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最好的二战战史
时间:2009-06-09


《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史》
[英]利德-哈特 著,钮先钟 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3月第一版

和三国一样,二战也将是永恒的:每一代人都在不断回忆、复述、重构、再阐释那一段历史。事实上,有关这一场空前(所有人都希望它也是绝后的)大战的书籍和影像资料,早已到了穷尽一个人的一生也读不完的程度。即使我们只关注这一悲剧最核心的冲突形式:战争,相关的书籍也已汗牛充栋。如果只能读一本二战战史的书,那么本书不失为最佳选择之一——我们甚至可以把“之一”去掉。

二战战史并不等同于二战史。二战史包含了那一历史时期的所有人类活动,战争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尤其关键的是要追溯战争策源地的形成。二战战史则相当不同,其叙述焦点不是政治而是军事,通过再现战争进程来分析判定每一场战役的胜负因素及其在军事上的后果。因此,二战史通常至少要从德国在一战后的屈辱和挫折说起,而二战战史,则犹如本书所做的这样,是从二战正式爆发开始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写二战战史更简单——事实上这是一项不值得羡慕的任务。利德-哈特在二战结束之后不久的1947年就开始动笔,直到23年之后才将本书写完定稿。要简洁清晰地叙述一场战争,并不比谋划和指挥一场战争更轻松:战场上发生的事千头万绪、极富动态变化、充满对抗的张力和各类冲突,没有对这些因素的全面把握和深刻理解,是根本不可能写出一本好的战争史的。

难得的是,利德-哈特不仅作为军人具备一个军事战略家的眼光和洞察,而且还有良史的素养和极好的语言能力。全书按战争进程编年叙述,流畅而富有节奏感,对参战各国的大战略以及政治家和将领,常常在不动声色之中寥寥几笔而能击中要害。不论是希特勒的固执、古德里安和隆美尔的大胆猛进、蒙哥马利的骄傲夸张,还是苏军战士的顽强耐劳,均能予人以深刻的印象——这才是活生生的人的历史,而不是对战争就事论事的机械记录。

本着一个军人的职业道德感,即使是敌对的德日意轴心国将领,他也并不因人废言或将之脸谱化或丑化,因为他心目中的战争史不是战胜者对战败者的羞辱。虽然世人眼中纳粹德军似乎都是张狂而极富侵略性的,但即使他们是疯子,却并不是傻子;他冷静地意识到希特勒及其德军将领在进行军事冒险时,其实是极端慎重乃至深感焦虑的。而且,虽然轴心国意欲征服世界的政治野心堪称邪恶,但无可否认二战初期的许多重大军事变革是发生在德日,而非同盟国内部,他坦率承认德军的一些将领在军事素养上是值得尊敬的敌人。

与之形成对比的则是同盟国在大战略上的失败——正因此才造成了战争初期的溃败。他的批评是克制但不失严厉的。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在英法两国的政策中有一个基本弱点,那就是它们对于战略因素缺乏了解。”在他看来英法对波兰迟到的保证反而加快了二战的爆发,因为它既刺激了希特勒,又使得顽固的波兰人更不愿向德国让步,结果使得冲突升级。他也多次批评波兰和法国的军事指挥官死守着落后的观念,这种致命的心理定势使他们根本未能充分意识到现代机械化作战的重要性,以至于在德国的闪电战之下一溃千里,几乎亡国灭种。而在诺曼底登陆后盟军又不敢迅速利用和扩大战果,结果延误战机。

这也是最值得我们后人深思的地方:在千钧一发的战争中,如何作出正确的决断是一件极端重要的事,而决策者却经常由于顽固相信某些教条而丧失机遇,致使数十万大军灰飞烟灭。这其中最具讽刺意味的要数希特勒:他对“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御”、“每个人都应站在原地死战到底”之类的军事信仰贯彻到了极其疯狂的程度,最终物极必反,使德国人丧失了认真作抵抗的一次又一次机会,这种完全不顾现实的教条主义使得士气低落,整个下级干部的行动完全瘫痪。希特勒在战争后期甚至根本无视现实,拒绝相信苏联军事力量增强的情报;当隆美尔提出最明智的办法就是撤出北非时,希特勒大怒,拒绝听他所作的任何进一步解释。正如西谚所说的:“上帝欲让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令人略感遗憾的是:这毕竟是写于冷战最“冷”年代的一本著作,作者显然无意彰显苏联在击败轴心国进程的贡献。除了朱可夫以外他极少谈到其他苏军将领,并将德军在苏联的失败主要归功于一些客观的或技术的因素而非人的主动性:例如苏联的地理交通、严酷的冬季、德军坦克多车轮式而非履带式、以及苏联的“传统落后情况”。用他的话说,“在苏联决定胜负的因素,战略和战术尚在其次,最主要的却是空间、后勤和机械”。这就潜在贬低了苏军事实上的技术发展、军事指挥能力、动员能力以及战士的素质。

纳粹德国的失败,无疑和拿破仑一样,主要是在俄国。二战时德国设置有三军统帅部(OKW)和陆军总部(OKH),其中后者专司东线对苏作战,其总司令由希特勒自兼,OKW则负责其他所有战场,对东线战场之极端重视由此可见。德国陆军参谋总长哈尔德为倾全力进攻苏联,对任何海外行动都一律限制,因此才极少支援北非战场的隆美尔。但在本书中,1942-44年苏联战场的篇幅仅及同期北非战场的一半。原因无他,只因北非当时是英军的主要战场。

因此,在这些地方就显露出它毕竟是一本英国人写的二战战史。对作者而言,北非战场似乎比东线战场还重要;二战是从1939年开始的,而日本则是1941年才卷入进来的——虽然那时中国人已经抵抗日军四年半之久了。书中也没有一笔提到中国战场或任何一位中国将领,虽然在缅甸战场提到了中国军队。的确中国战场没有大规模整建制地歼灭师团一级的日军部队,但不可否认,正是由于中国拖住了日军,才使得击败日本成为可能:1943年太平洋战争最高潮的时候,日军在南太平洋仅有6个师,而此刻深陷在“中国泥潭”中却有41个师之多,一如作者也意识到的,“在陆军方面,日本人的弱点并非在数量方面,而是在分布方面”。越战中曾有一位美军指挥官说:“我们没有输过任何一次战斗。”但美国还是输了越战。这难道不正是重新考虑中国在二战贡献时必须注意到的吗?

载2009-5-17《南方都市报》,略有删节
--------------------------------------------------------------------------
校译:译者钮先钟翻译了许多军事史和军事思想史,以他的水准,实际上以下小疵出现也是不应该的:
P194:“正像1904年的往例一样:日本人先攻击旅顺港,然后才对苏联宣战”:按原文这里“苏联”当系Russia,然而1904年苏联尚未成立,应作“俄国”
P571/578:“大君主作战”;P576:“大君主”:按都当作“霸王”,北非登陆作战代号Operation Overlord通译“霸王作战”,书中不少处都译作“霸王”,不知为何前后不一
P559:“这也就是1914年红军首次获得胜利而终于遭到惨败的场所。”译注:此处指坦嫩堡会战而言:按此处原文当是Russian Army,即“俄军”,1914年苏联及红军都还不存在。


  发表于  2009-06-09 22:09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动荡的年代也离我们远去了。
rainday615 (http://space.scol.com.cn/yepianpian)   发表于   2009-10-11 00:06:00

好久没在你的博客里出现了。

近来闲得慌开始翻译一本关于二战的通俗读物。

名字叫《军事统帅希特勒》。我把第一章放在天涯的近代风云栏目下。从6月8号到现在有一千三百多点击。就是没什么人回帖。

急需捧场!!

链接如下: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5/1/137440.shtml

谢谢啦!
 回复 Morris 说:
呵呵,morris兄难得做广告,一定捧场。我可真羡慕你的“闲得发慌”啊,我的工作常常是忙到发慌。
(2009-06-18 11:22:06)
Morris ()   发表于   2009-06-18 10:33:08

翻译书译名不统一实在太容易发生了。尤其像二战史书,地名、人名、部队名、行动名、会议名数不胜数,而且各国的都有,在国内大多也没有太通用的译法,要做到全部译名统一可能会是一个巨大的工作量。
避免此类情况的唯一办法是边翻译边做译名表。但对翻译者而言可能很难同时做这两件事。
 回复 路上有惊慌 说:
专名的译法的确非常辛苦,所以我也觉得不必苛责,只是最好有人帮忙审校一下。像本书已是二十多年来第三次重印,不知为什么几处小疵一直未更正。
(2009-06-15 21:34:47)
路上有惊慌 ()   发表于   2009-06-15 15:46:48

中国实在是不能算什么泥潭的,因为除了满洲(当时也不算中国)以外没啥日人重视的战略资源,所以治安好些坏些日人是不大care的,太平洋战争的时候,说调出去也就调出去了,根本拖不住啊。
 回复 dabenxiong 说:
那美军在越南、伊拉克、阿富汗也是说调出去就调出去了。的确1943年后日本在华师团数有所减少,罗斯福对中国战场未能牵制更多日军也颇有失望,但我这里本意是说:如果日军当初不在满洲以外的中国大陆投放兵力,它可能更难对付。
(2009-06-13 09:22:55)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6-13 03:14:50

应该说是欧洲战场史更恰当,因为他对亚太战场着墨过少
富勒的西洋世界军事史下卷有相当篇幅属于二战,其实也非常好

坦嫩堡会战,大陆一般翻译为坦能堡
霸王作战,有翻译成大君主、霸主,甚至还有独裁者等等的。书的作者,大陆一般叫利德尔-哈特,港臺叫李德哈特,这个利德-哈特好像折衷。
 回复 路过 说:
Operation Overlord翻译成“霸王作战”还是别的什么(“独裁者”这一译法真没见过)其实都不要紧,但不要同一本书里前后不一。
(2009-06-12 19:34:39)
路过 ()   发表于   2009-06-12 18:37:46

日本在中国战场犯下的战略失误就是没有清醒的对中日两国的地位作出判断,或者因判断出中国的国力将越来越盛而冒险及早发动战争。

日本不具备这样一个条件:即当时的地区次大国中国无论如何也不能承担因与其作战带带来的风险。

而日本却错误的高估了自己,以为中国无法承担与其作战的损失,或者能够快速击败中国。实际情况是,日本根本不具备这样的综合国力,也就是说,日本很难取得东亚的绝对的、毫无争议和抵抗的霸主地位。

而另一方面,日本也许认识到如果不及早寻衅滋事,国民政府的反侵略能力会越来越强。
 回复 言永 说:
石原莞尔的一些判断还是不错的,但日本之所以上了这个战争轨道,是有着很深刻原因的。一战后东亚形势由列强的动态均衡转变为日美竞逐,日本势力大为膨胀,到最后实在收煞不住,就算有一二人能看出形势,也无力纠正,只能任由车轮前行,只有毁灭才能让日本战车停下来。
(2009-06-12 19:31:50)
言永 ()   发表于   2009-06-12 15:27:27

“中国泥潭”显然不能算关东军啊。不过再怎么讲游击战也是当时中国唯一可取的战略战术:不同意的看看萨达姆的共和国卫队就好了。
 回复 dabenxiong 说:
“中国泥潭”可说是20世纪一系列“泥潭”的原型——之后还有著名的越战泥潭、法国在阿尔及利亚、阿富汗(苏联和美国)、以及现在美军在伊拉克,这些泥潭的共同点就是当地如果采取正规作战绝对没有取胜的可能,广泛的游击战是低成本而又令入侵强国最头痛的作战方式。
(2009-06-12 09:26:09)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6-12 06:59:25

其实北非跟朝鲜蛮像的,在条形的土地上拼后勤,战场正面都很窄。
 回复 dabenxiong 说:
但朝鲜地形多山,不适合大规模坦克战正面扇形展开,这点就不像北非沙漠和东欧平原那么适宜于大规模骑兵作战或坦克战了。适合坦克战的地形通常都是易攻难守的,所以隆美尔这样的进攻性将领易于取胜。
(2009-06-12 09:22:11)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6-12 06:53:03

古德里安、隆美尔要搁在盟军里估计就混成利得而哈特了。

另外灵魂附体的应该是阿兰图灵,而不是蒙哥马利。
 回复 dabenxiong 说:
呵呵,也未必一定是利德-哈特,说不定是戴高乐。
(2009-06-12 09:19:06)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6-12 05:30:53

抗日战争日本人一般叫作日中战争,而且日本人通常只说日中战争“终战”而不说“战败”。大约在日本人看来这场战争是败于另一场战争(日苏、日美),而他们在中国战场上从未失败。利德-哈特或许觉得中国是跟着同盟混到了最后,毕竟无论国共都没能在对日战场上获得一场足够份量的胜利。

虽然现在军事史家一般乐意承认中国在二战中为拖住日本主力而做出的贡献,但在这其中中国的形象一贯是柔弱而需要被保护,等待人拯救的。我想这直接导致了在利德-哈特所著的二战史里中国的缺席。
 回复 子宇 说:
日本在二战中设定了三个根本不可能同时完成的目标:遏阻苏联、击退美国、部分或全部征服中国。日本人未能意识到在中国战场的失败,恰恰表明他们对这场战争的认识还不够深入,除了在太平洋战争误判美国之外,日本在中国战场犯下的战略失误比其他战场都要多得多。
(2009-06-12 09:18:33)
子宇 ()   发表于   2009-06-11 19:53:19

是吗??
桂林酒店 (http://www.98df.com)   发表于   2009-06-11 17:54:40

我小时候看一些其他战争书,知道利德尔·哈特对装甲部队的使用及战史领域建树甚高,这本书前几天入手,还没来得及看,我个人是很期待的。我倒是希望在此书篇幅巨大的北非战场描述中看到一些东西,毕竟苏德战场尺度大、对阵双方的部队总规模远远超过北非战场。恰恰是作战区域仅为北非地中海沿岸一个狭长窄条及少部分内陆沙漠区域的北非战场,很多战斗当中一门88mm对空炮就能左右战局的,众多装备较差、斗志颓废的意大利部队参加战斗,动辄要通过小股装甲纵队之间互相倒汽油才能前进的作战背景,才让人看起来更加津津有味。当然,这也可能是出于我个人的偏好吧。
 回复 lisbon 说:
那你会满足的,这本书叙述北非战场的篇幅超过任何一个其他战场,原因可能有三:作者是英国人、他喜欢坦克战、他欣赏隆美尔。
(2009-06-11 15:44:18)
lisbon ()   发表于   2009-06-11 14:25:47

这应该记录了最真实的,值得我们去看啊
看电影网 (http://www.12622.net.cn)   发表于   2009-06-11 10:21:17

有钞票才是王道,蒙哥马利如果没有大量的后勤支持,怎么搞的定隆美尔
洒水车 (http://www.zhuanyongche.cn/cp1.html)   发表于   2009-06-11 10:00:40

没看过二战史,只记得蒙哥马利的传记开始把他写得很神,特别是在埃及有如神灵附体,没头没脑的就决定不撤退了,最后还大败隆美尔。在欧洲战场就看出来他不行了,大的作战都不顺利,最终跟着美国人混到了胜利。
 回复 soso 说:
蒙哥马利说实在的和德苏美的一些顶尖陆军将领比只能算中人之资,只不过当时英国实在抬不出什么英雄榜样来振奋人心罢了。利德-哈特笔下常常似乎恨不得古德里安、隆美尔是盟军的将领。
(2009-06-11 09:05:54)
soso ()   发表于   2009-06-11 02:43:27

戴安澜也是革命烈士,国粉还是歇了吧。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6-11 01:23:06

确实战史比政治史更专门化,之前阅读《世界军事历史全书》对中国战场抗日的过程提及稍多,但对于完整的中国抗日战争史,国内有谁真正努力的去做过,而对于老外来说,了解中国的渠道还更需要将中国战史翻译至英文,何尝是个简单工作?

可以说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对于抗日战争史基本上处于一种偏见,即认为抗日的主体是中共而非国民政府,国民政府的所有努力和策略都不值一提,完全是不应该的。这也是一个甲子以来中共的宣传策略所至,何时能让真正的抗战史出现,我觉得至少还要一个甲子吧。可惜那时候即使最年轻的抗日军民也无法亲身来表述其中的惨烈和委屈了。

据我说知,抗战时中国军人的抵抗牺牲的数量几乎是日本的十余倍,其伤亡人数估算是400万人以上,但是他们何曾被称为烈士,其家属何曾得到基本的补恤,这些英灵何曾受过祭拜,更为痛心的是居然没有一部史册能记载这些英勇的亡魂。
 回复 andychen 说:
利德-哈特看轻中国市场并不是因为材料多少的问题,而是因为他对二战时陆战的视角受到自己坦克战理论的很大影响,似乎只有机械装甲对决的决战才是陆战。
至于抗日时国共贡献之争,实在吵太久了,也不要因为不喜欢中|共的论述就太拔高国民政府,国民政府也有严重战略失误:未能在敌后组织起一个广泛的地下抵抗运动。如果中国面积像法国那么大,估计早就亡国了——所以戴高乐及其支持者也倾向于拔高“自由法国”的抵抗运动而贬低第三共和国达拉第政府,这并不奇怪。
(2009-06-11 08:59:22)
andychen ()   发表于   2009-06-11 00:24:06

这书到现在才译出来?我怎么觉得80年代就看到过类似的东东?
我之前看的是2002年8月上海人民出版社版的,更早的没见过,这
++++++++++++++++++++++++
这本书确实有旧译本,我本科时在山东大学图书馆借过。
刚才又查了一下。作者名字翻作利德尔-哈特。分上下两册分别出版于78年和80年。是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的。翻译责任者分别为上海市政协编译工作委员会 和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翻译组 。
魏博遗民 ()   发表于   2009-06-10 18:36:17

《剑与笔——世界最伟大的军事名著文摘》当年曾经在大学的图书馆读过,是很有趣的书,遗憾的是当年读书不细,而如今此书却已经遍寻不到了
子宇 ()   发表于   2009-06-10 14:40:45

我有这套书80年代的版本,读过这本书的译者钮先钟的多本书,他还是非常推崇利德哈特的
cebros ()   发表于   2009-06-10 12:45:02

这篇看完就像看了部大片
评论部分也非常man啊
jinying ()   发表于   2009-06-10 10:50:38

所以还是希望西方史学家的视野能够更广阔一点,二战毕竟是全人类的战争,苏德战场、东亚战场、太平洋战场都比北非战场更具战略意义。
言永 ()   发表于   2009-06-10 10:13:52

战争史方面,个人最喜欢的还是这本《武器和战争的演变》

http://www.shuku.net/novels/wars/wqhzzdyb/wqhzzdyb.html

人类的作战样式,说穿了跟猴子没什么两样,洲际导弹不过是升级版的投石器罢了。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6-10 02:16:26

最近在玩全面战争系列,感觉哪怕是在命令可以准确无误地下到连级单位的情况下,在运动中保持协同也很不容易啊,相比之下依靠地形打伏击就容易得多北非功略就只能对着一望无际的大沙漠和努比亚骑兵泪流满面。到最后只能学美军,靠巨大的物质优势推倒电脑~~~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6-10 01:40:29

这书到现在才译出来?我怎么觉得80年代就看到过类似的东东?

作为英国人和装甲车的铁杆粉丝,太平洋战争部分应该不会太强吧?
 回复 dabenxiong 说:
我之前看的是2002年8月上海人民出版社版的,更早的没见过,这次是重印——可惜的是其中这两三处小错误也一并重印了。你说的没错,利德-哈特偏重陆军,又常自感在英国怀才不遇,喜欢说德国人和以色列人是自己最好的学生,在本书中也是对古德里安和隆美尔大为赞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