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坊七巷
时间:2009-02-03

在福州过年通常都是如此:大部分时间在走亲戚,以及和岳父母聊聊家常、甚或陪着搓几盘麻将娱亲。福州本就不大,十年来每年总要至少回来一两次,早已感觉没有陌生感,似乎也没什么去处,春节除了会亲友,往往也只窝在家里。唯一还惦记着想去的便是三坊七巷。一年前回榕时南后街正值拆迁改造,尘土飞扬,看报说重修好的南后街将在除夕亮灯,于是赶去看看福州这唯一一处孓遗的老街现况如何。

三坊七巷是福州旧城中心,以南后街为界,大抵三坊在西七巷在东,占地44万平方米,只有北京故宫的一半多大,但这弹丸之地却有十多处名人旧居,福州旧有的风貌也只有这里尚能幸存。十年前第一次来榕,感觉福州人似乎也并不十分珍惜它,当时三坊七巷与舟山定海古城被清华建筑学系学者并列为全国历史城区遭破坏的反面典型。为了缓解中心城区交通压力,三坊七巷早已辟筑道路,很多房屋年久失修,上面密布电线,不但无甚美感,且显见有火灾隐患。第一次来且是在一个雨天,很多窗户和小店用凌乱的塑料布遮盖着,凤凰树和南洋楹巨大的树冠中不断滴水,当时让我觉得这片城区十分黯淡,似乎难免会有覆灭的命运。去年1月回来时正赶上改造工程开工,和Suda在里面转了半天,四处坑坑洼洼,不少地方一片废墟,虽然对它会改造成什么样并不乐观,但至少其价值还算是得到了肯定。

去看过后还是不免略感失望。南后街新修了一个牌楼,原来一些砖砌的巷口坊门也大多推倒,而以闽南花岗岩予以重修——甚至连重修都算不上,因为与原样颇有不同。南后街两边的房屋虽然形制算是福州旧式的模样,但却感觉新得刺眼,外观是木门窗,里面则是完全现代的水泥结构——因为尚未完全装修好,所以十分显眼,而一家家商铺就在这毛坯房里迫不及待而又若无其事地大卖新年灯笼对联之类。街两侧的树木已基本砍光,立了两排不中不西的街灯,以及若干新的青铜雕塑(这个创意实在已不新)。除了南后街外,三坊和七巷的整治其实尚未完成,严复故居倒是修缮得不错,而沈葆桢等旧居中仍住着他们后人,我们想进去看时人家好没气地说:“还没搬走呐!”走到街角看到一处“三坊七巷推广展示中心”,还以为是博物馆之属,进去一问才知其实是卖南后街商铺的,每平米“一楼8万,二楼5万”,高出福州商品房价十倍,真是奇货可居。

和朋友谈起此事,他们更将重修三坊七巷视为一次开发性破坏,据说很多带着花雕的木料被粗暴而毫不可惜地锯掉后堆积,以至于花几百块钱就可以从拆房的工头那边买到一些旧门窗;又听说郑孝胥的后人被强制迁离,老宅及相关文物就算献给国家了……凡此等等,听起来也并不十分意外。有时甚至想:中国的历史城区修整,难道还会是另一种样子吗?看到南后街俨然一条装点着传统元素的崭新步行街,多少感到一点意料之中的啼笑皆非:看来现在全国不少地方都将上海新天地的石库门改造视为榜样,从中看到了巨大的商业价值。这可真是一个坏榜样。

不过我现在对此并不像以前那么愤懑和反感了。空间的衰败本就是中国1980年代以来的城市化运动首要改造的目标,当代汉语的政治词汇中“旧”又总是暗示一种消极意义,涉及一种需要改造的状态,一些近代激进思想甚至强调过去与未来存在某种不可调和的对立。现在对历史城区的这种改造至少不再是那种彻底抹平的“改造”,新和旧得到了调和,“旧”也可以很“新”。任何复述总是包含着某种变化,所有重修也总意味着对原样的一些背叛。1884年黄鹤楼毁于火灾,刘千俊感慨唐宋古迹毁灭可惜,但此楼其实却是1869年重建,也很难说就忠于唐宋时的原样,它只是“因名而古”。哪怕它并非真正的“古”,但只要保留那个民俗空间,那么浸透在空间、人事中的民俗时间也就能得以依附而现实化。在我看来,这个无形遗产的守护要比有形的更重要。

将一些历史遗迹视为不可触动的形式而偶像化,本来就是近代西方的一种发明。在文艺复兴以前,人们对一切历史形式并没有任何距离感。中世纪罗马人经常毫无愧疚地拆用历史建筑的材料,就像现代中国一些村民拆长城砖来砌自家房子一样,仅仅是在四五百年前,才渐渐产生了一种“置身于历史”的观念,也就是对过去形式的一种距离感。这种理念也只有在西方才能出现,因为它与绘画的透视法、本体论上主体与客体之间的差异有关,只有西方思维才特别强调主体与客体的分离。即使如此,也要到20世纪,建筑群——如城市中的某个街区——才取得了历史文物的身份。

中国文明中传统观念则相当不同,不强调物质和“绝对存在”,而看重变化和联系。加上中国建筑不常用石头而喜木材,所以过若干年重修各种楼亭乃是常事,文人墨客照例会写一章“重修xx亭记”,至于它是否100%忠实于原样,却不是关注的重点。按Simon Leys对中国的描述,中国传统观念中“永恒并不是否定转变,而是赋予转变以形式;持续性不是通过无生命物体的不朽得以确保,而是在连续的世世代代的流动性中得以实现。”上海新天地的模式其实倒是相当西化的:将个别纪念性建筑偶像化为不可变更的绝对存在,而其他建筑则被全部铲平。

就此而言,我真正关心的是:三坊七巷的修复能否保存这一片民俗的和历史的空间,为传统文化的复活保住血脉;至于那些老房子并非100%是它原来那样,那关系也不是特别大。就像昆明1999年重修金马碧鸡坊,当然不算文物,但其意义还是不容否认。本来中国诸省中以福建的文化最为多元化,民俗特别活泼有力,这些年听说复兴势头大盛,朋友描述古田临水殿祭祀、长乐金峰镇游神及莆田的乩童灵魂附体仪式等,都令人大感兴趣。福州为本省首善之区二千余年,号为东南邹鲁,传统文化如果一朝断绝,实在太过可惜,上愧历代乡贤。日本的伊势神宫每隔二十年就要按原貌重修一次,最重要的就是守护这份在世代中连续流动的无形遗产——也因此,它虽然极为著名,却是绝不可能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三坊七巷当然更不必说是没希望的,虽然我猜想提议三坊七巷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人,出发点大概也还是想提升它的商业价值。


  发表于  2009-02-03 22:04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如果修繕的人失去了傳統的内核,無論如何修繕也很難保存。
franzk ()   发表于   2010-01-31 00:36:15

维舟,关注你的BLOG有一段时间了,你的洞察和思考也给我带来了很多思考。是这样的,我是中国青年文化评论网的编辑(www.ycreview.com),正在做三月的电子杂志,我们是通过公共性的话题讨论,加强青年思想交流与文化共享,形成青年关照社会文化的重要窗口;通过建设性的文化评论,促进青年理性力量的增长,并为文化的整合、创新提供新鲜质素。不知道能否请你赐稿这篇“三坊七巷”给青评3月的电子杂志评论,多谢。
 回复 Yan 说:
承蒙过誉,请自便。
(2009-03-01 20:18:02)
Yan (http://www.ycreview.com/?233/)   发表于   2009-03-01 17:10:42

我是福州人,离开福州很久,印象中”保护性破坏“问题存在亦久。很想知道三坊七巷现在如何了。曾有旧同事是沈家后人,跟他进过沈葆祯故居,天光偏暗时去的,一缕破败气息。光禄坊那里有户卖肉松的,肉松炒得很好吃。
 回复 深苔 说:
我也姓沈,不过祖先应居南通一带。江浙以外,福州也是为数不多的沈姓族居地。
三坊七巷的保护实在是个难题,国内这类历史城区重修后很难让大多数人满意。
(2009-02-26 17:48:52)
深苔 (http://thickmoss.blog.hexun.cn)   发表于   2009-02-26 17:37:57

如果不是古代人认真的设计和建造房子,哪里有什么值得保留的历史建筑?若干年后,下下下一代绝不会去保留和修缮现在的烂尾楼之类的“历史遗迹”,或者地震之后,垮塌崩裂的“豆腐渣工程”。希望现代人继承老一辈的认真精神,在预算有限的情况下,尽量把事情做好而已。
zhoutianjue ()   发表于   2009-02-18 00:01:00

我可没有想要“发展和歪曲”维舟的观点哦。我赞同的是:这个无形遗产的守护要比有形的更重要。

怎么守护,可以有不同的方式。维舟认为只要保留那个民俗空间,那么浸透在空间、人事中的民俗时间也就能得以依附而现实化。当然是守护的一种办法。
但是,现实中打着修缮古迹、保留传统的幌子,干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的例子也有很多。让人啼笑皆非啊。
大家都在说传统,到底传统是什么呢?我觉得传统之一应该是认真盖一间结实美观的房子吧。理解和认识传统也需要认真的精神吧。
 回复 zhoutianjue 说:
你对传统的这个定义倒是很奇特。当然实质上也不可能百分百地遵循某个传统,它必然还是会发展和变形的。
(2009-02-17 16:37:13)
zhoutianjue ()   发表于   2009-02-17 12:38:22

倘若,真正修复。
当保存“这一片民俗的和历史的空间,为传统文化的复活保住血脉”。
尔悦 (http://zgey01.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2-15 16:44:10

日本城市改造不算难,大部分都被李梅炸没了。
芝加哥城市规划的也不错,全靠1870年代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
mas ()   发表于   2009-02-08 17:51:38

在那里的小旅馆里住过一晚,10元,如想开窗式空调再加5元。
breezee ()   发表于   2009-02-08 07:38:14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现在万众敬仰的巴黎城,当年也是在豪斯曼男爵的一声令下,拆了个片甲不留,成为城市现代化改造中第一个倒下的牺牲品。现在这座十九世纪的现代化城市现在倒变成了文物保护的楷模。

我认为旧城改造中的最主要矛盾不是要不要改造,而是如何改造,拿什么新的建筑去代替旧的建筑。巴黎改造的时候,大众和精英的品味、建筑的美观和成本还很大程度上是统一的。现在已经很难再这样了。按照原来的样子一丝不苟的复制出来、甚至有所超越,其成本将是不可想象的。文化精英不肯求其次,只好情愿看着原物慢慢烂掉而不去动它。

说道日本城市的改造,在举例成功典范的时候,也应该看到他们到底推平了多少个其它街区。日本城市其实比中国城市还要千人一面和商业化。
 回复 Leo_Sh 说:
现代社会有一种对“原件”的崇拜,这在对翻译和摄影的价值判断上也可以看到:许多人不认为翻译是一种创造,它是次生的、必须完全忠实于原著。这种心理最终就是让人直接读外文原著。
旧城改造的状况当然更困难,因为其“原件”本身面临着衰败。所以如文中所言,这些年我的看法也渐渐改了,对西方模式的反思和回归传统的重修观念,也许更可取。余留传统(residual tradition)和新创传统(emergent tradition)可以组合成新的象征景观。当然重修也不能“创新”到太离谱。
(2009-02-08 09:00:13)
Leo_Sh ()   发表于   2009-02-07 23:37:46

三坊七巷从外表到精神,早已在这几十年的变化中被抹掉了,空剩一躯壳。 怪不得人们只好把三坊七巷定位做福州的名片。名片是张纸,制作出来的、秀给人看的,不是珍藏、酝酿出来的。

福州市需要制作一张代表当下中国富有城市气息和元素的名片, 古迹做托,那是明着骗你。

下次来福州时还要再聚一聚哦。
 回复 celli 说:
好:)“古迹做托”说得很尖锐,的确,没有古迹和相关传统的话,那么福州和别的城市到底有什么差别呢?不过我觉得也不必太悲观,复兴之任,正在我辈。
(2009-02-06 20:47:22)
celli (http://celli.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2-06 17:42:29

看这文章的时候,就想到了观前街。其实新天地改造挺成功也是因地制宜,符合上海的城市气质的。
突然想到,城市也像我们推广一个产品或者品牌,也有一个定位,城市里的建设也是跟着定位来走。不可能每个城市都要定位得像上海一样,否则连城市都有山寨的啦。
 回复 shelley 说:
定位理论本来就适用很广:无论个人、城市乃至国家。现在一些地方兴起重修历史城区的热潮,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这些老城区及相关地方特色的民俗一旦澌灭,那这个城市也就缺乏个性,泯灭于众了。
(2009-02-06 14:00:16)
shelley ()   发表于   2009-02-06 10:25:03

罗康瑞修新天地跟乾隆修四库全书有得一拼了。
 回复 mas 说:
跟乾隆修四库更接近的可能是现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清单吧:列入的项目重点保护,被排斥在外的就自生自灭了。
(2009-02-06 13:57:25)
mas ()   发表于   2009-02-06 05:23:13

虽然不知道上海新天地是什么模式,但想来成都宽巷子的样子也是仿效它吧。除了一些民国的砖构院子,大多数老旧的木构民房(可能确实没什么历史价值,但于川西民居的典型性却有价值些)都夷平了,代之以“进口木材”(这是我采访修建的民工他想出的最能表现重视的元素了。。)修建的仿古民居,也是成都平原的穿斗结构,但样式实在不像是四川特色的民居,更符合我们印象里的“典型”中国古建。。
至于人,新店家都租售给咖啡店一类的,貌似以小资特色为主,可怜啊。那里地处城中心,原居民其实也多有其他住处(这是拆迁较容易进行的原因之一),街边的建筑多被有意者租来开茶馆————本来是一个自发的,也不失成都市井特色的商业路线,就这么都被短视地推倒了。
 回复 凉风 说:
成都的宽窄巷子我前年盛夏去看过,和三坊七巷的南后街相比,算修缮得好的了。南后街将来的样子(以及福州主政者改造旧城的目标),恐怕更接近成都锦里、苏州观前街和杭州清河坊。
(2009-02-05 21:56:00)
凉风 (http://blog.sina.com.cn/loengdik)   发表于   2009-02-05 20:37:32

在厦门看到大片的古民居也是一样的状态,要么被商业改造要么就任其衰败,看着让人心疼。但是再中国就是这样,非物质文化遗产想要得到保护,很艰难。中国人是务实的民族,能获得利益的最实在,传统文化能直接拿来换钱才可能被保护。但是这种保护只能加速让它消亡。我经常感到很矛盾,但是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不能产生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我想文化不可能灭绝
 回复 ashiulin 说:
受五四思想的影响,中国人常将“传统”和“现代”视为异质甚至对立的两个抽象范畴,似乎为了实现现代化就必须去除传统。等越来越多人放弃这种有害而简单的思维时,我想中国文化可以得到更好的延续,老树新花,我们届时也能更深切地理解和认识自己。
(2009-02-05 21:52:18)
ashiulin ()   发表于   2009-02-05 20:23:14

"上海新天地的模式其实倒是相当西化的:将个别纪念性建筑偶像化为不可变更的绝对存在,而其他建筑则被全部铲平。"

我未曾到上海新天地看過,但就這句子層面上來說,我是不同意:“將個別建築”保留而“其他鏟平”是“相當西化的模式”。

西化的模式,不會僅僅保留“個別建築”,而是一保留就保留“一片”。當然,這個“西化”裏的“西”中也有許多微妙差別,難以一概而論。

法國明文規定,列為古建築保護的““個別”建築物,其方圓500米以內的所有建築同時被列入保護、禁拆範圍。

可參看此文:http://blog.donews.com/changyuanhuashi/archive/2007/10/08/1216678.aspx
 回复 長園花事 说:
很好的问题。不过我这么说新天地并非信口开河——如果这一模式不算西式,难道还能是中国传统思维的产物吗?中国古代哪有这样的做法?只是如你所说,“西化”里的“西”也不能一概而论,就像资本主义是“西”,反资本主义的马克思主义也是西方思想。
新天地那种保留个别历史建筑并加以偶像化的做法,无疑是西方现代化进程中的产物。它至少可追溯到勒·柯布西耶,其《巴黎瓦赞计划》就只拟保留少量孤立的历史建筑,其余都计划无情地摧毁,根本不考虑城市的历史和传统。这一计划最终未被采纳,除巨额建设费外,这种拒绝向原有城市的自尊作任何妥协也是重要原因之一。但他的思想仍有极大的影响。
(2009-02-05 20:09:16)
長園花事 (http://blog.donews.com/changyuanhuashi/)   发表于   2009-02-05 18:30:59

无形遗产的守护要比有形的更重要。

很赞同维舟的观点。现代的中国比较浮躁,很少会象老一辈工匠专心于建筑技术,当然老一辈迫于经济和政治地位也没有别的出路。毕竟,很多历史旧建筑其实体现了被压迫被剥削的劳动人民的血汗和智慧。

与其搞一些莫名其妙的历史建筑维护,不如把精力和金钱用在当下,好好盖一些房子,能体现现代人精神的房子,或者更实际一点儿,质量好的校舍、经济适用房啊什么的。现代化的展馆、体育场什么的也挺好。按照现代人的理解加进传统的元素也可以。不必非要把一些破破烂烂的房子留下来。大家继承一下专心致志、认真做事的精神,比什么都好啊!
 回复 zhoutianjue 说:
你虽然说“很赞同”我的观点,但似乎又“发展”和歪曲了我的观点。你觉得历史建筑维护是“莫名其妙”的、“不必非要把一些破破烂烂的房子留下来”,和我说的直是背道而驰。我还是很重视这种延续性的,并且自认已说得很清楚:没有这种物质空间遗产的延续,无形遗产的延续也就无所依凭。
(2009-02-05 13:01:59)
zhoutianjue ()   发表于   2009-02-05 12:51:14

牀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
……?!@#$%
emmainthesky (http://emmainthesky.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2-04 22:37:55

你老婆福州人?我以前女朋友也福州人,所以我对这个城市很有好感。福州我也去了不下4、5次。
 回复 怪盗披头三 说:
是,她家在鼓楼区:)
(2009-02-04 22:37:47)
怪盗披头三 (http://www.dolele.com)   发表于   2009-02-04 20:44:17

惭愧,在福州呆了四年,始终没有摸清三坊七巷在什么地方。
aya ()   发表于   2009-02-04 20:23:07

有本日本人写的书叫《再造魅力故乡-日本传统街区重生故事》,是讲如何改造日本传统街区的。

改造的主旨就是让传统街区重生,不是简单的一景一物的重生,更重要的让日本传统风貌,特色和精神重生。

另外,我觉得有时候人们反感那种对传统古旧建筑破坏性的所谓改造,有时候也不是“老东西”被毁了心疼,而是弄出来的新东西,实在太难看和莫名其妙~~~
 回复 Jarka 说:
弄出来的新东西之所以太难看和莫名,说到底还是因为缺乏对传统的理解和同情,以及一种认真到底的精神。
(2009-02-04 22:40:35)
Jarka ()   发表于   2009-02-04 17:58:45

啊我的RSS订阅十分之慢,都还没有抓到你这篇更新:)这篇很好看。
刚才看到你的留言,我也在想,我虽然有诸多不满,十分悲观,但是要真让我说希望它修成什么样,我其实也说不好。的确,人的因素也很重要,如果居民全都迁出,再怎么保留房子原样也没什么意义了。可为什么就总做不到两者兼顾呢?
不管怎样,最让我最反感的是拆了旧的以后建出来的这些不伦不类的新的——我猜南后街的那些新房子一定不用木榫吧。
街上的那些青铜人像我也恨死了,在国内许多城市都见到,不知道出自谁手,反正风格全一样,放在哪里都没区别。
 回复 小克 说:
两者兼顾当然最理想,但却是非常难的,在社会变迁如此剧烈的中国则尤其难。三坊七巷如果能像苏州老城那样就不错了,希望别商业化成上海豫园商城那样。
那些青铜像的确是缺乏地方特色和个性,只反映了人们对历史的一种模式化的想象。你之所以那么痛恨它们,也因为它们看起来更像是批量生产的工业品吧。
(2009-02-04 13:34:13)
小克 ()   发表于   2009-02-04 12:16:21

2000年1月出差住在光禄坊,印象最深的是,半夜12点走在幽静的小巷的石板路上,突然听到“嘡”的一声锣响,然后一声声锣响由远及近,一看,一个民警骑着“民警巡逻”的自行车,挂一面锣,走一段就敲一下。原来是打更。

老城区也需要改善居住条件,但希望民俗不要随空间变幻而消失。日本的民俗就保存得不错。
 回复 lp_ 说:
现在福州大概也没有打更了。三坊七巷很多木结构房子,建筑和电线密度都很高,在以往的日子里倒是要特别在意“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的。
(2009-02-04 10:29:13)
lp_ ()   发表于   2009-02-04 10:08:44

中国建筑虽然以木结构为主,城墙却不可能用木,主要是在这100年中被抹掉。福州五一广场的那段旧城墙很难得了
 回复 lixiaoxu 说:
民国时城市改造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拆除城墙。最初是1900年义和团事变时列强拆毁天津城墙,此后就是国人大拆特拆了。“在每一项改造的背后,其理由都是相同的:为了促进商贸和方便货物流通,必须拆除造成交通阻塞的旧城门。……在现代城市,流动是有益的,它不再是混乱的标志或对稳定和秩序的威胁。”(见《近代中国城市与大众文化》)
(2009-02-04 10:26:32)
lixiaoxu (http://lxxm.com)   发表于   2009-02-04 10:05:34

你说的那个现代中国一些村民拆长城砖来砌自家房子的例子真有意思,给人一种非常温暖的感觉,还有什么比把历史融化进现实生活的肌理中去更舒服更高明的方法呢?我觉得这种处理历史问题的方法很妙。不准动过去建筑的绝对主义态度也渗透了西方人的产权意识,他们保护的是死人的集体财产。财产,特别是有价值的财产当然动不得。
 回复 archer 说:
呵呵,你这是知识分子从形而上的角度看才觉得这既舒服又高明,问题是村民大概也不觉得这是“把历史融化进现实生活”,更未必觉得“非常温暖”,因为这同样需要一种历史感。现在一般的论调都是指责拆长城砖是一种“愚昧”的举动,甚至村民们通过教育也大多这么觉得了。
(2009-02-04 09:32:20)
archer ()   发表于   2009-02-04 09:02:18

看此文很受启发,我从来没有剖析过保护历史文化遗产这个观念的出处和来源。对这种绝对主义的保护路数还是推崇有加的,只因时下的保护和修缮往往不伦不类,看着难受。
新天地的例子在上海是成功的,复制到外地就未必能成。人家那个房地产商的工程质量标准多高啊,一般国内的老板做不到那个地步的。新天地的成功也只是商业上的,建筑物曾经承载的historical context has fly away. Historical context的保护还是得通过文学,电影以及其他的文艺手段来实现。比如我如果想重温90年代的上海市民生活,就会去看《孽债》。对于被保存下来的建筑物,有一种说不清楚的矛盾,如果它变成新天地那样子,在那个空间里,我只能感受到浓厚的现代的商业气息,如果它没有被开发和利用,到那个地方又觉得死气沉沉,真想快点离开。比较起来,还是更喜欢去有人气的地方,比如丽江。

上月纽约时报刊载了一系列关于城市地标保护工作进展的文章,介绍了纽约的Land Mark Preservation Commission 的职责和那些被保护下来的珍贵建筑的过程,西方人的思维有绝对化的倾向,那些民间的建筑保护组织态度是很强硬的。一旦建筑物的地标身份被确认下来,里面的一丝一毫都是改不得的,否则就是犯法了。所以一些房主为了让自己的房子免于被认定为地标,先下手为强,把建筑内部有价值的地方进行改动或改造房屋。这就引得民间的保护组织大为光火,斥责Land Mark Preservation Committe的工作不力。于是各方通过各种民主的手段开始吵闹。

我的感觉就是西方人从食物,到长相,到思维方式都是硬硬的,有棱有角,界限分明。我们中国文化就柔软多了。他们有好的地方,特别是做事情认真一板一眼这点比较让人佩服。
 回复 archer 说:
罗康瑞开发新天地本来就是一个商业项目,不过新天地的石库门在被偶像化的同时,也摧毁了周围连片的老房子,也算“一将功成万骨枯”吧。
历史城区保护是个非常令人头痛的难题,乌镇把老建筑修缮得很好,但却看不见人的生活,如同一具华丽的木乃伊;即使你推崇的丽江,现在古城住的很多也非本地人,甚至令人觉得像是Chinese Disneyland。
(2009-02-04 09:37:04)
archer ()   发表于   2009-02-04 01:17:13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