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少年多不贱
时间:2007-02-01

和L通了个电话。每次都是这样:匆匆谈下工作的事,回避个人的近况。谈什么私生活,似乎不免有点婆妈——男生大多都是“孤独的大动物”,毕业后本就远不如女生间那么密切,相谈寥寥,烦恼没什么可讲,开心的事却也不多。渐渐地,即便大学时代的哥们,仿佛也陌生起来。

有次偶然谈起毕业前夕,在厦门溽暑季节的深夜长廊下,我们当时的人生规划:想的无非是若干年后要在职位、薪酬上得到什么回报,买房娶妻,凡此等等。L苦笑了一下说,想想这些现在我们都有了,说也奇怪,好象没什么成就感或幸福,反而觉得还不如那时做穷学生时快乐。

就物质目标来衡量,我们的确生活得都不坏;不过这种满足与虚无也并无让我意外,虽然我本人也一度堕入其中。多年来每次见到L,他似乎越来越疲惫。他本是个性如烈火、喜好张扬的人,毕业时薪水全班最高,春风得意,那时意气风发,难得小聚一次,总要拉我们到外面勾留到半夜。不过一年年的,他位置越处越高,神情却越来越意兴阑珊,见面时叹息的次数多过了哈哈大笑。前年去参观他装修了半年落成的豪宅,里面处处可见他的心血和搜罗的藏品——不过他现在却没什么时间独处享受了。他说加班太多了,现在即使准时下班也不想回家,又在外鬼混折腾到半夜才回去。而他当年信誓旦旦要一毕业就娶的女朋友,拖了七八年到现在,大概这就是现代婚姻:总是要到可结可不结的时候,才会结婚。

这样的故事听起来很耳熟,因为我们不同程度上都在经历类似的过程。一个野心勃勃的男青年异化的故事总是这样交错着欲望和孤独。一方面是他最初的那种不可抑制的冲动所代表的具有巨大能动性的生命感,那种实际上没有任何目标的扩张冲动,另一方面就像《西方的没落》中所说的,“无穷的孤独感就仿佛是浮士德式心灵的家”。对他来说,生活就意味着斗争、征服,意味着去赢得胜利,这使他得到了很多东西,却又使他意识到那并没什么意义。

克虏伯曾说,工作就是他的祈祷。这句话大概适用于现代工业社会的每一个人。工作取代了大部分精神意义上的象征。无限的满足之后是无限的虚无。宗教通常会劝说人们放弃,但放弃却永远是艰难的。即使我自己早已清楚地意识到,不再指望从自己目前的工作中获取任何成就感,要重新设想一种新的理想生活,于我仍是茫然的。虽然不断对人声称或对自己说,到三十岁要作一个决定,可一晃已将届而立,才发现自己之前的说法仅仅是在回避面对自己,拖延时间而已。虽然L近年来电话里总流露出极为疲惫的样子,但要他激流勇退,那是更不可能的——首先他就无法忍受前后的心理落差,就如艾森豪威尔说的那样,假如提早退休,“到头来我会死得更快”。

这种“停不下来”的生活状态,最可怕的是:虽然一直抱怨,想要停下来,可当真停下来时,却发现不知道干什么才好,这大概就是“梦醒了无路可走”吧。一个老同学说,他对这行早已没理想和热情了,但问题是现在除了这个,别的也不会干。这两年所以人们也终于开始培养个人兴趣了:无论摄影还是游泳,否则我们就将由憎恨自己的工作变成憎恨整个生活了。


  发表于  2007-02-01 21:19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慌乱迷失中再寻找自我。喜欢那种穷开心,也喜欢穷伤心。至少俺现在是这样的。如果哪天失去了,希望自己在终点之前能找回。
fiona (http://5fiona.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2-26 15:37:32

看来大家都是一样的无奈

生活的确定的意义和满足感越来越少

人又像被拴在一个机器上一样。虽然不起劲,也只能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混着,就是国人的常态了
 回复 春蚕 说:
生活的无意义感的确是很可怕的,这也算是“即将到来的满足与虚无”吧。
(2007-04-06 21:27:48)
春蚕 ()   发表于   2007-04-06 21:02:02

这是我三个月来第一次重新打开这个BLOG.因为那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忙工作!越来越发觉工作已经占据了自己大部分时间(即使下班,思绪也不可能完全从工作中摆脱出来)我从来不认为生活和工作可以混为一潭,毕业工作后第一次感到"失去自我",没有生活,不再有兴趣.我最近一直在思考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难道就一直延续这种状态直到老死?我是否真的在每月工资单上或别人所谓的"体面工作"的赞声中获得欲望的满足?(尽管那数字真的微薄不堪,所以最近常常对外宣称自己是"民工").欲望和自由真的需要被好好权衡,这个真理没有变,变的只是我的想法!毕业当时的宏图大志只是"那个年代没有目标的扩张冲动",现在看来有些幼稚也没那个必要了.另外,谢谢你的文章!
 回复 J.H 说:
机械的生活,被意识到的时候是很痛苦的,不过要通过自省来达到自在,这也是必要的。你也不要绷得太紧,人毕竟不是机器。
(2007-03-04 13:12:02)
J.H ()   发表于   2007-03-03 22:00:51

其实我并不主张把个人兴趣当成工作....但是可以把工作培养成兴趣...
 回复 YOYO 说:
呵呵,前者有点像“情人一不小心变成了老婆”。不过往往是后者更难做到啊。
(2007-02-16 09:47:20)
YOYO (http://yoyoyou.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2-15 22:39:11

有许多男人,包括一些女人,总觉得,一定要达到什么目的生存才有价值,有尊严,甚至有幸福感可言

就我理解,我们活着本身就是价值\尊严和幸福

我们发明了许多东西,无非是为了让自己方便而已.我们传乘了许多文化,不过是让自己心灵充实而已

所以,懒洋洋地晒太阳和为GDP做贡献本质上区别并不大,一旦想通这点,把自己往死里打击一下,就……往往置死地而后生了,P颠P颠地高兴了起来了。

我喝酒是因为酒好喝,我读书是因为读的时候我很高兴,我赚钱是因为要买漂亮的衣服等废物,我谈恋爱是因为想看到对方轻松的样子,我活着是因为觉得现在死了怪可惜的……
 回复 菠菜 说:
一句话概括,就是伯林说的“消极自由”:自由的目的就是自由本身。
不过话又说回来,很多时代的进步却都是靠被你鄙视的这些浮士德式人物推动的。
(2007-02-08 11:35:20)
菠菜 ()   发表于   2007-02-08 10:10:12

如果欲望的满足=极度空虚+新的欲望的诞生,无欲无求是否才是人生最重的归宿?
 回复 小D 说:
这个问题就很形而上了,不过对人生苦恼的消除,宗教的观点概括来说,都是提倡“放弃”,所谓“抛开身外之物”。或用伯林的话说,“如果自由的程度可由欲望的满足来衡量,那么,我可以通过有效地消除欲望来增进自由,就像可以通过满足欲望增进自由一样。”前者或是后者,看你自己的选择。
(2007-02-04 22:11:36)
小D ()   发表于   2007-02-04 20:42:52

如果在享受快感的能力(童真)消失以后,贪欲仍苟延残喘;如果我们现在为那些个别错过了快感享受而痛感懊悔,而不是看穿所谓快乐的空洞和虚无的本质;如果这时候,那些我们已经无福消受的东西,让位给金钱这一所有快乐之物的抽象代表,并且从此以后,这一抽象代表就跟过去那些能带来真正快感享受之物一样,一如既往地刺激起我们的情欲;也就是说,现在,在感官意识衰弱了以后,对一样没有生命的,但却不可毁灭的东西,我们又有了同样不可毁灭的贪欲;或者,在这时候,如果那只是在别人心目中的存在取代了在现实世界中的存在和活动,并点燃起了同等的激情——那么意欲和精神变化为金钱和名誉。这样的话,精神就退守在这最后的防线以负隅顽抗,直至与死神同归于尽。生存的目的也就没有得到实现。--叔本华《论意欲的自由》
游涛鸣 ()   发表于   2007-02-04 20:18:26

人的神经在保持一个程度的刺激后,就会麻痹,生活给人的感觉就平淡无趣了起来。寻找一些激情吧。
halida ()   发表于   2007-02-04 19:56:15

刚刚成为一个这样的男人的牺牲品。三年,好吧分手,换我的新生。
玉声 ()   发表于   2007-02-03 16:51:07

停下来的资本不够吧,或许.



人在折腾中前行
无法 ()   发表于   2007-02-02 09:14:05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