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中的亚洲意识
时间:2004-08-25

下午在外开会,结束得早,不想回公司了,就近溜到福州路。想想已经有一两个月没买书了,堕落。

在几个打折书店和旧书店淘了一圈,现在旧书市场也是每况愈下,好书不多,价格奇贵(三本1996年版中华书局《战国策》竟标价52元)。

买了一本《蒙古国现代文学》,蒙古文学藉藉无名,不过此类书实在太少,姑且买下以备参考。原书只印了1600本,薄薄300多页,竟标价28元,看架势是“一腔热血须卖与识货的”,根本不打算普及,还好现在对折卖,否则我也舍不得。

回来的路上想到去年在《Newsweek》上引用的一个笑话,说联合国向各国儿童,请他们就其他国家的食品短缺状况发表自己的看法,结果没得到回答。因为拉丁美洲儿童不知道什么是“请”,非洲儿童不知道什么是“食品”,欧洲儿童不知道什么是“短缺”,亚洲儿童不知道什么是“自己的看法”,美国儿童不知道什么是“其他国家”。这当然是又一个嘲讽美国对别国文化无知的笑话。不过反过来想,其实我们又好到哪里去呢?

说起来,我们现在的书店里,关于日本、欧美历史文化的书籍充斥其间,但竟连蒙古、朝鲜、越南、印度等等这样的近邻,相关的书籍也少得可怜,我们其实是很势利的。每次想到直到现在我也没找到一本好一点的朝鲜、越南通史,我就觉得颇为沮丧,这两个国家还算当初我们中国文化圈的旁支兄弟。现在谈到这两国的历史,一般来说就是指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相比起来,关于的日本的要十数倍于此;甚至关于以色列的也远比关于整个庞大阿拉伯世界的多。

1922年,大川周明就曾经痛感亚洲国家之间的这种分裂性:“到了近世,亚洲国家的一大半成为西欧的殖民地或半殖民地,东洋文化遭到蹂躏,历史受到轻视,各国人为地处于分裂状态。这种分裂必然妨碍亚洲各国之间的理解与认识。各国只考虑自己的利益而不顾他国,亚洲各国的知识界热心地了解欧美,但却对亚洲各国自身毫不关心。他们学遍了欧罗巴的语言,却不学习除自己国家语言以外的任何一种东方语言。” 

大三时,听周宁先生的讲座,说到愤青们抱怨美国对中国了解太浅,他说:“这是很正常的,就像我们唐朝强大的时候,也没兴趣了解日本人怎么想。”实际上,即使眼下不也是吗?我们对印度尼西亚的了解恐怕远低于新加坡,虽然前者人口是后者的60倍。对好多人来说,一些国家完全可以忽略他们的存在,因为根本不会对自己生活产生任何影响,除非在智力竞赛中。美国如果注意到中国,那也是被迫、不得不注意到中国。

早有史家指出,日本人在意识上其实并不把自己当作一个亚洲国家——但问题在于,我们中国人难道就把自己当亚洲国家了吗?我们是“伪装成一个国家的文明”,自己就是一个世界,根本不认为地区内的兄弟可以和自己平起平坐,这种心态到现在也没有变过。

自古以来,亚洲一直是一个地理名词;即使是广义的“东亚”(包含东南亚),也从来就不是一个整体。现在受欧洲融合的影响,不少人大谈亚洲崛起,抗衡欧美——这种论调其实日本人一百年前就唱过了。不过我们的“亚洲意识”或“东亚意识”在哪里?我只看到爱国意识。我们“想象的共同体”一直想象的是中国,从来没有把东亚别的国家排进来,除非出于纠集兄弟们对抗日本的目的。

 


  发表于  2004-08-25 20:13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关于中国人对于亚洲的理解,深表赞同。

印度也算泱泱大国了,居然我去的时候都找不到什么历史或者宗教方面的普及书籍。不过在印度当地也是如此,没有什么英文的介绍印度文明的书,书店里面乌泱泱都是印度文的宗教教义。看,人家不重视,我们操什么心呢?
(http://bornfree.51.net/feifei)   发表于   2004-08-26 17:16:32

赫赫,日本人很提倡“亞洲意識”的,看孫歌的一些文章
阿冬 (http://deleted)   发表于   2004-08-26 10:54:33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