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地震能够预报
时间:2009-05-10

像任何灾难一样,一年前汶川地震发生后,许多人不免产生了同样的质问:为什么它没有被阻止呢?当然人们都理智地意识到我们无力控制地壳运动,因此质疑随即变成一种朴素的愿望:如果地震能预报就好了,更进一步说,为什么没能预报呢?由此引发了一场以连岳和土摩托为代表的激烈辩论,虽然最终谁也无法说服谁,不过双方至少有一点共识,即预报地震能够减少损失——但事情要是真这么简单就好了。

这场关于地震预报的辩论,并不像它表面上看来的那样是一次纯科普性质的观点之争。连岳真正的目的是确证“地震能够预报”的前提下,来进一步问责政府为何没有采取相应措施;换言之,他的兴趣是将这一事件性质由“天灾”政治化为“人祸”。中文里说某人“怀有政治意图”似乎总隐含某种贬义,但我这里只是中性地指出这一事实:连岳在辩论中最终追求的是政治而非科学事实。他关心和在行的问题始终是政治性的公共管理,其内在逻辑是:地震能预报、地震局也应该预报,如果它没有预报,那就是一次对人民生命犯罪的公共管理灾难;因此他才会说“如果不能预报,那么养地震局做什么”——对此土摩托的答复是:不研究就永远不能预报。然而预报就是地震研究的唯一目的吗?望远镜问世时除了看星星也没什么用,第谷和开普勒的研究当初似乎也只是在星占时才有用。用冯·布劳恩的话说:“基础研究就是:在我做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如果地震研究只是为更好的公共管理、为弱势群体服务,在我看来这种工具性价值取向恰是对科学独立性的严重伤害。

许多人都乐于举出以往一些案例来证明地震可以预报(如1975年海城地震),以此推断汶川大地震如果同样得到及时预报,则可以避免许多伤亡。这种想法大大低估了人类事务的复杂性,即使地震能预报,这也不过只是一系列棘手事务的开端而已。许多灾难并不是没有得到预报,而是无法有效地采取行动,这其中涉及到极为复杂的社会互动。

让我们重温一下这个古老的传说:猎人海力布获知了将要山崩地裂的秘密,要乡亲们转移,却遭到拒绝和嘲笑;他无奈违背龙王的禁忌说出秘密,全身化为坚石,乡亲们这才含泪另迁。海力布说出秘密是一种英雄式的自我牺牲,因为他遭受了变成化石的惩罚,然而关键恰恰在此:如果他说完秘密后没有出现这样一个超自然事件,他的话会有人信吗?答案是:很难说。事实上正因为神意以这种极端方式自我显现,这样一件现实中完全不可能的事无可辩驳地证实海力布所传达的是真正的秘密,这才使每个村民毫无争议地相信了他的话,否则他们根本无从判断他提供的预言究竟是真是假。

现实中人们既不像海力布这么倒霉(说出预言就变成岩石),也不像他这么幸运(一旦说出人们就全都信了)。在绝大部分灾难故事(无论民间故事还是好莱坞电影)中,预言者通常都是不受欢迎和遭到怀疑的,无人愿意相信他们所说的将变成事实——这不是一个大众愚昧与否的问题,因为假消息和真消息在流通时完全没有差别,人们无法凭借经验判断;所谓“愚昧”只是在灾难发生后的追认判断:如果预言成真,拒绝相信的人就变成了愚昧者。就像我在崇明岛住了18年,如果某天有人突然说:“这个岛会因海啸沉没了,你们快走!”我想大部分人都将信将疑(这已经算是客气的反应了),说走就走,我的家当怎么办?再说18年来也没发生过这种事,我凭什么相信你?你是什么人?

是的,这正是问题所在:预言者是否有足够的权威使人确信。当人们无法判断预言真假时,他们对预言者的信赖就会决定他们对预言本身的信赖。假如三个人一起来预测年成,同样的话由一个老农来说就比毛头小伙子显得更可信,农业科学家也许更能取信于人。但这种信赖却是脆弱的,因为一旦预言被证伪,就会极大地伤害其可信度。“狼来了”就是多次发布错误信息后导致的必然结果,它会极大地伤害信息发布者的可信度和权威性。1938年10月30日万圣节前一天,美国CBS广播声称“火星人入侵”,结果至少有120万人产生严重恐慌,要马上逃难;虽然广播剧播出时头尾都说清楚这只是一个科幻故事,演播过程中CBS还曾4次插入声明。因为当时的人们对媒体的权威性还有较高的信赖,就像中国人也相信CCTV的话不是随便说的,要是CCTV新闻中说火星人入侵,那肯定不是闹着玩的。然而在这一事件后,美国公众对广播的信赖也急剧下降。

应对地震在内的灾难,其成功取决于至少五个要素的相乘:信息预报的准确性、发布时间、人们愿意相信信息的程度、组织动员能力、撤离的技术手段。这些因素又存在相互影响:信息预报的准确性低,将极大地损害人们对信息的信任。如果你被人半夜叫醒,说是当晚凌晨2点将有地震,结果这一地震最后却没发生,则你的愤怒和不满可想而知。前一阵网上已经传出这样奚落地震专家的段子:“专家叫蛤蟆不叫,可以一丝不挂地安心睡觉;蛤蟆叫专家不叫,务必全副武装地预备逃跑。”现在连天气预报也不一定准,更何况地震预报?没有人敢夸口能极精确地预报地震,而假如根据“未来1个月内四川西北部有30%的概率发生地震”这样的模糊信息作大规模疏散,这将是一件有着极大政治风险的事。

现在我们姑且假设地震能100%精确预测,且能提前多日通告(事实上地震极难在事先预测,常常只有数十秒征兆),问题还有很多:人们不一定愿意相信,他们总抱一些侥幸心理(“我住了几十年也没遇到地震嘛”),舍不得抛家出逃——当然也许胡|温喊话会有用,但这也意味着一旦地震不发生,其权威将遭重创。甚至在去年汶川地震之后,仍有不少灾区百姓不愿离开故乡。此外,在灾难时刻无组织逃离是没有效率的,必须要有良好的组织执行力和有效的技术手段辅助。

地震与恐怖袭击一样,具有极强的隐蔽性和突然性。汶川地震、911事件、去年的孟买袭击案发生后,都有许多人以一种事后诸葛亮的态度说:其实它们早有征兆,也有人预言。但这类事故你知道它会发生,和精确地知道它何时何地以什么方式发生,乃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和地震不同的是,恐怖袭击能被预测且有可能被阻止,因此一旦发生,公众得以对政府在公共管理灾难中“随随便便、犯罪般的放任态度”进行愤怒的问责;但即使如此,美国人和印度人也并未将注意力放在“为何政府没有预测准恐怖袭击”这一点上,而在于“发生后政府为什么没做好”之上,因为前者是超人和英雄的事业,后者体现的应急反应能力才是公民问责的重心——1997年神户地震后日本人的反应亦然。

从汶川地震后政府的应对能力来看,似乎很难指责它的处理是一次公共管理灾难——可以期望它做得更好,但不能否认它处理得不算差。当然,“对于公共管理中的‘灾难’,常常无法客观地加以认定,也很难找到共识。人们对灾难的界定,是测试其对正义和谴责所持态度的酸碱试纸。对公共管理中善恶的评判态度,在民众中并不是随机分布的,而是可能与所确立的世界观相对应。”(《国家的艺术》)因此,这一事件中公众的不同反应,与其说是对政府能力的客观判断,不如说是公众自身政治立场的体现。

当然,一切权力归苏维埃,也就表示一切错误也归苏维埃——在中国这样的一党制国家,所有问题都会被政治化,因为人们在寻找具有政治抗争意义的社会问题时很容易声称这都出自无处不在的政权之手,这正是连岳对一系列社会问题论述时的基本立场,这也使得他内心深处不愿意相信地震是不能被预报的——那将意味着无法就此对相关机构进行问责。但在我看来,更可取的追问方向不是地震预报,而是日常的防范:日本在地震中伤亡较少不是因为它能预测地震,而是因为它地震多,国民的防范意识高。如果一个地方三十年才发生一次地震,那就很难使民众保持长期的警惕状态。

Christopher Hood曾说:“公共管理就像下水道,一般只在发臭之后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在汶川地震之前,当地小学校舍和民居的抗震强度、房屋质量曾引起过多少人的注意?又是多大程度上的注意?比起预报地震,这些事才是“能做而未做”的,也更可行。我们所期望的,是今后在下水道发臭之前就有人注意到。


  发表于  2009-05-10 09:08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另,用词上略加斟酌,概念上或更易厘清:
因:預测≠預报
又:能够預测≠能够預报(更≠愿意預报)
在我泱泱神奇大国,很多事情,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唯有长叹——草菅人命,莫过于此!(所谓国防第一,谁让那里核铀深藏呢?)
emmainthesky (http://emmainthesky.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7-11 00:53:40

翟(明·磊)的《壹·報》你能上吗?
其(图文)系列报道【 他 们 預 測 了 汶 川 大 地 震 】包含很多一手资料,值得细读。:)
 回复 emmainthesky 说:
一两个月前看过这个系列,不止很多网站转帖,而且许多人用email互相转发过。emma君也从这个报道中看到黄万里和马寅初的影子吧:一个正确的、受迫害的先知。不过我们现在看这个报道,受到一个强有力因素的影响:即汶川地震已经发生。在2008.5.12之前,我想包括汶川人在内,都不愿相信或无法判断他们的预测是否准确。我感兴趣的并非地震在技术上能否预测,而在于人们对这些信息的接受和反应,而这我想在文中已经说得够清楚了。
(2009-07-11 08:40:55)
emmainthesky (http://emmainthesky.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7-11 00:26:02

我可能进来迟了一点;关于汶川地震是否曾有提前显示的征兆,地震局应该收集、鉴定、汇总、公布这些信息让人们有应对的准备?我认为这是人们关注的。列位大概都听到过桑枣中学,这位校长接下一栋经验收的教学实验楼,他注意到这栋建筑不结实,几年中筹措资金加固。而且多次组织师生演习紧急避险,汶川地震发生时该校无一伤亡。报道没有提到这位校长怎么就产生了这样紧迫的危机感?而且全校成千师生都能接受他的这通“折腾”?相信不会是凭空出现、或是大仙显圣。只能相信当地在一个不是很短的时间中,是出现过各种先兆的,有人敏感的捕获了这些信息、理智地得出结论,果断地采取了应对措施。而另一些人、包括负有责任的机构不是麻木不仁就是戴着地震不可预测的紧箍咒装聋作哑。還有一件事实:北川中学初二一班,地震发生时正在上物理课,张老师带着磁针和线圈放在讲台上,现全没有通电,可是磁针乱摆,他用手去制动,一放手磁针继续摆据坐在前排的同学事后说,老师有了预感,十几分钟之后大地一动张老师就到窗前向外看了一眼,高喊:地震了,同学们快跑!自己到前门一边用手抵住乱扇的门,一边扶起慌乱中摔倒的同学,在第八位同学跑出教室之后他在帮第九位同学时房梁垮下来,他被砸中。这件事不也说明地磁场当时出现异常吗?還有大气圈中电离层增厚的报道,总之,地球是一个众多因素相互牵扯互为因果的巨型复杂系统,地震预测也是这样一个不能用还原论的思路求解的复杂问题,必须系统地、长期地、收集信息,经过综合对比、根据证据群、证据链来排除歧解、得出结论。因为它复杂、就宣称人类无能为力、只有听天由命肯定是不对的。
 回复 碧幽仙沼 说:
可能你有点误解了,我绝不认为地震不可预测就只能听天由命,而只是说,在现阶段较可取的是采取一些预防措施,这一点日本就做得很好。你文中列举的案例也是我很赞成的。
(2009-07-09 13:18:53)
碧幽仙沼 (http://假如地震能够预报)   发表于   2009-07-09 12:07:37

维舟维舟莫生气,
人定胜天是放屁,
连岳自有其道理,
敬天知命太消极。
如此而已 ()   发表于   2009-05-26 10:00:19

维舟有些顾左右而言他,因为地震能不能预报问题根本不是这次地震中民众问责政府的要点,要点在于阿坝州确实发生过地震传言后来离家避震的群众被劝归,要点在于当时全国为奥运营造和谐结果使预报难度增加(就是政治风险增加了,然后一级级压下来,基层人员压力可想而知),要点在于学校建筑垮塌率高于政府建筑4倍。就算地震确实不能预报(这还是有争议的),连岳等人的抨击也是有价值的。说其兴趣“是将这一事件性质由天灾政治化为人祸”,维舟确实有真理部的味道了。中国的“自然”灾害太多了,其实根子还在人。当然,过于偏颇肯定是不科学的。
 回复 如此而已 说:
我没有说连岳的抨击没有价值(例如至少表明了他本人的政治立场),但我的兴趣不在于从技术层面谈地震能否预报(这有争议,且我也不懂,连岳看来也不懂,但不知他为何认为一些地震专家是胡说八道),而在于说预报并不是地震救援工作的重点。在加强预防、公共管理问责(比如为何学校建筑垮塌率高)、事后救援行动等方面,我与你观点并无歧异,难道我昧着良心说过学校建筑垮了不该追究当地政府责任吗?
(2009-05-26 09:29:19)
如此而已 ()   发表于   2009-05-26 08:49:36

Christopher Hood曾说:“公共管理就像下水道,一般只在发臭之后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在汶川地震之前,当地小学校舍和民居的抗震强度、房屋质量曾引起过多少人的注意?又是多大程度上的注意?比起预报地震,这些事才是“能做而未做”的,也更可行。我们所期望的,是今后在下水道发臭之前就有人注意到。

最后一段才是最重要的。作为地震,预防比救灾更重要。但是我们的政府没有做到这一点,通篇都是救灾。我敢预言,如果再不重视地震预防,即使救灾再好,三十年后若还有大地震,还要死10万人。
崇明同乡 ()   发表于   2009-05-18 16:41:50

地震真的可以预报..只是知道的人很少
Fly资讯组 (http://blog.ppzhe.cn/)   发表于   2009-05-17 10:18:13

随便说说的。
在日本,几乎每天都有某个地方在震,但是,地震都成了习惯的国家的科学家们,都无法确定到底什么时候地震会来。换句话说,据说,目前的科学技术,是无法预测地震的。
虽然火山可以预测,但是,据说地震目前就是无法预测的。
小云 ()   发表于   2009-05-14 19:59:43

时间过的好快,就已经一周年了。我们学校里也搞些活动,签个名,写个祝福,晚上好像还有其他的,不知能否传达给灾区人民
gone ()   发表于   2009-05-12 21:56:05

没想到维舟的观众中还有以命相搏的猛士,真是失敬

无论逐鹿天下的英雄们以谁的命做赌注,区区在下都是不愿忝列其中的,而我私心揣度,嬉笑自若者怕不是因为主义真,而是想当然以为自己的命必不在赌台之上。

就以最近的流感爆发而论,难道世上有任何一人敢以观察者自居,悠哉作壁上观么?

关于预测走向,我以为如果单单关心一国一党之命运,那么失之偏颇简直是必然的,毕竟任何国或党的终结都算不上历史的终结,甚至算不上开始,只能算开始的开始。
Veniversum ()   发表于   2009-05-12 19:49:00

>>显现出无以为继的征兆

哈哈,这句
给大家分享一个特别强的回复:

这个预言从1949年就开始了,你说这回赌什么吧,是你的命呢还是你的命呢还是你的命呢(笑
EverestPortable ()   发表于   2009-05-12 09:49:32

维舟 回复 Veniversum 说:
中国式发展“显现出无以为继的征兆”不是第一回,甚至连崩溃的征兆也出现好几次了,所以个人觉得预测中国的走向是件有风险的事,因为其现实中互相矛盾的趋势太多,不妨继续耐心观察。


估计再崩溃个3,5次左右中国就可以和老大平起平坐了。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5-12 05:24:37

问责也是可以理解的,它只是本着“出事了总要有人负责”的态度,只不过问责时也不要太低估事情的复杂性,以致最后只是把气撒在替罪羊头上。

这要搁汉朝怎么也得搭上个太尉司徒司空什么的,换今天就该是政协主席辞职以顺应天意吧 :)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5-12 05:21:23

分税制和国企改革后中央国库充盈(简直是盘满钵满),加上核心们又刻意挥霍换取政治资本,

别的不说,至少对这次地震的处置是相当漂亮的,甚至稍嫌用力过头(比如以国际顶级标准给灾区建造学校)。

真正让人担心的,是本就不可持续的发展方式目前正显现出无以为继的征兆,这是否意味着一旦出现权力真空期,公共管理灾难将全面爆发?
 回复 Veniversum 说:
中国式发展“显现出无以为继的征兆”不是第一回,甚至连崩溃的征兆也出现好几次了,所以个人觉得预测中国的走向是件有风险的事,因为其现实中互相矛盾的趋势太多,不妨继续耐心观察。
(2009-05-11 21:34:02)
Veniversum ()   发表于   2009-05-11 18:58:20

据说从学术角度而言预报和预测是两个有大差别的术语。地震可以视为难以预报但却能够预测的。去年这个时候的前些天出现的各类报道中这两个词的混用,可以认为是不那么专业所致,也可以认为是有意的混淆视听。
o_o ()   发表于   2009-05-11 09:25:21

对小概率事件的防范代价高——这也就是为什么对付游牧民族、游击战争、非国家行为体的恐怖袭击都很难打的原因,因为很难每次都弄清楚它发动袭击的时间、地点和方式。地震具有同样的特性,只不过破坏性更大,更具突然性。不过面对这类威胁,政府承担不起无动于衷的风险,即使代价大也必须建立起一个防范机制来。

我的观点是针对这种极小概率事件(跟恐怖袭击不在一个数量级上的),与其事前防范不如事后清除。不要老想着下水道什么时候会臭,只要臭了之后能及时有效的派出专业plumber去通就是了。
 回复 dabenxiong 说:
那也要看什么样的极小概率事件,如果是彗星撞地球,那的确防不胜防,也没法防;如果是百年一遇的洪水或地震,仅仅事后清除是不能让人民满意的——你不能平时不去筑坝,等洪水冲走了十万人再来打扫;还是那句话:这种事政府承担不起无动于衷的风险。你至少要表明堤坝质量是百年一遇的,现在谁知道来了个五百年一遇的洪水,那算极小概率事件,没办法——这也算是个能让人接受的说法。
(2009-05-11 07:59:42)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5-11 04:24:41

>>lixiaoxu

这种所谓长期概率,即使以善意的角度看,也属于马后炮

抗八级地震建筑的成本是非常高的,在已经八十多年没有发生过地震的地方,只因为“长期概率表明可能发生地震”,就要求建筑必须达到这个标准,多出来的成本谁来担?换你是责任者,你愿意担嘛?

即使长期概率也未必一定准确,你自己也提到了阪神大地震的反例,再说,多久算长期?也许地震明天发生,也许地震三十年后发生,难道因为“也许地震明天发生”这个原因,就为一场也许三十年后发生的地震作准备?那如果地震三百年后发生呢?长远来说,全世界每个地方都有可能发生地震,那么干脆全世界的建筑都按照这个标准建算了?

然后,就是最关键的:该问谁的责、如何问责?如果建筑是豆腐渣工程,那另当别论;但这里是因为抗震标准不够的原因。而正如我在上面所说,指望一个八十年没遭遇过大地震的地方有这种防震意识是非常不现实的,何况还只有“长期概率”这一个很不可靠的证据。问责的话,是要问到市一级呢?省一级呢?还是国务院呢?或者是整个党呢?嗯?

最后,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问题。既然这次地震没有历史经验也没有前兆,那么,仅仅根据所谓“长期概率”来判断在不久的将来会发生的地震,这无异于预知未来,而人类是不能预知未来的。因为政府“没有预知到未来的灾难”而责难它,如果是受害者的气话,可以理解,如果是别有用心,也可以理解,除此之外,我不知该怎么理解这种说法了。
 回复 a 说:
问责也是可以理解的,它只是本着“出事了总要有人负责”的态度,只不过问责时也不要太低估事情的复杂性,以致最后只是把气撒在替罪羊头上。
(2009-05-11 07:54:04)
a ()   发表于   2009-05-11 01:20:19

地震学术界的主流虽然认为不可能准确预报,但却认为可以在长时间大范围内估计。以日本为例,学术界认为可能发生大地震的区域,二战之后建筑行业标准达到或超过地震学术界建议的标准,不再发生地震后的大规模伤亡。伤亡最大的阪神大地震是对立面的支持例子:因为学术界主流认为关西地区发生大地震的可能性很小,使得建筑标准相对低。中国政府在建筑标准上(特别是在学校建筑标准)应该被切实问责,因为四川地区长期时段中的地震可能性在学术界颇有共识。
 回复 lixiaoxu 说:
长期概率往往是很模糊的信息,只能相应地加固建筑作预防。比如去年4月美国地质勘探局预报,加州未来30年内发生里氏7.5级或以上强震的概率为46%——根据这个信息,谁也不知它是30年内那一天发生,发生在加州的哪里,甚至会不会发生。如我文中说的,如果政治家据此让民众大规模疏散,那是有极大政治风险的,加固建筑是可行的,但需要大量投入——为了一场30年内也不知是否会发生的地震而投入上千亿,钱从哪来?
(2009-05-11 07:50:05)
lixiaoxu (http://lixiaoxu.lxxm.com)   发表于   2009-05-11 00:30:18

就政治方面,说一下我的看法

我觉得, 主要原因可能是三十年前唐山地震的后遗症,当时海城刚刚过去,地震预报还有一定市场

76年以后舆论就把唐山地震中犯的所有错误都推给四人帮,包括所谓的因为他们乱国所以没能预报地震

在讨伐四人帮的时候,前提也是先确证“地震能够预报”的,那么,三十年之后,一部分和四人帮没有区别的祸国者运用同样的逻辑当作自己的工具,也是理所当然了
a ()   发表于   2009-05-10 23:24:39

搞笑的是,汶川地震之后,国外所有的地震专家都一致表示地震是不可预报的

事实上人类历史上成功的地震预报也唯有海城那一次

我记得当时德国之声采访一个德国的地震专家,先问,地震能不能预报,那人说,不可能

再问,中国地震部门是否犯了什么错误,答曰,没有,他们做得很好,比如…,比如…

这时记者才觉得不对劲,问:你好象很了解他们呀?

那人说:当然,德中两国的地震学界已经合作十几年了

然后就没有下文了www
a ()   发表于   2009-05-10 23:19:18

主席:这里学术得让尔等不敢发言啦!不过,长久以来,终于又出现一篇我能看得懂的文章啦!忍不住发一下声音。
小D ()   发表于   2009-05-10 22:32:52

看到有一种说法汶川地震前就小震不断,可地震局说毫无征兆??
最近有官员出来说不应该追究建筑质量问题,
cjc123 ()   发表于   2009-05-10 19:31:27

有时人类为了避免小概率的极端事件发生,愿意付出极高的成本。美国人花了上万亿美元打了两场战争,死了4000多人,但最严重的911其实死亡也就3126人。如果从国内加强防范入手,不打战,相信恐怖分子也很难再造成比911更严重的后果。所以啊,在地震这种极端事件上,不要以为提前防范就没有成本,将全国有可能发生强烈地震的地区房屋,学校都搞成抗震的,成本可能上万亿,但再发生一次四川地震的可能性有多大,与投入的成本比划不划得来,很难说。假设抗震不是强制措施,住在地震带上的人愿意自己出钱加强抗震的有多少?相信大多数老百姓都不愿意多出钱来防范百年一遇的地震。如果钱是从国家税收出的,老百姓无关,大家就没有意见了。

当然,我知道生命的价值不能这么打算盘。我只是喜欢把事情分开来讨论,不代表我不赞成加强地震防范。
 回复 sonic 说:
政治问题是不大能用投入产出比来衡量的,出事了只会问责政治家该做的没做好。另外美国的这两场战争大概不大好算是“防范”了。
(2009-05-11 07:40:40)
sonic ()   发表于   2009-05-10 18:00:28

odu同学,做人要厚道啊。。。

其实就小概率事件做防范代价很大的,古时候大家就知道消遣杞人了啊。
 回复 dabenxiong 说:
对小概率事件的防范代价高——这也就是为什么对付游牧民族、游击战争、非国家行为体的恐怖袭击都很难打的原因,因为很难每次都弄清楚它发动袭击的时间、地点和方式。地震具有同样的特性,只不过破坏性更大,更具突然性。不过面对这类威胁,政府承担不起无动于衷的风险,即使代价大也必须建立起一个防范机制来。
(2009-05-10 17:28:48)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5-10 16:17:16

简单说,目前的技术手段预测地震,恐怕假阳性率和假阴性率都极高。假阳性,就是预报了地震结果不发生地震,如果按照这个预报来组织大迁移,恐怕成本和收益之比是我们无法接受的。

所以,最好的办法,不是预测什么时候会发生地震,而是把房子盖得结结实实的,地震来了也能抗过去;或者有良好的应急机制,即使有了损失,也能及时采取补救措施,把损失最小化。
 回复 崔略商 说:
这正是本文的主要观点:)
需要补充的是:常规的预防成本很高。如果时光倒流一年多前,汶川、北川等县很难获得中央及全国各地的成百上千亿援助来预防地震发生——就算大家知道小学校舍应加固,那这个钱从哪来呢?此外,防范地震还好,防范恐怖袭击的话还有巨大的社会心理成本,比如美国人觉得监视、审查等多了,引发对政府权力扩张的担忧,至少对生活不便啧有烦言。电影《护花倾情》里歌星在遇袭前,对保镖采取的安全防范极不耐烦,就是大众心情的缩影。
(2009-05-10 17:18:15)
崔略商 (http://cuilueshang.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5-10 15:43:39

维舟果然应该进真理部呢~ 玩笑;)
Q ()   发表于   2009-05-10 15:31:51

mujun很爱撒娇阿
odu ()   发表于   2009-05-10 15:29:35

想起高中里看罗斯福的传记和山本五十六的传记,分别看过中国人写的,美国人写的和日本人写的版本,关于突袭珍珠港的事情,角度、措辞和政治意义各不相同,尤其是关于突袭珍珠港,日军的情报是否已经被美军获得,而罗斯福是不是故意牺牲珍珠港为了唤醒美国人的危机意识,三位作者的观点正好体现三个国家的利益。
 回复 shelley 说:
这个例子很有趣。此外,不同思想的人对问题的反应和解答也不同,《国家的艺术》中就以著名的“公有地的悲剧”为例说:“当然,等级主义者从中得到的教训是,监督与规则有助于避免这种意外灾难,而个人主义者自然会要求将这片公用牧场私有化,平等主义者则要求将羊群集体化。”
(2009-05-10 17:11:07)
shelley ()   发表于   2009-05-10 14:04:06

这几天在看梁文道的<常识>,里面有几篇文章也是谈地震的,他的观点和你这里说的是相似的。我觉得你们说的对,建立灾难意识与防范措施更为重要。
tallqiao ()   发表于   2009-05-10 12:07:48

我无语了,blogbus什么网站啊,共 产 党都不让说了……
mujun ()   发表于   2009-05-10 10:16:27

  • 评论分页: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
  •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