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船
时间:2004-10-15

这个穿着青布衣服的异乡人,在一个阴郁的黄昏急匆匆地赶到了野外的渡口。“船家!船家!”他的声音里有风尘和疲惫的气息。他说他想在这个秋天结束之前回到阔别的家乡去。他孤身一人,带着这条河流下游的口音。

船家和两个水手在油灯下看着这个落寞的人,判断他的职业。他眼睑下垂,神色荒凉,淡于陂水冷于秋。他青灰色的脸上没有明显的表情。他说他是个商贾,不过谈吐又好象书生。

夜船毫无声息地在一片冻云黯淡之下的河流上滑行。他辗转反侧,听见四周芦苇萧萧的声音。想起这一带强盗和狐狸的传说。他看看窗外九月初二冷淡的月亮,从天象上他判断自己今天晚上将会做三个梦。这样想完,他觉得好受多了。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占星家。

半夜里他听见水流淙淙的声音,水和芦苇摩擦的声音,还有一个微弱的声音:“拉兄弟一把……”他知道这些声音越是侧着耳朵去听越是听不见。他想自己现是在第一个梦里。他翻了个身,睁眼看见船篷另一面的窗户外密密的繁星。四周没了声音,他无从判断船只是否在航行,也不知道是否这是梦的一部分。

然而他知道占星的结果是三个梦。所以他放心地睡了。迷迷糊糊中他看见六岁的女儿,她笑着说,爸爸,那我先睡啦。好吧,你睡吧。她又说,爸爸,那我先睡啦。她的声音有水流的质感。一阵风吹来,他猛然觉得自己骨头里灌满了风声。他起身喊:船家!船家!但船上没有一点动静。他一身冷汗,一个被中断的梦是个不祥的征兆,或者,难道这中断也是梦的一部分?

他绕船走了一圈,发现船只孤单地停泊在这条平静河流的中央,四周的芦苇在秋风中哗啦啦作响。他看看天象,心里平静了许多。他知道这里狐狸和水鬼的传说。他低头数了数,确认自己至少应该还可以再做一个梦,心里更加安然。

回到船里,他才发现船舱里空无一人。他吃了一惊,望望窗外,听见芦苇荡里又有微弱而持续的声音:“拉兄弟一把……”他侧过头去,右耳朵听见另一个声音:爸爸,那我先睡了。

他难以入睡,这个占星家、书生或商人,他想取出自己的东西再计算一次天象。他不能确信自己现在是清醒还是在第三个梦中,如果是清醒,那么也许他上船的时刻才是第一个梦的开端,而他在这个梦里才预测了这个夜晚梦的数量。但他不能也不愿相信自己现在不在梦中。

他在黑暗而多风的船舱里摸索着。忽然听见女儿的声音说,爸爸,你是在找你的占星书吗?是啊,他不由自主地说。她笑着说,在我这里呢。她说,爸爸,你已经到家啦。他睁开眼,看见她手里捧着他的占星书,笑吟吟的。看看天已经亮了,船靠在他家的门前。他定定神说,我这是在做梦吗。不是,不过我累了,爸爸,我要去睡了。

他坐在那里,反复着计算着这个晚上梦的数量。他也不确定现在是否已经天亮到家。他翻开他的占星书,里面每一页都是白纸。在最后的一页上,记录着他在这个晚上做的所有梦。


  发表于  2004-10-15 06:4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前面好看,后面诡秘得有点故弄玄虚了。呵呵。
mumutu ()   发表于   2004-10-16 18:23:10

感觉主人写的东西总是隐藏着某种对不可预期、无法确定的无奈
asiapan (http://asiapan.blogbus.com)   发表于   2004-10-15 18:20:33

感兴趣的话,有的东西可以看看

文革时期中小学教科书摘选

http://www.blogbus.com/blogbus/blog/diary.php?diaryid=323244

魔界空明 (http://mojiekongming.blogbus.com)   发表于   2004-10-15 15:26:06

且待小僧伸伸脚
魔界空明 (http://mojiekongming.blogbus.com)   发表于   2004-10-15 15:24:45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