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就是请客吃饭
时间:2004-11-19

夜里去上海大剧院顶层的星空宴会厅参加媒介会议。这次是《南方周末》。看来广州的报纸都很喜欢这里,去年《南方都市报》和不久前《广州日报》也是选在这里开会。

习以为常的场面。发名片、交换微笑、领取礼品、自助餐、衣香鬓影。席间安排了不少节目,大家吃饭时还可以听摇滚乐、看魔术、变脸、武打,当然,抽奖也绝不会少。看得出来很费心思,我知道这些组织工作最是麻烦不过。去年南都在这里规模更大,还请了王小丫和林海主持,甚至有黄豆豆的秦俑舞,劳师动众,不啻一台小规模的春节联欢晚会。

国内媒介的会议总是难以摆脱春节团拜会的思路。下面总是摆着规整的圆桌,大家不好随意走动,报社也照例总是有三位以上的领导人发表讲话。去年《人民日报》在金茂那次尤其如此,浓烈的官腔——不过《人民日报》开这样的会议,“请大家多多支持”,已经是破天荒了,充分说明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无穷威力。

今天晚上虽然不能说气氛活跃,但也算不枯燥。见过最乏味的一次是《华西都市报》在花园饭店的一次会议,领导们在台上自得其乐地发言,然后又是长篇大论的报告(当然是论证其为成都最强者),下面则是饥肠辘辘、鸦雀无声、实际上都在发呆的几桌人。

4A的人在这种场合最是自由散漫,老江湖们什么阵势没见过?比预定时间晚1小时人到齐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多数人总是在下面窃窃私语——本来这种会议也是爱八卦又没时间八卦的人们聚会交流的一个机会。以公务繁忙为由提早走的人也总是不少(如果抽奖够吸引人,他们公务大概也就没那么繁忙了),有的甚至来拿了一下礼品,转身就走了——在门口听见人互相打招呼:“今天又要赶场子?”“是啊,唉。”那边厢摇摇头,一副为生计奔波的无奈样子,似乎他赶下个场子不是去领礼品,而是接什么烫手山芋。据说今天晚上有6家媒介都在上海开会,到年底撞车的特别多,原因无他,因为做明年计划都是在这时候。

大概我骨子里还是有点清高,我总是觉得有点疏离感。已经五六年了。第一次站在这里是五年前discovery channel的会议。每人在门口领个望远镜,会场也完全没有规整的圆桌,全开放的自助,任何人都可以随便坐、随便走动,可以站着聊天,也没有领导讲话,只等大家吃得谈得差不多了,放个二三十分钟的片子,简短地说几句。一点也不正式,更像个朋友间的PARTY,也没有什么红包礼品,我甚至还记得那次大家走到阳台上,当时我还对夜色中的上海满怀着陌生、兴奋、又热切的想法。那时真的非常年轻纯真。

深夜回去的路上。晚风吹。我经过多风的隧道。想起我这过去的五年。漫长得好象是一生。


  发表于  2004-11-19 08:03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每次看这种节目或者报纸报导,就会想:拿这钱能盖多少个希望小学啊!
司司 (http://www.blogbus.com/blogbus/blog/index.php?blogid=11561)   发表于   2004-11-19 19:52:44

猫哥的业界新闻系列很耐看阿.有内容,也有评论,还有最后的小抒情:)
jinying (http://jinying.blogbus.com)   发表于   2004-11-19 17:47:00

这种东西实在很没劲。而且我就是那种最麻烦不过的组织工作的策划执行者。命苦。
雪舞 ()   发表于   2004-11-19 16:47:03

恩,每年这个时候,就开始陆续接到媒介的邀请函,电话。有一些媒介比较牛,比如上次时尚之夜,没有邀请函是绝不被许可入场。有些还在惨淡经营阶段,巴不得你多带几个去捧场。我家米高以前的传统是不和vendor多接触,好象planner要清高一些。8过这几年也发现了和vendor联络交往的重要性,开始到一些重要的媒介会上走动走动了...我很少在媒介会上抽到奖,不过把这当作一个去见见平时没时间见的老朋友的一个机会。
milkylorelei ()   发表于   2004-11-19 10:01:14

动人。
Manning (http://www.blogcn.com/user21/manning/index.html)   发表于   2004-11-19 09:08:39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