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
时间:2006-11-18

读《我的名字叫红》。作为一个中国人,自然很容易注意到书中时常出现的中国器物:时而是威尼斯总督送给苏丹的中国丝绸和瓷器,时而是细密画中中国式云彩勾勒,那个时代的土耳其人当然还会喝茶——尤其因为伊斯兰教严厉禁酒,而书里还有一些原教旨的教长反对喝咖啡。不过最使我意外的是:那个年代的伊斯坦布尔人居然深信只有中国女子才是真正的美女:

“或者也许,我们之所以认为新娘是中国人,是因为细密画家为了强调她的清新脱俗,学中国人那样涂白了她的脸,并为她画上了凤眼。”奥斯曼大师说。[P399]
对土库曼的细密画家而言,一想到美丽的女子,就一定要有中国人的容貌特征。[P406]
就算看见了我的美貌,很可惜地,他们仍然坚信一个女人的眼睛和嘴巴非得画得像中国美女那样,才是美丽。[P499]

土耳其人虽然血统有些混杂,不过主要的体貌特征还是白种人,大体上与同属突厥语族的维吾尔人较为相似。去年秋天去新疆,火车上就遇到一个新疆的汉人女孩子,时常指给我看旁边的维族女孩子,悄悄地说:“你看,维族女孩子很漂亮吧!”此后在南疆游历了十天左右,的确见到不少维族的女孩子,高鼻深目,美女的概率似乎比汉人要高。在喀什的公交车上,看到一个女孩子坐在门口,明艳照人,我和Suda都以为是欧美游客,车子启动时她向我们走过来——我们才发现她是这辆车上的售票员。

几个月前看到报道说,东亚各国女孩子普遍对自己的容貌感到不满;其中韩国人的这一比率居被调查的世界各国之首。国门洞开以后,似乎黄皮肤黑眼睛的人在容貌上很不自信,皮肤不够白,鼻子也低了点,不但不少男性心目中的新女神变成了白种女人,而且现在女孩子们也都觉得欧美白人男子更帅一些。辜鸿铭当年哀叹“如何汉臣女,亦欲做胡姬”,现在更是于今为烈了。

不过我们任何人的审美观点都是受制于自己所处时代的文化,审美本来就是相对的,对于什么是美,不可能存在一个完全绝对的准则。16世纪的土耳其画家之所以觉得中国女子才是美,因为他们对中国美女的审美实际上传承自赫拉特画派,而这一派当初又是在蒙古征服时代发展起来的,大概难免会以当时征服者的审美观为标准。

唐朝初年,玄奘去印度取经时,对沿途各地一一予以记录,不过他的审美观好象与我相反,他对天山南路一带人们的容貌都评价很低:

钵铎创拿: 人性刚猛,俗无礼法,不知学艺,其貌鄙陋
屈浪拿: 俗无法度,人性鄙暴……其貌丑弊
达摩悉铁帝: 俗无礼仪,人性犷暴,形貌鄙陋
尸弃尼: 不知礼仪,不识善恶……形貌鄙陋
碣盘陀: 俗无礼仪,人寡学艺,性既犷暴,力亦骁勇……容貌丑弊
乌杀: 俗寡礼仪,人性刚犷,多诡诈,少廉耻……容貌丑弊
佉沙: 人性犷暴,俗多诡诈……容貌粗鄙,文身绿睛
瞿萨旦那: 俗知礼仪,人性温恭……人好歌舞……仪形有体,风则有纪
[上均见《大唐西域记》卷十二]

他这里提到的诸国大致在阿富汗东部边境一带至喀什、和田,不少地方去年我也去了,但“金发碧眼”看来让他很不舒服,这位老兄从印度长途归国,离开祖国太长时间,这方面没有一点政治觉悟,把各族人民全都说成是丑陋之极。而且他对容貌的评价总是和性格、礼仪挂钩,只要在他看来不知礼仪的,就一律说为丑陋。

这大概一方面是因为他相信精神和外貌是统一的,另一面,他所经历的那些“俗无礼仪”的地方,即使现代也大多还是贫困山区,想来也没怎么打扮去迎接大唐高僧。19世纪中俄国人在阿富汗瓦罕走廊(就是玄奘经历的“达摩悉铁帝”)一带还有过这样的经历:远远见到一当地美女,十分倾心,但走近一看,却发现她很肮脏,“散发着难以忍受的气味”(《在耸入云霄的地方》)。毕竟三分长相,七分打扮,高僧法眼也难免会受皮相的影响。

《聊斋志异》里有个《罗刹海市》的故事,说有个山东的俊男,在海上漂流到某国,该国人见之无不骇异,以为他极丑,因为此国的审美观与山东恰好相反。所以他把自己脸抹黑几下,人家反惊讶地说:“怎么几天不见,你帅了好多!”——这个故事一直被说成对现实中忠奸不分的讽刺,不过我对此颇不以为然,“现实讽刺说”的一个前提是我们只有一种审美观,所以一个俊男在海外被认作丑男,我们就觉得这是在说反话,实际上审美观本就可以有很多套嘛!蒲松龄不过是认真地说了个海外奇谈罢了。

在一个封闭的文化体里,人们常常自认为是唯一的人类,当然也就很难认同异族的审美观。所以有时我也常常怀疑,包括我自己在内,把白人的一些体貌特征作为审美的标准,是好莱坞电影反复毒化的结果。几百年前中国人最初见到白人的时候,可不会把欢呼他们是“帅哥”,相反会被这些“红毛鬼”可怕的外表惊惧不已。当然那时无论中国人还是朝鲜人,也就决不会有那么高比例的女孩子自认为长得不够漂亮了。


  发表于  2006-11-18 21:59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尼可基德曼很漂亮呢!!!
 回复 沙门 说:
看不出来沙门还颇倾心于番邦女子呢!
(2006-12-19 22:38:36)
沙门 ()   发表于   2006-12-19 16:45:28

我现在正在经历一个审美的回归过程。审美首先是一种文化认同,就像我对欧美文化的认同感强,对什么东南亚视为蛮夷,觉得那里的人长得太奇怪了,有点夸张。还是中国人好看啊!有味道。那个尼克基德曼,实在是不美,一双眼睛和眉毛,凶相必现,和山猫一样。大家仔细看看,和这种动物没啥大区别。
paladin ()   发表于   2006-11-29 12:06:10

维舟,自己长得就跟尼姑拉丝凯奇一般,除了眼睛比这位兄弟小一号。也有粉丝认为此君很帅的呢。
diaphanous ()   发表于   2006-11-29 11:59:56

祝贺维周,blogbus四年庆你要做嘉宾了



http://blogbus.blogbus.com/logs/2006/11/3874174.html
 回复 Di 说:
谢谢,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到
(2006-11-25 16:33:36)
Di (http://weblog.bororo.org)   发表于   2006-11-25 04:58:01

在尼泊尔的时候, 当地人倒是仍觉得中国女人最漂亮, 比日本和韩国的要好.
风依 (http://www.blogcn.com/user8/iris_feng/index.html)   发表于   2006-11-22 13:37:26

感谢您对BlogBus的支持,您的日志已被我们推荐至人文频道,请点击pindao.blogbus.com查看,谢谢关注!
BlogBus (http://pindao.blogbus.com)   发表于   2006-11-19 16:24:04

國人審美觀的改變是最令人痛心疾首的。不只是容貌,還有服飾,建築,室内裝潢。
 回复 小謝 说:
国门既开,这恐怕难以避免,就像日本八至九世纪大规模引进唐朝文化,也有一段“国风黑暗时期”。不过意识到衰落就是复兴的前提。
(2006-11-19 19:45:50)
小謝 ()   发表于   2006-11-19 15:09:45

不过他们认为的中国女子究竟是怎样的也值得疑问呢,呵呵.估计中亚的感觉会更多些.
 回复 totto 说:
那想来不可避免,就像佛像到中国也难免带上汉人的外貌特征,不过按书里说的,至少土耳其画家还保留了“凤眼”之类的中国特征。
(2006-11-19 19:42:30)
totto ()   发表于   2006-11-18 23:10:16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