也差不多快到尽头了。现代画论中我还是喜欢潘天寿说的,中西方绘画要拉开距离。
(2008-10-05 17:48:41)
只走寻常路 ()   发表于   2008-10-05 10:12:39

是啊,活生生的人最重要。富有生命力的总会传承下去的。
只走寻常路 ()   发表于   2008-10-05 10:06:41

呼倫貝爾...離這裡好近...只是錯過了夏天便沒打算去了...
(http://hi.baidu.com/gudachun/blog)   发表于   2008-10-04 23:50:10

现在出外旅行,我也特别喜欢和当地居民聊天。在布达佩斯,在苏格兰,他们讲述的历史和我从课本报纸图书里看到的颇多出入,也有更多细节,更加生动。
 回复 maomy 说:
民间的集体记忆和叙述与官方历史通常都有很大不同,这方面的研究由民俗学、社会学开始,现在新史学中也深受启发和影响。如果有机会倾听,那比单纯去看下当地无生命的风景自然是有趣多了。
(2008-10-05 17:40:19)
maomy (http://maomy.com)   发表于   2008-10-04 21:27:30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