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高校出现火葬场的可能性
时间:2004-08-11

昨晚在党的喉舌CCTV上看到教育部关于高校“禁租令”的报道,很钦佩,我们的官员真的很厉害,很幽默,很中国特色;连岳说,他愿意为此和他们打赌:如果这个幽默条令有效,他愿意舔驴屁股(http://www.blogbus.com/blogbus/blog/diary.php?diaryid=321585),这更让我钦佩了,这是需要勇气的,像我就不敢,虽然我观点和连岳一样,但我很怕他们耍无赖,说不定打赌我赢了,最后被迫舔驴屁股的是我——这种事情是很有可能发生的。

南京师范大学校长宋永忠说,现在的高校,除了火葬场,什么都管。连岳就此引申说,这样下去,高校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出现火葬场了。这种情况至少理论上说,是完全存在这种可能性的。对这种从摇篮到坟墓什么都想管的激情,连岳诅咒说,一定会泡汤。

还记得几年前,大家热烈或强烈怀念陈寅恪先生自由独立的学术精神时,我还差点信以为真。现在知道了,对于我们高层的教育部来说,高校作为一个机构,管理起来和国营煤矿或农恳集团没什么区别。中国大学和它们之间中国特色的相似性,只怕远远超过和国外大学的相似性。所以这就是“火葬场可能性”的背景条件。

追究到这里,难免又要说到我很讨厌说的“中国特色”。如果问“为什么”,我简单的回答就是:因为中国教育机构自古以来就是一个附属政治机构,而西方的教育系统,尤其是大学,主要的精神则来自中世纪的行会制度,这个制度最核心的一点就是:自治。

自治的精神是至为重要的,所谓自由独立的学术精神,非如此不能得到伸张。其源头是1158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一世的敕封意大利波隆那的外籍大学生可以不受该城法律管辖。这种做法被各国仿效后,到中世纪,大学生已经成为一种特殊阶层,不受任何国王或皇帝的法律制裁。也惟有如此,才得以发展出不依赖、乃至批判现有政治体制的精神。

我们中国向来没有三权之说,只有一权:行政权。这个权从上往下贯彻,吃喝拉撒,像个大妈一样,对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很有兴趣关怀上一下。两年前北京大雪堵车,据说有关官员很无辜地说:其实一下雪,市政府就颁布了“扫雪令”,我们行动本来是很迅速及时的……让我吐吐先。

扫雪令、民航的“禁折令”等等,这种幽默我估计大家还得忍受上多年,所以本来我也麻木了,现在听到有人发牢骚,也憋不住跳出来说两句。好在我们中国老百姓也有特异功能:《天龙八部》里说,萧远山这样的人,就算耳边连打三个响雷,他也只当老天爷放个屁;我们现在雷声听多了,差不多也就练出了这个本事。


  发表于  2004-08-11 14:08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古代的学生也有政治和经济特权啊。而且科举有一个被大家忽视的的优点:便宜。教材可以一用再用,而且也不用脱产学习。另外科举出身的基本上杜绝了智商有问题的可能。

明朝皇帝资质其实也不算很差,但科举在明朝如此成功,以致于在一帮神童组成的内阁面前,皇帝简直就是白痴了,由此而导致了后果严重的心理问题。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10-02-03 03:33:35

因为中国教育机构自古以来就是一个附属政治机构。
---------------------------
這個可不好這麼講,中國的現代教育機構,本來就是從西方直接引進的,和古代教育之間幾乎沒什麼繼承關係,“科舉不除,則學堂不興”就是典型。這只能說是後進國家的現代化往往由政府主導而造就的流弊吧……古代教育機構是附屬政治機構的說法,我以為也很不嚴謹,很明顯這是將官學看成唯一的“教育機構”而得出的結論,屬於“從后往前看”的範例。
 回复 Pepino 说:
我自己现在回头看这段五六年前写下的文字,也觉得愤青了一点。不过我这里原本只是强调中国的教育机构没有欧洲那种自治的传统,近现代中国引进西方教育机构也未改变这一点。古代的书院和私学反倒是活泼的,确实把这些说成附属政治机构也不严谨。
(2010-02-01 09:45:53)
Pepino ()   发表于   2010-02-01 01:42:19

可能我年轻道行浅,很难练得麻木啊。所以只好闭目塞听,反正那些所谓的“新闻”,是百年如一日的换汤不换药。
xu_lin (http://www.blogcn.com/User2/xu_lin/index.html)   发表于   2004-08-26 20:14:51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