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失败的征讨
时间:2004-10-22

美国在伊拉克的境况一年多来一直在缓慢而持续的恶化之中,现在说它是另一个越南还为时过早,但显然的,这次征讨正变得越来越像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危机。

在那次危机中,埃及军队完败,但英法以三国在政治上却遭到惨败。这是英帝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最公开化的惩罚性征讨,但“它的失败太丢人了”,以至于原本人们预测可以持续到21世纪的非洲殖民统治在5年之内就全部崩溃了,英国想在战后继续保持帝国的梦想就此破灭。

《帝国斜阳》就此评价说:“帝国政府为了向统治者和被统治民族双方表明帝国政府不可小觑,有时不得不使用武力。当它们实施一次‘惩罚性征讨’时,必须获得成功,否则麻烦就大了。”

向外扩张边界是“帝国的天然冲动”,帝国的统治者总是倾向于认为,为了保证稳定、和平、繁荣的秩序,必须拥有最安定的边界,将潜在威胁和反抗控制在最小的、可镇压的范围内。有学者在谈到全盛时期的英帝国时说:

“英国的确沉湎于保住它已经得到的东西,它多得到的,又因为能帮助它保持住其他的地区而成为必须的。它很满足,但它不得不更加努力奋斗以便保持住它所得到的。但它也就可能失掉最多。”(D.C.M.普莱特《英国外交政策中的金融、贸易与政治,1815-1914》)

这种努力保持却遭致更大丧失的举动,往往意味着一种无限的扩张,能够迫使它停下的,一般只有两个因素:技术无法克服的自然障碍、以及军事失败。过度扩张的军事失败导致一个短命的帝国崩溃有很多例子,拿破仑在俄国、纳粹德国在斯大林格勒、日本在中途岛都是如此。然而,我这里更感兴趣的是:当一个帝国事实上已经稳固下来之后,一次“惩罚性征讨”所引发的灾难性后果。

惩罚性征讨就其本意而言并非扩张,而是惩罚和镇压,因为对于一个已建立的稳定的帝国,保持帝国威信的不可挑战是极为重要的。当强大的波斯帝国遭到抵抗时,大流士发动了对希腊城邦的惩罚,但出人意料的是接连三次的失败,这瓦解了帝国的士气。

这一幕不断地上演:一次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反抗,帝国竟无力将之镇压——由于其出乎意料,这对被压迫者的鼓舞无疑是极为巨大的。对陈胜吴广起义的小规模镇压失败导致秦帝国崩溃、征讨高丽的失败使隋朝瓦解、唐的崩溃则起因于对南诏的失利战争。

有时候,帝国的失败未必一定是军事意义上的。隋末强大的突厥,在与李世民的唐军在长安僵持后撤军;1480年金帐汗国的蒙古军与俄罗斯人在对峙后后撤——这两个例子都预示着两个草原帝国的崩溃。虽然没有战败,但仅仅“无法战胜”这一事实已经足够对帝国的威信造成毁灭性打击。

沃勒斯坦在1991年谈到波斯湾战争时说,这是美国“1945年以来第一次因要对付一种故意的军事挑衅行为而采取的军事行动。在这种情况下它的胜利其实也是某种程度上的失败。因为如果有一个敢于挑战者,便会有第二个更为谨慎的挑战者在作准备了。”就此而言,帝国的威信在发动征讨之前已经受到损伤。

而同样的事件,在胜利的弱势一方看来,则是无穷的鼓舞。例如1291年蒙古军征讨日本的失败使日本有了“神国”的观念,以后倭寇及蔑视中国均起因于此;而1905年日俄战争则是历史上第一次有色人种击败白种人,孙中山和甘地都曾受到巨大鼓舞,孙中山说“我们把日本的胜利看作是全亚洲人的胜利。”同样地,苏联在阿富汗的失败也被视为所有穆斯林的胜利。

一个帝国最重要的基石实际上是其威信,一旦这一资产遭到破坏,往往是难以修复的。这也是为什么统治了东南亚数百年的英、法、荷、美,在1941-1942年间以丢人的战绩败给日本人后,他们就再也难以恢复其统治地位了。当败给日本人时,英国皇家空军(RAF)被讥讽为是Run at first,这已足够说明被统治者的心理了。这也从反面说明了英国为什么在帝国最重要的领土都丧失完之后,还要在1982年和阿根廷进行一次福克兰群岛战争。

中国历来实际上有一种牢固的惩罚性征讨的观念。所谓“敢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一口号被不少愤青认为是历史上最豪壮的,但也正是这一思维导致了751年唐朝的怛罗斯之战的决定性失败。在现代史上,无疑毛泽东是最擅长这一点的。1962年的对印战争就有明显的惩罚性质,这也解释了当时令大多数人困惑不解的难题:中国竟在大获全胜的情况下后撤了。1979年的对越战争当然惩罚性质更加显著,邓小平说“小朋友不听话,要打打屁股了”——但这次打屁股的结果却使东南亚各国大失所望。

这实际上形成了一个怪圈:帝国为了防止更多的反抗而进行惩罚,但惩罚的失败反而使抵抗更加强大;而按照帝国扩张的逻辑,是一定要遭遇抵抗才会停下的。要维持一个帝国,也许最好的办法是以管理代替控制——这两者的细微差别造成的后果是截然不同的。

相应来说,威慑可能是更适宜采用的手段,即不使用军事手段而使对方顺从自己的意愿。在这种情况下,一般帝国的“面子”和威信是更加容易得到保证的。不幸的是,帝国骄傲的统治者经常嫌弃被威慑者还不够顺从,因而不惜采取更加严厉的手段:亲自征讨。1978年的阿富汗和不久前的伊拉克,实际上都分别对苏联和美国表示了一定的顺从,也无力挑战帝国的权威,但仍然被认为不够——结果,帝国反而丢了脸。

当然,并不是每一次征讨失败都会引起崩溃,如果帝国处在上升时期,也许可以很快恢复过来,例如公元9年罗马人在条顿森林的惨败。但罗马人最终仍然败在对日耳曼蛮族的讨伐之中,并且如历史上反复再现的:一旦其不可战胜的神话被打破,那么接下来就将不断被再三打破。

多年来,人们现在第一次将美国称为“新罗马帝国”,这是因为大家都注意到了“罗马”和“帝国”两个词与美国的相似之处。然而美国却是一个“缺乏帝国经验的帝国”。由于和被征伐地不接壤,美国幸免了越南战争引发的崩溃,即使如此,1960年代也还是极深远地重塑了美国。现在,美国国内政治的严重分裂再次提醒我们注意到那个混乱的1960年代,虽然这一切似乎还刚刚开始。


  发表于  2004-10-22 19:03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帝国的崩溃之战一般都发生在内外的矛盾都到了一定的时候,而恰好这时又有一场战争让帝国虽算不上元气大伤却极大的削弱了帝国的权威,从而内外矛盾如雪崩一般袭来,让帝国无力挽回,才导致帝国的崩溃,其实我觉得如果帝国在全盛时期吃一次败仗并不是决定性的,但如果自己国家内里的虚弱才是崩溃的根本,那时候如果赢得战争也许暂时延缓崩溃的进度。
smilingtree ()   发表于   2005-10-20 22:48:14

开始谈政治了。
mumutu ()   发表于   2004-10-23 14:43:18

Good!
asiapan (http://asiapan.blogone.net)   发表于   2004-10-23 02:38:39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