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世仇及其未来
时间:2004-11-23

如果支那彻底衰亡,东方各国也就没有了希望。如果支那能够勃兴,东方各国救助有望。……呜呼!支那问题实乃东方之大问题。彼国的未来会如何?呜呼!支那问题实乃今后世界之大问题。彼国国民的觉悟会如何?
——宫崎滔天《三十三年之梦》,
1902

 一、地理位置

 

近日由于《南京大屠杀—被遗忘的浩劫》一书的作者张纯如的去世,对于中日旧恨的话题又起了波澜。无论如何,南京大屠杀,作为这一仇恨的标志,在长久的时期内都无法被作为一个单纯的历史事件来讨论。

 

正如《50年战争—一部冷战史》中说的,“越南”这个词,对于美国人来说,往往不是指那个遥远的国家,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夹杂着怀旧、伤感、憎恨、痛苦、以及一种深深的挫败感。我想,我们在想到“日本”时,也是这样的情绪。

 

中日现在俨然成了世仇。从某种角度来说,这并不奇怪。历史上地理接近的国家总是很容易变成世仇。例如法国和德国、法国和英国、俄罗斯和波兰、印度和巴基斯坦、美国和墨西哥、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土耳其和希腊、阿拉伯和以色列、英国和爱尔兰……最典型是波斯,几乎不断地和邻近的国家爆发战争,先后有希腊、罗马、拜占廷帝国、阿拉伯帝国、土耳其、俄国、阿富汗、伊拉克。

 

传统上说中日是“同文同种”,但成为世仇的双方,不少时候却都是同源的,例如上举的法德、俄波、阿以、塞克、印巴。中国历史上的春秋战国时代,也常是“以邻为壑”,所谓“远交近攻”,对邻居一向是老实不客气的。秦晋、齐鲁、吴楚、吴越……这些现在习惯连称的名词,当时都是对立的世仇。所谓“秦晋之好”,也是对立双方为避免两败俱伤的一种和亲。

 

这种历史,正如阿拉伯帝国伍麦叶王朝早期诗人顾托密所写的:

“我们以劫掠为职业,

劫掠我们的敌人和邻居。

倘若无人可供我们劫掠,

我们就劫掠自己的兄弟。”

 

而且本来友好的两国,一旦接近,又会产生仇恨。例如德国和俄国曾经有长达200年的友好关系,但在瓜分完波兰、彼此接壤后,两国在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进行了极残酷的搏杀;法国和土耳其也一贯友好,但在拿破仑占领奥地利后,感觉到威胁的土耳其开始和法国敌对。

 

在谈到北爱尔兰长达百年的冲突时,一个英国人说:“如果爱尔兰岛能漂移到大西洋中部,并永远停在那里,所有英国人都会松一口气。”我想,我们大概也希望日本人最好在夏威夷附近,甚至最好在月球上。只是届时不知道下一个扮演日本的将是哪个国家。

 

二、50年战争

 

1894-1945年之间,中日几乎一直处在紧张的战争状态。这50年战争对中国的意义,恰如百年战争对于法国的意义。

 

中国在甲午战争、抗日战争中感受到极大的耻辱感和危机感,其强烈程度是西方列强入侵时所不能比的。这种感受,我想在某种程度上,也和我们一贯蔑视日本有关。Bernard Lewis在《现代土耳其的兴起》中恰如其分地描绘了这种感受:

 

“到1919年5月,一支希腊军队在协约国军舰的掩护下,在伊兹密尔登了陆,这时土耳其人压在心头的忿怒,终于燃烧起来,变为无法扑灭的烈火。把其他各民族居住的遥远的省份割让出去,倒还可以忍受,甚至京城被人占领倒也还可以容忍,因为占领者是作为胜利者一方的不可战胜的西方大国,同时这些军队迟早总会退回到他们本国去的。但是,一个土耳其的邻邦,一个过去的附属民族,突然冲进了土耳其人的阿纳托利亚心脏地带,这实在是一种忍无可忍的危险和耻辱。”

 

在近代的东亚,一方面是日本有强烈的危机感,觉得黄种人和白种人迟早将爆发生死之战,因此希望中国、朝鲜也改革自强;另一面则是中国“根本看不起日本”。双方越走越远,彼此的失望越来越大,最后成为一大悲剧。

 

对于中国来说,固然国家残破,但却在烈火中得到重生;对日本而言,物质损失远不是那么严重,但从另一层面来说,则是遭到重创,其精神上的完整性直到现在也无法恢复。

 

三、岛屿上的日本

 

一个日本学者在答复美国学者的质询时说:“日本与贵国不同,贵国是建立在原则之上的,而日本则建立一个群岛之上。”

 

岛屿这一地理形态对于日本的影响至为深远。对马海峡的宽度(为英吉利海峡的6倍)使它在1945年之前从未遭受成功的入侵。日本自认为“神国”,但如果它与朝鲜半岛接壤,那它早就被中国王朝郡县之了。我们无法不注意到这一事实:中国自汉朝以下,几乎每个主要王朝都会出兵朝鲜:汉、隋、唐、辽、金、元、明、清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唯一的例外是和朝鲜不接壤的宋朝。

 

朝鲜半岛历次内战,最后经常受到中国插手,例如隋朝的三次出兵、唐朝助新罗灭高句丽/百济,以及抗美援朝战争。如果日本和朝鲜接壤,它的源平合战、战国时代等内乱也未必不遭到中国插手。它的命运也就将更可能和朝鲜类似。

 

在近代之前,跨越大片水域投放兵力是极其困难的,这也是英国自1066年后从未遭受成功入侵的原因之一。在海军的保证下,一个岛屿文明甚至不需要发展强大的陆军和大量投资国防(例如克里特文明就几乎不设防)。日本在某些方面来说,几乎就是东亚的英国。

 

中日历史上的五次战争,实际上都是在海上决定的。第一次白村江之战,日本被唐海军彻底击败,输得最惨;第二次蒙古入侵,拜暴风雨的福,日本才躲过一劫;之后的壬辰倭乱、甲午战争、抗日战争,日本的输赢都取决于海权。但在现代条件下,陆基导弹武器的发展,使海权的重要性下降了。1945年后,这一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掌握霸权的国家/集团,不是海洋小国,而是大洲规模的大国。

 

现在的日本,也染上了“英国病”。这个建立在不稳定断裂带上的群岛,现在面临的问题正如英国一样:要么融入对面的大陆,要么被边缘化。这一命运,也是克里特岛、西西里岛曾经经历过的。

 

四、未来

 

日本2004年最新科幻片《再造人卡辛》,是根据1974年的漫画原作改编的。这个故事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一开头就讲大东亚联邦和欧美联邦浴血大战,最终在一片腥风血雨中将之击败。

 

这一思路延续了日本二战前的亚细亚主义。即主张亚洲联合对抗欧美,黄种人自强自立,以免灭种之祸。这一思潮当时十分流行,极左派如宫崎滔天极力投身中国革命,倾家荡产地赞助孙中山;极右者则主张征服中国;但两者的目的却都是为了准备“即将到来的”和白种人的殊死决战。在两派的理论家看来,无论扶持中国革命还是征服中国,都是手段而非最后目的。这证明了法国政治学家-皮埃尔·费伊的“马蹄铁理论”:两种狂热的主张常常会互相融合和接近。——现在中日各自的民族主义者虽然彼此敌对,但其狂热主张实际却也是相互接近的。

 

日本虽然一度主张自己要成为亚洲联合的盟主(“日本盟主论”),但中国人对此几乎是本能地不屑一顾:亚洲如果要有盟主,当然是中国。宫崎滔天一百年的忧虑呼吁,现在正在慢慢成为现实,而日本人,仍像他当年那样,紧张地关注着对面的大陆。唯一不同的是:当年困扰他们的是中国的衰弱,现在则是强盛。

 

对于150年来从未面对过的强势中国,日本感到的困惑和彷徨是前所未有的,也不知如何同它打交道。更糟糕的是中国对它抱有一种很强的敌对情绪,如果朝鲜统一后倒向中国,冲绳闹独立(中国从未承认日本吞并琉球群岛),那日本的状况就类似盛唐时那种对它极端不利的情形了。

 

——————————

近日读王屏《近代日本的亚细亚主义》(商务印书馆2004年3月),作为该问题罕见的专著,有一定资料参考价值,但写得似乎还是浮泛。书的校对也不好,错别字不下20处,作者经常搞错番、藩、蕃三字。作者日语应该不错,但英语和欧洲史看来不熟(参考书中仅有的8种欧美著作都是中文译本),有一段竟写作“北一辉非常认同一位意大利思想家马西维里斯姆(Machiavellism)”,稍具常识者都知道这是“马基亚弗利主义”。


  发表于  2004-11-23 08:56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谋一域者不足以某全局,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本人也觉得中日应该放下历史的担子,而谋求将来的共同利益。
理智亡命徒 ()   发表于   2008-05-29 18:08:20

中日之间目前民间这么紧张,除了日本的原因,为表示政治正确,我是完全同意某些情绪的正义性的,好了,表完态,提问题:我们自己就不要找一下自己方面的原因了?我就觉得,中日之间的困难,我们国内一股不知道什么心理主导下的思潮在煽在往这边试图释放点什么.原本就是不好处理的问题,加上这么个催化剂结果能好么?这不是正当光明的做派.我不由得想到议和团的时候老太后大人说的"民心可用".结果什么样子大家都知道.应该有我们自己的脑子.

  刚刚从制造业论坛上转回来,一个ID留言:只有从事制造业才知道想不接触JIS标准是多么难!这是实事求是的态度.既然事实摆在面前,骂娘没用,那么唯有卧薪尝胆.搁肚子里骂骂也成,反正面上要显得虚怀若谷最好.
cepaea ()   发表于   2005-09-25 08:27:07

等我得了空便去看看这些书。
bluejudy ()   发表于   2004-11-23 14:28:18

商务印书馆最新的(第十辑)汉译名著政治类中,编入了德国弗里德里希·迈内克的《马基雅维利主义》一书,不过好像市面上还没有看到。
bookmanrivers ()   发表于   2004-11-23 11:44:35

我怎么记得是“马基亚维利主义”呢?

Manning (http://www.blogcn.com/user21/manning/index.html)   发表于   2004-11-23 10:58:17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