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属性的信仰
时间:2009-05-16

电视剧《无悔追踪》讲的是这样一个故事:1949年解放初,公安肖大力怀疑邻居冯静波就是他所想要调查抓捕的潜伏特务,虽然多年里冯的表现看来始终无可挑剔,抓不到任何把柄。期间肖甚至因为研究潜伏的联络暗号而被打成特务,多难时刻冯伸出援手,两家儿女也感情甚好,但肖对冯始终抱有极深的怀疑,30年后要求正式立案调查冯,遭到嘲笑,而白发苍苍的冯静波最终自动承认了自己的确是特务。

这个故事令我感兴趣的地方在于:是什么力量使得一个人能坚持三十年如一日地怀疑另一个人?虽然在电视剧中肖大力是作为一个正面角色被塑造的,然而这只是因为他最终被证明是正确的,又是什么让他相信自己所抱持的信念是正确的呢?在这个信念背后其实隐藏着令人悚然的东西:如果坚持对一个人采取有罪推定,那么这种顽强的预设立场将使嫌疑人无论做什么都会难以摆脱怀疑。拉丁文中偏见的原意就是“事前的判断”:一个人就是他行动前的样子,不管他做什么都改变不了你原来对他的看法,而这种先入为主的判断事实上是每个人都难免的。如我们所知,这也是种族主义的本质。就像这个世界上仍有很多人心底里认为:日本人不管怎样,他到底是日本人——这里“日本人”一词可以置换为其他任何族群的称谓。

我们所抱有的坚定信念,常常会发展成这一类带有神秘属性的信仰。如列维-布留尔在《原始思维》中指出的,“经验特别无力反抗……神秘属性的信仰:永远能够在有利于这个信仰的意义上来解释任何事情。”这在原始部落中是极为常见的心理特征,假如一个人深信施巫术后自己能刀枪不入,当他受伤后不会因此就认为巫术无效,相反,他会首先去猜想有人暗中亵渎了灵物。一个法国人在西非阿散蒂人中旅行时,向一只鸟开枪没射中,周围的黑人立刻说那是一只打不死的神鸟;第二枪仍未射中,人群越发情绪高昂,可是……第三枪射中了,人群在一阵慌乱后迅速恢复平静,他们解释说,那只是因为他是白人,所以灵物的戒律暂时失效了。通过这样的解释,人们保护了自己所持有的神秘信仰。就像在《无悔追踪》中,尽管大量经验给出了反证,但这种理性的证据绝对无力对抗肖大力非理性的怀疑。

误以为经验能证伪和对抗这类神秘属性的信仰,是一些浅薄的无神论者经常抱有的观点。在他们看来,如果求雨而雨未至,或像西门豹一样把巫婆扔到河里去而没请来河伯,就能证明巫术或宗教的无效。但实际上正如德尔图良的名言所说的,许多时候“正是荒谬我才相信”。经验层面的失败常常非但不能破除迷信或宗教,有时相反极大地强化了它,这类例子在中外历史上都是不胜枚举的:

从汉魏南北朝至隋唐一千年里,国人深信炼丹能获长生,虽然事实上从未有人因此登仙,但炼丹术却并未在不断失败的实验中式微,相反愈加蓬勃,唐朝时烧炼之学臻于巅峰,术法之繁远迈前代。唐朝从太宗到僖宗,几乎每个皇帝都在炼丹,唐代帝王服丹药致死者有六人之多,王公大臣死于此难以计数,白居易讽刺韩愈这样有见识者也难免俗:“退之服硫磺,一病迄不愈”。为什么会这样?不仅是时代的“意见气候”使然,而且只要抱定某一信念,那么一旦实验失败,人们只会在经验层面上总结教训,而不会质疑整个信念体系。“他们不会认为不可能烧炼出仙丹,只会说其他人的烧炼方法是错的,照那种方法炼丹,一定会吃死人。所以失败的例子越多,越能证明唯有他自己的办法才能制出真丹。”(龚鹏程《道教新论》)因此,越是失败出错,越能坚定人们的信念:求仙是不易的,是一门需要极高智慧的“高科技”行业,也因此,得道就显得更珍贵了。

西方也一样,Keith Thomas在《巫术的兴衰》中指出,英国人在17世纪末之前都极端迷信占星术,“任何一个占星家的错误只会起到巩固整个体系之地位的作用,因为主顾的反应是转向另一个从业者,以获取更好的咨询意见,而占星家本人则重新检查他的计算,看看错在哪里。”塔西佗《编年史》中也辩解说,占星“预言之有时不能应验,乃是由于不老实的预言者乱讲他并不理解的东西,这样预言的信用就被玷污了。实际上,在古代遗迹现代,都有许多极突出的证据证明了预言的正确。”他说这话的原因之一是他本人就很相信星占学。相信鬼神、上帝、妖仙的存在都带有同样的特征,即其自我证实的特性,人们可以容忍每个挫折和失望而不丧失其信仰。如果我们觉得这可笑,那不妨想想自己对外星人和UFO的观念:虽然各国政府竭力辟谣,科学家迄无证据证实外星人存在,但仍有相当多人坚信外星人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我们计算有误、科技手段有限、政府隐瞒以及外星人不想直接骚扰地球人,我们才未能与它们面对面沟通。经验的证据(看不见外星人及缺乏确凿事实)决不能足以让人相信世上没有外星人和UFO,相反,他们深信已经看到了许多微妙的“痕迹”可以证实自己的看法是正确的。

这种证明自己信仰正确的痕迹和证据,基本上要找总是能找到的,在这方面人人都有很大的本事。我们所面对的世界充满着极多的信息,为了使自己获得一个坚定的立足点,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来筛选信息——在此过程中,我们特别容易采信与原本所持信念相类似的信息,因为这些我们“愿意相信”。云南通海县的卡卓语据戴庆厦等专家研究认定属彝语支,但操卡卓语的却是当地的蒙古族,在他们对蒙古的民族认同感支配下,人们不愿意认为自己讲的是一种接近彝语的语言,当有人提出卡卓语有蒙古语底层时,他们很快就接受这种错误见解。《天龙八部》第19回,阿朱编造了一个故事,故意将人们的想象力朝“姑苏慕容”的方向去引导,结果群雄人人都是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样子,在自作聪明中全被这个小姑娘给骗了。

神秘属性的信仰本身要求人们尽量去寻找和关注相关证据,既然这个预设的立场是不可更改的,那么现实就只有适应理论了。如果人们相信地球是方的或平的,他能找到大量证据——甚至比证明“地球是圆的”的证据还要多多了。金正日在大学时不相信朝鲜人是从经历了旧石器时代的邻国迁移而来,不相信“朝鲜民族是别人的后裔”,“断定朝鲜必定发现旧石器时代的文物,后来果然就发现了”(《真实的朝鲜》)。1930-50年代苏联人一度刻板地用马克思历史阶段分期来套用各族群的社会发展,竭力地从民族志资料中发现这些阶段的证据,使田野工作带上了严重倾向性。“他们几乎总能找到自己想寻找的证据,一位民族志学者甚至自创一个部族,因为理论要求有这么一个部族。”(《中国人类学逸史》)

更有甚者,当现实的经验与理念出现反差和背离时,人们的第一反应不会是去质疑自己信念的理论前提,而是去修正这个经验。二战中途岛战役前海图演习时,日本联合舰队沙盘推演的结果是“赤城”号航母被击沉,但日本海军参谋们却坚信它不可能被击沉,因此他们非但不设法补救,反而认为这是高估美国海军导致的演算错误,居然把演习结果推倒重来!史迪威上将曾直言不讳:“日本军队没有纠正错误的能力。”但实际上这事却并不像看上去显得那么荒谬,举例来说,假设现在有学者计算中国综合国力超过了美国,他的第一反应肯定是吃惊之下觉得自己的计算哪里出了问题,因为他的常识告诉他:美国才是世界第一大国,中国不可能在计算中排列第一,理论上这是现阶段不可能的事。在这种常识(爱因斯坦说:“常识,是18岁以前在头脑里沉淀下来的偏见。”)、信念、习俗、信仰等种种保守性质的观念力量下,一个人其实是极难去检讨和质疑自己理念的基本前提的。

当然有一些命题比较容易被证伪。艾森豪威尔时负责远东事务的第一任助理国务卿Robertson曾说:“像中|共这样邪恶的政权永远生产不出500万吨钢。”——现在中国年产钢已超过5亿吨,因此他这个能够被经验所推翻的理念就难以成立了,但如果命题具有较强的神秘属性就能很安全,因为它几乎无法被证伪,例如现在仍有很多人会说:“中国这样的邪恶政权永远做不到”民主之类的其他一些东西,它们就不像500万吨钢那么容易被证实或证伪。同样,“资本主义终将灭亡”这一命题也很难被其坚信者所放弃,因为除非到了世界末日,谁都不能说资本主义不会灭亡。正因此,“马克思主义社会工程的大规模实验的失败,似乎对真正激进的西欧知识分子没什么影响,尽管他们的数量也许减少了”(《现代性的五副面孔》)。

因此,卡尔·波普尔常说,我们总是从小错误中获得教训,但要从大错误中获得教训若非不可能也非常不容易。按我的理解,所谓小错误是一些经验层面的东西,而大错误则涉及信念的基本前提。例如炼丹吃死了人,道士第一反应肯定先是去寻找自然和技术方面的原因(成分、火候等是否弄错了),也足以让他在这些方面吸取教训,但如果要让他去考虑这是炼丹术整个信仰体系根本就是错误的,那是他极难接受的。非洲铁匠在铁器锻造出问题时就抱怨那是因为有女巫经过,这种巫术偏见会“使他不去考虑如何改正不足,而纠正不足乃是任何进步的首要条件。顽固的巫术带来的是停滞或退化”。即便在现代学术中,当碰到理论不符的状况时,大部分人也都不会迅速去质疑理论本身,因为用沐君同学的话说,即使在自然科学领域,证伪的可能性都非常低,因为我们没有办法通过理论来穷尽所有可能对最终结果产生影响的因素

因此,即使一种观念演变成了神秘属性的信仰(这是很容易的事,比如许多人坚信自己的恋人“永远都对自己好”),甚至看起来显得不理性和荒谬,但很难说信念的持有者就是愚蠢的,他们只是很难将自己的信念客体化对待——而这对任何人来说都不容易做到。而这种信念的冲突也正因为双方的难以调和,而最终变成“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的僵持局面。大概也因此,佛教中观派才主张一切事物都是名相,也就无所谓真实与虚妄,只有破除了执著名相的偏见,才能达到最高的真理。

事情也并未就此结束:独持一种与众不同的信念,固然会给人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如《无悔追踪》中的肖大力一样,30年里只有他一个人自始至终地坚持怀疑冯静波;然而这种坚持往往也给人以一种独特的自我认同,到他最终破执著后,如果不能在精神认识上更进一层,那也就泯然众人了。岩井俊二拍过一个短片《Arita》,广末凉子饰演的女主角有天分能看到一个特别的精灵Arita;但除她之外别人都看不到,渐渐地她对自己所见的信心也动摇了,最终失手烧死Arita,精灵从此消失,她也变成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女孩。这个寓言不也是所有人的困境吗?


  发表于  2009-05-16 21:53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当被问道如何才能成为一名成功的经济预测专家时,谢尔顿的一位同事说:很简单,就是要不停的做预测但不对这些预测做记录。他的意思是说,你总会预测对一次的,这样足可以让你名扬天下,但关键的技巧是,你必须对那些次数多得多的错误预测加以巧妙的掩盖。”

这段话和维舟的博文相映成趣。。与古老的占星术士一样,衣冠楚楚的经济学家同样也是在利用人们的恐惧和盲从心理赚钱。
 回复 Veniversum 说:
这里可能有一个区别:即经济学家是有意这么做的,而某些占星术士却是真诚地相信占星术是一门科学,而不是概率论意义上的骗术。
(2009-05-29 13:04:53)
Veniversum ()   发表于   2009-05-29 11:45:59

维舟 回复 如此而已 说:
我这里说中医类似萨满巫术并不隐含贬低它的价值判断(很多人用“巫术”、“迷信”的帽子来扣他所反对的东西,但巫术也是一个自足的系统),而是说两者在宇宙观上的亲近性。杜正胜说中医发展有巫医、道医、儒医三个阶段,而宋元明清的儒医本身其实就曾大力反对过早期中医中的巫术色彩,惟不能尽逐而已,像李时珍这样的大医学家也不能免。
==============
看来我还是读书太少,只是纯粹从直觉出发。@_@
不过,真的希望世界是可以被分类整理的,毕竟,人类唯一的骄傲就剩下理性了。
如此而已 ()   发表于   2009-05-26 10:30:59

但把中医等同于萨满巫术,我是不同意的。中医的奥妙在于对浸淫于传统社会中的人的价值观和生活环境、方式的透彻了解。自有其规律。而且在科学已经被唯一化被神化的今天,我宁可相信朴素一点直观一点的东西。说到底,宇宙是什么,生命是什么,谁又有评判对错的权力?
 回复 如此而已 说:
我这里说中医类似萨满巫术并不隐含贬低它的价值判断(很多人用“巫术”、“迷信”的帽子来扣他所反对的东西,但巫术也是一个自足的系统),而是说两者在宇宙观上的亲近性。杜正胜说中医发展有巫医、道医、儒医三个阶段,而宋元明清的儒医本身其实就曾大力反对过早期中医中的巫术色彩,惟不能尽逐而已,像李时珍这样的大医学家也不能免。
(2009-05-26 10:26:25)
如此而已 ()   发表于   2009-05-26 10:07:14

常识即偏见。其实大多数所谓知识也是一种偏见,深奥的偏见。
中医有被政治利用的一面,但中医乃中学之本,要把天人合一全盘推倒,不可能也没必要,看《豪森医生》,好的西医也懂得利用中医一些经验来完善补充,当然有体用之争,现在基本西为体,中为用,正如维舟所说,这是一个事实西方化的世界,但这并不能否认中医自有其价值。说中医纯是心理治疗是不确的,西医常治标而伤本,我身边就有很多例子。最终争执的双方都忘记了“医生的职责不过是帮助病人的本能。”中医也好,西医也罢,失去了对人的关注,只能沦为技术层面的妄谈。就好比我们的教育常忘记老师的主要职责不过是帮助学生产生思想,现代很多职业都有越俎代庖之嫌。
 回复 如此而已 说:
所言甚是,中医实际上是与一种中国式的宇宙观紧密相连的,中医的命运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中学的命运。中医在近代饱受攻击而居然能至今尚存,其中也总有一定原因。
现代医学(其实也就是西医)有其值得反思的地方,如你所言,有时过于从技术层面关注疾病本身。Robert Murphy在其《文化与社会人类学引论》中说:“萨满是最高意义上的总施法人,因为他治疗心灵的而不只是肉体的失调,实际他将两者合而为一。因此,现代医疗专家是治疗一种疾病,而萨满是治疗一个病人。”如果将中医也视为一种萨满巫术(中医在儒医、道医之前的最初阶段也是巫医),这句话是值得深思的。
(2009-05-26 09:23:06)
如此而已 ()   发表于   2009-05-26 08:34:06

忍不住想说地心番茄酱和维舟都很可爱。。。路过。
一一 ()   发表于   2009-05-22 20:18:39

sonic () 发表于 2009-05-19 23:42:31
……将无法证伪的理论同可以证明也可以证伪的现代医学等量齐观,因为中西医的观点大部分互相矛盾……

关于如何证明和证伪,能否说的更详细点。因为现代医学的证明和证伪其实大多数非生物专业的往往停留在基础研究的部分,而临床的情况往往是令基础研究者困惑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基础医学的人员不看病的原因。剥去了临床的中医好比剥皮的动物,惨不忍睹,大多数非医药人士探讨中医基本是在这个层面上进行的。而这已经是不是一个完全的科学层面了。

至于地心番茄酱学说,窃以为不该不严肃的考虑。只是考虑的重点是那番茄是什么品种的,那个国家选育的。武断的抛弃番茄酱学说是似乎是政治家的事情,想来SONIC并不是想讨论行政的问题。
 回复 花大熊 说:
围绕着中医的争执百余年来从未停息,它实际上成了一面镜子或酸碱试纸,反映出人们自身的基本立场——常常是政治立场或意识形态信仰,例如相信启蒙进步的人一般来说最憎恨中医。
地心番茄酱说被你这一说……实在是令人喷饭,请原谅我对这个问题严肃不起来……
(2009-05-22 11:36:47)
花大熊 ()   发表于   2009-05-22 10:11:13

维周就猛虎组织覆灭写一篇吧
 回复 lll 说:
我对斯里兰卡近现代史的了解还不如对其古代史的了解多,无甚新意可言,还是免了吧。
(2009-05-22 08:27:12)
lll ()   发表于   2009-05-21 21:58:27

民主 ≠ 欧美现行的政治制度

如果是指欧美现行的政治制度,那中国也许的确永远不可能实现

不实现就不实现吧,那也没什么关系
Mr.Outside ()   发表于   2009-05-21 21:19:34

关于党和民主的例子举得有些粗糙,虽然民主本身是个很飘渺的东西,但其核心理念“人民主权”却是被充分论述的。

尽管“人民”同样是个很麻烦的概念,但有一点总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党绝对不等于人民,而只能算是人民的一部分。

基于民主由人民建成的基本论断,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推论,即民主应是一个社会全员妥协的结果。

既然如此,那么指望某个党自己去实现民主无异于要求一个人拽住自己的头发把自己拉起来,强人所难也至为荒谬。

若把例子改成“我深信中国永远不可能实现民主”则较为恰当,那些认为中国文化里没有民主基因,而倡导引入基督教的人不正是如此么。
Veniversum ()   发表于   2009-05-21 16:15:58

潜伏看完了,我就觉得底下党承担的压力很大,30年还是小心翼翼,可悲
嘉样年华 (http://xujia2088.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5-21 06:16:59

<影响力>这本书里专门提到人的心理对神秘信仰的需求.我忘了具体怎么说得了,得查一下再回给你.
ann ()   发表于   2009-05-20 19:17:29

说起巫术,我倒觉得经济学更像一种巫术,他还公然宣称有一只“看不见的手”。。。
 回复 gone 说:
哈哈,Adam Smith要知道被你说成这样,在棺材里也睡不好了……
(2009-05-20 19:55:34)
gone ()   发表于   2009-05-20 12:47:11

这电视剧我大约是初一时看的,看完之后很迷惑:一个三十年都没干什么的特务,算不算是一个吊儿郎当而失职的特务?一个失职的特务,还算是特务吗?
后来才知道,原来这就是所谓意识形态、阶级斗争。
viennavirus (http://they.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5-20 00:53:09

维舟 回复 sonic 说:
那么,你的观点(中医和巫术差不多、政府出于政治目的利用中医)又算不算一种预设立场的判断,而近于“神秘属性的信仰”呢?

我当然有预设科学这个立场,从科学这种“神秘信仰”的立场来看,中医肯定是归于巫术的。至于是不是我们的经验还不能认识中医,我觉得这个哲学家可以探讨,但我们要搞清楚中医是实用技术,对它的认识会决定实际的治疗过程,这时不应该用研究文化、宗教的方法,将无法证伪的理论同可以证明也可以证伪的现代医学等量齐观,因为中西医的观点大部分互相矛盾,我们没有办法将这种“信仰”留待后世解决,从经验主义出发才是最稳妥的。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我对科学这种信仰的态度:假设某人提出一种地心理论,说地心物质是由番茄酱构成,我们是否应该严肃考虑他的观点?因为地心的物质构成是不能直接证明的,不管你是说重金属,等离子,还是番茄酱,都无法证明,理论上可以证伪,但目前没有办法直接取得地心物质。所以我的观点是应该武断的忽略这种理论。虽然没人能够驳倒这种理论,但认真考虑地心果酱学说只会浪费我的时间。
 回复 sonic 说:
“地心是番茄酱构成的”这一说法很有创意啊,哈哈,我很喜欢。
人类学家Morton Fried曾说过:“你不可能根除一个坏的观念。”比如种族主义虽然大部分人觉得荒谬,但每隔一段时间它总能死而复生,所以完全驳倒某一理论基本是不可能的,这其中当然也有我文中所说的这种顽强心理存在。关于中医(它自近代以来就成为许多启蒙主义者最钟爱的靶子了)的争论已很久,不过就像对巫术、缠足之类现在被污名化的东西一样,我的兴趣不在于谴责和反对它们,而在于理解它们。
(2009-05-20 09:10:39)
sonic ()   发表于   2009-05-19 23:42:31

如果哈利波特或者随便哪个巫师能够教会大家骑扫帚,那么人们也会接受魔法——那只是另一种神秘罢了。但我并不认为这个过程意味着经验的地盘扩大了

经验的地盘明显扩大了嘛。这跟在手机上按几个键就可以跟远方的人通话,不是一样性质的事情嘛。相关性也是经验,不一定非要搞清因果。
 回复 dabenxiong 说:
打电话的确很像魔法巫术,哈哈,现在连隐身衣都发明了。
(2009-05-19 11:06:50)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5-19 10:08:21

他们很少会质疑一个基本前提:那就是“只要方法正确,炼出让人长生不老的丹药是可能的”,我说的神秘属性的信仰就是指此而言。

在我看来这个论断具有十足的科学精神嘛。:)

看来主要的问题是“神秘属性”是什么意思了。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5-19 10:01:42

“他们不会认为不可能烧炼出仙丹,只会说其他人的烧炼方法是错的,照那种方法炼丹,一定会吃死人。

这也是一条科学知识啊,至少知道了一种失败的方法。只要使用了科学的方法论,持之以恒的实验,记录,总结,就能导致知识的增长,至于搞得人信不信长生不老,其实是无关紧要的。

神秘主义和科学的区别是:同样求雨雨未至,科学的解释是:啊,这种求的方法无效;神秘主义的结论:啊,神太伟大了,不是我等渺小人类可以理解的。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5-19 09:52:25

维舟 回复 dabenxiong 说:
问题是就算没有女巫经过,铁匠失败的话也会说那是女巫悄悄动了什么手脚,或者部落里谁没有遵守禁忌之类,要找理由嘛人人都有很大的本事。

找理由固然容易,但是理由找出来之后,还是很容易用科学的方法加以验证。当然前提是你不能每次都找一个新的理由。

我想我主要的意思是:科学体系并不是一个信念,而是一个方法论。炼丹和星占还是有科学的方法论在里面的。事实上现代物理和化学也正是从炼金术和占星术里面发展出来的嘛。
 回复 dabenxiong 说:
炼丹和星占中有科学的方法论那是事实,如果丹药吃死了人,术士在检验错误时也肯定会去验证哪里出了问题,剂量、火候、成分、烧炼过程是不是有问题,这的确是很容易用科学方法验证的,但我的意思是:他们很少会质疑一个基本前提:那就是“只要方法正确,炼出让人长生不老的丹药是可能的”,我说的神秘属性的信仰就是指此而言。
(2009-05-19 09:49:24)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5-19 09:37:02

虽然经过了人们几十年的努力,但中医仍旧无法以科学的方法整理归纳,也就是说中医仍旧是一种“神秘”

中医本质上是心理治疗,拿药物学双盲法去研究是方法论错误,要研究也该是用心理学方法。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5-19 08:41:02

因为用沐君同学的话说,“即使在自然科学领域,证伪的可能性都非常低,因为我们没有办法通过理论来穷尽所有可能对最终结果产生影响的因素”。

维舟又贡献了一个reference啊,申请EB1或者NIW用得上,呵呵。

这个貌似主要是实验设计问题。控制住变量没那么难,然后就是统计学的事情了。比如虽然我不知道所有影响炼铁成功率的变量,但是用统计方法是很容易得出跟女巫路过无关的结论的。当然严格的写起来会是:给定5%的置信概率,可以拒绝如下假设,女巫路过跟炼铁成功存在显著的相关性。
 回复 dabenxiong 说:
问题是就算没有女巫经过,铁匠失败的话也会说那是女巫悄悄动了什么手脚,或者部落里谁没有遵守禁忌之类,要找理由嘛人人都有很大的本事。
(2009-05-19 09:19:18)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5-19 08:29:32

以可知对抗不可知(神秘),往往得出人类渺小的结论。

有一个经典的理论证明上帝(最大的神秘)是存在的,“上帝如同火炉,只有接近他才能感到温暖 ”,面对无信者的诘问时这个理论的防御堪称铜墙铁壁。但真正有意思的问题是当我们认为自己'知道'“明白”“能够”时,那是否一种傲慢?当人类文明“知” 的积累经历了数千年的漫长岁月时,人们很容易想象自身与“全知”无比接近而不肯承认与“无知”更近一步,或许现代文明的浮躁正源自对“知”的傲慢,正如在古老的哲学中人们认为智者应该永远了解自身的无知(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一无所知),而真正全知的永远只有上帝(但他永远和我们保持距离)。

以经验对抗神秘,如同Gordium的绳结,如果你能够解开他似乎就能够掌握真理,得到世界——但其实那都是虚妄的。“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科学主义者的痛苦——但以科学解释一切本身也可能是个先验的幻想,因为当人对科学抱持这样的信心时,那本身已经是一种信仰。

虽然经过了人们几十年的努力,但中医仍旧无法以科学的方法整理归纳,也就是说中医仍旧是一种“神秘”,但功利主义者(包括刻板的德国人,德国在推行这种成本相对低廉的替代性医疗以充实他们的医疗保障体系)纷纷表示他们愿意接受,因为就结果而言他是确实有效的。如果哈利波特或者随便哪个巫师能够教会大家骑扫帚,那么人们也会接受魔法——那只是另一种神秘罢了。但我并不认为这个过程意味着经验的地盘扩大了(或与之相反),神秘并非经验暂时未能征服的蛮荒之地,事实上他们根本没有国界,因为无论神秘亦或经验其实都植根于理性。
 回复 子宇 说:
这也就是五百年前Nicolas de Cusa在其名著De Docta Ignorantia中所说的“博识的无知”:相对的、复杂的以及有限的知识无法把握简单的、无限的真理。在他看来,既然一切科学都是猜想并奠基于经验,所以人不可能认识上帝。
当然我写这篇的本意不在讨论神学,而是有时觉得人性中的这种固执既可敬又可悲,虽然有时对不理解它的人来说显得可笑。你最后一段写得很好,唯一我持保留立场的是:我觉得用科学的方法来整理归纳中医,本身就是一件有争议的事。
(2009-05-19 09:17:03)
子宇 ()   发表于   2009-05-18 23:01:36

不是主观怀疑,而是他的老上级给了他这个任务要他一定要找出这个特务,然后确实有蛛丝马迹指向冯静波就是该特务,所以老肖才追踪了这么多年
无悔追踪 ()   发表于   2009-05-18 21:52:45

中医也可以归于神秘属性,和占星,炼丹本质上区别不大。其顽固存在与现代医学的发展格格不入。而现在的年轻人对其持否定态度的也是极少数(本人算一个)。其实要证伪中医真的只要高中文化水平就可以了,只是传统和民族自豪感混在一起,政府都想利用,而不愿惹事。
 回复 sonic 说:
那么,你的观点(中医和巫术差不多、政府出于政治目的利用中医)又算不算一种预设立场的判断,而近于“神秘属性的信仰”呢?
(2009-05-18 20:38:43)
sonic ()   发表于   2009-05-18 20:02:31

中观派的修为事实上少有人达到,绝大多数人没有能力放弃对名相的执着,因此,现实中对世界的思考越深入,对世界的认识越虚无,真善美是不存在的,只有神秘的信仰、固执的信念和他们之间的搏杀或者妥协。读维舟的文章多有同感,那么虚无化的倾向不知道维舟有没有?
 回复 鸾繁树 说:
我有时会感觉各种纷争殊属无谓,的确略感空无。不过我对佛学连初窥门径也谈不上,不敢多予置喙。
(2009-05-17 21:36:42)
鸾繁树 ()   发表于   2009-05-17 17:03:37

那么,信仰/信念是怎么样主体化的?还是它本身是由主体生成?还是因为它本身就是“非客体化”的东西?
dt (http://ourpeninsula.com)   发表于   2009-05-17 10:19:12

说到思维的缺陷, 其实中文中“真理”一词就是现代中文思维中的一个什么也不能特指的谬误: "真” 是 truth, “理”是 value. 1+1 = 2, 这是truth, 不是value。 同样, 实行什么样的主义和制度是value, 而不是truth。 “真”是可以证伪的,和权力与习俗无关, 不对就是不对, 没有异议。 而“理”是以权力和习俗 为基础的, 违背了“理”有时是要被杀头的, 为了“理”,掌握话语权的人或集团常常会不惜发动战争或政治整肃运动以清洗对手。把“真”和“理"组成中文思维中的一个很重要的元素, 就像把“石头”和“社会”组成一个词比如“石社”一样地荒谬, 是一个什么都不能特指的谬误。 而用这样的语言元素演绎出来的思维, 可想而知, 很多时候是多么地谬误,这样的谬误几乎贯穿了1919年到现在的主要的权力语言和理论, 其间所产生的诸多谬误也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a.hometown ()   发表于   2009-05-17 08:56:39

1. 2008年中国粗钢产量为5.02亿吨, 同年全球粗钢产量为13.297亿吨。

2.这个命题可能涉及到人类思维的某种基本缺陷, 可能与哥德尔 (Kurt Godel) 的两个不完备定理有关, 与“我在说谎”这样的悖论有关。
 回复 a.hometown 说:
谢谢,已改了。
(2009-05-17 21:33:33)
a.hometown ()   发表于   2009-05-17 08:03:41

你的这种解释方法本身就够诡异的了。
odu ()   发表于   2009-05-17 07:33:53

嗯,每个人的视角都有所不同啊。由个人想象力塑造的真实。

莱昂纳多·达·芬奇,就曾自己发展出一套宗教来。但已经失传了。
odu ()   发表于   2009-05-17 07:28:09

信仰或者信念,有不带神秘属性的吗?
tallqiao ()   发表于   2009-05-17 00:54:20

  • 评论分页: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
  •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