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行
时间:2004-11-01

周五夜晚直飞长沙。第二次来到这里,又是在一个绵绵不绝的雨天。

抵达酒店已近午夜。这里地处偏僻的丘陵温泉地带,已属望城县地界,夜里湿气很大,四周安静。酒店五星级,颇为奢华,160来人每人一个单间。

一个人在房间读《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闻名多年,中午偶然有幸购得后,十分激动,飞机上、车上一直在读。凌晨两点,读完上册大半,仍然辗转难以入睡,只觉说不出的难受。真相实是惨烈,追惟酷甚,鲜血淋漓,有的章节令人毛骨悚然;真难想象高华先生是以多大的勇气和决心写出这样一本铁证如山的著作的。本来以为自己十来年内是无运气看到这本书的,能拜读到还得向盗版书商致敬,虽然印刷很差、错别字连篇。

睡了四个半小时,早早起来读完上册。开会时仍然神游象外,只听到报社的老总说:“……对国家意识形态主管部门我们有太多抱怨,但为了保护国家安全……”平素听这样的话,我一般不太在意,此时却格外敏感。只想一个人出去平复一下心情。只是这样毕竟失礼,于是仍端坐,却因此在接下来的击鼓传花中意外得了个MP3。

午后去衡山祝圣寺参加祈福法会。车一出酒店,就看到民生多艰,一家人正在办丧事,路边全是花圈,同车一男生说:“哇,这里有Roadshow。”他大概觉得这话颇有创意,但未免刻毒。

车上导游一直在介绍湖南,看来对乡土史地还下过一点工夫,虽然也有说错(如把“薜荔村”说成“薛荔村”),但语气中明显颇为湖南自豪,称湖南之于中国,犹德国的普鲁士、希腊的斯巴达,刚毅铁血,这话现在听在耳朵里,真是分外胆寒。一路经过浏阳河,到湘潭,手机响,中国电信欢迎我来到伟人故里。车上看书时收到这一短信,令人感慨至深。后来听报社的人说,每年春节,去韶山参拜者无数,有时一个买烟花炮仗的店主在这一天就能赚二三万;而各种传说也是越来越多,“现在是真的把毛主席当神了”,包括毛泽东出生时难以解释的天象等等——这倒也算我们几千年来延续的传统。

秋深。车上忽然想起杨冠卿所集的两句杜诗:“地僻秋将尽,凄恻近长沙。”

报社此次用心良苦,毕竟要让这些爷们满意谈何容易。行程十分安排周密,160人分坐6辆巴士,前后警车开道护卫,浩浩荡荡。在衡山附近停车时,旁边同来的女孩子问:“领导,我们这次为什么要警车开道?”报社领导说:“为了路途顺畅一点,不要耽误了时间。”女孩子点头说:“你们想得真周到。”此后两日,一直如此,即使在张家界,深夜路上并无一人,也是一路警车开道。

南岳附近的民居建筑和全国不少地方一样,是极丑陋的直排式楼房,无阳台和屋顶,仅正面有粉刷并贴满瓷砖。祝圣寺地处山脚,被闹市包围,大殿前挂着横幅:“……金秋联谊专场法会”。然后一个僧人发给大家每人一袭缁衣,宽袍大袖,叫大家都穿上。我不想穿。虽然自己一贯随性,从不特立独行。

站在人群中,自己是唯一的白乌鸦。报社的小唐问我:“你忌讳这个?”我说:“也不是,我只是不想穿。”她说:“哦,那没事,晚上素斋饭你可以吃吧?”过了一会,又有人问我:“大哥,你是基督徒?”或有人索性说:“你怎么不穿?快穿上呀。”我进殿看了一会,似乎按程序是每人跪下受祈福。我告退了。寺庙我参观过不少,但向来见佛不拜的。

因为没穿缁衣,有几个人大概都觉得我有点怪。但穿着的人却也觉得有点闷热,逐渐都脱了。到夜晚包机飞张家界时,我旁边同来的上海女人看到一个人仍披着缁衣进机舱,捂着嘴巴笑了——她自己那一件已经扔了。

在张家界。又是深夜抵达,又看《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直到凌晨2点。睡前想到这次鲜衣怒马,基本上都是所谓商务人士,我脑子里盘桓不去的却都是这些惨烈的历史往事。被顺子等知道,一定又耻笑我脱离现实,不合时宜。我最近几个月确实是有些不合时宜。

这次行程非常紧凑。周日开车深入湘西,到坐龙峡——在一个偏远的深山里。将到景区时,在龙天坪村看到一面墙上写着大幅口号:“到医院分娩是你的最佳选择。”初看到时我一怔,但再看到四周的村庄便明白了。

座位后的上海女孩子大概是第一次到乡下。忽然问报社的人:“喂,你看,那是牛还是马?”“是黄牛,小姐。”“哦,黄牛肉很好吃吧?”过了一阵她又叫:“哎呀呀,那是什么鸟?——刚才飞过去,我还以为是片灰尘,现在又飞来一个!”又过了一阵,两个女孩子叫:“咦!那边有一只小猪耶!真可爱的猪猪!”

景区门口有点泥泞,一看到嘉宾到,已经开始敲锣打鼓。据说里面很不好走,大家都换了解放鞋。我其实心里颇不以为然,把自己的手套也给了人。不料进去后才发现里面很多处所还是满惊险的,全靠在悬崖边打出的铁桩,并且须双手握紧铁链才能一个个通行。有的人可能一路出了铁链和前面一人的背影,什么风景也没看见。

峡谷全长6.5公里,其实也不长,虽然有点惊险,但路线很简单,而且只要握住铁链,根本没事,比起虎眺峡徒步毕竟还是轻松多了。慢慢地走到前面去了,遇到两个广州的女孩子说:“咱们一起走吧,相互也好有个照应。”我心想,那不就是我照应你们么?一路我在前面探行,基本有惊无险。

爬到山顶,我居然是全队160个人中第二个到达的,第一的是个广州男生,他一个人走得很快,我在路上从没遇到过他。之后等了一个半小时,后面的人也陆续到齐。

然后开饭,许多人酒酣耳热,畅快淋漓。这次十五六桌的人,也算不少游客了。外面的空地上有不少乡民和当地的土家族苗族孩子。希望他们以后一代代会幸福。

黄昏赶回张家界,直飞上海。又是一次午夜飞行。在上海的大街上,感到自己像是个陌生人。


  发表于  2004-11-01 12:02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看完这本书会郁闷很久的,尤其我们这些红彤彤教育出来的人。不过影响了旅游,多可惜啊。呵呵。
auerbach ()   发表于   2004-11-01 23:05:58

读来有点心酸。

关于某某人,我喜欢《往事不能如烟》里引聂绀弩的话:



“四句——身败名裂,家破人亡,众叛亲离,等到一切真相被揭开,他还要遗臭万年。”
 回复 luke 说:
聂身遭惨变,性格又激烈,可以理解。不过我觉得难以用“遗臭万年”来作盖棺论定。正如秦皇汉武、武则天、罗伯斯庀尔、斯大林等很多这样的人,恐怕以此概括是简单了点。我相信邓小平比赫鲁晓夫做得对。
聂也算LUKE的同乡了吧?:)
(2004-11-01 23:33:13)
luke ()   发表于   2004-11-01 15:41:34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