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汉字,理解中国
时间:2009-08-25

歌德有一句看似费解的格言:“谁不懂得外国语,谁也就不了解本国语。”他的本意无非是说:只有理解外语的特性之后,才能在两相比较之下更深刻地意识到母语的特殊性。本国的语言文字往往是一个人所继承的无法察觉的遗产——就像很少有人能说清楚母语的语法一样,我们对汉字在中国传统及现实中的作用,也常常停留在一种“创造性麻木”的状态之中,而那却是中国文明与世界其他文明的根本性区别之一。如果与欧洲文明作比较,这一点就显得愈加清晰明显。

方块字帝国

汉字的特殊性一目了然:这种起源于象形文字的方块字与大多数拼音文字迥然不同。但与此相关联的另一些现象却经常是国人所熟视无睹的:对联、书法、摩崖石刻等等。对联是中国极常见的民俗,在传统景点的亭台楼榭上通常也都有,而书法在中国艺术史上的地位之尊隆更是明显(“书画”并称,而“书”在前),厅堂悬挂一幅字画对传统士大夫来说也是相当高雅的,至于在名山上题刻大字(如泰山上“五岳独尊”等字),中国人也一定并不陌生。事实上它们是如此普遍,以至于很少人意识到:以上这些现象,在汉字文化圈以外的世界,几乎是看不到的。

的确也曾有人意识到这种差别,但却常常是在民俗学和艺术史的框架下讨论这一差别的;然而,它其实关涉到中国文明的根本特性和语言哲学问题。

汉字的结构和特性以一种难以察觉的方式,极大地影响了中国文明的发展和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按现代语言学的观点,文字只是记录语言的符号——例如“中国”这个读音是写作方块字“中国”,还是用拼音“ZhongGuo”来记录,本质上对语言含义不产生影响,同一种语言可以使用不同的字母体系(也就是符号体系)来表达。然而中国传统上的思维却是一种文字中心主义的观念:仿佛文字是直接表达概念的,它认为只要是表达同一个含义,就都应该也可以使用同一个符号来表达。这就像阿拉伯数字的“1”是一个普适的符号,即使在不同的语言里它被读成yi, ichi, one或uno,但操这些语言的人都明白它代表什么意思,也都用这同样的符号来表达。

史学家早已注意到这种观念所造成的强大影响:它确保了中国一个稳定的文字体系,在此基础上,方言(其实也就是汉语的亲属语言)歧异之大超过整个欧洲的中国,才得以保持文化上的整合,并为政治统一提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需要补充的是:正是在这一观念驱使下,与汉语本属不同语系的日本才采纳汉字;虽然日语中“山”读作yama而非shan,但在文字中心主义的思想霸权之下,最初记录日语的人自然而然地使用同一个符号来表现同一个概念,除此之外他几乎不可能设想另一种可能。

由于整个思维的中心指向文字而非语音,而文字表达着概念,因此中国哲学自先秦以降,普遍注重名义的辨析,即孔子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必也正名乎”。龚鹏程正确地指出:先秦名家“整个学问的重点和目标,乃是对名的辨察而非逻辑的建立。……中国的存有论,即是以察名的方式来建立的。哲学家往往以替万事万物命名的方式,来说明他们对世界的看法;或重新考察名谓,界定事物存在的性质。”(《汉代思潮》)

这种对“名”的辨察是符号中心主义的必然产物,就像一个人辨别后发现yi, ichi, one, uno等纷繁不同的语音背后实际上表达的是同一个概念。由此又推动了一种一元本体论的宇宙观,认为各家之道本出一源,即《庄子》所说的:“圣有所生,王有所成,皆原于一。”只是后来分裂了,才有百家争鸣、各道其所道,但这其实都是歧异而不完整的。因此当明清之际天主教士东来,利玛窦说“天主”即古书所谓“上帝”、“天”,徐光启很容易接受了这一解释。

在民间,传统上中国人一直认为汉字是神圣的,对书写的汉字保持了极大的尊重,所谓“敬惜字纸”,还会将零散的字纸送到寺庙钱炉里烧掉。晚清时成都市民还有自己的社会团体——惜字会,会址便设在惜字宫。汉代《太平经》已产生一种中国独有的宗教观念:认为冥冥中存在着一种记录,人之善恶皆白纸黑字般不能掩藏;而与神灵沟通的道士,也须利用奏章向天官沟通意见。中国人在世界诸文明中率先发明纸张、印刷术,并在现代之前保存着数量最为庞大的典籍,重视教育,敬重读书人,不能不说是受这一观念的推动。

两种语言观

与中国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西方的语言观——亚里士多德认为“言语是心境的符号,文字是言语的符号”,在此,言语被视为与心灵、神性有着本质的直接贴近关系,而文字只是附属的符号体系,选用哪一种符号来表达言语并非本质问题。也就是说,惟有言语才是思想的再现,而文字则是言语的再现,索绪尔毫不掩饰地将文字贬低为一种附属品:“言语与文字是两种不同的符号系统;再现前者是后者存在的唯一理由。”

在此基础上形成的是一种逻各斯中心主义。在英语中,word一词同时具有“言语”、“单词”、“用言语表达”等含义,当它大写时还可作“逻各斯”解,中文里没有一个词能同时对应以上这些含义。这种观念将意义、实在法则视为永恒存在,以此作为思想和认识的中心,并设置了许多二元对立,如主体与客体、本质与现象、必然与偶然、真理与错误、同一与差异、能指与所指等等。这些正是现代解构主义所意图颠覆的对象。按雅克·德里达的观点,西方历史即一部“会话语言=声音”对“书写语言=文字”的压迫史。

欧洲这种以言说为中心的思维模式在苏格拉底身上就可看到:他的一生从未写过书,而只是在与人的交谈中辨析探求哲学议题。希腊城邦文明极端重视公民在公共空间的语言交流,按亚里士多德的意见,处于城邦之外的奴隶和野蛮人都是无言的(aneu logou),“他们不是丧失了演说的机能,而是丧失了一种生活方式。在其中,言说获得了意义,并且唯有言说有意义,所有公民主要关心的是彼此交谈。”(汉娜·阿伦特《人的境况》)言说如此重要,以至于文字发展长期滞后,《剑桥插图中世纪史》指出,11世纪西欧大多数人甚至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除了在教士阶层中,书面文件似乎是特殊的事情,远远没有形成表达人类思想的标准方法。”

中国的情形恰好相反,这一点在两者的语言学史上体现得最为明显。语言学研究主要有两个面向:语文学(philology)和语言学(linguistics),前者针对文字,特别着重于文献考证,而后者研究的是语言本身。大体上说,中国传统的语言研究主要是语文学,而欧洲则基本上集中于后者,索绪尔甚至根本不认为文字属于语言学的研究对象:“语言学的对象不是由文字和言语组合决定的,只有后者才构成语言学的对象。”

但中国语言学却偏偏长期处在文字中心主义的主宰之下。中国学者一贯重形不重音,从许慎时代到段玉裁、王念孙时代,这一观念控制中国语言学研究长达1700年之久。传统上最艰深的小学训诂,实际上是文字学而非语言学;“甚至在研究方言俚语的时候也带有语文学的性质,因为作者们往往考证这些方言俚语用字的来源”(王力《中国语言学史》),语文学一直在中国的语言学研究中占有无可置疑的统治地位。与这种极端注重文字辨析相对应的是:中国的音韵研究是中古受佛教声明学冲击才产生,且一直没有发展出句式的探讨,缺乏语法文法的研究,直到近代受西洋冲击。这种以文字而非语法、语音为研究对象,且语言学离开了文字学就好象无所附丽的特点,正是与汉字的特点密不可分,而与西方截然有别的。

这种差别,古人并非没有注意到。宋人郑樵《通志·书略》已指出:“梵人别音,在音不在字;华人别字,在字不在音。”当欧洲人接触到中国文明的汉字体系时,这一显著的例外提供了另一个范式,使他们大感困惑,因为从地中海到印度所有古文明中都没有这种情况。汉字与发音没有必然联系,莱布尼茨据此称汉字似乎是“聋子创造的”,而黑格尔对汉字的严厉批判更为人所熟知,在其《哲学全书》中,他以极端的自信宣称:“拼音文字自在自为地最具智慧。”

随之而来的是这种语言中心主义对中国的冲击——汉字拼音化运动就是其冰山一角。原属汉字文化圈的日本在明治维新时即出现了“言文一致”的浪潮,这一呼吁的本质就在于认定文字必须是语音的视觉化工具。据此又出现了一种对表音文字的认同和崇拜,竹越三郎甚至将日本人采纳汉字称为“至今仍在持续的日语受难史”,在这一表述中,文字成了对语音的压迫。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西方解构主义则掀起了一个完全相反的反抗。雅克·德里达在《论文字学》等一系列著作中,强调从文字本身而非语音来思考语言,其著名的格言就是“文本之外别无其他”。解构主义的基本精神就在于反对逻各斯中心主义和言语中心主义,拒斥形而上学,否认阅读是寻找原初意义,理解文本也不以作者为中心,从而为新的写作、阅读方式开辟广泛的可能性。从“言说”到“书写”的革命性转换扭转了语言中心观及其价值体系。

受其影响,日本学者莲实重彦《反“日语论”》及柄谷行人《现代日本文学的起源》中已经开始重新反思自明治维新以降的“言文一致”运动。国内学者虽也开始回顾近代文字改革,但这些研究与解构主义、语言哲学、传统社会的文字崇拜、书法史等,却仍常常被视为几个互不关联的孤立领域。而它们有朝一日的融会贯通,将开辟一个新视野,使人更深切地理解中国文明的特殊道路,并进而超越这一认识范畴,跨领域地反哺相关学科。


  发表于  2009-08-25 20:52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不好意思,说一下,郑樵是南北宋之交的人,不是唐人。
 回复 Pepino 说:
已更正,谢谢,这是我失察。
(2010-03-29 10:14:51)
Pepino ()   发表于   2010-03-29 03:50:55

方块字是一种难以推广的文字,到现在只有中日再用,朝鲜越南都废了。在中文文章中找到拉丁字母是很常见的,因为汉字无法准确的模拟声音;即使维舟的此篇文章,也不得不出现好多处拉丁字母(“yi, ichi, one或uno”);但是在英文的介绍中国的文章中,不出现汉字却是经常地。桃花豹那个观点我实在无法认同,一个数可以用阿拉伯数字,实际上大多数德语文章中就是这么用的,“破格”加强逻辑性,减少断句的次数,正因如此德语文化才能贡献出歌德、康德这类人物。现在你去看许多科技文章,文中经常出现那种没翻译成中文的英文词,但你在拼音文字的文章中有发现什么无法罗马字化的词么?
 回复 pīnyīn wànsuì 说:
字母文字都具有拉丁字母一样的特性,这和是否易于推广一样,都并不是文字优越性的体现。
(2009-10-19 10:53:01)
pīnyīn wànsuì ()   发表于   2009-10-18 18:24:16

黑格尔说印度说东方充满傲慢岐视,经常瞎扯。

还好意思谈文字,德语笨死了,一个数能写出20多字母。笨不笨啊。还有一堆破格,什么用都没有。英语比德语进化多了。就更别跟中文比了。

我学了德语以后,深切的体会到,我们的老祖宗太聪明了。从字来说,26个字母编的字词要发展,排列组合是发散的,新字会越来越长的。中文呢,几千单字组词,那是收敛的。中文不需要时态语态一样表达情楚。是因为考虑到人的智慧而采取的灵活态度,这就叫聪明
桃花豹 ()   发表于   2009-10-15 13:40:30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ludi/archives/341591.aspx

基本上就是重复12年前 芦笛 写的 汉字改革小议。
sombre ()   发表于   2009-10-04 03:07:01

太有才了

不错

维舟是在上海么。下次我回去的时候去找你玩,我现在有点身不由己。然后到时候聊下文字的事情吧(包括近代思想史、童话、政治——我是说真正的童话~有外星人有多样化智性生命形式的那种文体~)。今天我绑架了一个学linguistic的孩子看这篇,然后他回去把你blog收藏鸟~ 我们又为这个吵了半天。大家最后认为,要重新制定研究语言的工具和定义什么叫做“一个语言”。。。。如果下次我回去可以拉住他,我就把他和我师兄一起拉到上海去~~

间中扯了很多德里达,还有海德格尔(因为他的例子比较可以迅速激怒linguiste啦)。

所以我估计我们面谈也一样讲不完这事情,不过我一直看你写字,所以熟悉你的讲话规则,倒是有利于澄清问题的速度的。

medea_zeng@hotmail.com 我留个mail给你,然后你给我说下你的吧。冬冬同学我隔山隔水的认识她。因为我和她有一个朋友交集;) ok,现在你是这个交集中的第二个元素~(突然又短路了我还要说什么,好像是颁正朔的事情...改天再来了,洗碗去了)
 回复 继续意思 说:
是,我在上海。我对语言学是门外汉,不过讨论过程是一种乐趣,其结果也是开放的,本来也未必要谈出个什么样的结论性共识来(又不是谈判),关键时当对话完后,彼此是否觉得对这个问题有了比之前更好、更全面深入的认识。
(2009-09-06 08:38:10)
继续意思 ()   发表于   2009-09-06 03:19:32

我的不爽是注定了的,因为这是个大话题。
还可以提醒维舟的是——“中国的情形恰好相反,这一点在两者的语言学史上体现得最为明显。语言学研究主要有两个面向:语文学(philology)和语言学(linguistics”——即便是这个,也很难说是中国传统的,因为philology不是我们说的小学,也不是中国人观念中的文献学。 所以这是为什么我在上个留言提到说回到基本的研究语言的差异中去,比如“象”的观念。维舟说的两种研究向度和中国的偏重,都是在默认了音-形为基本语言结构的linguistics上做出的。而中文自身的特点远未被这样的划分所勾勒出来。
对自己文字的认识,首要的是识别出差异,却不一定要用印欧世界的划分。歌德的要求,是一个浪漫主义者的要求,一个世界主义者的要求,在今天而言是过于苛刻了(要浪漫已经很难),同时又是不够的(事实比浪漫更艰于抵达)。
 回复 我就知道我说不完意思心里不爽 说:
当然未必一定要用印欧世界的划分,我只是借用王力的观点,认为这比较便利地论述中国与西方语言学研究之间存在的差异。笔谈难以尽兴,如果对面谈我们大概可以对彼此的观点都有深化——虽然素未谋面,但我有这个感觉。
(2009-09-04 08:16:14)
我就知道我说不完意思心里不爽 ()   发表于   2009-09-03 22:15:36

我师兄在用一种古怪的方式解释中国字。总之是和周易有关,关于形,相和象(最后一个是西方语言中没有的概念,前两个都有可类比的~)。然后方式是离奇的,离奇到我不愿意说——呃,关于逻辑学(排除syntax和词形的metamorphic,最初我们建立所谓“言说规则”----逻辑,是基于既成自然语言的。比如我们所用的单称,然而因为希腊文里没有特称,所以模态逻辑的具体形式无法在那个时期被明确表达,etc.)。

总之(我也不知道一时间说啥好,于是硬转了~),总之我们可以分清楚的是一个语言自身的特点的研究和在变演中社会历史与之交互影响的研究,对于我而言前者是内在性的,而后者始终是外在的(但不是无关的,因此它是构成的,而不是原初的....我又开始着急了....我知道我知道)。这个立场跟维舟应该是不同的,维舟是社会科学训练大的金牛座~

谁知道留言想说点正经事会这么抓狂。。。改日再来。钦此
 回复 再说一下意思 说:
我是金牛座,可不是“社会科学训练大的”,最多只是自我训练,那也是人人皆可为之的。我对周易研究中的一些神秘主义倾向不敢置喙,虽然文字从起源上说也与巫术有关,我更关注的还是文字与思维结构的关系。
(2009-09-04 08:08:30)
再说一下意思 ()   发表于   2009-09-03 22:04:28

谢谢维舟,我有看你另一篇“文字改革”。想想再来找你说话儿。


路过意思一下 ()   发表于   2009-09-03 21:52:16

维舟 回复 gone329 说:
我觉得你好像还是没有想明白——或者你的“突然明白了”是在开玩笑?

嘿嘿,我是指对于那种理论算是有了一个“佐证”,瞎说说的,其实我并不懂啦。刚看到龚鹏程的一篇“被扁和被捧的汉字”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808ed0100bwkb.html 对于捧扁之说深以为然。想之前所识种种观点,不知多少是被忽悠的。对于汉字,认真想来,竟是如此无知。当然,最要紧的,就像前面朋友指出的那样,是我也不会写字了。万恶的搜狗拼音让我也堕入了以前所不齿的别字党。这种时候只能无耻一下,把研究丢给维舟们,自己就等着剽窃了
gone329 ()   发表于   2009-09-03 19:54:48

补充:形声字至少在以下几方面对方块字的延续和推广有明显作用

一,大大方便了文字的记忆。象形文字的缺点就是一义一字/图,记忆繁复,因此往往局限于祭司等小群体中使用;形声字成为文字主题(数量上),使得普通人能以较少的时间和精力掌握常用方块字。

二,有利于创造新字。以相对独立的义旁和音旁组合造字,一旦有创造新字的需求,可以根据字义选择义旁,根据其他情况选择音旁,而无需象典型的象形文字一样去构造一个抽象的画面,造字难度大大降低;而且义旁在很大程度上指明了新字的类别,非常有利于掌握。
大秦猛士 ()   发表于   2009-09-03 12:51:23

汉字的特性猜想

汉字中存在大量的形声字——现代汉字中占90%——我认为形声字已经不是完全用字形来表义,至少音旁已经带有用音来表义了(和拼音文字不同的是,音旁必须和义旁结合才能指代完整的义)。

我不清楚,其他古代文字是否也有类似的构字方法——当然不是指个例,而是象汉字一样,形声不仅是六书之一,而且在数量上占据明显优势。

如果其他从象形演化而来的古代文字没有类似的现象,那至少从逻辑上,不能排除形声字是中国没有走上拼音化道路的原因之一。
 回复 大秦猛士 说:
埃及文字等也有从符号化(即不再表义而表音)的倾向和演变,但中国文字没有字母化的原因十分复杂难解,非仅此一端。
(2009-09-03 13:49:21)
大秦猛士 ()   发表于   2009-09-03 12:42:13

很希望现在我写的是繁体字
erg189 ()   发表于   2009-09-01 12:13:59

维舟哎,现在最麻烦的事情是:我们不是不反省拼音方案,问题是我们现在大家打字最方便还是在用拼音输入啊。连我们交稿子、交作业都电子本而不是手写,慢慢的我都时常想不起字怎么写,只好靠练毛笔避免不再能写出字的恐慌。
所以要反对拼音方案,实际的和电脑输入问题怎么解决呢?
给你丢个链接玩吧,零星有关于汉字在cyber空间的生存问题:
http://www.post-concrete.com/blog/?p=1393

如果国内看不到,绝对值得翻墙:>
 回复 重新意思一下 说:
看到了,谢谢,这个不用翻墙。也理解你说的问题,有一次我们一堆朋友在一起也说到这个问题,而且当场居然好几个人怎么也想不起来“懒”字怎么写,写来写去最右侧半边还写错了。不过拼音输入和汉字彻底字母化还是有很大差别,有兴趣请参见我另一篇:http://www.blogbus.com/weizhoushiwang-logs/1570564.html
(2009-09-01 10:01:08)
重新意思一下 ()   发表于   2009-09-01 09:02:15

以前看到的观点是说一开始都是象形文,为使用方便自然而然演化为拼音文。至于为什么中国一直没有变成拼音文字,好像没搞清楚。刚看到有研究称东亚人脑容量比较大,突然明白了,原来是因为我们祖先太聪明了,根本用不着拼音文字,照样能记啊
 回复 gone329 说:
我觉得你好像还是没有想明白——或者你的“突然明白了”是在开玩笑?
(2009-09-01 08:53:54)
gone329 ()   发表于   2009-08-30 21:28:29

维舟 回复 如此而已 说:
我没有义务回答这些愚蠢的问题。
=======================
也许身陷某一文化中,这些问题就显得过于遥远了,但它们绝不是愚蠢的问题。也许“道”就在其中。
努力超越自己的界限吧!
如此而已 ()   发表于   2009-08-30 11:10:29

今天晚上刚刚在波士顿美术馆的埃及馆里面看了很长时间,也注意到了象形文字,我留意了一下old dynasty时期的文字,是完全象形的,初看还以为是图画。哎呀,我又要感叹了,这个埃及馆做得真是太棒了!比大都会的还要好。
archer ()   发表于   2009-08-29 12:16:11

维舟 回复 Leo 说:

此外你暗示了字母是象形文字发展的下一个阶段

-----------------------------------------------------------------

所谓进化也就是基因的一次偶然突变,本身并不带什么巨大的优越性或者道德优势。现在所知道的最早文字都是完全表意的象形文字,后来有了象汉字这样半音半意的文字。如果在这个基础上有文字发展出有别于完全表音的新形式,愿闻其详。

另外你说的汉字特殊性,好像最初的象形文字多多少少都是方块字,玛雅文字更是十足的四方形,好像人家并没有发展出对联来。对联、书法、摩崖石刻好像和汉语语言特性、汉族文化特性有关,而和汉字本身倒无大的关联。汉族还有许多文化特性,在汉字文化圈外罕见。每个民族都有自己文化特性,在自己的文字圈外罕见。
 回复 Leo 说:
已知的最早文字确实都起源于图形,我也不否认文字会通过表音来发展,但“表音”和“字母”体系还是有差别的。此外象形文字并非“多多少少都是方块字”,看古埃及与两河文字可知;当然方块形并不是汉字发展出对联的原因,如你所言,这确实与汉语语言特性有关(单音节和易于对仗等),但书法和摩崖石刻我个人觉得与文字崇拜有关的。
(2009-08-30 19:04:36)
Leo ()   发表于   2009-08-29 08:33:48

女巫书写的邪恶的符咒-《女巫之锤》
==============
可见西方的女巫也是要将咒语写下来的。

@大笨熊
谢谢你提供的链接,但我完全看不懂@_@
如此而已 ()   发表于   2009-08-28 15:33:16

楼下的,第一个问题,你得到了它,关于宇宙信息统合思念体请参考:
http://baike.baidu.com/view/531404.htm

其他几个问题是禁则事项,刨根问底有被长门同学转学或者被朝比奈Beam袭击的可能性。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8-28 15:22:3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57606d010002uc.html
推荐此文,请教:
一、人类最后的融合是成为一个统一的思维体么?
二、人类智慧增进是有方向有目的的么?
三、如何摆脱熵增的恶咒呢?
四、只有当存在一个超越一切的大敌时,人类才可能携手共进,那么外星人是真实的存在还是被制造出来的大敌?
 回复 如此而已 说:
我没有义务回答这些愚蠢的问题。
(2009-08-28 20:27:59)
如此而已 ()   发表于   2009-08-28 11:58:51

《太平经》已产生一种中国独有的宗教观念:认为冥冥中存在着一种记录,人之善恶皆白纸黑字般不能掩藏;
=====================
此种记录是文字的形式还是其他形式?一种思想是在它被说出被广泛传播时开始影响世界还是在产生之初?
名可名,非常名。何为常名,即其真名,揭示其本质之名。天其实不仅是天,还是空。名的辨析难道不就是理念的冲突和妥协的过程?在没有完全认识其本质时,只能以指示等法标识此存在,仅为名而非常名。中华统一的形包容不同的音,其实保留了更多的记忆。
记得有一个北欧童话中讲到一个小矮人要挟王后,如果在期限内说不出他的名字,就要带走她的宝宝。而一旦叫出他的名字,小矮人就只能逃走。名字对小矮人来说似乎也有一种符咒的力量。
中国的女巫作法是要写受诅咒者的名的,西方的女巫呢,只要念出就可以了么?
象形仅仅是象形么?有很多字是形声合一的吧!形声字的形旁有时也有音义在。
语言文字的发展不能套用简单的进化观,在未来还不确定时,谁都不能肯定说自己就是生存的适者。

中国传统上的思维却是一种文字中心主义的观念:仿佛文字是直接表达概念的。
===========
文字确实是可以直接表达概念。对文字的不同解说也是表达概念的一种手段。比如天字,不就是天人合一理念的体现么?
还有一点,形的统一有利于跨地域和时域的交流,也同样利于跨地域和时域的观念的延续和统一。
 回复 如此而已 说:
有兴趣建议你看看龚鹏程著《文化符号学:中国社会的肌理与文化法则》,或许有助于解答你几个问题。至于你的魔法中的名字故事,这是一种巫术观念,《金枝》中有详细解说,它与中国文字观念下的符咒观表面相近,实则是差异颇大的。
(2009-08-28 20:30:09)
如此而已 ()   发表于   2009-08-28 11:30:48

汉字并非不表音。

个别象形字、会意字的确是不表音的,但绝大多数汉字是形声字,是建立在象形字、形声字发音基础上的。现在的几乎所有的字母系统,包括拉丁、西里尔、阿拉伯、希伯来、梵、藏、蒙字母,都是从古埃及象形文字经过腓尼基字母演变而来的。而古埃及文字也走过完全象形、会意到形声字的过程,只不过古埃及文字更进了一步,将声的部分进一步分解和简化,成了一套字母,而汉字从来没从没再走出这个阶段。

在现代活着的文字当中,汉字和汉字演化出来的系统(可能只有日文)是唯一非埃及象形文字的后代。

汉字未进一步进化的原因可能和中华文化的位置有关。最早的文明出现在两河流域,最早创立文字的是苏美尔人。而埃及的象形文字本身可能是受苏美尔文字的影响而创立。苏美尔楔形文字最终也未走向完全表音而被自己外孙阿拉美字母所代替。在所有的文字当中,埃及象形文是第一个发展处完全表音系统的文字,可能也是唯一一个自发的完全表音系统。这个系统传播到仅靠埃及的近东新月地带,被腓尼基人进一步改进,向东变成了今天阿拉伯、希伯来、印度字母的祖先阿拉美字母,向西变成了今天希腊、拉丁、西里尔字母的祖先克里塔字母。中华文明在地理上离这个文明发生圈最远、接触最困难,从而发展和巩固了一套独特的文字系统。

另一个我所知道的独立文字系统是美洲诸文字。美洲文字大多尚未解读,而已经解读的玛雅文字象汉字一样,是象形和形声字相结合的。可惜美洲文字系统到了玛雅文明毁灭的时候突然中断,未被后来的阿兹特克人继承。阿兹特克人的文明比较初级,没有完整的文字系统,而且后来也给西班牙人摧毁了。
 回复 Leo 说:
文字的发展,可参考周有光《世界文字发展史》。不过也略不同于你说的几乎所有字母系统均源自腓尼基字母一说;此外你暗示了字母是象形文字发展的下一个阶段,这种进化论式的观点正是近代以来中国文字改革的未经检证的先验前提,在我看来是不足取的。
(2009-08-28 20:26:38)
Leo ()   发表于   2009-08-28 10:47:48

呵呵,日本有个“汉字真理教”的,鼓吹的理念和你一样。韩国貌似也在恢复,卢武铉和金大中的葬礼横幅上都夹杂着一两个汉字,如“谨吊”、“故”之类。
=============================================

我看到的怎么全是汉字啊? 第XX代大统领。。。
金大中的遗嘱都是用汉字写成的,所以普通国民需要等待“翻译”。。。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8-28 10:13:16

中国文字的难以理解也许就是这些特性综合而成的
嘉样年华 (http://xujia2088.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8-28 08:50:21

就像布朗肖(Maurice Blanchot)所说的,作品的孤独是最根本的孤独,因为写作"无非是种中断,中断了把我和言语结合在一起的联系"。我们平常以言语表达自己,并且相信言语能够把自己交给他人。但是真正的作品是不表达什么也不沟通什么的。

by 梁文道老師 <我執>
Enhui ()   发表于   2009-08-28 05:53:49

日语中“山”训读作yama而音读念shan 富士山 FUJI SAN 山口 YAMAGUCI
食草动物 ()   发表于   2009-08-27 18:23:39

西方认为读写障碍是一种生理疾病,承认它存在的合理性


忽然意识到,汉字,因为它的形声表意性,催生了书法,而后世对书法的推崇,催生了标语,再混杂其他庞大而复杂的因素,便形成了中国所特有的标语文化
 回复 timeregained 说:
书法的产生和受推崇,是另一种重大的文化心理现象,但这倒未必是因为它的形声表意性(阿拉伯文字也有书法)。至于标语,我觉得更主要的是受西方现代文化影响,中国古代哪有这种标语文化。
(2009-08-28 09:25:16)
timeregained (http://hardbloodworlds.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8-27 17:05:04

我是讲母语是法语、西班牙语的人,掌握了字母的发音规律,不需要刻意学习阅读也能读懂文字。


楼上的是在搞笑么?Conjugate Latin Verb向来是中学里无聊的功课。英语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基本上屈折部分都脱落了。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08-26 14:35:14
 回复 CINOS 说:
嗯,你还是固守着这个逻各斯中心主义的立场。如果是这样,就无法解释另一个现象:即为何很长时期里西班牙的文盲比例要大大超过英法?更不用说俄语和字母发音规律也是严谨对应的,但直到100多年前,俄国几乎90%多的人口都是文盲。《肖申克的救赎》里也有一个青年文盲,努力了就是就是无法学会认字,还在那大动肝火,而“照例”英语文字也是很简便易学啊。
(2009-08-27 13:06:40)
CINOS ()   发表于   2009-08-27 12:42:18

  • 评论分页: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
  •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