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心,保守的大脑
时间:2009-03-27

政治学家并不是政治家,他们通常很少有机会出现在公众的视野内。但塞缪尔·亨廷顿是个例外,他创造出来用以说明其观点的一些词汇例如“第三波”和“文明的冲突”,早已成为人们所熟知的日常词汇,他对世界局势的看法也总是令人无法忽视。确切地说,他已经不仅仅被视为一位政治学家了,而是一位政治思想家,其影响之大,使得他的辞世也变成了一个公众事件。

很不幸地,他身后的名声主要与“文明冲突论”联系在一起——在被谈及时,他已被简化为“提出文明冲突论的那个亨廷顿”,要评价亨廷顿而想避开这个观点几乎是不可能的。政治学家的名字往往会与他提出的最为人所知的概念联系在一起,例如约瑟夫·奈的“软实力”、福山的“历史的终结”,这种简化的努力在便于记忆上也许是必要的,但却掩盖了他们更为复杂深刻的思想。尤其是亨廷顿这样研究方向多元且均有建树的学者,他那17本各有侧重的专著都被这一个论点所遮蔽了。而“文明冲突论”自1993年提出后,给他带来的与其说是学术声誉,倒不如说更多的是争议甚至责难。

的确,亨廷顿经常是一个政治立场受争议的人物。在美国这个政治重心偏右的国度里,他是一个具有浓重保守倾向的自由主义者:虽然是相对靠左的民主党终身党员,但他却常被视为一个右翼思想家。乍一看,他身上似乎存在着一些矛盾的倾向:既推崇自由主义,矢志研究战后第三世界国家的民主化浪潮(他的学生福山甚至认为民主制已成为人类历史的终极模式),同时却又反对美国主动干预和加快这些民主进程。在其1968年发表的名著《变动社会的政治秩序》中,他警告说“国家之间政治上最重要的区别,不在于政府的形式,而在于政府的水平”——在此他甚至坦率地承认:对处于现代化过渡阶段的第三世界国家来说,重要的不是民主与否,要紧的倒是建立能保证社会稳定的政治组织;换言之,关键不在限制权威,倒是建立权威。当然在他本人看来,这两者并不矛盾,因为它们都统一于一颗固守现实政治的大脑之中。

亨廷顿本人非常低调,甚至以“腼腆”、“学究气”著称,但在论战中他总是言辞犀利,锋芒直指,虽然观点经常刺激大众的神经,他的立场却从不退缩。1993年提出“文明冲突论”时他的观点已颇受争议,三年后他非但不后撤,反而以洋洋洒洒四百页的篇幅更系统地阐述自己的观点,即著名的《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此书的问世可说是一颗重磅炸弹,很快译成39种文字,引发一种“榴莲效应”——喜欢者很赞赏,而厌恶者对其抨击反对之多,几乎可以用“围剿”来形容。在冷战后洋洋得意的太平气氛中,他发出了一个不受欢迎的预言:今后国际间的冲突将主要在各大文明之间展开,这种异质文明的集团之间的社会暴力冲突(他称之为“断层线战争”)不但持久而且难以调和。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立刻就有人将之与文明冲突论联系起来,并将之视为一个不祥的预言。

在政治领域作出预言是一件艰难的事,因为其中经常存在相互矛盾的趋向。1830年以来,国际政治中延续最久的两类政治理论就基于两种彼此对立的观点,一种强调合作,另一种则强调竞争。客观地说,反对“文明冲突论”的人大多数并非反驳其论点本身,而是觉得亨廷顿的立场不够“政治正确”——在一个提倡国际合作的乐观前景中,这个危险人物竟公然泼冷水,认为人类的根深蒂固的差异认同终将导致矛盾和纷争,异质文明之间不可化约,哪怕暂时相安无事,最终还是会有麻烦。这种争论凸显了两种不同的思潮:亨廷顿坚持文化(及随之而来的身份认同)的特殊性,继承自西欧的历史主义思潮;而他的反对者则愿意相信文化的普世性,各种价值观都可相通甚至达到“天下一家”,更接近启蒙思想。这两种思潮已交锋二百年之久,在可预见的将来也不会平息。

既然他如此看重文化及认同的特殊性,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他为何要写《我们是谁》了——这本2004年出版的新著再次挑战美国1960年代以来的文化多元主义,称这实际上是“一种反西方的意识形态”,忧虑美国这个熔炉将难以把新移民(尤其是西南部的西班牙裔)“合众为一”,这个大拼盘也许最终将葬送美国立国的根本精神。

在这些观点中,无不可以看到一个基于现实政治原则的保守思维的身影。也许并非巧合的是:亨廷顿在哈佛大学读博士时的同班同学基辛格、布热津斯基也都是这一类绝对冷静的现实主义政治家。在他们看来,历史上理想主义带来的问题比解决的问题多得多,而现实主义者之所以犯错误只不过是因为偏离了现实政治的原则。虽然很多人批评亨廷顿作出了一个危险的预言,但他声明自己仅仅是想在承认这些差异的基础上,唤起人们对文明冲突危险性的警惕,进而促进文明之间的对话——他宁可要一个建筑在悲观之上的谨慎乐观,也不要一个在他看来忽视潜在差异和危险的盲目乐观。无论他是否正确,至少有一点似可断言:在数十百年后,后人将记得的更可能是他的名字,而不是批评反对他观点的那些人的名字。

写于2008-12-29,亨廷顿逝世后三日。
刊2009-1-4《广州日报》,标题改为《他的预言:从“9·11”到美国失败论》,有删节


  发表于  2009-03-27 21:5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文明冲突论确实分析的好。如果能和经济学相结合就更好了。

前些天再看son of hamas,前哈马斯领导人之长子/以色列间谍/皈依逃往美国的基督徒 的自传。很多冲突也有经济问题在里面。他说 - 以人有钱有秩序更有钱,巴人没钱没秩序更没钱。 两方都有人希望冲突不断可以有国际援助。 巴人总以为贫穷是以人造成的。作者认为是巴人自己的问题。

文化传承造成经济差别,经济差别造成互相仇恨。

福山说历史的终结窃以为也有道理。最近十年的反恐并没有对民主本身提出疑问。

要说世界发展以科技创新来衡量的话,可以最有效促进创新的应该是个自由的地方,而在自由的前提下,居民彼此容忍,相安无事的制度,除了民主还没有别的。

新加坡,日本那种政府主导的科技创新长久来看是不可持续的 -因为创新就是未知,怎么主导不知道的东西呢?
 回复 bunytu 说:
亨廷顿是政治思想家,对他来说经济是一个侧面,但并非不可或缺的议题。
至于巴勒斯坦问题,确实其中有一些是阿拉伯人乃至巴人自己造成的,但我觉得在此仅仅指责受害者,恐怕也是不义的。以现在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为例,即便想与以色列和平共处、发展经济也不可得,因为以色列将它围得铁桶一般,不要说发展经济的原材料、投资,就连粮食和水都控制在以色列手中,这种情况下还谈什么别的呢?
(2010-06-05 11:15:41)
bunytu ()   发表于   2010-06-05 05:35:11

同时却又反对美国主动干预和加快这些民主进程。
-------
你恰恰说反了,亨廷顿是要美国从对外关系的传统的关注经济援助转向对政治稳定的支持,哪怕被支持的国家和地区是威权专制也不能因为政治意识形态的不同而放弃对于威权体制的支持。
罗文全 ()   发表于   2009-04-05 17:46:13

對於政治大多是不關心的。不過我覺得有意思的是,通讀全文以後,發現最後報社給的題目著實與立意相去甚遠。看來報章文質貌似也屬於某种政治呢。
woocool (http://woocool.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4-01 16:18:19

您的日志已被推荐到人文频道。
您可以登录到http://pindao.blogbus.com查看。
感谢您对BlogBus的支持。
BlogBus (http://pindao.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4-01 14:54:05

to mas
留欧的学生从来和留美的学生不同,甚至政治观念相反。

to 维舟
你怎么看梁漱溟的农村实践(约等于礼失求诸野),费孝通的政治关怀。能以礼法为资源,以民主为借鉴否? 实际上现在并不存在一个有力的和民主制度“自由竞争”的制度吧~~~
 回复 呵呵 说:
你问的够作一篇博士论文题了。梁漱溟先生的书我没看过,不敢置喙,不过他的理念,窃以为在现实中是很难行得通的。他的思想与时人多有不同,评价出入很大,龚鹏程这篇我觉得最具洞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808ed0100c93f.html
(2009-04-01 09:55:48)
呵呵 ()   发表于   2009-04-01 09:00:15

http://www.sbanzu.com/topicdisplay.asp?BoardID=21&Page=1&TopicID=2591502

“不是‘专制’比‘民主’更有效率,而是‘良政’比‘恶政’更有效率。中国发展模式的相对成功证明:不管什么政治制度,最后一定要落实到‘良政’才行,落实到中国人讲的以人为本、励精图治才行。‘良政’可以是西方政治制度,如瑞士;也可以是非西方的政治制度,如新加坡、中国香港特区,中国在这方面虽有不足,但远比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做得好。‘恶政’可以是西方政治制度,如海地、伊拉克、菲律宾、刚果、格鲁吉亚,今天恐怕还要加上破产的冰岛;也可以是非西方民主形式,如缅甸。”
-3- ()   发表于   2009-03-31 22:54:24

前两天刚看到一篇文章,说彭定康曾发出过一种担忧
:今日之中国提供了一种"不需要民主而成功"的社会模式,中国的成功将是对民主政治的威胁.
不知维舟怎么看待彭的这个观点
 回复 Bora 说:
这类观点听很多了,也不是彭定康发明的吧。从高傲地宣布“历史的终结”到如今的莫名焦虑,为时竟不到20年,也算是历史的讽刺。不过这种焦虑忽略了一件事:固然中国“不需要民主而成功”(民主是否就是欧美成功的原因也有待讨论),但成功之后也许就需要民主了——试想日本当年成功之前何尝民主过?
如果民主制的确像“历史的终结”论者那样说的是个优越性突出的终极模式,那又何必这样没来由地不自信?制度也可以自由竞争。
(2009-03-31 16:31:14)
Bora ()   发表于   2009-03-31 15:18:06

这篇文章没提到美国失败论啊,怎么发表时成了这题目了,难道指的是《我们是谁》?
 回复 魏博遗民 说:
虽然“美国失败论”并非《我们是谁》的最准确概括,但报纸上用这样的题目也可以理解,这毕竟更能抓眼球。
(2009-03-31 08:28:39)
魏博遗民 ()   发表于   2009-03-30 22:40:53

我挺喜欢最后一段话的文字
fiona (http://5fiona.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3-30 10:04:57

我也不喜欢Sen。不过世界银行提到Sen的时候经常把它和柏拉图并列,称为“伟大的哲学家”……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不喜欢Sen,他说的好些东西还是挺有道理的,我就是不喜欢有人把它捧到一个不应该的高度。
 回复 mujun 说:
这就像顾准,许多人现在将他视为一个符号和象征,其实抛开意识形态来说他的论文水平也不过尔尔。当然Sen比他还是强多了。
(2009-03-29 07:37:25)
mujun ()   发表于   2009-03-29 01:38:50

“国家之间政治上最重要的区别,不在于政府的形式,而在于政府的水平”——在此他甚至坦率地承认:对处于现代化过渡阶段的第三世界国家来说,重要的不是民主与否,要紧的倒是建立能保证社会稳定的政治组织;换言之,关键不在限制权威,倒是建立权威。当然在他本人看来,这两者并不矛盾,因为它们都统一于一颗固守现实政治的大脑之中。
-------------到很符合中国的现状

没看过该人书,看此文。亨廷顿能预见未来更重现实,比眼高手低的强许多。

文明或许类似性格,一旦形成,很难改变, 如果强制性的去改变,只能是引起战争,即使你的性格理论上或者事实上是比对方好。
 回复 无法 说:
他1968年写这段话,倒不是在预言40年后的中国,而是对世界许多国家在过渡时期混乱的政治秩序研究后得出的结论。他也认为美国是非常特殊的,所以美国人常常只想到限制权威,而不是建立权威。美国制度有时让我感觉就像《天龙八部》里说的吸星大法,第一关先把丹田聚集的气散到四肢——虽然练成后威力无穷,但这第一关太难过了,许多人第一关没过就死了。
(2009-03-29 07:33:54)
无法 ()   发表于   2009-03-28 22:57:39

觉得亨廷顿的理论比小约瑟夫奈、布热津斯基甚至是基辛格更为宏观大气、更为高屋建瓴,不但跳出了纯国际政治的视角,也更具有一定的前瞻性。
 回复 言永 说:
布热津斯基和基辛格更主要是政治家而非政治学家,Nye当官的经历也不浅,除了兜售其“软实力”主张外也未见太多理论创新。单论学术成就,亨廷顿显然在这诸君之上。
(2009-03-28 21:40:31)
言永 ()   发表于   2009-03-28 21:06:06

太晚了,先mark一下明天早上起来再看。
Hungtington有一篇讲民主实现的条件的文章,我老板一句话概括:mobilization without institutionalization will lead to political decay rather than political democracitization。精辟!
 回复 mujun 说:
的确很精辟:)不过要判断对这句话有多精辟,也要看对社会学、政治学和相关历史有多了解。
(2009-03-28 21:33:40)
mujun ()   发表于   2009-03-28 13:41:39

一天学一点
淘宝网女装 (http://blog.sina.com.cn/odkbe)   发表于   2009-03-28 09:47:05

1830年以来,国际政治中延续最久的两类政治理论就基于两种彼此对立的观点,一种强调合作,另一种则强调竞争。

苏秦张仪20几个世纪之前在干着同样的事情。

在美国讲conservative或者liberal都是很令人困惑的概念。亨廷顿的保守是文化上的保守而不是经济政治意义上的保守。不过比较之下pussy价值更是令人头大,NewCon们认为文化是有高低优劣的所以一定要戴表先进文化;而文化相对主义者则认为多元化本身才是pussy。

而海外留学生们基本上个个都是骨子里的共和党人:文化上保守而经济上自由。不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因为中华文化非主流文化所以文化保守主义者必须要在美国鼓吹多元文化。
 回复 mas 说:
在美国鼓吹多元文化的留学生,回国了就未必了吧。
(2009-03-28 10:28:10)
mas (http://dabenxiong.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3-28 07:04:48

不知最后一句,是否也包括了阿玛蒂亚·森呢?:)
此外,这一“断言”,在前文中似乎并未加以论证……如此结语,是不是也太狠了一些(而且没有什么道理)?
 回复 emmainthesky 说:
emma的批评很严厉啊。我这句结语只是想说:许多年后,人们会记得提出“文明冲突论”的亨廷顿,但多半记不得反对他的有哪些人,又说了些什么——其实现在就已经是这样了吧,如果你有兴趣论证,不妨对身边的朋友做个小型调查。
我原本没针对森的意思(因为我已不记得森反对过亨廷顿了)。不过个人觉得森的思想深度是明显不如亨廷顿的,而且恕我直言,许多人之所以推崇森,只不过是出于意识形态的原因。
(2009-03-28 10:22:20)
emmainthesky (http://emmainthesky.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3-28 01:09:47

很遗憾,文明的冲突没有看过,虽然对这个词是很熟悉的。其他的著作更不用提了。很可笑,即使对著者基本上一无所知,却在谈起他的时候总是用着反对的语气。不喜欢文明冲突论,也谈不上什么理由,却因此开始讨厌起作者。看到这篇文章之前,我甚至不知道他是死是活。我是懒得阅读的,若不是偶然的看到这样一篇介绍的话,甚至有可能一辈子维持一种毫无理由的偏见。想想真是觉得不可思议
 回复 gone 说:
不喜欢他也是很自然的,“文明冲突论”比起多元共生、天下一家的观点,明显要让人不舒服得多,许多人也就因此不再去深究他的这一观点到底是否成立,甚至不再想去看他其他的著作了。
(2009-03-28 10:13:12)
gone ()   发表于   2009-03-28 00:50:50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