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合作者
时间:2008-10-28


《中国绅士研究》
张仲礼 著,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一版

某种程度上是由于通俗文化的渲染,普通人对清代政治和官吏的印象基本上是负面的,充满了腐败、无能、黑暗的空洞指责。然而如果横向与其他国家比较,中国古代行政体系在大部分时间可说是相当高效的,以一支人数相对很小的官僚队伍就基本上井井有条地管理着这个庞大的帝国,百姓的税收负担也因此相比起欧洲各国来说要轻得多。古代中国为何能仅依靠数万官吏就能治理国家?秘密的答案就是那个与帝国采取合作态度的阶层:中国绅士。

在现代以前,中国历代王朝从未直接统治县以下的社会组织,以至于某些西方学者认为中国古代的乡村在一定程度上是“自治”的,这种“自治”当然是中央集权不彻底的结果。政府对于各级乡村组织的引导和控制是通过儒家政治秩序的教导等软实力来加以实现的,地方上很多细节事务在官方许可的范围内,由地方绅士出面组织执行,政府不会直接干预,而通过承认、鼓励、表彰等方式来予以合法化。两者保持一种在儒家秩序下默契的平衡,因为说到底,帝国的稳定取决于那个庞大的金字塔底座如何反应。

这样,绅士在社会运作中表现出一种双重性质:既支撑国家,又为国家所控制。在中国古代,尤其是两宋以降,帝国政府越来越意识到:国家平稳高效的运作取决于士绅阶层的主动认同与合作,换句话说,必须要在士人中得人心。为此国家就有必要强调意识形态来统合和凝聚整个社会的意见导向,尊孔和科举于是成为不可动摇的根本制度。

科举制在近代中国也遭到广泛的诟病和攻击,但这一中国政治史上的创举也为平民提供了一个相对公平竞争的平台,加强了中国社会阶层之间的垂直流动。根据何炳棣的研究,宋明两朝进士中均有一半左右出身平民,清朝也有38%的比例,这种进入社会上层的机会开放,在古代的其他社会中是绝无仅有的。清末废除科举时,人们并没有意识到:那其实不仅仅是一项考试制度,更是集合文化、教育、政治、社会等诸多功能于一身的根本机制。废除科举的本意是想让士人绝了退路,转而接受近代教育,但它却引发了一个始料未及的严重社会后果:政府原有的录取人才的途径自此断绝,知识分子日益边缘化,民国初年军人和商人的政治参与日益强烈。而当中国逐渐放弃科举时,西方却参照它引进了新的官僚考试录用制度。

不论如何,科举在中国近古历史上的重要性是绝对不能低估的。它为社会与国家之间搭起了一座桥梁,是统治阶级中官僚、士人、地主三者的纽带,使他们彼此可以借由循环流转。政府通过控制科举制度而将绅士的地位合法化,国家的稳定也由这一意识形态的认同而得以确立。一旦国家和绅士的主要利益不一致(如晚清时北方战乱,南方绅士却袖手旁观,倡导“东南互保”),就会出现一个危险的局面,绅士得以挑战政府的权威,在各自明哲保身的心态下,国家的完整也就此不复存在。

在整个清代,知县的任期都相当短暂,平均不超过三四年,而且由于回避制度,他们又都是外地人。这使得地方官很难熟悉本县,也难以实施长期计划。在这种情况下地方绅士的作用尤其重要,因为他们是唯一能合法地代表当地社群与官吏共商地方事务,参与政治过程的集团。并且在中国传统观念中,对家乡的归属感总是特别重要,即使为恶如魏忠贤,也特别注重自己在原籍的名声,因此士绅均感到有责任捍卫和促进本地社区福利,而这种责任感是作为外乡人的州县官们所不具有的。

他们与地方官的互动尤其微妙,一方面,地方士绅与州县官实际上出自同一个特权集团,需要彼此支持和协助;另一方面,他们所代表的利益有时又不尽相同。州县官作为一个外地人,只带着为数不多的随从到外地就任,如果没有地方士绅的主动合作,几乎不可能取得任何政绩。如果全部由他来负责,也根本忙不过来,明初时朱元璋在《教民榜文》中就规定:民间婚姻、田地、斗殴之类的一切小事的争端,“不许辄便告官”,而要由地方绅士和长老理断解决。州县官的前途名声也往往决定于这些地方上的绅士。

这种状况促进了一种结合,即地方官通常会尽力避免得罪这些地方领袖。如果他们恰好是横行乡里的土豪劣绅,人民当然更期望政府力量的直接介入。不过政府直接掌握乡、村基层组织的努力,在解决一些问题的同时,也带来了许多新的问题。最突出的就是官僚队伍大为膨胀,而这里增加的行政支出必然又意味着加重百姓的税收负担;其次则是国家权力的伸张直接打击了社会力量的主动性,导致很少再有绅士或企业家愿意像明清时那样主动地修造工程、筹款济贫,以造福乡里。

对绅士阶层的深入了解,毫无疑问是理解明清社会有效运作的关键,在这方面,张仲礼《中国绅士研究》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经典,出版五十年来迄今无人能出其右。值得注意的是:张先生的研究大量使用第一手的原始史料,从看似零散的地方志、族谱、笔记中整合出一个完整的形象,以一种教科书式的精确、简练的笔触,有力地证实了全书的命题:即绅士地位不仅是道德责任,也是一种谋生之道。为此他详尽地论证了清代绅士的收入(平均是平民的16倍),及这一经济因素产生的社会后果。

对绅士收入的严密考证也显示出了作者作为一个经济史学者的兴趣,不过本书却基本没有谈到这一阶层的经济支出问题。按本书推论,一个知县平均年收入3万两白银,似乎给人一种相当富裕的印象,但瞿同祖在《清代地方政府》一书中以大量案例无懈可击地证实:州县官除了养家外还要支付自己私人雇佣的幕友、长随的薪金,有时一个县令的薪水还不够支付幕友的报酬,此外还会被迫捐钱填补亏空,负担招待途经的上司,致送各种例费……。州县官的办公经费是本人自己负担的,曾有人建议列入政府预算,但朝廷不愿提高税率,最终还是作罢。在这么多巨额支出下,地方官通常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富裕,清廉者甚至会相当穷困。

在深入了解清代基层官吏和行政体系上,《清代地方政府》极富价值,适可与《中国绅士研究》互为参照。两位作者同样具备缜密全面的逻辑思考和原始史料解读能力,身世背景和治学途径也都相似,只是专业领域一在法制史,一在经济史,因此立足点和视角有所区隔。遗憾的是,《中国绅士研究》上下篇分别出版于1955年和1962年,而《清代地方政府》1962年问世,两书彼此都未将对方列入参考书目,否则彼此印证,也许能碰撞出更为深刻全面的观点。

载2008-10-26《南方都市报》


  发表于  2008-10-28 14:52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啊,所以说他是写给外国人看的吗……
mujun (http://mujun.ycool.com)   发表于   2009-01-12 23:04:38

张仲礼这书写得很好,虽然是给外国人看的。我期末论文写城市基层社区还引用了一下呢,呵呵~
 回复 mujun 说:
这书当然是经典,严谨得像教科书。不过每次看这类著作我都很沮丧,因为虽然觉得它很有价值,但我自己并不喜欢如此治学,我还是本能地更喜欢思想家——张仲礼虽然是严谨的学者,但没人觉得他是思想家吧?
(2009-01-12 21:39:40)
mujun (http://mujun.ycool.com)   发表于   2009-01-12 17:42:26

自从接受“北极熊”革命输出的一群人掌执公器以来,士绅阶层已荡然无存,甚至“士绅”一词也俨然成为“反XX”的代名词。
窃以为,在古代中国,存在于朝廷最高统治者与布衣百姓中间的,并非是庞大的官僚系统,而就是这个“士绅阶层”。士绅阶层不同于三国及魏晋时期的门阀世家(虽然有某些共通性),士绅阶层的来源也很复杂(有致仕的官员,有致富的商人或地主,也有某些家族的长老或主要代言人)。士绅阶层可以说是一个社会/国家/朝廷的缓冲器,无论是国家的极端政策或者是底层民众的革命欲望,在这里都可以找到一个缓冲的地带——当然它也有一个饱和度的问题。从满清入关、清代明治就可以看出,虽然在很多地方有强烈的反抗(特别是“剃发易服”令出后),但最终清得以建立,不可否认里面充满了异族征服的血腥及残暴,但观清一朝260多年的历史可以发现,满人作为统治者确实得到了士绅这一阶层的支持;不然,满人亦或与李闯、张献忠之流一样。
同样地,我们也可以理解民国在建立过程中的顺利与不顺利。更可以理解Party立国后,为什么历次出现的“左”,直至“十年浩劫”到了极峰。
逝去的已无可能重回,重建士绅阶层已不可能。但现在存在一个作用和士绅阶层很相近的一个群体——他们就是我们现在常说的中产阶级。也许,中产阶级能让这个庞大的国家走进一种更为稳定的政治、经济生面领域。
 回复 leefenbo 说:
现在的中产阶级,与当初的士绅阶层,在很多层面上还是相当不同的。至少现代的中产阶级基本都集聚在城市,虽然他们对所属社区的责任感也在增强,但大多出自维权,还较少主动承担道德责任和地方建设。另外明清的士绅阶级与政府官僚本质上属于同一个群体,通过科举制循环流转,这一点现在也大为不同。
(2008-12-11 09:17:22)
leefenbo ()   发表于   2008-12-11 02:13:01

在你这里学到的还真不少呢。对我考试有很大帮助。谢谢啦
化工泵 (http://www.enine-pv.com/CH_web/pump/huagong.html)   发表于   2008-11-19 13:44:56

昨天看南方人物周刊...惊闻..翟同祖先生10月去世了...

默哀.......
TT ()   发表于   2008-11-03 14:12:26

找到了~~ 几米的网站上还就有那个的壁纸 谢~!!
mac ()   发表于   2008-11-02 21:46:47

我也是最近发现那个小孩那去了,呵呵
有鱼焉 ()   发表于   2008-11-01 19:30:06

贸然请求自己都不好意思
可也许我自己就是一个极容易把自己纠缠进琐碎中的人吧
忘见谅
mac ()   发表于   2008-11-01 15:16:20

维舟你好:
有件杂事 还请你帮忙
你这儿还有原来博客的背景图片 或图片的链接吗?
那张图片我也找到过一次, 很实在是很喜欢,所以一直用作我电脑的桌面
前一阵儿电脑严重中毒,重装之后发现桌面没了,最近每次一打开电脑也甚是失落
我还是很喜欢你博客原来的背景 背身而坐的那位男孩也许是目前为止我最喜欢的桌面
想了好久 不知到能不能帮下忙 多谢!!
 回复 mac 说:
你太客气了。我也很喜欢这个背景,所以4年来从未更换。这幅图原作者是几米,Suda帮我处理的,我现在一时也找不到原图;我blog背景的图不大稳定(外链),这一阵没了,但过一阵又会好,所以你如果搜索几米找不到的话,可以耐心等几天。
(2008-11-01 21:51:32)
mac ()   发表于   2008-11-01 15:08:40

维舟:
你好!
很喜欢你的文字和思想,所以细品之余,也希望他人能共享,便摘了你的文章,刊于我工作的刊物上。
因刊物性质所限,未能转载你的思想类文章,很是遗憾,可是你的童话系列同样精彩,意蕴深远,值得让更多人欣赏到。
此事未能先行告知,确有不周之处,但究其缘由,则是因为太喜欢你的文章,所以敬请见谅。
请你见到留言后,通过电子邮件联系我,谢谢。
左尔


邮件地址:zuoer1900@hotmail.com
左尔 ()   发表于   2008-10-31 18:14:28

“中国古代行政体系在大部分时间可说是相当高效的,以一支人数相对很小的官僚队伍就基本上井井有条地管理着这个庞大的帝国”,似乎不少著作都提及到帝国晚期官吏(尤其非正式编制)膨胀的现象,如《血酬定律》就有不少考证。不知在这个前提下帝国和士绅的关系如何理解?
 回复 旧镇流星 说:
晚清官吏的膨胀在《中国绅士研究》中也有体现,作者是以太平天国事变为界的。朝廷买卖官职是为了从士绅捐纳中弥补巨额军费造成的财政亏空,但很多买到官职的士绅其实都难以上任,一直是“候补”。
《帝国斜阳》中曾引述英帝国史学者Cyril N. Parkinson写的《帕金森定律》,此人发现帝国衰落时期伦敦殖民部官员的总数从1935年的372人增至1954年的1661人,海军部也一样。因此他总结出一个理论:工作在结束时反而增加了。这其中的讽刺意味似乎与中国也颇有类似。
(2008-10-31 10:30:12)
旧镇流星 ()   发表于   2008-10-30 20:08:41

谢谢指点 :)
小车 (http://chariot.blogoutdoor.com)   发表于   2008-10-30 15:55:24

其实现在也差不多。只要是政治捐款没有合法化,地方官员就只能自掏腰包,或是以各种名目摊派出去。
mas ()   发表于   2008-10-30 07:26:04

在说中国古代较小的官僚队伍时,是否同时考虑进大量的役吏、包税人等从官方“承包”权力的人物。
这些人的收入,不属于国家官僚体系,但是最终也要通过浮收的费用落到农村社群中间。
那么这个准官僚系统,和农村绅士阶层的关系如何。是否有此消彼长的关系。不知在本书中是否有所探讨?
 回复 小车 说:
这些胥吏是不包括在内的,他们的阶级地位远低于士绅。它们在行政中当然有浮收的行为,不过长随、幕僚等人的薪水实际上并不包括在国家行政经费中,而由州县官个人支付。当然你也可以说“羊毛出在羊身上”,州县官的钱也还是百姓身上搜刮来的。
你问的很多问题,在《中国绅士研究》中找不到答案,但在瞿同祖《清代地方政府》中有很好的解答——事实上要解答你这些疑问,只怕没有哪本书比瞿著更权威的了。
(2008-10-29 10:09:14)
小车 (http://chariot.blogoutdoor.com)   发表于   2008-10-29 09:54:07

地板也是来拜读的
ck (http://www.emrmt.cn)   发表于   2008-10-28 21:58:29

坐个沙发先。
维舟老弟能开列些文史的必修教材么?不太枯燥的那种。
 回复 花大熊 说:
文史类我自己还缺乏通盘的眼光,谈何为人开必修书目?这事还是不要为难我了。
(2008-10-28 21:10:02)
花大熊 (http://blog.sina.com.cn/girlbear)   发表于   2008-10-28 15:30:28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