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所思
时间:2006-08-29

中夜枯坐,惟赖琴书换日。聊检旧章,沉思前事。当余弱冠之年,困兽于溽暑之时,虽事已十有一年,犹历历在目。静言思之,躬自悼兮。此中况味,无以名之,姑抄少作数章如次。

长亭怨慢 1995.8
对寒雨、风欺衣袂。想起当初,夜来滋味。短梦潮沉,小帘灯浅,说身世。赋诗盈纸。谁念我、空相避。过尽了江南,怎忍得、年年如此。
梦里。算重来故地,只有一江春水。吹香笛苦,小立处,是离人意。渐寂寞、那日如今,已都是、他乡人矣。任巷陌春深,衣点桐花归去。(末字依方言音押)

鹧鸪天·集句 1995.11
自是寻春去较迟 (杜牧《叹花》)
凤城何处有花枝 (李商隐《流莺》)
寻常不省曾如此 (元稹《得乐天书》)
入不言兮出不辞 (楚辞《大司命》)
为客早,识君迟 (卢纶《送李端》)
一春幽事有谁知 (姜夔《小重山令》)
此情可待成追忆 (李商隐《锦瑟》)
去国还家一望时 (韩琮《骆谷晚望》)

寄北三章 1995.12.3-4
一、
一身千里独看山,心比当初十倍闲。昼掩长门札满案,寻常消息总相关。
二、
河桥把袂旧时因,天意何须苦问频。六月东城城上月,曾经照我梦中身。
三、
自从一去黄昏后,怀抱何曾似旧开。才转沉吟忽作喜,白门信到厦门来。

有所思  1995.11-1996.1

客里风烟各自春,相询重惜座中身。星横一夜关山外,谁识金陵待雨人。

永昼无为书未复,浮生不觉月能圆。荷香自去人何若,小梦虚堂别有天。

风明草木水明秋,此意可留可不留。伫立白城听一曲,非关怀古是何愁。

应记平生醉后歌,经秋词笔可消磨?乱山毕竟无情物,北顾苍苍若许多。

长编销日故沉吟,小坐何如绿木阴。只恐此心尘下误,春前应向此中寻。

倾盖倚言若不胜,有人帘底对调冰。天涯回首青山外,知是三生梦里灯。

昼暖平林意逐车,盈盈曾记与分瓜。何时陌上花重满?八月涛山不见槎。

清尊绛蜡未寂寥,十里笙歌一尺箫。只有市桥人缓缓,不如坐看月中宵。

曲岸荷衣照水凉,与谁把卷夜听香。低眉犹是年前事,水佩依依上我堂。

高阳台 1999.3.26-27
树色三分,庭阴半亩,西窗高柳疏星。携手幽欢,有人低语无声。相逢犹恐归无准,过津亭、月淡潮平。任东风,一夜相思,吹满沙汀。
淮南后约曾轻许。记寒更烧烛、迟日调冰。水国新凉,当时相与忘形。平生未识飘零苦,到黄昏、时望高城。待归来,暗谷流春,独对山青。

满庭芳 2002.6.24
暮柳摇青,重帘垂素,寂寞时过东城。小楼深坐,曾记眸如星。依约疏篱夜语,桐阴里,月淡风清。堪年少,车尘漠漠,尽付与征蓬。
漂零,伤此意、罗衣薄酒,木阁疏灯。而今向何人,独守三更。不见文君久矣,浑忘却、眉黛盈盈。从来事,西窗空对,幽恨晚来生。

绕佛阁 2003.8.14
树阴半亩。林表滴露,河岸风厚。何处更漏?绿窗正暗,昏灯校书手。抱膝对酒。深巷败柳,重过搔首。明月非旧。暮蝉寂寂,当时苦消昼。
一夜屋梁色,眼底关山磨灭久。萧瑟五湖,天涯沦落后。异地落花天,空惹消瘦。白云苍狗。短褐两书生,无计奔走。稻粱谋,我曹知否? 


  发表于  2006-08-29 22:10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刚给你发了个邮件,请教一个翻译问题。
有时间请回复。
Morris ()   发表于   2008-07-11 10:59:30

最近我们领导高升,一时兴起,集了几句马屁
还得给翻成英文,呵呵

集句送麦瑞德先生之任南洋

长风破浪会有时 - 李白
了却君王天下事 - 辛弃疾
从今四海为家日 - 刘禹锡
应有豪情似旧时 - 鲁迅


Poem Collection to Mr. Renaud Meyer
for His New Assignment over the South China Sea

There are always chances to realize thy dreams
And help solve problems of all regimes
Don’t forget thy great ambition
As a cosmopolitan
 回复 Morris 说:
你真是有才啊,译文还带古英语,啧啧。所集的四句平仄韵脚有点不合七绝,不过这是细节,句意很妥帖。
(2008-06-19 12:59:42)
Morris ()   发表于   2008-06-19 10:34:45

这首“诗”大部分是玩笑。但最后一句还是有些认真的。

这个年代没有几个人认真治学。你也许没有机会以文才“直挂云帆济沧海”;你的书也许要在牛角上一直挂下去。我也觉得没必要在这条路上有什么追求。

我有个朋友曾经对我讲--日子没有白过的。话虽简单但我一直觉得它是为人、立世所应有的积极态度。

读书、思考至少证明我们是Civilized智慧生命。
 回复 Morris 说:
1995年高考失意后,我一个人厦门空荡荡想了很久。之前一些“雄心”自此大抵落空了,但也因此我不再把读书作为实现某一目标的工具——它既不高尚,也不可笑,不过像看电视一样,是个人消磨时间的办法之一罢了。我读书不追求什么,说起来也没什么积极态度,我只是想这么生活。
(2006-10-10 14:24:06)
Morris ()   发表于   2006-10-10 10:41:45

我也耍一把“古体诗”!



沈家有文贤

茂年破万卷

华章惊宇内

牛角向云帆



拍马屁水平比较高吧!
 回复 Morris 说:
Morris兄过誉了,我实不当此。
你的藏头诗还平仄通叶啊
(2006-10-09 16:59:25)
Morris ()   发表于   2006-10-07 18:25:42

据我所知诗歌是一种语言的最高表现形式。以前看过一些外国文学史,里面经常用诗歌的表现力作为判断一种语言成熟与否的标志。

如果这种说法正确,那么中文的成熟期应该是在唐宋。在那时汉语的表现力几乎被穷尽了。以致后世的古体诗都似曾相识。



李、杜、白在诗歌上的成就就像文艺复兴三杰在美术领域一样成为不可逾越的颠峰。



从这个逻辑出发我到觉得中文现代诗倒是有可为的余地。毕竟白话文的历史还不长。



另外,你这个留言框太难用了!早该改版啦!
 回复 Morris 说:
的确中外都以诗歌为语言的最高表现形式,不过这种形式恐怕是再难兴盛了,在一个大众娱乐的时代,小说和戏剧(包括其变种电影)才是最易盛行的。
(2006-10-09 16:57:52)
Morris ()   发表于   2006-10-07 17:43:14

枕上时闻游子歌,等闲岁月叠云罗。

试将契阔杯中绪,化作轻盈眼底波。

一带江山犹未改,百年人事暗消磨。

从来击节同君醉,执手欢言未许多。
 回复 叶吟 说:
谢谢赐作,这里所录是多年前的少作,如今荒废此道已久,恕不置评。
(2006-09-19 20:06:06)
叶吟 (http://www.yehun.com)   发表于   2006-09-19 09:54:18

有所思,乃在大海南。

何用问遗君,双珠瑇瑁簪,

用玉绍缭之。

闻君有他心,拉杂摧烧之。

摧烧之,当风扬其灰。

从今以往,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

鸡鸣狗呔,兄嫂当知之。

妃呼豨!

秋风肃肃晨风飔,

东方须臾高知之



乐府诗往往别有意境。



老毛也写了首《有所思》,据说是发动文×革的前兆,就不提了罢!
Morris ()   发表于   2006-09-07 10:20:16

这辈子糊墙砌砖拉煤淘矿也得攒够铜板上上海见你一见。
海风 ()   发表于   2006-09-01 00:45:55

最近在看一本关于填词的书,但是至今背不清楚平仄。。。
jinying ()   发表于   2006-08-30 21:02:39

对。如没有,再发给我你的地址,有事请帮助。谢谢。
mumutu ()   发表于   2006-08-30 17:40:23

读。

我给你一信,收到否?
 回复 mumutu 说:
没有啊,你发hotmail的?
(2006-08-30 09:36:55)
mumutu ()   发表于   2006-08-29 22:20:27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