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爱好,苦难结果
时间:2004-10-24

下午在家看了《可可西里》,确实很震撼。英雄悲歌。

藏羚羊被大批猎杀,是因为一种叫“沙图什”的披肩必须使用其羊绒。这悲剧并不只存在于藏羚羊,也并不是现在才有,而是人类历史上一贯如此的。藏羚羊现在只是成了一种标志——这正如奥斯维辛成为一个标志和禁忌,但之前欧洲人一贯就歧视和迫害犹太人的。

最近两千年来,有一个事实是越来越清楚的:即这个星球上其他生物的命运渐渐取决于人类的好恶。然而吊诡的是:我们厌恶的生物往往倒是生命力顽强,除了澳洲袋狼之类的野兽之外,老鼠、蟑螂之类的生物一直也没有消灭;但相反,我们喜欢的那些生物,它们的美丽却很脆弱,不断地因为人的爱好而毁灭。

当人类喜欢某种对他们来说“有用”的动植物,向来只有两种可能:对于普通、常用的,是驯化——由此发展起了农业,甚至我们可以把狗、金鱼之类的动物人工变化出无数品种;对于珍奇的,一般则是掠夺,并通常总是尾随着血腥气。正如《庄子》中所说的,高大的樗树,因为无用而得免砍伐,有用而珍稀者也就难免厄运了。

所谓“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仅为一种新鲜水果,就可如此劳民伤财。其余典型的例子如汉武帝为求西域汗血宝马,命大军远征,死伤数万,只为这一珍贵马种;而明朝时兴起的对人参的狂热爱好,直接导致了人参在中原的灭绝。

富有商业精神的欧洲,这类例子更多。臭名昭著的奴隶贸易,主要起因就是为了满足美洲种植园的劳动力缺乏,而种植园之所以大规模存在,是因为欧洲人爱吃甜食,他们以前从没吃过蔗糖这样好吃的东西。而他们在南洋群岛烧杀掳掠,则是为了那里的香料,一本有关香料历史的著作的书名因此就叫《危险的味道》。当然更不必提白人为了黄金在拉丁美洲和非洲的屠杀了——非洲钻石贸易至今一直都沾满鲜血。

对于几种动物来说,它们和藏羚羊一样是“怀璧其罪”,例如濒临灭绝的极乐鸟、鲸(作为日本菜的美食)、因鱼翅而死的鲨鱼……以及恶名昭彰的象牙贸易。

和猎杀藏羚羊一样,以上这些血腥贸易都遭到过官方反对,但犯罪者却往往拥有比官方更好的武器和装备。例如19世纪初美国的奴隶走私船速度、武器都远远超过巡航的缉捕船只;鸦片战争前各国的走私船也比中国水师的船只好得多。1837年,英国首相墨尔本勋爵在谈到此时说:“面对着100%的乃至更高的利润,宗教、道德、法律、劝告和巡逻都一无用处。”

要杜绝这些悲剧,办法确实只有那几个:道德谴责、法律、抓捕、减少这一消费源头。这也正是我们现在在藏羚羊的故事中采用的办法。说起来《可可西里》中日泰的牺牲只是其中的一个并非根本的环节。

现在人们一般认为通过宣传使人不再戴沙图什,就可釜底抽薪。但过去十多年里被猎杀的藏羚羊数量有100万只,按照每条沙图什需要3-5只藏羚羊,那么一共也只能生产出约30万条披肩——也就是说,迄今为止的疯狂盗杀也只能满足地球上二万分之一的人口的爱好。而现存藏羚羊只有3万只——只要100万人中还有一人喜欢沙图什,仍然还是能对这一物种造成毁灭性打击。

人类的爱好是极难改变的。看了鲸鱼悲剧的日本人照样会吃鲸鱼肉寿司,更不用说钻石、毒品这些东西,通过再多宣传,却仍然无法堵住源头。当然不能说宣传没有一点效用,奴隶贩卖的绝迹,以上这些手段都起到了作用,但起到最根本作用的还是机器的发明使机械力比人力更便宜了。

历史证明,即使再严厉的立法,也是无法杜绝存在巨大利润的爱好的,而苦难则是必然的副产品。既然藏羚羊难以驯化,也许将来最好的保护办法是发明一种比其羊绒质量更高的合成物。


  发表于  2004-10-24 19:2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