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昼
时间:2004-10-14

他已经连续加班了三个通宵。每天除了清早打车回家洗个澡,他没有任何停顿。深夜里他慢慢地喝完一杯冰水,冷淡地看着这一天流逝,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都会过来的,过来了就好了。

的确过来了。提案结束后老板微笑着说:“早点打车回家吧,今天你非常出色。”他嗯了一声,不知怎么的,心里竟然有些怅然若失。

半年多来,他第一次在天黑之前走出公司,感觉阳光耀眼,很不习惯。看到柳条开始发芽,使人有一种死去很久又复活过来的陌生感觉;竟然毫无征兆地涌起一阵想写诗的古怪冲动。很久以来,他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时间,现在反而不知道该干什么了,除了睡觉,他居然想不起有什么事可做的。

回家缓慢地洗完澡,他沉默地端了一把硬木椅子坐在阳台的晾衣架下。呼吸着吹拂着隐隐花香的晚风,觉得一阵晕眩。黄昏逐渐浸润,他仍然一个人沉默地发呆。躺在床上,睁开眼睛望着斜坡顶的房间。似乎在想着什么,但定下神,却什么也抓不住。他有一些困倦,但却睡不着。整个一个晚上,只听见时间滴答作响。

凌晨四点,他结束了试图入睡的斗争,下楼到院子里跑了一圈。这种早上的清新空气他已经有三年没有呼吸了。5点,他离开房间,到公司的时候几乎比阿姨还要早。清晨路面空旷,车子开得发疯一样。很久以来,他第一次见识了这个城市的另一面,好象一个刚刚苏醒的、蓬头垢面的羞涩女子。

又一个晚上没睡,他胃口很好,早餐比加班时的晚餐吃得还多。他自己也觉得有点奇怪,加班了三个通宵后,昨天竟然还睡不着;更奇怪的是,他似乎并不觉得怎么累。在接下来的几个晚上仍然如此,他闲下来无事可做,反而感到莫名的恐慌,半夜无法排遣时间,只好下楼去跑步和打游戏。

他自己也开始奇怪起来,难道是失眠?自己却也没有过连续十几天无法入睡的呀。打电话给在医院工作的高中同学,她轻笑着说:“哟,居然是你?”他微感惭愧,自己已经很久没联系朋友了。

她还是那样。灿烂、温婉、美好。在医院回家的路上他觉得一阵安详,同时降临的还有巨大的孤独。他想起很多过往的碎片,想起自己的年龄,以及一些自己向往过的、不那么坚硬的东西。这次医院之行并没查出什么病症,却唤醒了他内心很多柔软的愿望。

夜里他望着天花板,把自己迄今为止的人生回溯了一遍,然后是第二遍……。他突然忘记了无法入睡的问题,也丢弃了打游戏那样颓废的排遣方式。相反,他想到远为多样化的可能的人生,而这些多余的夜晚提供了这一可能性,或者说,那不是夜晚,对他来说是白天被延续的一部分。

他开始过起一种分裂的双重生活。在枯燥的工作之外,为了排遣剩余的时间,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他阅读完了城市图书馆里的所有图书、学会了六种语言和十九种舞蹈姿势、看完了569张DVD……受这种充实感的鼓舞,他在成年后第一次开始想象爱情。然而只有在开始了一段爱情之后,他才意识到了一个巨大的障碍:他是一个已经有整整一年不曾入睡的人了,并且或许永远也睡不着了。

他陷入了一个困境:他无法想象自己将来在做爱的时候仍然保持着如此可耻的清醒;然而他现在实际上却难以适应一个有黑夜的生活,那意味着他将丧失一半的时间,也即不得不丢弃一半的生活。并且问题在于:他现在有可能再次恢复那种正常入睡的遥远感觉吗?

只有在这时,他才意识到这个荒诞的陷阱。其荒诞在于,他突然丧失睡眠,这种丧失本来不给他造成损失,相反给他带来曾经丧失的其他东西;但现在他却意识到,如果不能恢复睡眠,他将丧失本来可预期的更多幸福,而这意味着他也许将再次恢复到日常平庸的生活。

他茫然无措。甚至在丧失睡眠的最早时期,他也没有这样惶恐的感觉。更诡异的是:他意识到既然上帝的电脑出了一次事故,那么下一次,或许他不是恢复睡眠,而将连续沉睡多年,而他本人,无从知道即将降临的是哪一种可能,也不知道它将在何时以什么方式降临。


  发表于  2004-10-14 14:22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看到今日的《参考消息》,竟然真的有人连续20多年不曾睡觉的:

一个名叫费奥多尔·涅斯捷尔丘克的乌克兰保险经纪人,从40岁那年到现在(63岁),一直失眠。开始还想各种办法让自己入睡,后来发现自己根本不需要睡眠,连服安眠药也毫无用处。而且他20多年不睡,精力旺盛,和常人无异。
维舟 (http://weizhoushiwang.blogbus.com)   发表于   2005-01-20 09:07:26

隐隐作痛的怅然,随之而来的欣慰,你,我,他原来都是一个人,哈,我不要去看医生了.
Chantry ()   发表于   2004-11-14 22:36:13

你那边可以看到极昼吗?是哪个国家呢?
魔界空明 (http://mojiekongming.blogbus.com)   发表于   2004-10-14 22:48:10

事物总是相对立而存在,优点也将同时是一种缺点。但我们何妨面对现实,用简单面对的方式来期待无法预知的未来
asiapan (http://asiapan.blogbus.com)   发表于   2004-10-14 19:41:00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