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亮西方亮
时间:2009-07-07


《继承与叛逆:现代科学为何出现于西方》
陈方正 著,三联书店2009年4月第一版

一切要从“李约瑟难题”说起。英国科学史家李约瑟曾穷尽数十年心力编撰中国科学技术史,但一直被一个问题所困扰:在他看来,中国古代科技如此辉煌,并不逊色于同时期的西方,那么最终中国为何没有发展出现代科技文明呢?这个难题引发了无数争议,爱因斯坦的一句著名评论很适用于此:中国没能走出这两步是不必惊奇的,令人惊奇的倒是这些进展居然在西方出现了。

大致而言,这就是本书的立意所在。在陈方正看来,李约瑟难题之所以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乃是因为它根本就问错了——中国古代科技无论怎样都不可能发展出现代科技,正如苹果树从种子和树苗阶段起就已经决定了它不可能长出梨来。因此,更有意义的问题不在于“苹果树上为什么结不出梨”,而在于“为什么梨树上能结出梨”?

现代科学研究的传统深深地植根于西方独特的文化整体之中,因此我们无法脱离其文化母体来充分认识它。基于这一观点,作者在论述现代科学在西方出现的直接原因之前,首先将之一路上溯至五六千年之前的最初源头,几乎是完整而扼要地叙述了下迄17世纪现代科学形成之前的整个西方科技史。同时他也并未忽视相关的哲学思想、社会因素、文化土壤、政治秩序对科学研究所产生的推动力或破坏力,因为在他看来,中西科学发展的巨大差异实质上是双方整体性差异的一个侧面,因此要深入了解西方科学发展历程,则必须对西方文明有一个整体性认识。

中西文明在源头上就有着极大的差异,其文化倾向全然不同。中国文化讲究人伦、社会、实用的“重德”精神,科技上也注重实用技术;而西方的希腊哲学则是“重智”精神,喜好抽象理论而忽略实用技术,注重数学和量化推理,其基本精神是追求严格证明和空间形体的量化关系。这种严密的数理逻辑推论和科学哲学思想,衍生出现代科学思维,却向来不是中国文明所关注的。在西方与中国这种务实倾向较相近的倒是古罗马:罗马虽也有科学著作,但却仅仅将科技视为有用的知识,而较缺乏对纯粹科学理论、新发现的追求和冲动。

不过作者虽然意识到科学本身之外的因素(如社会、文化)也是重要的,却没有深入剖析。在古代,科技在不同文化中的社会声望有着极大差别。古希腊人对数理研究的精深探讨能使他们成为受尊重的学者,但在中国西汉以来的知识结构中,这些却都是受人冷眼的“术”(数术、方技、兵书等),人们觉得研究什么不好,非研究这种糟粕;而只有“学”(经史子集)才是受社会尊重的学问,所谓“君子不器”。古希腊科学哲学中具有重要地位的数学、几何思想,在中国文明中一直居边缘位置,晚清时王韬还直言不讳地说:“算者六艺之一,不过形而下者耳。”作为欧洲早期现代科学发展主旋律的实验科学,在中国社会也没有社会声望价值。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中筛选出的中国古代科学,其实大多是出自方术类古书,用李零的话说,“是从‘伪科学’的垃圾堆里捡回来的”。中国古代一流的知识分子,一般都是不屑于算学、天文、占星的,视为与谶纬等迷信同类,民间的书院也从不讲授这类知识。

中西方在发展路径上的另一个显著差别是:中国古代文明在长达四五千年的历史上从未遭到根本性的挑战,是在一个相对完整的基础上具有很强连续性的发展;而西方文明的历史则常常显现出断裂大于继承。事实上,在5世纪横贯整个亚欧大陆古典文明的蛮族入侵浪潮中,只有西方出现了一个独特的结局:帝国结构及其古典文明无可挽回地消亡了,恰恰是这种大规模消亡为技术革命扫清了道路。西方因祸得福,《全球通史》就此评论说,正因这种独特的断裂才使得“只有西方能毫无束缚地朝新的方向奋进,在中世纪发展起新的技术、新的制度、新的观念,简言之,新的文明。”这么说不无道理:如果恐龙在7000万年前并未灭绝,哺乳动物和人类的兴起大概也是不可能的。

因此对西方科学研究发展关注其“继承和叛逆”是正确的方向,因为常常是叛逆/断裂开创了新的局面,在整个发展过程中它所起的作用可能比“继承”还要大。然而作者所关注的重点却显然是“继承”,他为读者描绘了一幅上溯至两河文明的西方科学绵延不断的传统,中间经过早期文艺复兴的翻译运动接续,最终科学在中古欧洲诞生。借此作者得以强调他的主要观点:中西科学的分野在古希腊时代就决定了,现代科学能诞生于欧洲这一点在那时也已奠定了。而这期间断裂、叛逆、创新的因素却常常只是一笔带过,虽然现代科学诞生的不少机制(比如西欧的大学体制)实际上在古希腊是根本没有先例的。

“现代科学为什么诞生于西方”这个问题,在许多人看来主要是对12至17世纪现代科学兴起阶段的探究。但陈方正却将这个“断代史”问题写成了“通史”——事实上全书60%的篇幅都在讲文艺复兴之前的西方古代科技。这正是因为他过分强调历史发展的“整体相关性”,即历史上的发展和变革都有极为深远的背景。当然,梨树之所以能结出梨子需要从其种子和胚芽讲起,但二战的思想根源是否需要把日耳曼人的蛮族时代写得那么详细?

虽然反对李约瑟的推论,但陈方正事实上在一定程度上仍未跳出与李约瑟相同的陷阱,那就是:将西方的发展路径视为普遍模式。因为假定只有西方的发展是对了,那么“什么错了呢?”或“西方对在哪里?”这种观念不仅在科学史研究上如此,在政治、经济等一切问题上无一例外,一如学者们也同样激烈争论“为何明清时有资本主义萌芽(这还是个问题),却没有自发进入资本主义社会”。这一切的背后,正如《偷窃历史》中所说的,是一个西方话语霸权的存在:“差异表现出某种消极的评价,因为近代欧洲科学成为标准,其他事物被认为都有欠缺,这种失败就需要给予解释。”

这里有一种强烈的目的论因素。好比某人在获得成功后,人们追溯、解释其成功时便将他小时候的聪明、努力,乃至他祖先的基因都设想为他成功的前提。同样,古希腊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创造和形塑了现代科学,但现代科学的成功又反过来造就了古希腊的重要性,并将之视为欧洲随后突出优势的根源——在这一点上本书就是明证。作者将现代科学视为西方文明的独特产物,是中国古代科技不可能发展出来的——这没有错,但有谁规定只能有一种“现代科学”呢?谁规定不同文化中的不同科技传统最终都必然演化为我们现在所知的这一特殊形式的“现代科学”呢?苹果树上固然不能结出梨,但难道所有果树都要结出梨来才算是成功的果树吗?

本书的主要缺陷正在此:它太像一本科学史著作而非科学哲学,解释和思辨远弱于叙述性。作者对欧洲整体文明的强调过甚(现代科学革命是混沌中出现的,无从分离其必要和充分因素,把握西方科学必须全面认识其文明整体),以至于给人以这样一种感觉:要发展和认识现代科学,除了全盘西化之外别无他途。这真的是一个好的答案吗?至少我是怀疑的。

载2009-6-27《广州日报》,题改为《西方“因祸得福”才有了现代科技?》,有删节
-------------------------------------------------------------------
校对:
[作者是香港人,有一些外国专名译写与内地不一其实是正常的,姑列于此]
P67:[居鲁士吞并米底]可能就是引致该地称为“马古斯”(Magus)的哲人大批迁居小亚细亚西岸:按Magus通译“麻葛”
P315:乌美亚皇朝(Umayyad Caliphate):按通译倭马亚王朝或伍麦叶王朝
P360:陆克王(Shah Rukh):通译沙鲁克
P472:对于当时社会、宗教、思想、学术的翻天覆地变化将伊于胡底:按“伊于胡底”是贬义词,似不当用于此


  发表于  2009-07-07 21:26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评论

好可惜呀,新的那篇是被BSP给和谐了吧?你有备份么?想把主贴加回复都保存下来呢。:)
 回复 一一 说:
嗯,blogbus通知我“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帮我藏起来了。我在后台还是可以看原文和留言的,但没有主贴加回帖连在一起copy下来的备份。
(2009-07-15 20:22:42)
一一 ()   发表于   2009-07-15 20:03:14

以成败论英雄,或以一时之成败论英雄,至少东方在军事上、经济上是败给了西方了。所谓先进,可能并不纯粹是一个纵向意义上的比较,更多的来自横向的比较,而这在硬碰硬的军事、经济对抗上体现的再明显不过了。东方未能诞生出强大的现代科技,于军事经济对抗上是输了,然而并不能说东方文明无用。如果没有西方文明的强势入侵,东方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还很难说,人类是不是会更幸福?

话又说回来,各种文明只有在这种对抗、交流中才逐步发展,“如果让某某发展一千年的话会如何如何”这种假设确实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是我倒是越来越看好东方文明。战争离我们越来越远,经济技术也被大家掌握,失去了硬实力对抗的优势之后,东西文明又置于一个较平等的竞技场,胜负未知。不是东,不是西,中西结合才是王道。所以说,中庸真是一种伟大的思想。

说到科学,中国确实是缺乏这样一种精神的。但是技术脱离一定的科学指导也是可以存在的吧。经济学家讲到李约瑟之谜有两种解释,一种是“供给说”,由于中国的传统思想、科举制度等等,使得技术的供给缺乏人才和指导;一种是“需求说”,主要是人口问题吧,17世纪后人口激增,像现代技术这种以节约劳动力为导向的东西在需要解决大量农业人口就业的时候是不合时宜的(这问题现在也存在吧)。
 回复 gone 说:
李约瑟难题其实是一个更大难题的侧面:即中国为何走上西方一样的现代化道路。这方面经济史的争论可能是最激烈的,程度还超过科技史。
(2009-07-14 09:21:07)
gone ()   发表于   2009-07-13 23:16:43

维舟 回复 CINOS 说:
难以想象是正常的,就像我们也不能设想要不是西班牙人的闯入,阿兹特克文明再发展一千年会是什么样。而且有你最后一句的论断,你的难以想象就更可以理解了。
===============================================
这有什么无法想象的,薛定谔和海森堡不是用不同的数学语言描述了一套完全等价的量子理论嘛。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7-12 16:32:12

今天看到MITBBS上一帮人在争论,老季的学问对中国有啥用,其实也可以放到同样的框架下来解释。
 回复 dabenxiong 说:
人文的学问有没有用、有什么用,一直都是个奇怪的紧箍咒和愚蠢的问题,这种争论实在没什么意义。
(2009-07-13 10:18:10)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7-12 16:29:45

维舟的意思,如果中国不受打扰的再发展个1000年,可能会出现不同于西方的特殊形式的现代科技?智力上难以想像。除了具体实现形式(比如大学),你要任何一个文明搞出一套完全不同的方法论,还能和客观科学知识相兼容,我无法想象。我认为不管你是什么种子,最后不能变成梨就没戏。
 回复 CINOS 说:
难以想象是正常的,就像我们也不能设想要不是西班牙人的闯入,阿兹特克文明再发展一千年会是什么样。而且有你最后一句的论断,你的难以想象就更可以理解了。
(2009-07-11 22:36:23)
CINOS ()   发表于   2009-07-11 14:55:19

如果人民对天文知识的最大需求是算命而不是来航海,当然是越复杂诡异越好。
==============================================
对算命来说当然也是越精确越好,知人之不知才好忽悠啊。托勒密和开普勒都是以星占为职业的。

凡事皆能化繁为简那是拉普拉斯时代的乐观。牛顿divide and conquer方法只能解释可以简化的那部分现象。要是他不去研究天体运行而是改去研究飓风轨迹或者债券价格波动,你觉得他能搞出什么结果来?
dbx ()   发表于   2009-07-11 07:57:19

Dabenxiong:

西方哲学在十四世纪就提出了“奥卡姆剃刀”原则。牛顿的时代不管民间对火星轨迹的看法如何,理论家都在找最简化描述方案,至今如此。今天的物理学家最大的理想还是寻找描绘一切物理量的终极统一定律。所以说牛顿的一个大方向是肯定的,他并非瞎猫撞上了死老鼠。我相信当时中国的天文人才也在找类似的方案,只不过你要看当时中国天文学所能得到的人才资源,和中国民间活动对天文学的需求。如果人民对天文知识的最大需求是算命而不是来航海,当然是越复杂诡异越好。
Leo ()   发表于   2009-07-11 07:10:02

一般看到火星忽前忽后的暴走轨迹,大多数会认为这背后的支配规律即使有也是巨复杂无比,(中国天文学家干脆不管三七二十一给你来个曲线拟合)而牛顿弄了一个平方反比率就搞定了。这之后人类才对用简单规律解释复杂现象有了信心(甚至过度自信)。

毫不夸张地说没有牛顿就没有现代科学,后面的人只是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而已。牛顿的伟大跟他的理论被不被爱因斯坦修正丝毫没有关系。
dabenx ()   发表于   2009-07-11 02:01:14

Dabenxi:

不好意思,看了一下资料,居然发现希腊人公元前六世纪就开始记录地球是圆的,盖因他们天天在地中海上活动,地球的形状是个非常容易观察到的事实。

牛顿三大定律固然伟大,但第一、第三定律其实都是伽利略发现的归纳和引申。他伟大是因为他的三大定律两到三个世纪没人能动过。牛顿也是他那个时代的人。他实际上花了更多的时间研究神学,写了一大堆今天看来不知所以然的东西。

至于膜拜神的伟大,至今西方一大堆人还在做,美国总统还不忘每个周末规规矩矩做礼拜,在讲话后面带一句“God bless America”。美国人70%相信上帝,可美国的科学家80%是坚定的无神论或不可知论者。这方面我们不要搞混了。
Leo ()   发表于   2009-07-10 20:52:24

老兄,环球航行的是麦哲伦啊,达加码跑去的地方是印度。托勒密时代就知道地球是圆的,公元前3世纪的知识分子就知道什么航海会掉下去是扯淡。

没有理论指导的实验科学全世界都差不多,反正就是瞎蒙呗。牛顿牛的地方是从丹麦人德国人的一大堆数据里归纳出了力学三定律,而一般人看了火星运行轨迹只会顶礼膜拜上帝的伟大了。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7-10 13:59:11

Dabenx:

关键还是差了那个砸中牛顿的苹果。所谓现代科学用的统统都是牛顿方法,没有任何例外。要是牛顿出在中国,中国的士大夫们也会一窝蜂去搞格致的。
//////////////////////////////////

要说科学方法,一般来说是伽利略创立了实验科学吧?

但要说更根本的原因,是因为欧洲人的生产实践活动。达伽玛的环球航行证实了地圆说,大家不得不重新考虑天文的计算和地球另一边的人为什么不掉下去的问题。没有这些新问题的涌现,牛顿就砸一顿苹果也不够啊。

中国技术发展的阻碍是中国农业和人口到明朝已经遇到了一个瓶颈,农业的产出不足以支持一个比宋朝更高级的商业体系,更不要说国际商业体系。中国表面上大量出口瓷器、丝绸,但对海外的产品缺乏消费能力。外国产品中国人并非不想消费,但印度的香料、苏门答腊的檀香木、英国的钟表只能供少数大官、贵族玩赏使用。英国以为中国不进口是因为贸易壁垒,所以打了第一次鸦片战争。第一次鸦片战争只要求开放口岸和国际贸易,结果英国即使进入江南最富裕的腹地,仍旧找不到成规模工业品消费市场,只好打第二次鸦片战争,将鸦片贸易合法化,进行“强迫消费”。整个殖民地半殖民地时代,西方没能打开过中国的市场,只好进行开煤、开矿之类的掠夺性开发。直到49年,只要稍微离开上海、广州之类的沿海城市,内地就像和现代生活方式完全隔绝一样。
Leo ()   发表于   2009-07-10 11:28:10

谁想到苹果居然砸出了一个伟人。
==============================

说不定是穿越来的,呵呵。不过牛顿也是运气好,要是生在天狼星的三体世界,一样没戏啊。
dbx ()   发表于   2009-07-10 10:10:16

枪炮在日本的命运起伏并不只是因为“大规模战争结束后枪炮就没有用武之地”,还有一个社会声望的问题。武士们觉得用刀剑才是真本事,日本战国时步枪手/炮手(“足轻”)以及欧洲早期的炮兵,都是被人看不起的。
==============================================

这个还是因为不打仗了啊。再有声望老是打败仗,大名们也还是会放弃太刀全力养铁炮队的。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7-10 10:06:51

说到中国古代不重视科技,滑稽的是,欧洲工业革命以前根本不重视知识和知识分子。
=========================================

经验学科方面大家差别都不大。托勒密的行星模型比中国的代数算法那也就是个半斤八两。

关键还是差了那个砸中牛顿的苹果。所谓现代科学用的统统都是牛顿方法,没有任何例外。要是牛顿出在中国,中国的士大夫们也会一窝蜂去搞格致的。
 回复 dabenx 说:
苹果本非中国本土所产,在明代以前都很难砸在中国人的脑袋上,哈哈。
话说回来,中国也没可能出现一位牛顿吧?虽然牛顿在英国也是横空出世的,按本书的说法,1660年代“剑桥暮气沉沉,唯亚里士多德是尚,数学研究远远落后于欧陆”,谁想到苹果居然砸出了一个伟人。
(2009-07-10 09:23:40)
dabenx ()   发表于   2009-07-10 08:35:24

维舟 回复 乌尔军旗 说:
还有人说,如果不是丘处机没事路过牛家村,中国早已是世界第一强国了。


我明白维舟你想表达的意思,但你的这个比喻在此并不恰当,丘处机与蒙古的横扫天下是没有直接关系的,但窝阔台多活几年,蒙古兵横扫西欧平原是有可能的。

本意是表达一些偶然事件可能改变历史进程,但这些偶然事件并不是建立在子虚乌有 - 比如丘处机没事路过牛家村与蒙古汗国的关系上 - 的基础上。
 回复 乌尔军旗 说:
“丘处机”当然是个调侃,但同样是一种反事实推论,这和著名的“Cleopatra的鼻子”是出于同样的假设。如果铁木真当年和他父亲也速该一起被塔塔儿人毒死,那是不是连蒙古帝国和窝阔台这个人都不存在了?有一本书《未曾发生的历史》对这类反事实偶然事件有很多阐发,有兴趣可以参见。
(2009-07-10 09:21:12)
乌尔军旗 ()   发表于   2009-07-10 00:54:48

中国没有起来,是因为中国人顾虑太多
瘦佳人:www.sjrjf.com
很享受 (http://www,sjrjf.cn)   发表于   2009-07-10 00:54:23

说到中国古代不重视科技,滑稽的是,欧洲工业革命以前根本不重视知识和知识分子。知识是贵族的私人消遣,知识分子是给贵族提供娱乐的奴才,远不如拥有相对自由和独立人格的中国士大夫阶层。欧洲的古代大学主要教的都是神学和玄学,法律和医学(中世纪的欧洲土医,不是现代医学)都是没落子弟谋生的学科,是受鄙视的。达芬奇的所有新发明都是其所属贵族的私人财产和收藏。

与中国“帝王将相,宁有种乎”的类似欧洲近代自由主义的思想不同,欧洲人是非常相信血统论的。欧洲至今还有完全建立在血统理论上的君主制度。普通欧洲人至今相信出生某种特别血统的人有一种天生的高贵气质。被枪毙的沙皇罗曼诺夫一家和被看头的法国王后安东奈特(有名的那位“何不食蛋糕”王后),不论其身前言行如何,很容易取得普通欧洲人的同情。与中国“夷夏之辩”的“文化种族主义”不同,欧洲的“种族主义”向来是极其野蛮的“生物种族主义”,所以纳粹当政的时候,即使同化了三四代的犹太人都会给挖出来送进毒气室。相比之下,中国到了唐以后,建立在纯粹家族、血统上的价值已经荡然无存。

另外说到中国古代技术的应用,其实火药、罗盘在宋就运用在军事、航海上,到了元、明更是有相当规模的推广。中国的技术和西方也一直存在互动,很多有用的农业技术通过南方门户在全国推广。西班牙人在美洲发现的西红柿、土豆、玉米、红薯在明朝就在中国推广,中国的观赏植物、果树、哈巴狗也输出到欧洲。大白菜、橙子这些欧洲最基本的农产品在有些语言里都叫中国菜、中国苹果。美洲输入中国的西红柿由中国人做成番茄汁,通过马来的福建移民输出到欧洲,成了现在西人吃通心粉必不可少的ketchup。

中国的技术即使到了鸦片战争,和欧洲仍然差距不是很明显。别忘了当年英国海军对虎门的集中进攻是被击退的。后来英国人采取的策略是在中国漫长的海岸线上进行海盗式的骚扰和袭击,然后进行讹诈。

对中国发展问题的讨论,我觉得还是要回到Jared Diamond提出的条件,即气候、资源、地理、环境可持续问题上来,这其中也包含了朴素的马克思主义,即经济决定论。

现在讨论欧洲为什么能发展出现代科技、资本主义,就如同中国古代的封赏。有一种封赏是不但对有功有才之人加官晋爵,还要给他祖宗八代顶戴花翎。然后这个人回来,把他祖宗八代的画像都重新画过,全部添上本朝本制的朝服。我们现在的讨论也是如此。
 回复 leo 说:
西方的知识分子是因大学体制、二元权威、印刷术带来的版权收入等一系列因素才逐渐获得人格独立的,这一点Lewis Coser在《理念人》中阐述得清楚。中国的文士阶层与之有很大差别,不同点实在太多。
中西科技的高下之比也是极易引发争议的,我对你第3-4段的观点持保留立场。第5段倒是事实,因为成功者总是被免予追究的,就像中国落后时大家恨爹骂娘,觉得之所以落后都是被祖宗拖累,要打倒孔家店,等到东亚经济起飞,盛行的说法则是它拜“儒家价值观”所赐;1997年金融危机时再次有人指责说是问题出在儒家思想上,这一次轮到西方崩盘就没人找孔子的晦气了。
(2009-07-09 22:28:00)
leo ()   发表于   2009-07-09 20:17:02

诸子百家中的墨家可以大致分为文墨和武墨。武墨即是游侠一类,而文墨则是科学家一类,他们研究几何学、光学、机械等,一时和儒家并为“显学”。可惜到了汉武帝时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墨家无疑也是受到了官方的打压,墨家也就是古老的科学家们没有得以继承和发扬下去,才导致中国的科学落后。
 回复 yuntian 说:
把墨家设想为“科学家一类”,窃以为也是一种回溯性的建构。目前没有证据显示墨家受到官方严厉打压,说实话,如果是墨家而非儒家占据中国思想主流,中国史也不见得就更好。
(2009-07-09 22:12:09)
yuntian ()   发表于   2009-07-09 17:18:35

博主文采不错.
注册香港商标 (http://www.11hy.com/tm/45.html)   发表于   2009-07-09 15:47:20

人脑子里的想法成千上万,但是如果发明出来后没人用就和没发明一样。另外,发明出来的东西开始有用,后来又没用了也和没有一样。

关于武器还有两个例子:

现代出土了一些十分锋利的青铜剑,可是翻遍史书也找不到关于其制作工艺的记录。秦统一后“销天下锋镝,铸金人十二”知道怎么铸剑,在当时可能要算犯法。

清朝大概是左宗棠在镇压平太平军的时候意曾外发现武器库里存有两百多年前明末战争时期的开花弹。由于过了两百年的太平盛世,人们早把这个发明忘了,更没有人知道其制作方法。

另外我看过一篇关于中国武术的报道。里面讲1949年以前武术在中国的确很发达。但国家统一后政府的对武术一直持不鼓励的态度。因此很多门派就自然消亡了。现在大家看到的都是些表演性质的花架子。

我觉得日本的例子也和上面同理。大规模战争结束后枪炮就没有用武之地了。如果保留会对稳定的社会秩序产生威胁。于是就只能留下危害较小的刀剑,大家拿来斗斗狠。成为武侠小说里的主要道具。

竞争与合作,战争与和平永远是人类的两难。

马上就要去朝鲜了,那里没有竞争,人们不用思考。只有一两个人可以发明创造。回来可以汇报一下情况。
 回复 Morris 说:
你说的对,不过有人用但没发明出来,也是不行的。
枪炮在日本的命运起伏并不只是因为“大规模战争结束后枪炮就没有用武之地”,还有一个社会声望的问题。武士们觉得用刀剑才是真本事,日本战国时步枪手/炮手(“足轻”)以及欧洲早期的炮兵,都是被人看不起的。
(2009-07-09 15:59:03)
Morris ()   发表于   2009-07-09 15:47:16

最近看了一些人类学的书,综合以后觉得李约瑟的问题应该这么解答:

人的发明创造一般发生在两种情况下:一是面临危机;二是生活富足的时候总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人想试试新东西。

欧洲和中国最大的区别就是没有统一。

政治上的长期纷争、诸侯林立使欧洲的多样性远大于中国。而且危机不断,这样思想上的“异端”就有出现并引起重视的可能,比如哥白尼、伽利略。其实中国在春秋战国时期和欧洲的情况就有些类似。但秦以后双方就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哥伦布和郑和的对比。哥伦布当时游说了五六个国王,最终有人同意赞助“地球是圆的”这样不太靠谱的理论。而比他早又有更先进航海技术的郑和就不太走运。皇帝是他唯一的恩主。新皇帝上台,觉得这事不好玩就一声令下禁止出海,连船坞都拆掉。

中国的在政治上大一统是由思想上的统一来支持的。这样,所有人在同一体系下各安天命,也就没有什么要求改变的愿望了。因此这种稳定的社会结构(用后世的观点也称为黑暗时代)就比欧洲延续的长。印度的种姓制度和阿拉伯的宗教制度还有以前的喇嘛制度在维护稳定方面都有类似作用。不同的是我们的制度为下层人士提供了一些上升通道,因而更容易达到平衡。长期和平为经济繁荣创造条件,人们生活安逸。当然,总会有些人搞点发明创造。因此中国的那些发明里有好多都不是以取得竞争优势为目的的。最著名的例子就是火药。

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在发现新大陆后就开始用美洲的资源支持统一欧洲的战争,但打了一百多年没成功,却促使其他国家在竞争中自我改变。后来又有几次这样的努力,没一次成功。在这个过程中新技术、新思想、新的组织形式层出不穷。这些变革很大程度上都是以打败敌人为出发点的。

因此我觉得这是个竞争与合作的问题,或者说是战争与和平的平衡问题。长期战争和长期和平各有优劣。1840年以前中国享了长期和平的福,之后在突然的外来威胁下不知所措。有点象恐龙在环境突变时的窘境。不过我们比恐龙聪明,能改变行为适应环境。于是我们现在都在城市里面临种种竞争压力。

反观欧洲,无休止的战争一次比一次规模大。科技倒是进步了可人却要生存在不断的威胁之下。作为个体,我觉得欧洲人也没什么幸福可言。我想也就是这个原因促使他们搞欧盟,希望在保持多样性的基础上减少或消灭战争。既要吃蜂蜜,又不想挨蛰。恐怕也不容易做到。

另外,去年有个全球的幸福指数调查。结果发现非洲人对生活的满意度最高。越发达、竞争越激烈的地方人们的幸福感越少。

总之就是太平狗和乱世人之间的两难选择。

多说句题外话:
下周本人将被荣幸的派往伟大的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的英雄城市平壤工作两个月。

有个加拿大漫画家画了些关于这个城市的漫画,挺有意思的:

http://www.mday.com.cn/doc/18378.html

回来在聊
 回复 Morris 说:
哈,恭喜morris兄奔赴平壤,见识这个隐士之国可是许多人的梦想啊!
你说的这些是发明创造的社会条件,这的确是极为重要的一点,因为工具毕竟还是人在使用,所以火药在中国用来放爆竹烟火,到西方却成了强大的战争武器。更有甚者,一旦社会条件改变,一切又会不同,比如日本战国时代由于激烈竞争需要,诸侯发展了强大的枪炮,但到德川幕府时又急剧衰落,因为武士道更推崇冷兵器。不过这本书毕竟是讨论科技史,更关注科技本身的发展,对其社会条件只是一笔带过,李约瑟谈得就更少了。
(2009-07-09 13:27:53)
Morris ()   发表于   2009-07-09 12:41:05

苹果树上是不必结梨,但问题是梨子忽然扩张起来,把苹果欺负得够呛,地盘都差点给占去了。

虽然文化相对主义总爱用这种“不同类没有可比性”的比喻,但听着真的很别扭。
聂景朋 ()   发表于   2009-07-09 08:57:42

历史因为偶然事件而出现转折并不少见,当年如果窝阔台能够与其父亲同寿,多活10年,以当时的实力,蒙古的骑兵估计已经扫平西欧,世界都会在一个新的起点重新开始。

时也运也,这就是历史的归宿。
 回复 乌尔军旗 说:
还有人说,如果不是丘处机没事路过牛家村,中国早已是世界第一强国了。
(2009-07-09 09:21:42)
乌尔军旗 ()   发表于   2009-07-09 06:16:02

当时写的作业,十分幼稚,权当一乐
(二)宋代趋近成熟的市民社会被外力破坏对中国科学发展的潜在影响
在中国古代史中,宋代是一个很特殊的时代。在宋代,我国古代社会进入了一个全盛时期。宋代的生产力高度发达,经济繁荣,社会一派兴旺景象。李约瑟评价道:“宋朝时艺术与科学也发展到了很高的程度。散文代替了诗歌,而每当人们在研究科学史或技术史的人和特定问题时,总会发现宋代是关键所在。” “宋代是中国"自然科学的黄金时代。” 而斯塔夫里阿诺斯认为宋朝是中国历史上的黄金时代,而且认为宋代产生了对欧亚大陆有着重要意义的商业革命。 更重要的是宋代产生了具有近代意义的市民社会。通过诸多的文献及文学作品,我们看到了宋人已初步具备了世俗的,以现世生活为中心的思想。城市的繁荣使得宋代的市民社会高度发达;勾栏瓦肆、寻常巷陌中以渐渐产生了与前朝不同的观念:崇尚自由的、享乐的生活方式。这一点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市民社会及思想颇有相似之处。
那么宋代社会的发达与后世中国科技的发展走向又有何关系?李约瑟认为中国古代科学思想(比如阴阳五行学说)总的来说有助于科学思想的发展;“唯一的问题是它们持续得太久,中国没有宗教改革,中国没有文艺复兴。由此可见,现代科学技术的诞生是需要以现代思想文化的诞生为前提的。而相对独立的中国古代文明在历经千年的发展后,不是没有产生近(现)代思想文化的历史机遇。陈寅恪说:“宋文化是华夏民族文化的最高成就,宋文化是今后文化发展的指南。”法国著名汉学家谢和耐(Jacque Gernet)说:宋代是“中国的文艺复兴” 。只可惜,这种千载难逢的社会发展的黄金时期被北方的游牧民族用暴力打乱了。取得了辉煌社会经济文化发展成就的宋朝两次被游牧民族的铁蹄蹂躏,蒙古人粗暴的战争方式毁坏了中原及江南的城市文明,大量市民被屠杀或沦为奴隶。汉化的,繁荣的金朝都城——汴梁成为一片废墟。而且蒙古人不像金朝那样在中原地区实行汉化统治,他们的高级贵族认真地评估了在中原地区发展游牧经济的可能性并开始试着实行。多亏耶律楚材等有识之士制止了这种荒谬的行为。
于是,宋代社会的发展进程被破坏了。元朝实行野蛮的民族歧视的统治方式,人们按人种和民族被分为四等,人数居劣势的守旧的蒙古统治者对中原文化不但不给予接受和发扬,反而采取了反对抵触的政策。 很难想象在这种情况之下宋代“文艺复兴”的势头还能持续下去。于是中国社会又陷入了盛世乱世的兴衰轮回;中国错过了千载难逢的向近代社会过渡的历史机遇,同样也错过了产生近代思想文化和科学技术的历史机遇。
 回复 言永 说:
谢谢,拜读。
(2009-07-09 09:20:51)
言永 ()   发表于   2009-07-08 23:37:59

感觉分野还是来自古代。中国是一个大帝国,社会不重视科学,而一直基本强大,所拥有的基本可以维持农耕帝国。当时的学者基本认为天下就那么多知识,只需要那么多知识。

走上不同的道路,还不能以梨子苹果这样来比喻。微小的不同就可能决定一种文明的生死。古代部族之间的胜败可能取决与有没有金属武器。没有的就灭亡了。有些文明的消失大约就是因为小小的不同。自然界的生物,在进化过程中选择错了就会遭遇灭亡。虽然这个过程可能长达几千年几万年几十万年。在人类文明过程的各个阶段都有各种文明死掉。中华文明不死而有机会吸收其他文明的成果,实在属于幸运。

什么叫做全面西化,可能完全是另一个问题。这实际上是一个做什么选择而在各文明共存竞争中避免落后挨打被消灭的问题。
 回复 joe 说:
你说的这是文明的兴衰,而不仅是科技了。第二段的讨论倒有点像Jared Diamond在《崩溃》一书中的观点口气。
(2009-07-08 21:37:38)
joe ()   发表于   2009-07-08 17:12:24

其实中国数学的算法化已经发展到相当高度 (想想祖冲之是怎么求圆周率的) 如果真有电子计算机,东西方科技哪个发展更快还真不好说。不过在纸笔计算时代,公理化的演绎方法就显示出优势来了。

牛顿也真是运气好,宇宙模型居然是很简单的。想想要是广义相对论效应大上几个数量级行星运动非用黎曼几何不能解释,那么东西方大概现在也还在继续抓狂中。
 回复 dabenxiong 说:
总体上来说中国古代科技还是更重实用技术的,数学虽然发达过,却不像古希腊那样在整个思想体系中占有那么中心的位置。说到底,中国人的宇宙观并不是一个数学模型,而是“气”。
(2009-07-08 21:36:01)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7-08 14:26:51

东方能否发展出不同于“现代(西方式)科技”的“XX科技”?这真是个问题,我觉得也是属于“历史假设”问题的范围。

读近现代人写的中国哲学史这类书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我们现代中国人,已经基本上不能不从西方哲学的视角去看所谓的中国哲学了。包括哲学这个“名”,以及一整套的术语,已经西哲化了。

哲学和思想是差异性比较明显的东西。那么科技呢?标榜客观和中立的科技,是否也有所谓的东西方科技,或者日耳曼人的物理学和斯拉夫人的物理学呢?如果有,他们的区别,与土狗和哈巴狗的区别,这两类的区别是同样性质的吗?

从以东方或西方任何一方为中心的视角来看,就会有西学东渐或东学西渐的说法,倘若以全球的视角来看,该怎么说?
 回复 fugu 说:
“科技”一词的概念实际上就是西方式的,正如中国古代虽然也有经济、小说、化学这些事物,但直到近现代才用西方的概念重新理解,并由此回溯历史,将一些事物和现象比定为是经济、小说、化学。你这问题提得很好,所以我绝对不认为中国古代科技能发展出与西方一样的现代科技,就像西医不管怎么自发演变,都不可能演变出中医的理论系统和相关技术。
(2009-07-08 13:34:10)
fugu ()   发表于   2009-07-08 11:21:32

这篇书评也值得一读,作者似乎更赞成陈方正的观点:
http://epaper.nddaily.com/C/html/2009-05/17/content_793927.htm
“西方并不命中注定拥有现代科学,但现代科学却天然产生于西方。”
 回复 123 说:
试试看这么说:“中国并不命中注定拥有中医,但中医却天然产生于中国。”
(2009-07-08 13:27:54)
123 ()   发表于   2009-07-08 10:59:03

记得我上学时写《中国科学技术史》的读书笔记的时候,仔细的看了关于宋代科技的章节,顿然觉得宋代的文化、科技才是中国古代文化科技的巅峰。于是接下来尝试着分析一下蒙元入侵对宋代科技文化发展的破坏,但是学力所限,很不成熟。不知博主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回复 言永 说:
除了军事之外,宋代在各领域都可说无疑是中国文明的巅峰,陈寅恪虽以治唐史著称,却曾反复陈说华夏文明是造极于两宋。科技上更是如此,别的不说,四大发明中三项都是在宋代发明或开始应用的。但后人恰恰是以成败论英雄,许多人一说到两宋,只有“积弱”这一印象,与“盛唐”的强大形成鲜明对比。这也是一种建构出来的刻板印象,在学术上十分有害。
至于蒙元入侵的破坏性,本来就很难评说,最方便的是将明代与宋金作对比。对蒙古影响的讨论,倒是在俄国最激烈,这是俄国史上一个重要课题,可以参见。
(2009-07-08 10:51:09)
言永 ()   发表于   2009-07-08 09:15:04

考虑到古希腊典籍是经过阿拉伯人的二手传译,彼时西欧算不算全盘“东化”?中国文化需要形而上学的唐宋引入佛学,很想知道唐朝是否同样有可能从阿拉伯人那里引入古希腊之学,假如有一位玄奘阿訇。

科技分言,技能宏科科不宏技。技术更多依赖商业法律特别是专利法律的废立。英伦的普通法与独立司法传统很难说与古希腊多大关系,甚至与古罗马的关系也可疑。政治法律制度层面的英雄时势,通常不能归约为文化思想问题、小众不当权精英学西化还是学东化的问题。

维舟说的“现代科学的成功又反过来造就了古希腊的重要性”,在统计学意义的因果上有两点可分开说:一是原因改变将伴生结果的改变;二是原因可改变、至少在思想实验中可改变,所谓“counter-factualist causality”。现代科技是武器的批判,要反设现代科技败北于古代科技,是对想象力太强的挑战。更容易设想的意思是万古长夜天不生现代科技,此外还有第三种情形--也许在另一个平行世界,古巴危机引发的核战争已经把大部分哺乳动物象恐龙一样地灭绝。
 回复 lixiaoxu 说:
玄奘取回真经,创立的法相宗是最接近印度佛教精神的,但却在中国灭绝得最早。一种外来思想要发扬光大,还是得与本土文化相适应的,这在全世界都是如此。
我没有反设现代科技败北于古代科技,只是说:现代科技归根结底是西方思想的产物,因此阿拉伯、印度或中国不可能自发演变出它来;它们如果能自发演变出某种“现代科技”,那么必定不同于我们现在所知的特殊形式的“现代科技”。
(2009-07-08 08:34:53)
lixiaoxu (http://lixiaoxu.lxxm.com)   发表于   2009-07-08 04:39:10

  • 评论分页: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
  •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