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爱情和婚姻中的角色扮演
时间:2009-02-13

爱情大概是一个人一生中最为戏剧性的事件,与之相比,婚姻生活常常被认为像坟墓一样令人绝望。这一过程的变迁曾令无数人为之辗转反侧,对社会之和|谐有莫大影响,但看似费解的是:这样一个普遍而重大的社会现象却从未得到令人满意的解释,也许正如黑格尔所说的,“通常众所周知的事情正因为是众所周知而不为人知”。现在看来,爱情和婚姻的质量及相关现象都取决于双方扮演自己这一角色的成败,很多悲剧性后果都是人们未能自觉地认识到这一点而引发的。

按照一些社会学家的观点,所有人在生活中都不知不觉地采取一些行为来有意无意地表达(expresses)自己,而这些又会给他人造成印象(impressed)。Erving Goffman在《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中指出,人们在生活中实际上是在“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尽管他们自己常常并未意识到——例如一个18岁的少年在父母面前也许在父母面前表现出某种叛逆,那是他内心无意中为自己设定的一个角色模式,他要自己表现得像那个想象中的形象,才觉得爽;而在他暗恋的女孩子面前,他的行为规范就起了巨大变化,为了不给她留下一个坏印象,他必须竭力进行自我控制。因此不同的人对同一个人的印象和评价,常常反差极大,这也就毫不奇怪了。

Goffman将个体的表演分为“前台控制”(就像演员在舞台上必须符合角色)和“后台”(也就是他们真实的自我),而观众只看舞台的话,是不可能知道演员本人是个什么样的人的,最多只能了解他所扮演的那个角色。一般来说,与新认识的人在一起时,我们会加强对前台的控制;而和熟人相处则会放松前台控制——所以老朋友经常最清楚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因为我们的“后台”多多少少会对他们开放。而这正是从爱情到婚姻进程的关键一点:恋爱中的人经常加强前台控制,努力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到了婚后则彼此都越来越清楚地看到了彼此的后台——俗称“原形毕露”。

在这过程中也许率先失望的是女性:为了追求异性,男生通常会更严格地遮盖起自己的后台,竭力将自我呈现为一个值得托付的雄性形象,从而提高自己在激烈角逐中的竞争力;此外,他们在求爱时必须表现出较低姿态,等婚姻关系确立后才尝试着控制女性,而他们热情的消退却相对更快(“可是女人,爱是她的全部”,男人就不是),因此女性一般会更快地看到对方那令人失望的后台:真实的他也许只不过是个懒惰又不解风情的猪头。现在有人鼓吹女性应当在老公起床前先起床,使他永远无法看到一个蓬头垢面、带着眼屎的自己——这也意味着要求女性一辈子必须加强前台控制不放松,掩盖起那个传达着真实自我信息的后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女性的化妆也是一种“符号装备”(sign-equipment),人们得以传递一个经过美化的、更加积极的自我形象,换句话说,她所扮演的角色面具。

在爱情中,双方彼此都是表演者,又是对方表演的观众,而事先掌握的信息越少,在互动进程中得知的信息使观众彻底动摇的可能性就越大。举例来说,《大话西游》中牛魔王意图娶亲时,他的原配铁扇公主赶到,紫霞仙子说:“原来你有老婆呀!”牛魔王无奈地解释道:“感情破裂了。”——当两人要结婚时,却发现对方原来有配偶,这个新掌握的重大信息势必会令人动摇,不仅在于现在知道了这一点,而且在于自己原先竟然不知道。因此,在爱情或婚姻中,隐瞒一些信息总会为未来的冲突埋下伏笔:当对方终于知道事实真相时,他们的动摇就开始了;矛盾的是:即使对方相当坦诚,一开始就知道所有信息也是不可能的。

最关键的变化还在于:虽然在从爱情到婚姻的过渡中,人们逐渐对彼此放松了前台控制,暴露出真实的自我,但与之同时要命的却是——对方仍然在心理上抱有一种“期望一致性”,也就是说,仍期望你与最初的形象保持着连贯的一致。当这种一致性遭到损害时,经常性的抱怨就难免了,女性婚后有时会幽怨地唠叨:“当年还会给我送花,现在连情人节什么时候都忘了,哪里还有花……”这种与“过往的你”进行的无时无刻的比较,表现出人们(通常尤其是女性)对这种几十年如一日的一致性的高度渴望:而众所周知,这实际上是极难做到的,就像女性也不可能一直像20岁时那么年轻美貌一样。

爱情中一开始就将自我形象真实地传达给对方的人是极少的,这不仅是个真诚或虚伪的问题,而是:两人接触的特定环境未必就是对方的后台。例如校园恋爱中彼此也许真诚面对,但即使很坦诚,双方在校园中也会不自觉地把学生的行为规范内化,虽然在自己家里他可能根本就是个小霸王。因此要真实地表达自己不仅事实上很难做到,而且我们真实的自我往往别人并不喜欢:一个人紧张的样子就是在呈现自己的本来面目,因为当他紧张时,无异于承认自己丧失了对前台的控制力,流露出面具之后的真我——然而,很少有人喜欢一个紧张的异性,因为“紧张”除了表现“真”以外,也意味着一个糟糕而失控的自我形象或混乱矛盾的信息传达,很多人常常只看到后者而倾向于忽视前者。还有另一种情况,则是表演者根本不在乎:东晋太傅郗鉴想在王家招婿,王家的子弟都拼命表现出知书达礼、好学上进的样子(也就是不约而同地加强了角色扮演的前台控制),只有王羲之坦腹东床,极有眼光的郗鉴恰好就看中了他。

越紧张越容易出现崩溃性事件——在戏剧表演中出现这样的场面并不鲜见,忘记台词、一时走音、动作不到位都会导致表演崩溃。一些无意的姿势、过失和闹剧就这样破坏了人们竭力维持的情境定义。苏童曾在其一篇短篇小说中讲述了一个极好的案例:一个男生在苦追女孩子多年后终于得以去她家登门拜访,不料在面见未来岳父母的庄重场合,他鬼使神差、令人难以原谅地放了一个屁,他苦心维持的角色顿时崩溃。在爱情和婚姻生活中,这类戏剧性的突然表演崩溃事实上是极少的(由于那太尴尬,一般双方都会尽量含糊过去),然而缓慢的的角色崩溃事实上却在日积月累地一点点发生。在众多的离婚事件中,有一个悲愤的短语经常出现:“我总算看清你是什么人了!”——这意味着此人的前台控制已完全失效,观众已在后台看得一清二楚,到这样的地步,表演也就再也维持不下去了。


  发表于  2009-02-13 22:57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评论

婚姻这是个复杂的问题,很多专家都没分析明白
28 (http://www.28zf.com.cn)   发表于   2009-09-16 00:12:00

写得很有道理,维舟大哥应该结婚了吧?
路人丙 (http://www.28zhifu.net.cn)   发表于   2009-06-19 21:27:21

理想主义者的婚姻应该不会这样吧~呵呵~
纳兰·豢 ()   发表于   2009-03-18 20:32:49

写针砭事实的东西写成惯性,要再杂文,再嬉笑怒骂,就好难~

虽然有时候也觉得政治就是牵绊更多的女人吵架~
确实手生了 ()   发表于   2009-02-25 10:08:45

好文!好比喻!

我现在的最大感受是,结过婚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前台和后台居然是有极大差别的,我脑中的“我”,只是我想象中的我,离真正的我还有很大的距离!!
所谓真我、本我、超我,用前后台来比喻真是太形象不过了!“人生如戏”,真是个好词。

而今往后,努力把前后台做得一致了(不是“相同”,也不可能相同吧……),是我的目标呢!

舟兄加牛!
 回复 粥粥 说:
即使是很真诚地努力保持内外一致的人(小时候我们也被教导要“老师在与不在一个样”),其实也有自己的前台和后台,这很难控制。当然我这里的比喻也是借来的,粥粥有兴趣的话还是去读Goffman的原著吧,虽然他写得很理论化,但内容还是相当有趣的。
(2009-02-18 09:30:15)
粥粥 ()   发表于   2009-02-18 02:12:36

大多数人的婚姻可能不能免俗,但是对于真正有创造力的夫妇来说,婚姻是将恋爱开启的过程深化的程序。两个人都属于富有创造力的类型的概率是很小的,需要不断地和庸常斗争。我觉得做贸哥的夫人和朋友很幸福的,我可以感觉到你的进步,你本身的能量在不断地积聚。
 回复 archer 说:
谢谢勉励,“不断和庸常斗争”的确是事实啊,所以日常生活是最可怕的,需要的毅力更多。
(2009-02-17 09:42:10)
archer ()   发表于   2009-02-17 04:29:45

请问您老的前台与后台形象相差多少来?您的夫人呢?呵呵!
 回复 小D 说:
当然差不少的,只不过你就很少有机会看到我前台啦。
(2009-02-16 11:45:04)
小D ()   发表于   2009-02-15 22:57:16

如果一开始就把婚姻看个清清楚楚,就没有结婚的动力啦~
想起一句话,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如果没有婚姻,爱情便死无葬身之地~
 回复 shelley 说:
shelley同学真是通透啊,sigh,所以谈恋爱不能太久,否则结婚时心里都已觉得可结可不结了。
(2009-02-15 21:08:33)
shelley ()   发表于   2009-02-15 18:52:49

“我总算看清你是什么人了!”——观众,以为,在,后台,看得一清二楚。
也许。未必。
 回复 尔悦 说:
发现你说话总是带大喘气的。当然,如果“在后台未必看清楚”,那这就不能算是后台了。
(2009-02-15 21:06:36)
尔悦 (http://zgey01.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2-15 16:40:14

哈哈,维舟又写好玩的东西了。看来这方面研究的基础是荣格的persona啊。不过爱情进程的决定常常也不是前台的么
 回复 凉风 说:
呵呵,一笑就好了,再请出荣格就太隆重了。
(2009-02-15 21:05:53)
凉风 ()   发表于   2009-02-15 10:57:53

你已经过了有主了,可以体验一下后爱情。我还有希望,哈哈。羡慕吧!
archer ()   发表于   2009-02-15 07:30:20

很有意思的文章。我记得以前看福洛姆的《情爱论》津津有味。爱情在这些社会家和心理学家的理性分析之下(包括你的分析),还有那么多值得考虑的问题哦。如果恋爱了,或者失恋了,还是要难受好一阵子,没有办法,爱情是非理性的领域。只可体验不可逻辑化。
 回复 archer 说:
我其实并不试图像Fromm一样去做理性分析,不过是在戏仿罢了,在爱情中我当然只“体验不可逻辑化”的,即使我的理性再强大,我也不会用到这当中来。
(2009-02-14 11:55:15)
archer ()   发表于   2009-02-14 09:22:03

推荐你看个《爱情资本论》吧,原名叫做《作为一种社会资本的爱情》,是一个系列的文章。作者原来是我们复旦社会学系的本科生,后来去了中文大学读硕士,现在似乎在媒体工作。虽然我不是很认同他的看法,不过还挺好玩。
 回复 mujun 说:
谢谢推荐,我这篇也只想图个“好玩”而已,不过两年多没写这类文章,有点手生了。
(2009-02-14 11:53:14)
mujun ()   发表于   2009-02-13 23:59:45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