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烈宪遇刺案中的公众舆论
时间:2009-02-22

上周六下午4点,知名博客钱烈宪在北京单向街书店被人持刀刺伤。大凡这类事件发生,有两点必定是人们最关心的:当事人的生死,以及事件的真相。对公众来说,前者往往倒还在其次(同时也因为他们不必焦虑很久就能得到确切信息),后者才是他们强烈关注的——因为他们有时等上数十年都未必能知道事实真相,迫切想知道答案却又无法知道的状态,对人的精神而言委实是一种折磨。这一次也不例外,人们很快得知钱烈宪本人并无生命危险后,就将他抛在一边;然后,虽然真相未明,却纷纷急于去揭露真相,抨击指责各自心目中的凶手幻像,忙得不亦乐乎。

我不认识钱烈宪,但知道他的blog颇有特色——虽然通常只是转载,但对信息(文字、图像)的选择、编排、组合、注解本身就能构成新的观点,这就是一种立场和表达,也是新闻学最基本的原理。许多人之所以喜欢他或讨厌他,都在于他通过这种筛选排列创造了一个与官方报道相去甚远的世界,体现了一种反权力;但这个世界与官方报道的世界一样,也并非是真实的世界。George Gerbner曾说,由于电视中频繁出现暴力和坏消息,长期看电视容易培养出一种认为世界比较邪恶与危险的印象,他称之为“邪恶世界综合症”——因此在我看来,那些认为看CCTV是被洗脑而看他的blog才算接触到真相的人,只不过是被他洗脑罢了。

正因为他已被视为“说出真相的人”(或更肉麻一点说“社会的良心”之类),很多人在得知遇刺案之后第一反应都将之上升为一次对言论自由的迫害。虽然此事知情人极少,但人们却一个个仿佛已经知道了真相,说他是“因言获罪”,或“因为某个理想而遭受劫难”,谴责“采用权势去封堵别人的嘴巴”,像朱大可甚至正义凛然地说“暴行和恫吓不能阻止正义的声音”,原因之一据说是现场有人听到凶手对钱说:“这下知道得罪人了吧?”——但得罪人有很多方式和可能,你又何以知道他的确就是因为言论而得罪人呢?中国知识分子在突发事件中竟表现得如此幼稚、不冷静和缺乏判断力,实在是比钱烈宪遇刺更让我瞠目和惊讶的。这倒也讽刺性地证实了“受教育水平较高似乎并没有增强个体对新闻倾向的抵制力”(《议程设置》)。

这些反应几乎是对Walter Lippman理论的一次极好证实:1922年他在《公众舆论》出提出,人们头脑中关于世界的看法常常是不完整和不准确的,我们的行动是对这个“虚拟环境”(pseudo-environment)的反应,而非对真实环境的反应。网上流传的“上海人心目中的中国地图”等,就是对这种心理形象直观的描绘。同样,对钱烈宪遇刺事件的反应,也反衬出人们对当下社会的看法——我们每个人都采纳不同信息,自我组装了一个有异于他人的虚拟世界。现实世界太复杂,而信息又那么少,因此我们的看法、判断就无法不出自于一定程度的想象。闻一多曾说政治暗杀是“某集团的无耻,恰是李先生的光荣”,现在已有那么多人按捺不住直奔“某集团的无耻”这条路上去想象,表明了在第一反应下他们愿意相信什么,而在其中他们又投入了什么样的想象和幻觉。

对此事的解释当然不仅只有这一说。短短几天内,至少已出现了“炒作说”、“私人恩怨说”、“情杀说”等好几种,互联网将以往的人际言论传播网络显性化,并极大地扩展了其传播速度和范围,此事不能不令人感慨,“谣言女神的辉煌时代才刚刚开始”(《谣言女神》)。按谣言心理学的原理,谣言=(事件的)重要性×(事件的)含糊不清。在本次事件中,许多人对此高度关注(对他们来说很重要),而事件目击者极少,真相却存在高度不确定性。这种复杂的议题最容易导致谣言的大规模爆发,因为人们迫切需要一个解释——当公众自发提出问题却得不到答案的时候,就会有各种说法产生。而且,此刻人们总是觉得“最坏的消息总比最好的更具可能性”,却极少自觉地核实消息来源。传播谣言的人总是作出一副“有内幕消息(因而意味着真实性)透露”的样子,虚假信息往往是以“我说的才是事实”的面目出现的。

这次事件对中南海来说,尴尬是显而易见的——它等于是一次检证了政府可信度的实验。三年前,王小峰和奶猪在3月8日提前开了一次愚人节玩笑(据他们事后自称),说他们的blog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而不得不关闭,这迅速演变成一次事件,国外媒体纷纷报道这是中|共对言论自由的一次新的侵犯。事后王声称“没想到全世界媒体都一样无聊”(这样戏耍公众的小聪明在我看来其实才真的无聊),而中|宣|部也洋洋得意地声称这不过反映了西方媒体对中国急不可耐的妖魔化,丧失新闻职业道德云云。然而,此事真正应该反思的是:为何绝大部分人第一时间都相信了这个无聊而幼稚的谎言,认为那就是中|宣|部的黑手干的?在这两件事中,包括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分子,全都对政府采取了有罪推定的态度(除非有事实证明你无罪,否则你就被假定为有罪),这才是最危险的事实。在所有社会,官方的消息都不能让所有人信服,只不过这个问题在中国尤为严重,而“当公众对一切都无法相信的时候,那么他们就会相信一切”(《谣言》)。

对中南海来说,值得庆幸的是钱烈宪本人并未重伤不治,否则它就将百口莫辩。肯尼迪遇刺后,美国官方关于凶手是单独作案的调查结果至今仍未能说服一部分美国公众舆论,人们宁可相信:这不可能是一个精神失常的疯子就能干得成的,背后绝对另有隐情和黑幕。台湾陈水扁的3·19枪击案同样迷雾重重,谣言满天。在公众看来,绝无偶然因素,“没有任何一件事不是有意策划和控制的结果”,而他们又根本没有耐心等到调查结果出来再作出反应,即使结果出来他们也未必愿意相信;就像原始部落中的人总是深信:所有人的致病和死亡都不可能是偶然事故,而必定是有人对他施加了巫术或魔法,通过找到一个替罪羊,人们才能获得一种确定性。

一些人在此案中表现出的歇斯底里,让我想起美国电影《乌龙双雄》(Amos & Andrew)中的黑人作家:他已经颇有社会地位,但他总是将自己所遇到的不幸和不公统统都归结为一个单一原因,即自己是黑人这一事实,尽管别人偷他东西并非因为他是黑人才偷的。钱烈宪和许多人一样,有很多身份和复杂的社会关系,但事件发生后人们却也自动地认为,像他这样一个人,得罪别人的可能性只有一种,因而凶手是毫无疑问的。也许会有人说,“要是事实证明就是政府干的,你到时还有什么话说!”——但那根本是另外一回事,一个案件中凶手确实干下了案子,并不会使你之前对他采取的有罪推定合理化。当然,一个人要是固执地相信某种解释,他总能找得到理由,我也没有说服他的义务。

事实上,对钱烈宪来说,也许更尴尬的是“这并非一次政|治|迫|害”。尽管这个时代他不可能有机会成为烈士,现在一部分舆论却俨然要将他树立为烈士,而一旦事情真相竟表明只是私人恩怨(举个例子),那么双方都难免相当尴尬。因此据说钱烈宪的家属和朋友要求大家不要将此事过分政治化联想,然而这又该怪谁呢?我的意思是:假如钱烈宪自己原先只是在blog写点花花草草,这样一个人在书店遇刺,难道会有人去做政治化联想吗?中国的知识分子喜欢忧国忧民,恨爹骂娘,对社会现实极度不满(满足于现实的人显然不够深刻),但在一个更加民|主|化的未来,也许他们将面临一个更难受和失落的境况:人们对你完全不闻不问,无论你骂什么,他们都毫无兴趣或只当作一次作秀,而这个趋势已经开始显露。


  发表于  2009-02-22 11:45  引用Trackback(2) | 编辑 

评论

"只不过现在流行趋势有点不同罢了"
非主流啊
自以为理性的人真让人恶心
nonamenull ()   发表于   2009-06-19 14:02:38

博主也实在是将这件事扩大了,你说钱列宪被刺,不能先下断言说他是因言得祸,群体的倾向也容易轻信谣言,这我认为有道理。但你将这事扩大化,明显的认为中国的迫害并不那么严重,大都是人们的心理因素,那些自由主义者,也是肉麻的很,而所谓真相,在你看来,也是永不可知的,因为没有绝对的真相,但我想说,在中国这个因言入狱,连阿拉伯数字都能成为禁词,上访者都是精神病的国家(按博主逻辑,从媒体上了解的好像就不是对这个世界的真实认识,但我在现实中看到的也是那么黑暗),还要到什么程度博主才会认为是对人的严重迫害。博主的逻辑委实很有问题,就算我们无法知道事实的完全真相,但我们至少也能窥得事物的大概,并不能因此而就认定我们的想法都是幻觉,(其实连数学方程都不是绝对的真相,苛求绝对的真相真的只是逻辑上的幼稚和不作为),钱烈宪先生敢于讲真话,同情帮助社会弱势力阶层,毫无疑问是社会的良心,将他和cctv归为同类,我实在是不认同。博主以后写文章,别再总引用别人,然后当成教条(说实话,我认为你对引用的那些话语理解实在是有限),却不带着自己的思考,这样的文章,实在是苍白无力。
Demo ()   发表于   2009-06-14 21:57:36

的确是知识分子作践自己
唉~
未能免俗 ()   发表于   2009-05-07 15:07:54

哈哈,我没有细查,想当然以为这一篇也发表在南都上了。不过,自从网上有了维舟试望以及其他精彩的博客以后,确实不大查看平面媒体及其电子版了。现在想来这个聚合名单里倒是没有钱烈宪、王晓峰之类,主要是觉得消解意义的工作从王朔开始已经不间断地做了几个decades,当前应该更需要理解和建设。所以还是重复一遍过去的期待:维舟文字的结集出版。
 回复 花桥荣记 说:
谢谢,结集出版不急,再积累一段时间吧,免得将来“悔其少作”。
我在报上发表的基本上都是书评,在blog上贴出来时会表明刊载时间和媒体的。
(2009-04-17 09:35:36)
花桥荣记 ()   发表于   2009-04-17 08:10:35

我倒觉得“阶级感情深不深”式的立场先行不应该是读者对维舟这样的公共知识分子的要求,而且个人其实对这类变相民粹也啧有烦言。
我也来模仿维舟打个比方:很多美国电视观众拿 Cobert Report 和Jon Stewart Daily Show 当作严肃新闻的替代品,因为他们在其中可以听到对美国政治和政客的无情嘲弄甚至谩骂。如果有位美国的专栏作家,在报端发表文章忧心忡忡,提醒白宫发言人要注意“议程设置”的有效性,这样的言论是不是会损及该专栏作家本人的声誉呢?(注意是报端,而不是在大学带研究生的seminar)发言人的工作,他人似不宜越俎代庖。
另外,对政府乃至一切 establishments 实行有罪推定,不是建设公民社会的前提吗?我没有发现维舟兄所谓的危险性,也许危险是对北京而言?对于民众来说,最危险的应该是对权力作无罪推定吧。
 回复 花桥荣记 说:
对政府权力怀有幽暗意识(所以“总统是靠不住的”),我也赞成,这种道德怀疑主义也是基督教的精神——每个人都是罪人,哪怕是在做好事的时候。但这与实行有罪推定还是有差别的。我的意思是:每个人都可能是罪人,但对他行为的判定,却需要先假定其为无罪。
我们的立场有歧义,观点上也就难免有所不同,我也尊重这种不同。另外也谢谢花桥兄抬举,将我的个人言论比定为媒体报端的公共行为。
(2009-04-15 09:25:26)
花桥荣记 ()   发表于   2009-04-15 08:43:12

“一个案件中凶手确实干下了案子,并不会使你之前对他采取的有罪推定合理化” 可能是对钱案最精彩的分析,确实是这样。作为刑事案件的钱被刺这一事件,与公共空间中的“钱烈宪遇刺”,几乎可以看成是两个独立事件了。
我的问题是:不是烈士的钱烈宪(假设这是刑事案的真相),为什么会成为公众中的烈士?以维舟一贯的冷峻很深入,把这仅仅归结为中国民众的“歇斯底里”、“幼稚、不冷静和缺乏判断力”、“想象和幻觉”(以上贬义词均见维舟文),而让权力突然缺位,我是感到非常惊讶的。这里有其他什么东西缺位了吗?
 回复 花桥荣记 说:
花桥兄,我很理解你的基本政治立场(你的质询无疑因此而发),其实我在文中也谈到了,即人们为何第一时间都相信“那就是中|宣|部的黑手干的”?答案我想大家都很清楚,而这正是对北京而言最大的讽刺和警讯,也是令它最尴尬的地方。
你的第二个质询也是严肃的,是觉得我对民众的“阶级感情不深”吧?知识分子的良心似乎使他们应当无可选择的站在弱势的民众一边,但历史、大众心理学和传播学证明,民众也并非总是纯良和理性的。我在农村长大,我见过的“弱势”群体自认不少,而他们带给我的感受是复杂的。
(2009-04-14 22:57:13)
花桥荣记 ()   发表于   2009-04-14 19:59:16

楼主,你还真能讲“何不食肉糜的冷笑话”

我就问你一句,如果这个事情真跟小道消息传的一样,能不能公开出来???!!

你就是欺负小老百姓而已。
 回复 南方公园 说:
如果它确实是政治暗杀,我也觉得真相很难公开,但你不能因为现在真相未公开,就认定它是政治暗杀。这两者之间的区别你理解吗?
(2009-04-04 07:21:10)
南方公园 ()   发表于   2009-04-03 22:58:24

人们原有的印象一旦形成,便倾向于构造后续证据的解释方法,当新证据与人们的原始信念相一致时,便显得可信;然而反面的证据却被视为不可信的错误的或是不具代表性的,从而拒绝接受。
包括早前的躲猫猫和俯卧撑事件,其实都是公信力丧失的结果。而现在公众所关心的真相是其假想的真相是否得到证明,而并不关心事实的真相是什么。
你的表述很中肯。牛博里面的很多人前面是挂着民主自由牌坊的极权者。某种角度说现在国内网络上的一些言论秉承着文革遗风。
 回复 exilemyself 说:
所言极是,人总是特别容易采信与自己原先设想一致的信息(这时心里便想“果然如我所料!”),否则便倾向于怀疑和拒斥。这种事先的设想和判断其实就是偏见,或Lippmann说的“虚拟环境”。
(2009-03-14 08:24:23)
exilemyself ()   发表于   2009-03-13 22:12:20

他的文章看过不少 有时有点不厚道 可能是得罪了某个具体的某个人或一个小团体
食草动物 ()   发表于   2009-03-12 18:15:59

既然是公众,就不会有什么理性的东西
fone ()   发表于   2009-03-01 07:46:32

嘿嘿还在想你什么时候能写一篇我不用思考就能懂的感性点的文字。
fiona (http://5fiona.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2-26 15:30:49

中|宣|部的被动也有些无奈,它虽然把握着舆论工具,但却丧失了舆论的主导权和公信力。用传播学理论来说,未能控制“议程设置”。这当中的问题和技巧太复杂了。
==============================================

这个,还是管得过死,没有竞争引起的。在宣传领域也应该搞个特区,引入竞争机制,搞个中国的半岛电视台。
 回复 mas 说:
这一块试点就难啦,宣传领域一旦开了口,就不可能收紧了,而且宣传也不可能像特区一样在一个隔离的地区内搞实验(不能只允许一个媒体大胆说话吧?),要么不开,要开就得全面放开,中|宣|部唯恐到时收煞不住吧。
(2009-02-26 17:41:26)
mas (http://dabenxiong.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2-26 09:54:31

想想当年的江南案,最后吃亏的是谁?是蒋经国。一帮愚忠的人干的蠢事
悠2 ()   发表于   2009-02-26 08:33:55

果然中|宣|部要加竖杠,恩
uk ()   发表于   2009-02-25 22:38:13

中共
中宣部
uk ()   发表于   2009-02-25 22:37:09

其实,我倒觉得中南海在这件事中的没太多尴尬的,因为不会有太多的人会认真地朝那个方向设想,49年以后中国的政|治|迫|害好像还没有这样的玩法,况且钱列宪在异见人士里可能连号都排不上。
事实上,很多人对这个事件中的兴趣还是在于,像钱或牛博里聚集的一类如下面一位朋友所说的挑衅型自由主义者,他们在中国可能会遭遇什么样的事情,由此来判断和检验中国人在政治立场上的对立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以及他们会到底会得罪(刺客自称)什么样的人。呵呵!
尽管真相很可能与此毫不相干,但这种“政治化”的兴趣更值得玩味。
吉米哥 ()   发表于   2009-02-25 16:51:18

妄加猜测似乎对谁都不好~~
瓜瓜 (http://dhchen.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2-25 12:03:34

我是从anti-cnn网站转贴这篇文章看过来的。其实在anti-cnn论坛关于钱被刺还有更精彩的一根刺网友的卖花小贩说(http://www.anti-cnn.com/forum/cn/viewthread.php?tid=141227),呵呵。
关于公众舆论对结果猜测可能会陷入尴尬的分析是有道理的,但仅限于此就太表面了。公众舆论并不是钱发起的,其中造成某些看似有罪推定的指向性的社会心理产生的社会背景难道不更值得反思吗?文章里提到“那些认为看CCTV是被洗脑而看他的blog才算接触到真相的人,只不过是被他洗脑罢了。”就算这个事实存在,这难道是钱的错吗?
所以文章里的这个判断我是赞成的,“在一个更加民主化的未来,也许他们将面临一个更难受和失落的境况:人们对你完全不闻不问,无论你骂什么,他们都毫无兴趣或只当作一次作秀,而这个趋势已经开始显露。”我到期待这样一个让钱烈宪更难受和失落的时代早点到来!
 回复 吉米哥 说:
我这篇并不针对钱烈宪本人,而是由他这一事件引发的公众舆论;如果公众舆论风向改变,钱烈宪也就难以构成现在这样一种社会现象了。所以对这种社会背景的反思,貌似我文中已提及了。
(2009-02-25 14:23:30)
吉米哥 ()   发表于   2009-02-25 10:59:09

我也觉得维舟是土象星座,但为啥要是金牛~

改良派都是两头不讨好的。

问题提得好,愚以为是因为中~宣|部职能定位太弱,把自己当灭火器或者扩音喇叭。它就没有说过啥聪明话好么,精彩的几篇文章都是手指头掰得过来的人讲的几次话。外交部的杨大叔也是属于无过即是福那一款的。

如上
 回复 我没啥意思的说一下 说:
我的确是金牛:)
中|宣|部的被动也有些无奈,它虽然把握着舆论工具,但却丧失了舆论的主导权和公信力。用传播学理论来说,未能控制“议程设置”。这当中的问题和技巧太复杂了。
(2009-02-25 14:13:21)
我没啥意思的说一下 ()   发表于   2009-02-25 09:58:37

“中国知识分子在突发事件中竟表现得如此幼稚、不冷静和缺乏判断力,实在是比钱烈宪遇刺更让我瞠目和惊讶的”

我觉得很多人并没胡乱猜测,三姓学奴、王小峰啊都没那么想吧。中国知识分子指的是?
 回复 look 说:
王小峰作为钱烈宪的好友,至少比其他人有更多信息可供判断——因此如果这是一次政治事件,理论上说他会抗议得更早、更愤慨。
我明白你是想指出我对everyone和all的区分不明,就像严格来说“上海人比较小市民”也不够严谨,因为只存在这一个和那一个上海人(而且你要我把这些人指出来),只不过这是我们平常习惯的表述。当然,如果在“中国知识分子”之前加上“一些”来限定会更严密。
(2009-02-25 09:35:51)
look ()   发表于   2009-02-25 08:46:17

钱案还未侦破,警方还在工作中吗?
zh ()   发表于   2009-02-24 12:54:30

别人不知道,老罗要的肯定不是绝对自由化。老罗要的是牛博IPO 点击率然后好IPO.
mas ()   发表于   2009-02-24 08:43:26

好文章,记住这个地方了。
不过,我觉得威权型自由主义不是一个好词。因为持某个观点的人当然认为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是有权威性的,否则他干吗要持这种观点呢?问题甚至不在于是否宽容。记得有个学者说,如果说,自由主义真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就是,过于急切地要把宽容拔高成意识形态,同时,又把意识形态化装成宽容。我觉得,应该说,他们是过于aggressive了,称作好战型、挑衅型自由主义更合适些。因为,他们不全是为了观点而战,甚至有时候激进的姿态比观点更重要。
 回复 Trevor 说:
当然,在一个信仰者看来,对异见的包容往往只意味着对自己的信仰不够坚定——因为如果坚信自己观点是绝对正确,那么有异于此的观点就只能是不正确的。所以任何观念都有潜在的原教旨倾向。
权威性格常喜欢用单一的价值标准判断人、事、物,以及喜欢采用两分法的思考方式,这种态度虽然推崇自由主义,在我看来却是自由主义之敌。我更赞成伯林的“消极自由主义”。
(2009-02-24 09:44:58)
Trevor ()   发表于   2009-02-24 02:45:07

王小峰罗永浩平客飞猪那一票人要的就是自由绝对化,但是听不得不同意见,平客那种把台湾当民主圣地的做派尤其不喜欢,而飞猪前几年呼吁大陆停止武力对台的所谓呼吁更是让人觉得这人其实不懂事,太偏激。
啥都没有 ()   发表于   2009-02-23 23:33:03

越是发达地区的人,其价值观就越倾向于“新闻经验主义”
iommi ()   发表于   2009-02-23 22:07:47

在这次事件中,确实存在罪犯推定上的问题。
在众多事件中,一部分人容易产生“受迫害狂想症”,基于一些事实或幻象,做出一些过激的判断。
本人对权威式的知识分子没有好感,不同意观点但至少尊重表达的权利,否则只能是个砖家而已。
U0 ()   发表于   2009-02-23 21:53:33

记得是艾晓明说的吧,“每个人都有自己告别‘文革’的时间”。
至于饭饭的博客,是因为前几天看到她的帐户显示为"全面封杀帐户",不过刚才去看的时候又没有了,难道是我上次看错了? 呵呵,不好意思.
isospin ()   发表于   2009-02-23 17:21:42

网上的极端右派与左派,除了预设立场不同外,真还看不出又多大区别,都是动不动要打要杀的,大帽子满天飞。
一直钦佩真正的自由主义者,有更多担待,更多宽容,而柿油党们,凡事坚持阴谋论,异见一律是五毛,你只要说他两句,立刻窜出来咬人,根本没有同你摆论据的耐心,真不知道这种人怎么能够自由的起来。
 回复 virus 说:
我最讨厌扣帽子,本来是观点的争论,到这样就变成下流的谩骂了。这种人好像总觉得真理站在他一边,如赫尔岑说的,“尚未解放自己,却想要解放他人”。
(2009-02-23 13:49:33)
virus (http://they.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2-23 11:47:23

对于东北,我家是东北的,我说一句
东北这两年是建设得不错,当然不能和北京比,但已经基本没有前几年那种萧条的气象了
东北要想真正振兴,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一步步慢慢慢来吧

另外“威权型自由主义者”顶这句
K ()   发表于   2009-02-23 09:02:03

正好最近两天也想写点相关的问题,昨晚上写了一半,太晚了,存那了,呵呵……
我不大喜欢牛|博,当然我不赞成zf把它给关了,但是我不会在那种地方写博客的。他们说那个地方言论特别自由,我偏偏觉得因为自己的hunch跟他们不太一样,跑过去了总有点压迫感……
 回复 mujun 说:
其实有时我觉得牛博上的不少人,颇有点像当年的革命家,要是早生几十年在民国时代,肯定是铁杆拥护马列思想的新青年,只不过现在流行趋势有点不同罢了。当然他们吵架的架势我也怕的,去年drunkpiano和王老板两位被他们赶跑后我就更不喜欢了。
(2009-02-23 09:34:02)
mujun ()   发表于   2009-02-23 01:24:24

  • 评论分页: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
  •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