憎恨思考的时代
时间:2006-12-18

朋友说了一件令她啼笑皆非的事。她发现下属把“不胜感激”写成了“不甚感激”,当她指出这一点时,对方却坚持认为自己的写法是对的。她又好气又好笑,说:“我中小学可做了12年语文课代表呢……”对方怪笑了一声:“那是什么可怕的title?”

她自己也只比那孩子大四五岁,现在却一下感觉有了代沟,“按说也都是大学本科毕业,怎么现在80年代的孩子中文水平这么差呢?”她说的倒使我想起另一个故事:前年歪歪大学同学聚会,座中不知谁说起《西游记》的作者是吴承恩,不料立刻遭来几个同学的讪笑:“《西游记》的作者是罗贯中!”一来二去,此人也晕了,开始动摇:“真的是罗贯中吗?”事后歪歪摇头笑着说:“说起来还是名牌大学,毕业三四年连四大名著的作者是谁都忘了。”

我自己所处的工作环境,也是一个极端反智的氛围。读书简直是一件见不得人的事,由于在大学时就曾因“老是看一些别人不爱看的书”而被视为怪人,我这几年也一直很小心地在同事面前夹起自己的尾巴。如我一些朋友说的,这个圈子内到处都是笑嘻嘻地以“粗人”来自我标榜的人,让人情不自禁地也要粗一点。

现在的媒体环境,比之一二十年前,可谓空前繁荣;电光声色,靡不备有,似乎悖论的是:这又是一个憎恨思考的时代。米兰·昆德拉有言:“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现在在国内,更多的大概是“你一思考,别人就发笑”。媒介和信息的光怪陆离,取之不尽,结果却是一个反高潮,大概这就是所谓“色即是空”吧。

这一局面的造成,最通常的说法是80年代出生的一代不学无术。不过只要中国过渡到消费社会,我想这一现象的出现是必然的,因为现在个人生活中起主导作用的是那个盒子——电视机,而电视本身的特性是不需要发展任何技能、不鼓励思考的。这不是现在年轻一代的错,因为“如果犹太教的上帝一开始就将世界创造成发达的工业文明状态,他大概是在电视机前度过休息日的”(《文化民粹主义》)。根据鲍德里亚那种令人心寒的洞察,“大众知道她什么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大众知道她什么也做不了,也不想做成什么事情。”

中国从一个封闭的国家,在不到30年的时间内,“大跃进”到了“后现代”,随处可见的正是典型的后现代场景:“界限模糊,准则混同,高雅与通俗文化掺和在一起,完全是一派喜气洋洋的严肃”。在电子媒体的主导下,人们释放了在抄写文化状态下被压抑的自恋情结,每天受到无数广告的心理暗示:“我能行”、“我就喜欢”、“我的世界我做主”。进入这个读图时代的重要标识就是:人们必然认为形式比内容更重要,帅哥/美女因此大张旗鼓、轻而易举地淹没了对内涵的重视。这种狂躁的迷恋,正如萧伯纳第一次看到百老汇和42街的霓虹灯时说的:“如果你不识字,这些灯光无疑是美丽的。”

图象时代不仅是一个出版业的问题,它也必然会改造我们的大脑,因为“图象广告始终是削弱文字世界各种前提条件的最具摧毁性的力量”(Heilbroner语)。在这个美丽新世界里,人们都很愉快,既然如此,他们也不想通过读书来自我折磨,何况知识分子多少是个不好听的名声。

自近代以来,知识分子日渐丧失了大众的尊重,而成为一类危险角色:一部分人,如海涅当初警告的那样,“教授在沉静的研究中所培育出来的哲学概念可能摧毁一个文明”;另一部分搞科研的,则经常在实验室里捣腾出一些什么机器怪兽或原子弹之类破坏力极强的东西。总之这两类不论文理,都经常面容阴郁,性情乖戾,滑稽又危险,他们搞的东西,公众都将信将疑,因为“一切职业都是针对外行的阴谋”(萧伯纳语),说不定他们哪天就一不小心毁灭了人类。此外,这种人通常还有个要命的缺点:不幽默,所以最好离他们远点。

大学入学时,我一度颇为苦闷,埋头读书,借以平息气血不宁的内心。虽然也没读进什么书,但一副沉默寡言、不修边幅的形象倒很是扎眼。后来和Suda谈恋爱的消息传入一个师姐的耳里,她掩饰不住惊讶,在给顺子的信里写道:“啊!这个人也会谈恋爱?”后面加上连续十个感叹号,可见对她震动之大,以及我当时的形象之不堪。好不容易我想明白了,读书不过和看电视一样,是个人兴趣罢了——不料别人倒不是这么想的。所以后来我也明白了做人要低调的道理。


  发表于  2006-12-18 21:1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喜欢思考,人生态度比较严肃的人都会有你这样的同感。当然,我也是了。不过,我现在渐渐想开了。你写了那么多文章,分析问题那么细致和到位,当然很好。但是我的感觉就是你比较想不开,虽然嘴上是说看开了。我觉得最好的解脱办法就是“不要去想”什么,有时间研究一下养花种草,参禅也可以。和生活融在一起比读书,观察思考生活更好。知识本来也就是一些身外之物罢了,多些情趣啦。
archer ()   发表于   2007-01-23 21:56:10

"电视本身的特性是不需要发展任何技能、不鼓励思考的"。在我自己而言,总以为这话颇有道理,图像这种东西正因为其的直观化而扼杀读者的想象力,何况是更为直观化的视频?

也许有人想象杨玉环的美貌,但没人想象刘亦菲的样子吧
 回复 alastro 说:
这也没办法。现在社会整体都已经高度娱乐化了(所谓“娱乐至死”),而这种娱乐又基本都是视觉导向的,一切都要在你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快速地抓眼球,这就根本没有思考的余地了。所以本能变成最强大,视觉导向的娱乐又使外貌格外受重视。
(2007-01-12 15:29:16)
alastro (http://alastro.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1-12 14:31:56

我想这应该是工业化时代的特点。在工业化以前社会分工不明显,每个人都要思考自己的衣食住行以至引申出来的各类终极问题。

到了现在,我们每个人都象卓别林在流水线上拧螺丝一样根本不需要思考。如果你思考反而可笑。
Morris ()   发表于   2006-12-28 10:40:43

我猜孩子们写字出错是因为他们仍在中学——一个语文素质正在养成的时候——就开始使用电脑用拼音输入。用拼音输入需要的是根据视图选择的能力,而不是自己构想那些字词形态的能力。
 回复 yifahn 说:
嗯,你说的也有理,近来也听朋友说,很久不写字,有些字都想不起来怎么写了。
(2006-12-26 21:06:13)
yifahn ()   发表于   2006-12-26 13:41:07

您好,我是某杂志编辑,我们有意开一栏目讲述中国历史上的阴谋权变。读过您的岳飞之死,不知您是否有意加盟?请发信到我邮箱和我联系,细节再商量。
 回复 SS 说:
谢谢。我目前没有恒心和毅力写专栏,写岳飞之死是偶然对这一话题有兴趣,这和专门写阴谋权变不一样,老实说对这类故事我大抵也很厌恶,不大深究,很怀疑自己能写好。
(2006-12-25 22:50:54)
SS ()   发表于   2006-12-25 22:16:41

关于“明日黄花”,我跟别人解释起来自己都觉得还是“昨日黄花”比较有说服力。。。

另外,很同意“这个圈子内到处都是笑嘻嘻地以“粗人”来自我标榜的人,让人情不自禁地也要粗一点。”哪里都是

司司 ()   发表于   2006-12-25 14:46:57

从这篇可以看出,维舟是有点古董,但是也蛮可爱。
Sicilia (http://neverdoright.blogbus.com)   发表于   2006-12-23 19:30:53

不过“不甚感激”过两年成为标准用法也说不定,就是感激得还不够嘛,就跟“昨日黄花”似的。只要不是“不慎感激”就好。
 回复 mas_chicago 说:
mas首创,保不准以后“不慎感激”也能成为流行语啊,嘿嘿,就像我们高中时一堆人总喜欢说:“我也就是一不小心考了个满分。”
(2006-12-22 12:32:24)
mas_chicago ()   发表于   2006-12-21 05:53:07

但是读图时代也会产生一种消费过度的空虚

就比如我有许多朋友,他们热爱选秀节目,热爱电子游戏,热爱MTV,热爱八卦网站和新闻

但同时,他们也在疑惑,为什么小时候在红白机上玩几把魂斗罗就觉得那么爽,而现在通宵通宵打游戏却仍然很空虚很怨念呢。

我倒觉得哪怕是自虐也应该思考点什么,因为这样才会显示出游戏的价值。

只有逃课打牌才是真正的打牌嘛。


 回复 菠菜 说:
你朋友的这种疑惑也不奇怪,所以古龙说:“越是有趣的事越不能多做。”用心理学来说,就是任何刺激过度都会导致丧失兴趣和乐趣,以至麻木;所谓围城现象,也大抵如此。
(2006-12-22 12:35:24)
菠菜 ()   发表于   2006-12-20 18:13:22

反智的氣氛很多源于對他人上進的恐慌,因爲這是個競爭生存的時代,而不是一個協作開拓新境域的時代。
 回复 halida 说:
对他人上进的恐慌/竞争,更多的似乎出现于知识分子之间,倒不见得是普通人的反智。
(2006-12-19 22:40:31)
halida ()   发表于   2006-12-19 20:21:19

真理都是掌握在少数人眼中的, 只能说明那些还不够知性, 等到了30岁, 许多女人懂了些,那些可选择的潜力股早给人收藏了. 看大多数的标准、眼光? 套牢我看有份!



至于你没吸引啥的, 只能说你两点一线的收藏着,除了远观还能干吗。 对了,现在又是美男时代。



现在的价值观多元化了,读书够多,社会上要实用,混的开,能玩能唱能跳, 能下厨房,有才艺。 读死书的知识分子是不被尊重了。既有知识又有能力才是现代的知识分子,才获得尊重。当然现在扭曲了些,尊重能力或许是最直接的钱,比其他都重的多。
 回复 无法 说:
无法兄跑题啦,你说的“能玩能唱能跳, 能下厨房,有才艺”,以往好象都是衡量女人的标准的啊,哈哈。在上海这地方,男人会下厨也是必备技能之一了。
(2006-12-19 14:09:24)
无法 ()   发表于   2006-12-19 13:53:12

有学问还是受尊重, 可能受众少了些, 但更专更持久. 统治消费娱乐,不思考的人都是最好管理和控制的. 一直以来都这样的
无法 ()   发表于   2006-12-19 11:07:20

"沉默寡言、不修边幅的形象倒很是扎眼"





这种类型的其实是很吸引一批知性女性的,现在说法是很酷, 如果又有学问, 对生活没要求,很适合天生母性的人来改造. 搞不定你师姐大惊之余会感叹,某人有眼光啊
 回复 无法 说:
可惜我也没吸引过什么“知性女性”。和Suda谈的时,多数女生都觉得她下嫁了,为她惋惜。我问她此前女生对我什么印象,她说:“没什么印象,就是有点古董呗。”恐怕那时大多数不是觉得她有眼光,而是觉得她瞎了眼。
(2006-12-19 11:34:12)
无法 ()   发表于   2006-12-19 10:50:23

“电视本身的特性是不需要发展任何技能、不鼓励思考的”。以为这样说欠妥当。媒体的本质为中型,无所谓正负。像钱一样,好坏,全在你如何利用。
 回复 Q 说:
嗯,你说的也有理。这是个媒介生态学的问题,如有兴趣建议你去看看《娱乐至死》一书。
(2006-12-19 10:33:53)
Q ()   发表于   2006-12-19 04:15:09

根据毛哥的某篇博客:某县县志提到一个叫做吴承恩的写了一本名叫西游记的书,至于是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本貌似不可考。
 回复 zhihui_chen@hotmail.com 说:
你说的是这篇吧:http://weizhoushiwang.blogbus.com/logs/2005/09/1453351.html
《西游记》的作者到底是不是吴承恩,的确存在争议,不过我这里讲的这个故事,显然不是因为这个学术争议,而是搞混了。
(2006-12-19 09:53:04)
zhihui_chen@hotmail.com ()   发表于   2006-12-19 03:39:47

反智主义的动机与其说是树立消费主义群体的自信,不如说他们相信他人对书本的阅读与他们一样是出于炫耀或实际目的,“阅读怎么可能成为兴趣呢,读书怎么可以忘忧呢,人怎么可能没有功利目的地学习呢?”



知识分子一定要具备平和的心态和绝对优势的幽默感才能让公众注意到阅读的可贵;表面上占尽道德优势的批判往往适得其反,激起反智主义充满自我认同英雄情怀的最大发展。
 回复 yutou 说:
电视文化下的自信,还来自蔡康永说的那种现象:"电视是这样一种东西,他让你以为你知道了,其实你不知道."
当然我并不是要批判公众,读书又不是终极价值,说穿了大家是不是爱读书,我管不着也根本没想要管,不过是感慨一下罢了.
(2006-12-19 09:58:49)
yutou (http://yutouman.spaces.live.com/)   发表于   2006-12-19 00:01:31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