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左转,向右转
时间:2008-12-17


《右翼美国:美国保守派的实力》
[英]约翰·米克尔思韦特 等著;王传兴 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10月第一版

不久前落幕的美国总统大选中,民主党一举掌握总统职位和国会两院多数,风头之健为四十年来前所未有;反观共和党则几乎全线溃败。在反恐战争久拖不决和金融危机的双重打击下,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对政府丧失耐心和信心,认为国家正行进在错误的方向上,奥巴马“变革”和“希望”的简练口号恰好迎合了美国人这种“我已受够了”的怨愤心理。在1930年代初的大萧条之后,共和党曾与白宫绝缘二十年之久,现在也不禁有人要将共和党的这次溃败视为一个时代的结束。

要充分理解眼下的这次选战,必须回溯到四十年前。在美国现代史上,1932-1968年是民主党占优势的时期,期间唯一一个共和党总统艾森豪威尔也只是个“不纯粹”的温和派共和党人。然而1960年代风起云涌的民权运动极大地改变了美国的政治生态,这一时期的反战、黑人民权、女权、学潮各种运动的反抗迫使肯尼迪和约翰逊两届民主党政府作出退让,结果导致由此脱胎的新文化塑造了一个全新的美国——1960年代之后的美国与此前的美国几乎像是两个国家。

自由派的确暂时赢得了这场文化内战,和平主义、平等主义、性开放现在都被认为是美德。但按照牛顿力学原理,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相等——当民权运动促使美国向左转的同时,在南方白人的草根阶层中,也悄然兴起一股强大的保守主义思潮,要使美国向右转;这个右翼美国恰好发轫于自由主义最为高涨的1964年。追溯起来,现代美国的新保守主义思潮正是对1960年代自由主义的反动,是那场文化内战的延续——在保守主义者看来,美国的根本问题不是人们缺乏自由,而是个人美德的沦丧;他们对民主党要将美国建设为欧洲式福利国家的蓝图也深表怀疑,同时在堕胎、枪支、纳税等社会问题上持有强硬立场。

美国原本就是一个政治重心偏右的国家,甚至被认为观点靠左的美国民主党人,在重大政治议题上也比右翼的欧洲人更保守。加上约翰逊在美国建设福利国家计划的失败以及一系列后续效应(黑人获得了平等权利,但却反而更贫穷的吊诡现象),促使整个美国一点点向右转。自由派在性开放、堕胎、吸毒等问题上的立场,也让很多自认为秉持传统美德的保守主义者反感(试想一下,如果你的孩子在这些问题上过于自由,恐怕你也会忧虑而不是高兴),继而兴起了强大的民间运动。小布什总统本人就是一名年轻时放荡、继而虔诚悔过的“再生基督徒”。

1964年到1980年是这一思潮兴起的关键时期,用本书中的概括来说,这期间一度以东北部新英格兰的温文尔雅为特点的共和党,开始将政治中心迁移向西南部的“阳光地带”,并逐渐获得更有攻击性的意识形态武器和南方式的火烈风味这两个特点。南部白人的种族主义和高出生率,自此逐渐逆转了小罗斯福总统拉拢白人以外族群建立的民主党多数优势。1960年代民主党支持民权的惨重代价之一,是使它在一代人中失去了南方的支持。其中得克萨斯州在美国内战之后的百年中本来一直是民主党的大本营,但在民权法出台后,再没有一个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在该州赢得过多数白人选民的支持。

在今年的美国国会两院选举中,共和党在东北部惨败,新英格兰地区六州选出的20多位国会议员中,竟然一名共和党人都没剩下;纽约州选出29名众议员,共和党只占3席。然而在南方的“红色根据地”(共和党的标准色是红色),该党仍优势明显,在南部白人中,奥巴马以38个百分点的巨大差距输给麦凯恩。两代布什总统都以自己是得州人而自豪,甚至将得州看作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心态、一种思维方式”,然而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追溯起来,布什家族在得州靠石油发家之前,原本正是东北部新英格兰地区的贵族式家族出身。

在《右翼美国》中,两位作者不厌其烦地剖析得克萨斯州在美国政治生态中的重要性。该州在1950年代时对全国思想界的贡献仍几近于零,然而此后经历了爆炸式的经济和人口增长,成了一个“美国的浓缩版”,这个看起来有点土气的地方,实际上比纽约更能代表美国。迄今为止,这里仍是新保守主义最顽强的堡垒,在国会中仅有的共和党力量,将日益是右倾保守的南部人士天下。

作为半个世纪以来最受争议的美国总统,小布什在媒体上饱受诟病和奚落,外界(尤其是欧洲)对他所代表的这个美国感觉十分陌生和不习惯。然而对他的不少选民来说,小布什那种简单、直接、坚定,甚至多少有点鲁莽土气的风格,才真的使他们感觉亲切而没有距离感。正如书中所说,是美国在这场保守主义的革命中变得不一样了,而不是小布什总统。

尽管这次大选让新保守主义遭受重创,但作为一次强大的运动,它的受挫只是暂时的。美国人和所有国家的人民一样,都是以成败论英雄的。选民对小布什及共和党的不满并不是在意识形态上,而是他们没有处理好,胜利者总是会被免予追究,失败者就无法享受这一特权了。经济管理和国防原本是共和党最有优势的强项,而最终却恰恰栽在这两项上面。假如伊拉克战争干净利落地结束、金融危机推迟几个月爆发,奥巴马未必就能争取到大批中间选民。奥巴马虽然提出了“变革”和“希望”,但这个口号简洁到几乎空洞,目前还未看到他有具体的措施能确保力挽狂澜。因为美国政治中最古老的规律之一就是:每次巨大改革都留下一摊官僚机构。如果奥巴马在四年内无法兑现诺言,选民就将再次失去耐心。在这种“向左转、向右转”的往返运动中,整个国家将保持一定的平衡。

美国右翼保守的意识形态乍看起来与中国颇为相左,如尼克松和里根两任总统都以反|共著称,但颇为吊诡的是:往往右翼共和党主政时期中美关系反倒更好,在小布什总统任期内更是堪称历史上最佳时期。毛|泽|东曾对尼克松说:“我喜欢你们右派。”这话可被历史所证实。现在中美经济上几乎逐渐连为一体,已到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地步,美国两党中无论哪一党主政都不可能做出多大的改变,也使得中国人能够以相对超脱的态度来看待美国两党的“跷跷板”游戏,而这出漫长的政治肥皂剧仍将一直演出下去。

载2008-12-14《新京报》,有删节


  发表于  2008-12-17 22:2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哈哈,难怪小布什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我知道你们投票给他(奥巴马),是因为我,,,
Shelley ()   发表于   2008-12-28 18:49:01

政治,唉。
3D (http://www.caipiao999.com/)   发表于   2008-12-24 15:08:13

奥巴马上台对他本人来说暂时是个喜剧,但对全球 人民和整个黑人群体来说,肯定会是一场悲剧。 首先无论他能不能兑现诺言,他也不可能连任。其次奥巴马毕竟根基浅薄民主党内对他的支持是有限的。上台后将是世界沉沦的开始,这种没落要直到某种新的价值观出现后才能改变。
 回复 LEEBACH 说:
Obama要兑现诺言和连任的可能性都很小,当然现在对他下断言还为时过早。1784年小皮特当选英国首相时也曾被认为是个过渡性人物,甚至乔治三世也以为可以轻易摆布他,不料此人却非常难对付,也的确使英国政局大有改观。Obama将会如何,用中南海最喜欢的话说,还得“听其言,观其行”。
(2008-12-20 22:07:28)
LEEBACH ()   发表于   2008-12-19 14:29:27

一切笑谈中
佰草集 (http://www.youeo.cn)   发表于   2008-12-19 10:33:25

“变革”不只是一个口号,有行动,有结果才行
dreamer (http://www.dreamerblog.net)   发表于   2008-12-17 23:17:47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