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或软文
时间:2006-08-30

去年冬一时心血来潮,写了一篇指摘《玉米与资本主义》翻译的文章。过了四个月,这篇文章碰巧竟让译者知道了。出版社的编辑通过朋友找到我,很客气,说译者很有感触,过一两周到上海,想见我一面。

虽然最终见面不了了之,不过人家有此雅量,没请我吃板砖,已使我像译者一样“很有感触”了,毕竟挑错是个讨人厌的爱好。如此倒和这位编辑在MSN上熟了一点,尽管联系也很稀疏。

一个月前,他问我知不知道莎乐美这个人?一聊之下,才知道他说的不是《圣经》里的那个,而是拒绝了尼采求爱的、之后又成为里尔克情人那个俄国女人。他说他想知道有多少人知道她——因为他们出了一本她怀念里尔克的书,结果反响平平;“你有兴趣吗?送你一本。”却之不恭,我就应了。等说好地址,他又加了一句:“读得下去,帮忙写个书评,怎么样?”我一怔,问:“写好放哪里?”他说这个我不必担心,他们可以找媒体发表。这下我稍稍明白了(实际上事后想,我还是没明白),说:“那不必麻烦你们了,我贴到自己blog上好了。”他看出来我还不理解游戏规则,说:“那当然要见报啦!”

答应了略感后悔,我一贯很少写书评。主要原因是我在blog上写的都是给自己看的,没有必要写书评,而且从心底里说,我也觉得书评是没什么价值的东西,很多此类文章不过是概括一下书里的思想内容,至少国内没见有谁达到Susan Sontag那种高度。何况书评通常评的是新出的书,为此还要打乱我的阅读计划——尽管我的阅读通常也没什么计划可言,但一旦读书成为任务,就变成了负担。

8月初收到了寄来的书,那时也不急着读。过了几天出版社的另一个女孩子W又找我,很客气,单刀直入说请我有空帮忙写书评。她给我一个他们在上海书展的书单,问我哪些有兴趣的,可以寄给我。我浏览了一下,统共20种左右,勉强选了两本。她记下了我的地址,说:“回头给您寄。”隔了一会,又说了一句:“然后期待您的大作。”

这时我略微意识到了这里没有免费午餐,不过思想上仍把这几本书排在“今后慢慢再读”的书单上,也没特别在意。隔了两天,W说她把我地址丢了,重问了一遍,末了又强调了一句:“期待您的大作。”——这是8月15日的事,此时我对这样的话已感到有一点芒刺在背。

晚上和老灰通电话说起这件事,他说:“哎呀,你不是这个圈子混的,不知道游戏规则,很多出版社都会组织人手写书评,拿去《图书评论》之类的发表,这样至少可以推动新书发售的影响力和声势。”——这倒是听起来和我的职业很相似,广告业可不都是经常出现密密麻麻、各式各样的软文么。

不久,我收到了书——虽然两本里其中有一本寄错了。上周二,W又和我说起“我们这段时间书评奇缺呀!”我略感歉疚,随即问:“你们还有专门组织写书评的?”她倒是很直白:“是啊,我们寄书给别人,自然是要别人给我们写书评嘛。”这听得我“很有感触”,不禁叹息:“真是各有生存之道啊!”只不过上周我实在忙,天天加班,问她下周可以吗?她笑呵呵地答应了。

没过两三天,一早上线,她又催:“早!别忘记给我们写书评。”

周六加了一整天班,周日处理完一些事,周一早晨终于提完了下半年的案子。此时可以好好静下来读书了。到今天早上出门前,把里尔克那本读得还剩20来页,我想晚上可以写了,还清这笔文债。

午饭后正在冥想怎么构思,W来问:“别忘了给我写书评哦!”我忍不住有点不快:“你已经催过三四次了,我没那么健忘。”她说:“你给了我,我就不会催了。”她还不无委屈地拿自己和我比较:“你问我要书,我第二天就给你寄了。”——而且听起来糟糕的是,她当时同时寄的那些给其他作者的书,人家“上周就把书评给我了”,她说:“不好意思,我们就是做这个工作的”。

我很是不快,既然如此,那我把书奉还好了。这句话一出,才看到她又说了句“如果您觉得太催您了,很是抱歉”。不过她此时也在MSN上看到了我的话,显然也动怒了:“那你(这时显然也不必再说‘您’了)最好今天就快递过来。”

她余怒未消,又说:“以后没有书评想写的话,书就不要乱要。”她告诉我:“我们这边开书很麻烦的。”我倒也并不生气,只是遗憾知道得略晚了一些,不过她说我“乱要书”还是刺痛了我,使我忍不住也说了一句:“原来如此,那我明白了。好在也没有下次了。”她冷冷地讥讽道:“那就太感谢了!”随后下线不见了,根据我对女孩子的了解,她想必是把我屏蔽了。

过了一会,编辑上来打圆场,MSN上问我“怎么好象你们有点误会”?他跟我解释那女孩子其实人满好的,催稿呢因为那就是她的工作。“她们那里每出去一本书,都要有记录的,必须要把书评约回来,否则对上面无法交代。”大家都是打工的,这一点我也理解。也没什么好说的,书评我会写一篇,不过三本书我还是原物奉还了吧。如今也算知道何谓“拿人的手短”。

当然想起来也很是可笑,我自己身处这样的职业环境中,熟知各种在媒体上的商业运作手段,大概自己脑子中从没认真将书也当作商品,所以此次竟然表现得像个不懂市场经济的迂腐书生。加上之前只碰巧与另一家出版社结缘过,获赠了六本书(其中有两本是我自己向他们要的),不过他们简直连“书评”两个字都没提到过,假如及早给我上这一课,大概也不至于这么失态了。

写书评,对我来说始终只是玩票,偶尔写一点发表,还要被小D嘲笑:“看你也不缺钱花,怎么业余还码字捞外快呢?”因为不靠这个养家糊口,我对此类命题作文也就无法卖力地去做。批评指摘的不算,迄今为止还算是书评的文章里,我自己还满意的,也不过就是对《我在伊朗长大》及《中国城市发展史论集》写的那两篇。一般来说,我对书评的兴趣不如写自己的blog,被人当作软文来使的当然更不在此列。以后还是自我约束,别“乱要书”了,为此自取其辱,似乎太不合算了。


  发表于  2006-08-30 23:20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这在广告公司嘛,就是a/s问creative要东西,结果催得太频繁,结果creative火了,结果creative把brief退给a/s说我不做了的恶性事件。

还是a/s有问题,应该让她领导好好帮她汰脑子,这样下去生意不是都要砸光了吗
jinying ()   发表于   2006-09-16 18:08:06

我现在早早地就会说不了。不好意思,实在没时间;不好意思,近期活动比较多;不好意思,可能没办法这么快回复你;不好意思……领导教过,态度是要好滴,拒绝是要坚决滴。维舟真真是脾性太好了。
xuewu ()   发表于   2006-09-04 15:19:18

后半截没意思

前半截该多写写

oz ()   发表于   2006-09-02 23:33:20

别人写自己最是一件无聊的事情了。因为大凡此类文章不外乎把对对象作一番主观的描绘,至于对象本来是如何的作者大抵是不关心的,或者说没有那种能力去关心。所以这种文章也没有多大意思。我们自己好也罢恶也罢,都是些无足轻重的事情。

至于写书评,见得多的都是附和之声,难得会有桑塔戈这样的令人激动的文字。不过,毛毛头的还是很有真知灼见的。
archer ()   发表于   2006-09-01 22:36:25

名气大了。。各种事情自然就找上来了。。^^ 话说几个月前我还在福州路看到一本写你和苏打日常生活的书。。
 回复 ss 说:
哦,那本主要是采访她的,旁带到我。不过写的有点酸气,所以后来也不再让别人写我们自己的生活了。
(2006-09-01 12:41:18)
ss ()   发表于   2006-09-01 09:09:46

维舟真是好脾气啊。

犹豫着答应下来的事,最后都会搞得自己很后悔。写软文一点都不好玩。
 回复 左右 说:
算不上好脾气,事后想想,要不是我说了把书奉还,也不至于后来闹那么不愉快。
当初答应,坦白说是觉得人家很给我面子,我对在报纸发表或稿费并无兴趣。只是那时没想到人家是要拿我当枪使。
(2006-08-31 22:41:30)
左右 ()   发表于   2006-08-31 20:16:10

根据我对女孩子的了解.....不愧是党代表呀,hehe



对了那个 Susan Sontag是什么人,介绍下吧,居然姓“星期天”,有趣。
mach (http://mach.debagua.com)   发表于   2006-08-31 10:15:40

真要买书钱也还好, 搞个任务在身可垃圾了.
无法 ()   发表于   2006-08-31 09:38:33

若是真的不介意书评软文, 写写无妨.到不是缺钱花, 就图第一时间能够获得各色各样的新书也不错. 我们也乐得看维舟多发书评在blog上 :)
风依 (http://iris_feng.blogcn.com)   发表于   2006-08-31 00:44:32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