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商品化与清代社会
时间:2008-10-16


《过失杀人、市场与道德经济:十八世纪中国财产权的暴力纠纷》
[美]步德茂 著 张世明 译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年6月第一版

中国近代的失败总在不断推动着后人去思考和找寻失败的原因,在这个追溯中,产生了中国经济史研究中一个著名的命题:即随着清朝前期人口压力的迅猛增长和社会结构的超稳定化,产生了一种均衡陷阱和“没有发展的增长”。在这种“内卷化”或称“过密化”的进程中,劳动的超密度投入却导致报酬递减,同时社会生活形态不断自我复制和自我维持,从而使整个社会发展处于长期停滞状态。

这些理论框架构筑的图景正是步德茂展开讨论的背景。与一般的经济史家不同,他的切入角度相当独特:即选择18世纪中国财产权的暴力纠纷案件来解释和揭示当时中国的经济和社会秩序变迁。如他所言,这类暴力纠纷增长的根本原因是当时商业化和人口膨胀导致了人际摩擦增长,使得一些人以暴力来表达自己的挫折感和愤怒。

东亚精耕细作式的农业需要劳动力的密集投入,而较高的单位产量又养活了更多的人,使得中国在很早就成为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但清朝在18世纪的人口增长规模即使以中国的标准来看也是惊人和空前的,其直接的结果就是劳动力富余和对土地的争夺更加剧烈。土地和劳动力作为两个关键的生产要素,其相对价值自此发生缓慢的位移,在日益升级的冲突中迫使政府和民间共同进行更为严格的界定和落实产权。

这段被后人誉为“康乾盛世”的太平时期,可说为此后中国的一系列剧变埋下了伏笔:巨大人口下的社会贫困化、劳动力的向外转移(闽粤向海外,而华北居民则向内蒙和东北迁移)、马尔萨斯式的人口减压方式(饥荒、战争等)。而在乾隆时代,它还仅仅只表现为乡间的零星冲突,因此,解读当时的暴力纠纷案件,相当有助于我们复原和理解当时的历史进程。此外,作者也再三强调,随着康乾时代持久的和平到来的巨大经济力量,也冲击和改变着社会生活,这其中财产权的变迁又首当其冲,土地逐渐被认为是一种可转让的商品,而不是不可出售的祖宗家产。

鉴于中国的广袤领土,要想分析列举所有地方的纠纷案例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因此从事中国经济史研究的学者经常是选取某几个样本地区,其取样是否具有代表性常常直接影响全书的结论,容易引发争议,如《大分流》中彭慕兰以中国最富裕的长江三角洲为例,就曾遭受批评和质疑。本书取样的是山东、四川、广东三省,分别代表华北、中部和华南地区;此外,四川在明末曾经历人口锐减,因此该省人口与土地的关系恰能代表一种极端;而广东则向来以宗族势力强大著称,且人多地少矛盾突出,常常爆发有组织的家族械斗,因而留下了众多可供分析的暴力纠纷司法案件。从这一点看,为了确保他的研究结论能代表整个18世纪中国,作者是相当谨慎的。

华南的宗族械斗在福建、台湾、广东、广西和赣南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尤其是闽西、赣南、粤东组成的三角地带,土著和客家的矛盾使得争夺更加激烈。现在已被列为世界遗产的闽西客家土楼、广东开平碉楼,以及粤东的围屋,其实都是当时地方上家族械斗的产物。分类械斗早在明朝就已成为潮汕一带的标志,甚至产生了职业勇丁。这种冲突的根源,实际上还包含学额、土客双方种族文化集团的基本矛盾,非仅作者所谈的土地财产权争夺而已。虽然作为一本主要研究法制和经济史变迁的著作,不谈及上述因素也算切题,但那些对理解历史同样是重要的,否则就难以解释作者在书中的所说的粤东的暴力纠纷比粤西要严重得多。

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并没有沿袭一些带有偏见的陈词滥调,将清代中国的法律运作指控为野蛮黑暗、充满腐败,相反他注意到当时这个帝国之所以能维持良好的运转,正证明了清代的法律实践是成功的,也意识到了当时法律体系发展的活力。对中国古代法律的熟悉也有助于他更好地理解经济现象,例如从当时土地买卖中他就敏锐地察觉到了一种社会观念的巨大变迁,因为虽然明清法律不再支持田宅买卖先问亲邻,但在儒家化的民间习俗中仍具有强大的惯性,因此亲邻在土地买卖中优先权的丧失本身就说明了商品化的深入——不问亲疏,只问出价高低。

本书是交叉研究的结晶:虽然看似是法制史的领域,但解读和结论却与经济史相关。作者并不满足于在过失杀人案件中仅仅看到刑事司法上的意义,而是放置到一个更广阔的数百年经济社会变迁的背景中去,由此以小见大、以微观事例补足和充实宏观结论,来谈论和说明当时土地、粮食的商品化和价格上扬给农民带来的冲击,以及产权重新界定的强烈要求。通过这些案例的解析,作者强调了法律与社会的交互作用,促使人们重新思考法律在中国社会、经济与文化史上的重要性。单是这样一种跨界的方法论,就可以对中国史研究带来很多启发。

载2008-10-11《新京报》


  发表于  2008-10-16 16:3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我就喜欢看这样的书评。让我对历史的更加了解。不过也是我的爱好。
化工泵 (http://www.enine-pv.com/CH_web/pump/huagong.html)   发表于   2008-11-19 13:53:03

看到这书评,一下子就与孔飞力的《叫魂》给联系起来了。虽然《叫魂》侧重于中国的官僚机制,但对于考察商品经济与社会之间的张力,此书与之一脉相承啊。
 回复 旧镇流星 说:
此书末尾作者也提到孔飞力的这项研究了。欧洲中世纪的猎巫、审判、宗教迫害等历史已研究得比较透彻,《叫魂》其实是将这类方法论运用到了中国史,当时也算令人耳目一新。
(2008-10-18 22:52:54)
旧镇流星 ()   发表于   2008-10-18 19:58:01

很想找来原著看看。读完维舟的书评,我只想到历史看起来是多么的相似
 回复 wdan 说:
原著说实话其实是写得蛮枯燥的。中国古代法制史方面,至今未有人能超越瞿同祖先生的(他也已注意到了法制对政治、文化互动的影响,但较少谈及经济史),步德茂只是另出机杼,角度独到。
(2008-10-17 15:53:16)
wdan ()   发表于   2008-10-17 15:38:22

作者似乎对发掘原罪的热情十分高涨。仿佛人口和土地管理的失衡是后期动荡的基础。至少看维舟的书评是这样的。没有看过原著,一时感激而已
花大熊 (http://blog.sina.com.cn)   发表于   2008-10-16 21:37:19

看题目就不想看的书呵。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