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萨马·本·拉登还活着吗?
时间:2009-01-06

对很多中国人来说,911事件之后发生的一系列变故,犹如一出壮观的电视剧——现代传媒模糊真实与虚拟事件的力量,在此最能得到体现。在这场好莱坞化的战争中,角色的道德色彩已经由强大的美国媒体设定,其中反派的主角无疑是乌萨马·本·拉登:他早已成为一个箭垛式人物,以至于这些年来一有恐怖袭击发生,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归咎于他所建立的基地组织及其本人。也因此,七年多来美国反恐战争的最大悬念之一就是他的生死:这个罪魁祸首还活着吗?如果活着的话什么时候能抓住他?或者他早已死了?

虽然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警察行动都以干净利落地迅速推翻当地政府告终(是否同样迅速建立新秩序是另一回事),也早已开出2500万美元悬赏捉拿本拉登,但时间一天天过去,却始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个传奇的“恐怖大亨”直接露面与美国作战的战场是在媒体上——他的录像或声明时不时地出现在电视台和网络上,提醒世人不要遗忘他的存在。而关于他生死的传言这些年来也几乎一直没有断过:在美军入侵阿富汗仅两个月时,当时的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就说本拉登可能已死于肾衰竭,不过美军驻阿富汗指挥官弗兰克斯将军立刻拒绝接受这一消息;2006年9月又有法国报纸披露称他已因伤寒引起心脏功能衰竭而死,但美欧政治家和反恐官员也旋即出面否认;到去年2月,再次有美国中央情报局官员猜测本拉登已死。不过所有这些消息都从未得到证实,也许永远也不可能得到证实了。

吊诡的是:虽然世人如此关注本拉登的生死,但事实上他是死是活却早已不再重要。他的价值并不在于他本人在物理学意义上的存在,而是他的名字及形象已经成为一项巨大的无形资产和符号价值。只要他一直生死未明,世人心里就不免觉得这场反恐战争尚未结束。而对于这样一个传奇式人物,即使现在美国方面正式宣布本拉登已死,哪怕有他的尸体为证乃至活捉他,都未必能有力地让人确信:这个活人或死者就是他本人。

1946年,国民党军统局长戴笠在一次飞机失事中丧生。但这一消息在官方披露和证实之后,人们却普遍不相信这一报道,甚至嘲笑相信戴笠已死的人头脑简单,竟会认为这样一个神通广大的特务头子会那么轻易地就死掉。绝大多数人都相信戴笠根本没上那架飞机,这位间谍王“仍享受着迷人的生活,而不可能被杀死”。二战中希特勒自杀后,数十年来也一直传说他其实没死,死的那个是他替身,而他本人则躲在南美的某个地方。更早的事例也并不鲜见:朱棣攻入南京时,建文帝下落不明,他的生死数百年来都一直是个谜;明亡之后朱三太子的生死也多次造成严重的政治问题。

超人是不死的。政治人物是如此,富有传奇色彩的娱乐明星也并不例外。战后初期最伟大的电影明星之一James Dean在1955年出车祸身死之后,据传他“其实只是”被车祸毁了容,长期隐居在洛杉矶附近的一座农庄里。同类的事不胜枚举:许多人一直认为,1977年8月16日猫王死于心脏病纯粹是他想退出公众视线而导演的一出戏;年复一年,总有人声称亲眼在某地看到了长得很像猫王本人的人。1973年猝死的李小龙也有隐居泰国的传闻。玛丽莲·梦露、约翰·列侬、张国荣……都有许多人声称他们其实并没真的死,乃至亲眼目击他们“复活”了。

当然并非所有名人(即使是非正常死亡)都会引发类似的传闻,国共内战时同样飞机出事而死的叶挺、王若飞就没有引发像戴笠那样的传说。他们生前就不具备戴笠那样令人生畏的神秘感,与他恐怖的名声相比,飞机失事显得太平常而反倒让人觉得不是一个正常的死亡。人的思维中有一种特别顽强的主观意识,按照《原始思维》的论述,经验特别无力反抗神秘属性的信仰,人们可以永远能够在有利于这个信仰的意义上来解释任何事件:西非一个部落的人相信白人不可能射中神鸟,但当他第二枪射中时,他们又解释说那是因为这个戒律对白人并不完全有效,或有人亵渎灵物而导致巫术失灵。同样,只要本拉登仍然笼罩在神秘色彩中,原有的经验就难以起效——不管活捉还是见尸,都有人愿意相信:那不过是他的替身罢了。

一个消息(不论是真实的还是谣言)要让人相信是真的,取决于两个条件:能够相信和愿意相信。对一些娱乐明星的粉丝来说,也许能够相信其偶像的死,但不愿意相信;而对希特勒这样令人战栗的人物,人们就算愿意相信,有时没看见其真人,却总是不能够相信。根据谣言心理学,谣言=(事件的)重要性×(事件的)含糊不清。像本拉登这样的人物,他的生死对人们来说非常重要,而其生死这一事实却极其地含糊不清,因此围绕着它必然出现大量的传说和谣言。任何证据也无法扑灭它们,即使有辟谣的声明不断出来,那也并不能消除原来的信息,相反只不过是添加了一个信息。

因此,本拉登的生死最终并不是事实如何的问题,而是人们是否愿意相信的问题。而他作为一个符号,将始终存在。伊斯兰教的历史上什叶派也有这样的事例:8世纪伊玛目伊斯玛仪死后,其追随者拒不相信他已死,反而从教义、理论上强调他是隐遁的伊玛目,将会复临人间主持正义;这一教派即后来的七伊玛目派。就算本拉登确实已不在人世,这并不会影响他人继续以他作为符号和旗帜。关键就在此:他就算已死,但仍将活着;肉体可以死,但作为符号却将是永生的。


  发表于  2009-01-06 21:4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历史或许就是在暧昧中诞生的。如果都象军事行动般的果断。一定少了很多意外。
花大熊 ()   发表于   2009-01-19 13:17:00

这个符号的存在究竟对谁更有意义些呢?美国?阿拉伯世界。
对萨达姆,美国的态度是明确的。但对拉登,可能他们的态度要更复杂些。一如当年老蒋对那三万红军一样。
 回复 花大熊 说:
这么说有点阴谋论的味道,当然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小布什和本拉登是同谋。但美国如果能抓住本拉登,也早就抓了,就像老蒋在西安事变前要是能灭红军也灭了,反正中央军实力已尾随红军伸入了西南西北诸省。
(2009-01-10 16:34:01)
花大熊 (http://blog.sina.com.cn/girlbear)   发表于   2009-01-09 22:12:48

这样的话,也许基地组织秘密把本拉登干掉更好些,呵呵
 回复 lll 说:
理论上说的确如此,藏传佛教神权统治时这种事很多。比如达赖五世去世后第巴桑结长期秘不发丧,以他的名义来统治西藏。不丹历史上更夸张:最高活佛阿旺南杰1651年闭关修行后,其领诵师宣布他决定长期闭关,并以此为名密不发丧长达56年,直到1707年才被迫宣布他早已圆寂转世。其实现在立宪君主制下的君主,和这些秘密死去的首领一样,都成了一种符号存在。
(2009-01-08 13:03:08)
lll ()   发表于   2009-01-07 23:25:37

这简直是一个卡夫卡式的情境啊。
如果缺乏对某些前提的信念,那么真是无法证实/证实任何事实的——比如一个人的生死。
 回复 沙门 说:
的确如此。所以美国要坚持审判萨达姆,就算他在法庭上抗辩,但其符号价值已极大损毁;反过来如果他自杀后掩埋在不为人知的沙漠里,那么这个名字反倒会保持其震慑力。前者是可通过经验证实的,后者却是无法证实的。
(2009-01-07 11:12:12)
沙门 ()   发表于   2009-01-07 10:12:58

我不是虔诚的教徒,但是我愿意相信他已死。
同时我也觉得那些不相信他死的人都只是承认一种符号
 回复 fiona 说:
符号的力量有时胜于实体。据说可口可乐曾夸口:就算它全世界的工厂都垮了,仅靠着品牌价值,它也能重生。本拉登这个“品牌”对反恐战争带来的难题也正在此。
(2009-01-07 11:08:22)
fiona (http://5fiona.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1-07 10:10:37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