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夺记忆
时间:2009-01-21

日前西藏人大通过决议,将3月28日确定为西藏农奴解放日。这一举动背后的象征意义颇为复杂微妙,清楚地表明在现代政治中,集体记忆的刻写已成为所有政权塑造自身合法性的根本手段。北京再次提醒潜在的政治对手:它将与时俱进,变得更难对付——不仅在政治操控技巧上变得像西方一样更为柔软,同时立场上又能显得更为强硬。这个纪念日的确定也预示着达|赖回国的日期将愈加遥遥无期。

一年前为了顺利举办奥运会,北京被迫在巨大的国际压力下与达兰萨拉对话,并不意外,这场聋子之间的对话在经过多轮磋商后无果而终。双方都企图让对方接受自己的基本立场之后才展开谈判——然而如果能达成这一点,事实上他们根本就无须谈判了。用北京的话语说,“只要达|赖能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中央政府的大门永远都是敞开的”,也一切都好谈,但如何让达|赖“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原本不就是北京这边谈判的最终目标吗?谈判的目标竟成了谈判的先决条件,那还有什么好谈的?

为了奥运会,北京一度忍气吞声,那曾是达|赖一方谈判筹码最大的时刻。但人算不如天算,汶川地震、奥运会、金融危机等接二连三的大事件将整个世界的注意力从西藏完全转移开,如果说奥运会刚结束时北京还要矜持一下表表柔和的姿态,那么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经过审慎的观察,它已可确信:天下大乱,形势大好。

10月29日,英国低调但明确地首次正式承认中国对西藏的主权,这无疑给了北京巨大鼓舞,而使达|赖一方感到极大的挫败。11月10日,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发表措辞空前强硬的谈话,一一批驳达|赖私人代表提出的五点主张,强调在西藏问题的原则上“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对任何人不会做出丝毫的退让”,称对方根本“连个合法的身份都没有”,要谈的只是达|赖个人前途问题,最多加上他身边一些人的个人前途问题,而根本不会与他们讨论什么“西藏问题”。12月初,北京对法国总统萨科奇会见达|赖发起了史无前例的强烈抗议,迫使欧洲政治领袖重新考虑继续支持达|赖所要付出的代价。从这个时间序列上看,进一步推动设立“西藏农奴解放日”完全是合乎逻辑的一环,北京的反攻终于爆发。

耐人寻味的是:这次设立的纪念日并非“西藏解放日”,而是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这其中包含着微妙的差别,后者使得北京得以强调和再次追认50年前自身行动在道义上的正义性、合法性,从而将对手置于相反的尴尬境地,这一点是“西藏解放日”无法达到的。这再次表明了一个古老而正确的政治学原理:敌对的政治需要敌对的过去,而“过去”无非是一个重新建构的政治记忆。通过对一个竞争性话语的仪式性强调,北京得以在人们的大脑中向达|赖展开记忆的争夺——而在现代政治中,这实际上也就意味着对合法性的争夺,因为“组织集体记忆,不仅仅是个技术问题,而是直接影响到合法性,是控制和拥有那些信息的问题,是至关重要的政治问题”(《社会如何记忆》)。台湾民主进程中最关键性的政治仪式之一就是每年不断的“二二八”纪念日,民进党通过对二二八事件中集体记忆的操控,攻击质疑国民党统治的合法性,使它变成了让国民党极为被动的一项原罪。

关于西藏的过去有两套截然不同的记忆,并不奇怪,那本来就是一体之两面,精神至上的中世纪和愚昧黑暗的中世纪是同一个时代,只有在政治中,人们才试图以其中一面否定、抹杀另一面。双方说的其实是同一种语言:害怕在现代“无法真实地见证过去”,因而他们力图各自强调对自身合法性有利的那一面真实性。当然,肯定会有人怀疑仅仅一个纪念日所能带来的长远政治收益能有多少——固然北京将在这一节日中象征性庆祝最初的那个先例和范型,使人们得以一次次地重复和再现那个神圣事件,以此实现自我神圣化,但也会有人说:国人现在也经常庆祝圣诞节,却并未因此就受了潜移默化皈依基督教。这其中的作用力量、影响深浅可想是见仁见智的,但它一定比没有设立纪念日时更有助于刻写相关记忆。

并不意外,这一纪念日的设立立刻引起达兰萨拉的抗议。流亡政府内一个激进派别“青年大会党”声称这是北京“试图洗清西藏60年残酷政策,对外树立新形象”的宣传伎俩。然而单就国际上的阻力而言,这却是反对声浪相当低迷的一次——深陷困境的美欧日等诸国政要均不发一言,即使有德国议员指斥这是“对藏人的侮辱”,欧洲议会也并未通过任何一项正式的决议,对这些个人意见北京完全可以置之不理;甚至连达|赖本人也迄今保持不寻常的沉默。如今回头看去年的拉萨之春,那更像是一次活动(campaign)而不是运动(movement)——现代民众看待这些政治剧,就像对待一次广告活动,一个月后活动结束,他们的注意力也就随之转移;对达兰萨拉而言最大的挑战正是如何在这个时刻保持西方公众对西藏问题持久的关注,而此刻,北京却通过设立纪念日的方式,向全中国人自我庆祝了一次胜利。

美国内战时也曾诞生一个类似的节日,即美国黑人的六月节——传说黑人奴隶解放的消息传至南方是在6月19日。所不同的是:这一节日并非官方设立,而是黑人在民间自发形成的庆典。在这个庆典仪式上,原先奴役的象征——黑人和参与报信的骡子——都成为解放的象征。北京的用意略有不同:它并不仅仅试图使之成为被解放农奴的假日,更重要的是争夺13亿中国人的记忆,正如去年在圣火传递中已经证明的,那将予以北京极关键的支持和重要的合法性来源,使得今后中国任何的分离势力要想挣脱北京的轨道,都必须获得这十数亿大脑的同意。当然,凡事有一利必有其一弊:这一政治记忆的刻写也必然使得北京未来在这些方面想要作出任何政治妥协变得更为困难。


  发表于  2009-01-21 22:18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不错,挺好。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您的博客,从内容到风格都非常喜欢,这一篇尤其好。看到过您对另外一位想引用您的文章的读者的回答,所以请允许我把这一篇推荐到一个同学会的网站上去。谢谢!
 回复 孜辛 说:
也谢谢你:)
(2009-03-26 19:35:38)
孜辛 ()   发表于   2009-03-26 19:12:37

噢巴馬就是個小混混大騙子,說的文雅一點兒就是個金融資本豢養的走狗。
不過在他推行社會主義革命的力度這一點上,可以打90分。
路過 ()   发表于   2009-03-25 12:49:46

争夺记忆,我不得不说,这是个既贴切又残酷的标题,尤其是对流亡在外的藏人来说。

随著京奥的落幕,我感觉到达赖几乎已经永远的失去了西藏,随著时间的流逝,达赖也终归会迎来人生的终点,在这天之前,达赖究竟能留下什么给西藏人?给中国统治下的西藏人

时间,是北京处理达赖问题最好也最有力的武器,那台湾呢?

在这争夺记忆的角力中,台湾是否能获得比达赖更好的结果?身在台湾,过去我们选择了改变,8年间什么都在改变,但唯一不变也不敢变的,是自1911年使用至今的国号——中华民国,一个即便在本岛内也是有人尊崇,有人唾弃的国号。

2008年是台湾再次改变的一年,过去8年间改变的又改了回来,过去我们的执政者试图以台湾之名争夺世人的记忆,如今的执政者又试图以中华民国之名取代台湾,然而在这一来一去之间,我猛然发现,过去8年间的执政者所许诺的建国愿景,竟然不过是台独理念主义者的南柯一梦。

随著新的执政者上台,两岸关系似乎春暖花开了,然而对於我们来说,台面上的友好却让我们迟疑了,毕竟汝大吾小,若自此走向和解,最终的结局对我们而言究竟是统一?还是并吞?

中华民国自1949年迁台以来,有效且合法的统治台湾迄今,事实上,我们也是"中(华民)国人",然而两岸都有自己的政治包袱,使得相互承认成为一个几不可能的选项。

我曾经在一个支持台独的网站中与之争辩,该人不断的强调东西德的例子,以此作为台湾与中国是可以同时存在,并且一边一国来取得国际的认同,但我最终回了他一句"假使两岸真如东西德一样合并了,你是上街痛饮狂欢?还是无处发泄满腔怒火?"当然该人不会就此无语,但接下来两人也就仅是意气之争了。

我也曾被反问"为了合并,你们(中国)愿意牺牲什么?国号?国旗?政党制度?领导人头衔甚或是你已习惯的一切?若你们不愿意牺牲这些,那为什么我们就该牺牲这些?"我无法代你们回答。

是的,我们问自己,当两岸真的合并了,你是上街痛饮狂欢?还是无处发泄满腔怒火?

是的,我们也问你们,为了合并,你们愿意牺牲什么?国号?国旗?政党制度?领导人头衔?甚或是你已习惯的一切?

________(由於是使用线上翻译,未免词不达意,附上繁体原文仅供参考,无意冒犯,还望海涵。)________


爭奪記憶,我不得不說,這是個既貼切又殘酷的標題,尤其是對流亡在外的藏人來說。

隨著京奧的落幕,我感覺到達賴幾乎已經永遠的失去了西藏,隨著時間的流逝,達賴也終歸會迎來人生的終點,在這天之前,達賴究竟能留下什麼給西藏人?給中國統治下的西藏人⋯⋯

時間,是北京處理達賴問題最好也最有力的武器,那台灣呢?

在這爭奪記憶的角力中,台灣是否能獲得比達賴更好的結果?身在台灣,過去我們選擇了改變,8年間什麼都在改變,但唯一不變也不敢變的,是自1911年使用至今的國號——中華民國,一個即便在本島內也是有人尊崇,有人唾棄的國號。

2008年是台灣再次改變的一年,過去8年間改變的又改了回來,過去我們的執政者試圖以台灣之名爭奪世人的記憶,如今的執政者又試圖以中華民國之名取代台灣,然而在這一來一去之間,我猛然發現,過去8年間的執政者所許諾的建國願景,竟然不過是台獨理念主義者的南柯一夢。

隨著新的執政者上台,兩岸關係似乎春暖花開了,然而對於我們來說,檯面上的友好卻讓我們遲疑了,畢竟汝大吾小,若自此走向和解,最終的結局對我們而言究竟是統一?還是併吞?

中華民國自1949年遷台以來,有效且合法的統治台灣迄今,事實上,我們也是"中(華民)國人",然而兩岸都有自己的政治包袱,使得相互承認成為一個幾不可能的選項。

我曾經在一個支持台獨的網站中與之爭辯,該人不斷的強調東西德的例子,以此作為台灣與中國是可以同時存在,並且一邊一國來取得國際的認同,但我最終回了他一句"假使兩岸真如東西德一樣合併了,你是上街痛飲狂歡?還是無處發泄滿腔怒火?"當然該人不會就此無語,但接下來兩人也就僅是意氣之爭了。

我也曾被反問"為了合併,你們(中國)願意犧牲什麼?國號?國旗?政黨制度?領導人頭銜甚或是你已習慣的一切?若你們不願意犧牲這些,那為什麼我們就該犧牲這些?"我無法代你們回答。

是的,我們問自己,當兩岸真的合併了,你是上街痛飲狂歡?還是無處發泄滿腔怒火?

是的,我們也問你們,為了合併,你們願意犧牲什麼?國號?國旗?政黨制度?領導人頭銜?甚或是你已習慣的一切?
 回复 繪品 说:
谢谢这位台湾朋友,我阅读繁体字(或说正体字)没问题,下次不必费心翻译了;如果你读简体觉得累,我也可以用繁体字回复。
对台湾的“争夺记忆”早就开始了,比如“台湾自古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以及北京官方对二二八事件的定性(这个事件中国民党和民进党对记忆的争夺其实更能称作经典案例)。
你文末问的问题我也无法代中南海回答,因为即使我愿意,国旗国号的变更也不是我说了算的。但很多东西也未必一定要被牺牲吧?港澳十多年来,也不见什么大动静(当然你也可以举出很多反例证明香港不如以往自由了),至少对大陆民众来说没见得有什么实惠。我相当鄙视台湾一些政治人物的小家子气,个人而言我根本不在乎台湾是否归并;香港97年回归时我在大学,当时也不过淡淡高兴了一晚,仅此而已。大学时我班上有台湾同学,只不过我们从来不谈政治问题。
你对未来设想得很深远,这当然不坏,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但两岸未来如何,谁也说不准。就像两个人谈恋爱,也许对方是想在“以结婚为前提”下开始追求,但既然没说破,彼此也不妨也谈谈看,是否结婚且再说,更不要逼着自己现在就回答:“结婚后相处,你愿意为我牺牲什么?告别单身是该高兴还是觉得自己戴了枷锁?”
(2009-02-03 09:26:36)
繪品 ()   发表于   2009-02-02 21:43:30

西藏的叛乱者也很清楚你说的这些

去年奥运前闹的时候就有人喊出“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那么,不好意思,最后一次机会已经过去了
 回复 Griffon 说:
台独也说过类似的话。不过虽说如此,但他们无疑还是会继续创造机会的,尤其今年是达|赖出走50周年。
(2009-02-02 10:17:02)
Griffon ()   发表于   2009-02-01 14:14:44

这个写得好。
breezee ()   发表于   2009-01-30 09:53:59

为啥我每次看到你开个话题,我就想看一个系列呢。

想到一个事情继续哼两句:
关于公共资源的利用,和“重塑”的活动。不久前还有个事情就是台湾的《海角七号》。就电影而言,即使不算极烂,也不好多说什么(侯孝贤的二二八显然经典更多);但是整个反应却非常能说明对于台湾岛上生活的人的集体情感的形状。
用《英雄》说出来的“天下”比之七封明摆着虚弱的情书,维舟以为如何?
 回复 继续有意思 说:
《海角七号》的成功,主要就是因为触到了台湾人的G点:一群loser的成功、一个逃避所在、一些共同的集体记忆。单就艺术而言这片实在乏善可陈,在金马奖评选中铩羽而归也是理所当然。这就像文革后“伤痕文学”一度反响极为强烈,现在看来并没什么文学价值,也没人感兴趣,因为年轻一代的读者缺乏相应的情感记忆和体验。就像现在韩寒等人一样,《海角七号》的意义在于成了一种社会现象,而不是作品本身有多了不起。
(2009-01-29 10:33:55)
继续有意思 ()   发表于   2009-01-28 22:50:32

维舟完全是价值中立的社科身份?
坦白说,这个与时俱进和柔软的手段的改变来得还太晚。政治话语的创造性还远远不够成根本性的支撑。在意识形态战场上姓资和姓社、甚至左和右读显得老套的时候(其实现在左只是一个上市的空壳),这个动作只是自保而已,无论多么的“前所未有的”强硬,也只能算个守势。根本性的支撑是说左/派/理/论的与时俱进,最近好像只有齐泽克又翻译了一遍毛选,算得上新事情。。。。。
中国碍于执/政/党的出身,而使得它动用任何本土资源显得尴尬(尴尬人包括新权威主义、守成主义,,,),它的策略是新了,但合法性根基的更新还不够新。
真正的“进步”恐怕只有一个“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个折中概念暧昧得非常前卫,至今好使。谁能update盖掉它?
 回复 挺有意思 说:
我算是“体制外”对社科有个人兴趣吧。中|共政治话语的“柔软”是与之前相较得出的,因为不论如何,它的合法性基础已经在悄然发生变化;只要它开始做,现在就不能说太晚。现在这一进程还在继续,我们可以继续观察。
(2009-01-28 18:02:47)
挺有意思 ()   发表于   2009-01-28 12:18:25

好文!
dyl703 ()   发表于   2009-01-28 06:00:23

拜年拜年,祝猫哥牛年大牛,牛文连篇。
 回复 mas 说:
谢谢mas兄:)
(2009-01-28 18:03:07)
mas ()   发表于   2009-01-28 03:06:01

文章很精彩,扣人心弦,不过比文章更精彩的,还是现实中的千变万化的局势,Obama刚上台,局势怎么走,看这位新帅怎么和其他国家领导人下棋了。
 回复 archer 说:
现实当然总比理论和小说更精彩,不过看来你对Obama更关注其外交而非内政啊,到底是学国关的。
(2009-01-27 14:44:10)
archer ()   发表于   2009-01-27 06:39:59

哈哈~拜个年吧!
 回复 mujun 说:
谢谢mujun同学:)
(2009-01-26 13:30:08)
mujun (http://mujun.ycool.com)   发表于   2009-01-26 10:28:55

维舟兄,给您和suda拜年!
 回复 不打不相识 说:
谢谢
(2009-01-26 13:29:51)
不打不相识 ()   发表于   2009-01-26 01:54:01

偶然看得维舟的博客,惊叹于您对历史之深入,篇篇都让我佩服不已。本人读历史仅限于高中教科书水平,虽然知道其中谬误甚多,但重读历史,确不知从何开始。维舟兄博览群书,能不能推荐些历史大家的经典或写篇面对初级者的书评,好让我们这些历史盲知道哪些书可读,少走些弯路。
 回复 SONIC 说:
过奖,我也是本着个人兴趣在摸索中。书未必要读很多,有些书可以反复读,常读常新。世界史可以推荐斯塔夫里阿诺斯《全球通史》(上册比下册写得好),中国史很难推荐一本特别令人满意的通史,不过可以由钱穆《中国史学名著》入手,了解中国治史的门径(这方面严耕望《治史三书》也不错),陈寅恪《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也可以多读几遍以体会其方法论举一反三。
(2009-01-26 13:29:34)
SONIC ()   发表于   2009-01-25 22:22:22

祝你 Happy ¥ Year 喽~
秦风 (http://cuikai.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1-25 19:45:23

年关将近。维老弟似乎时间多了一点,可以写点好看的文字。此篇实在是老辣。提前给你拜个早年。
 回复 花大熊 说:
谢谢:)
(2009-01-24 22:42:13)
花大熊 (http://blog.sina.com.cn/girlbear)   发表于   2009-01-24 15:43:25

我觉得所有观察和解释都是介于normative和factual之间的,DL究竟怎么回事,几十年前CP究竟在那里做了些什么,虽然迷雾重重,但总有方法通过了解更多“事实”从而更接近“真相”。否则也用不着那么多利史学家“研究”XZ了,大家用政治权力争夺记忆就好了。当然政治权力也是要用的,记忆也是要争夺的。问题是怎么用呢?现在感觉双方都用得“赤裸裸”的。而且引发公众也变得对“真相”无所谓——反正都是权力,都是利益。这才是最让我感觉很麻烦的事情。
 回复 mujun 说:
是,虽然历史材料经常只是一群"争吵的见证人",就像罗生门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叙述,但通过整合分析,还是可以接近于真相的。只是政治运作中双方经常不容易妥协,除非一方的叙述缺乏道义合法性(如二二八事件中国民党就很被动)。最终要解决问题还得和解共生,零和的对抗模式反而会使冲突延续,丧失建立平衡的机会。
(2009-01-24 12:05:03)
mujun ()   发表于   2009-01-24 00:10:50

汶川地震是2008年攻防战的历史转折点,在此之前,中国政府已经被逼到角落,无地可退。

达赖已经到了叶落要归根的年龄了,所以底线一退再退,但他又没有下定决心彻底摊牌结束战斗,而时间在中国政府一边,所以这场球还会继续踢下去的。
 回复 突厥 说:
达赖不一定要"叶落归根",他也不可能只考虑个人前途,这个问题后续还很复杂,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的去世将是一个重大转折点.
(2009-01-24 11:49:50)
突厥 ()   发表于   2009-01-23 23:52:10

此文甚好。
恰好我在大学的毕业论文就是关于社会记忆和集体记忆的问题,楼主对此研究很深刻。
foxkid ()   发表于   2009-01-23 23:44:07

那些念念不忘故乡的人恰恰是终生遭到放逐的人,他们心怀痛楚地混迹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却不难辨认,因为他们敞开的额头上铭刻着一种隐而不现的记号。
阴山伯颜 ()   发表于   2009-01-23 17:16:02

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7840000/newsid_7843900/7843904.stm

英国:促进中英关系是“重中之重”

英国外交部最新政策文件提出,未来数年要把促进与中国的关系作为“重中之重”。

有关文件尚未正式发表,不过这份政策框架文件提出了如何最大程度利用英中关系的战略。

文件提出,英国要在鼓励中国在国际社会承担更多责任和义务的以及在国内继续现代和改革的同时,从英中关系中获取最大的经济利益。

文件承认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耐心、毅力和有效合作”,并指出英国要在两国意见不一致时抱持坦率态度,但同时要“保证(两国)关系维持以合作而非对抗为主”。

文件说:“在未来数年内,与中国建立渐进的关系将是重中之重。”

英国首相布朗为这份政策框架文件撰写前言,强调中国在扭转当前国际金融危机方面的重要性。

他表示,要恢复经济和就业增长,真正创造开放、灵活、健康的国际经济,就需要中国的全面合作。

布朗写道:“我深信英国、欧洲以及世界其他国家都可以从中国的崛起中获益——当然前提是我们要对其作出正确的反应。”

“和中国的合作对于消除贫困、化解冲突以及开发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有效框架等都是极为重要的。”

“要实现这些目标,我们需要中国,中国也需要世界其他国家。”

英国外交大臣米利班德也指出,推动中国改善人权也是英国中英关系的发展战略的根本。

他说:“接触和合作的政策是我们改善人权(努力)不可或缺的部分,而且在未来数年中对政府都将具有极高的优先地位。”

英国外交部的英中关系战略框架提出希望能够降低中国执行死刑数量,设立新的防止刑讯逼供的措施以及在中国宪法框架内实现西藏的“有意义自治”。
123 ()   发表于   2009-01-22 15:10:24

指出一点,英国并未承认中国对西藏的主权,确切用词的中文翻译是“宗主权”。
 回复 无类 说:
只怕是你理解有误。David Miliband声明表示英国在20世纪对于西藏地位的立场是一个基于“过时的宗主国概念”(the "suzerainty" out of date) 的“时代错误”(anachronism),而英国现在放弃这一立场,“非常肯定”(very sure)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清楚地表明英国放弃关于“宗主权”(suzerainty)的概念转而承认“主权”(sovereignty),所以Free Tibet才抗议说Miliband是在rewrite history.
(2009-01-22 13:42:20)
无类 ()   发表于   2009-01-22 11:40:05

今日南方周末网发了一篇文章:《从“牲口”到身家上亿——一个藏奴的转变》,很应景:www.infzm.com/content/23085
rex (http://zhasm.com)   发表于   2009-01-22 08:48:21

极其深刻。太让让我钦佩了。一些很普通的“事物”,背后有着这么大的学问并且能干净利落的表达、解析出来。自己真是差一大截呢。

其实有时候我也有倒着脑袋想,是不是这些人太无聊了,也许这些“活动”本来就是这样和普通地发生着的嘛。呵呵,见笑。

最后一句,辩证法。非常干脆有力。
秦风 (http://cuikai.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1-22 00:42:10

让那些旧贵族和神棍们去吃屎吧

     ——by 十数亿大脑之一
. ()   发表于   2009-01-22 00:26:27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