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能改变什么?
时间:2009-11-16

在访问中国前夕,奥巴马接受了一顶桂冠:本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事实证明这顶桂冠上布满荆棘。选择在这个时刻迫不及待地为他鼓掌,反倒普遍激起了一种至少是错愕不解和怀疑的情绪,全球媒体用“难以置信”、“荒谬”来形容这一评定,奥巴马的主要智囊David Axelrod面对记者直言:“别说你们了,连我们自己都不相信。”鉴于他年初就职时离诺贝尔奖提名截止仅有两周时间,这意味着奥巴马在总统宝座上屁股还未坐热,就已被视为有资格获取这一殊荣的人选。这一“预授”的决定看起来与其说是对事实贡献的认可,倒不如说是一种鼓励。奥巴马本人表示对此感到“意外和惭愧”,这一谦辞或许倒是实话。

一年前,当美国深陷70多年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之际,有一个人站出来对所有人说:我们能改变这一切。他那简短有力的口号(“Change”和“Yes we can”)鼓舞着千百万正处于迷茫之中的人们……去投他的票。当他就任美国总统时,多达两百万人涌入华盛顿,伫立在一月的严寒中聆听他的就职演说。在那个时刻,他不是奥巴马,而更像是救世主。很久以来美国人都没有比这个时刻更需要一个救世主了。

然而,他确实就是那个能拯救美国(或许也会顺便拯救一下世界)的人吗?在过去的大半年里,他似乎尚未证明这一点。战后的美国总统中很少有人像他这样受到普遍的喜爱和拥戴,以至于在有些人群中几乎已经达到了个人崇拜的程度,但如果冷静盘点奥巴马先生上任第一年的工作,他的表现是远远达不到救世主的标准的。

虽然他对美国经济采取了一些措施,但还远远不够,而且其庞大的经济刺激计划在众议院遭到了177名共和党议员无一例外的反对;尽管他宣布经济萧条已经过去,却没有几个美国人和他有同样的感受;他的医保改革计划勉强过关,但前途未卜;对于气候变化和弃核,他只是含糊其辞,没谈任何具体规划;伊拉克局势倒是趋于稳定了,但那更主要的须归功于布什任期结束之前的举措,而他重视的阿富汗似乎正演变为“奥巴马的越南”;外交上他推崇巧实力(Smart Power),一时间颇受美国在国际上的老对手们的欢迎,但除了俄罗斯外,他们中没有几个作出积极的响应和同等的让步。

至于“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他事实上比他的许多前任都处于更为不利的谈判地位上,因为中国手握一把好牌。如果说尼克松当年是希望借中国之力从越南泥潭脱身,那么奥巴马则希望借中国之力从金融危机的泥潭中脱身。中美关系虽然重要,但在他的日程表中是排名较为靠后的,他主要是希望此处不要再起火,别处起火已经够多了。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他虽然缓和了要求人民币升值的调门,强调协作,但又对中国轮胎实行反倾销征税,当他踏上北京的土地时,宾主双方很可能发现:双方关系还不如其前任的时代那么融洽。然而中美关系太重要以至于没有哪个政治家能冒险去搞僵它,用邓小平的名言说,中美关系“好不到哪里去,也差不到哪里去”。

在他承诺“变革”一年之后,这位明星般的政治人物也许正在渐渐意识到现实:世界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至少不是通过演讲的方式改变的。9月中伦敦的世界战略研究所在其世界事务年度评论中说:“在国内,奥巴马也许在宣扬‘Yes we can’这样的主题,但在国际上,他也许需要越来越多地表达‘No we can’t’的意思。”这里唯一需要补充的是:即使在美国国内,奥巴马也并不总是能做到“Yes we can”。

奥巴马这样一个资历甚浅(大选中他曾因此反复遭到对手攻击)的参议员之所以能够选上美国总统,很大的一个原因在于金融危机和反恐战局糜烂之下美国人渴求变革的心理。当所有人都觉得“我受够了”和“必须得做点什么改变现状”的时候,奥巴马的演说极好地契合了这种心理。不仅是他本人,整个民主党都意识到眼下的危机正是他们政治上不可多得的时机,现任白宫办公室主任Rahm Emanuel在去年大选之后露骨了表达了这一观点:“千万不要白白浪费一个严重危机——我的意思是这是一个从事你以前无法做的事情的机会。”

人们不会忘记,上一次大萧条带给了民主党极好的机遇,以至于1932-1968年间仅有一任总统(艾森豪威尔)是共和党籍。美国的两党政治根深蒂固,虽然奥巴马着力渲染“后党派政治”,竭力表示他是所有美国人的总统,但他推动的改革至少在共和党人看来,无一不夹带私货,旨在重建民主党的“永久多数”。奥巴马政府推动的8000亿美元刺激方案大笔增加穷人医保及联邦公共医疗开支,意欲建立一个政府控制的全民医疗保险;这个计划一旦实现,将使美国中产阶级成为“大政府”的主要受益者,从而捆绑在民主党的投票机器上,届时共和党将在数十年内无法咸鱼翻身。也因此他们不遗余力地攻击奥巴马是“社会主义者”(在美国这是个贬义词),甚至将他的头像与希特勒并列。

在遭遇强烈抵制之后,奥巴马不得不曲折前进,他将改革描绘为一种无痛手术,试图讨好所有人。他当众许诺在不增加赤字、不增税的情况下让4600万人享受医保,并使现有享受医保者维持现状或更好。这种“免费午餐改革”——几乎不用多花一分钱,却让更多人享受福利,而现有的人福利不会变差——在当今美国基本是不可能的,难怪共和党众议员乔•威尔逊当众对总统先生高喊:“你撒谎!”

奥巴马的演讲极富感染力,但他喜欢讲一些“大词”和远景——听起来很令人振奋,但却常常要么不谈如何落实的细节,要么根本就不能实现。谈到核裁军问题,他索性提出“全球弃核”,一下提到这么高的道德水准,难怪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各国代表都无人反对,但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一目标在一百年内也不可能完成。他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出席申奥会议的美国总统,结果却是芝加哥在第一轮投票即惨遭淘汰,原因正在于芝加哥奥申委专注于感情诉求,却没有什么技术细节。

当然这一切并不能完全归咎于奥巴马。美国的宪政制度有着严格的框架结构,即便是总统,能在其中任意发挥的余地也不大,其制度设计并不在于让总统做大事和好事,而是防范他滥权和干坏事。大萧条时小罗斯福确实在上任之初的100天里就强行通过了无数法案,但他为此也采取了很多非常手段,遗留下不少后遗症——大刀阔斧改革的后果之一就是美国政府和总统权限的过度扩张,以至于有历史学家私议小罗斯福是靠民主上台后搞独裁。

奥巴马无疑希望和小罗斯福总统一样青史留名,但他却又谁都不想得罪——并且,不管他主观愿望如何,他要突破现有的制度限制也是极难的。在这种状况下,他最多只能做一个裱糊匠,调和各方意愿和立场,小打小闹地补一些窟窿,大谈一些在他任期内几乎不可能实现的美好目标,套用E.L. Trudeau医生著名的墓志铭,他的作用确切地说是“偶尔治愈,经常缓解,总是安慰”——他所许诺的“变革”主要是一种安慰和理想,而不是有待付诸实施的具体措施。他的最大价值大概也就在此:关键是让美国人觉得有了指望,提振士气,内心深处只怕他比谁都清楚: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载2009年11月号《GQ 智族》杂志


  发表于  2009-11-16 19:51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评论

说到Obama的承诺
JibJab的这个动画讽刺得相当到位,值得一看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AwMjc5NzA4.html
Kuhane ()   发表于   2010-01-16 03:02:56

有反对票并不奇怪啊?这是在相互博弈中达到平衡的方式呀?如果在有意虚构的“危机时刻”去侵犯剥夺伤害一部分人,可以称的上“能做事”的话,那还是多和“稀泥”好了。

维周前辈,我非常主观、冒犯和大胆地猜测,您大概怀有大局观,在“大”的层面上会对“小”的层面的事情上,比如tangfuzhen自烧这件事上,坚定的支持天朝的雷厉风行强差行为?前辈您学识丰富,只是对构成自己的知识与理念从不曾怀疑过
 回复 wind 说:
不知你为何这么生气,我只是指出一个事实:即Obama许诺的“Change”(我想对美国民众来说change应该意味着“大”的层面上的变革)落实下去很困难,他只怕难以兑现承诺。而在倒数第2段我也说了,小罗斯福倒是通过非常手段做了一些大事,但那也有很多后遗症。
你似乎把“大”和“小”视为不可兼得的对立,确实我说了“免费午餐改革”基本不可能,但那句话的意思不是说“要做大事就不能顾及tangfuzhen这类事”,而是说它在经济学逻辑上和政治现实中行不通。如果我确实有言论上的证据支持你的大胆猜测,请不吝指出。
末了,关于“对构成自己的知识与理念从不曾怀疑过”,可能我平时自省不够,但请相信我,并非完全没有自省能力,就此而言,我认为你的指控对我是不公平的。
(2010-01-15 09:37:02)
wind ()   发表于   2010-01-14 23:32:06

对,民主制度大多这样,美国比欧洲偏右。

至于技术层面的分析去年出版的两本书《red state,blue state,rich state,poor state〉、《red,blue and purple America〉比较客观,有意思。
wwg ()   发表于   2009-11-19 17:55:15

美国政治深谙中国古语“中庸之道”,民主党中间偏左,共和党中间偏右,轮流执政,向钟摆一样围绕中间左右摆动,纠错机制还是可以的。近四十年来民主党自罗斯福时代形成的新政联盟瓦解,共和党的南部战略获得成功,老大党赢得多数大选。2008大选是否能成为下一个民主党周期的开始,拭目以待。
 回复 wwg 说:
如果这么说,那民主政治岂不大多都是这样?事实上美国的政治重心与欧洲相比还是偏右的,即使民主党也比欧洲的左派要右得多。关于美国政治的这种摆荡,我之前也写过一篇:http://www.blogbus.com/weizhoushiwang-logs/32620685.html
(2009-11-19 09:22:52)
wwg ()   发表于   2009-11-18 16:36:07

我说,在美国上过学的都知道,美国人的信仰之一就是“世界上没有愚蠢的问题”,只要是提问就是值得鼓励的。所以啊,我说你们也不比在意什么提问的质量了,人家obama什么傻问题没经历过。问题越傻,越说明被政府操空的程度低。担心什么提问质量,是比较典型的中国人的思维方式。
archer ()   发表于   2009-11-18 05:48:14

今天又看到一个比较逗的:

“拾级而上,奥巴马一走进太和殿,就对高悬的匾额上书写的“建极绥猷”四个字产生兴趣。

  “这是什么意思?”奥巴马面带疑惑地问。郑欣淼说,这个词大意是说帝王要建立好的统治,对天下百姓负责。”

陪同人员看来颇得“绥猷”的真意阿。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11-18 03:11:21

“在这种状况下,他最多只能做一个裱糊匠,调和各方意愿和立场,小打小闹地补一些窟窿,大谈一些在他任期内几乎不可能实现的美好目标”

这不正和我国目前盛行的“河蟹社会”论调不谋而合么?ZF从不希望一个普通老百姓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做的,只要一切看上去“河蟹”就可以了。也行这是一种自然又必然的机制,而不管是美国领导人还是中国领导人,都只是应运而生,为了时代所服务的。
 回复 shelley 说:
Obama的调和与“河蟹社会”还是颇为不同的,他的情况倒与李鸿章当年更类似:先敷衍局势,再徐图办法;而河蟹社会则是一个快速现代化中的社会,为使这一进程中社会矛盾不致集中爆发并转而妨碍这一进程,而采取的措施。
(2009-11-18 13:37:36)
shelley ()   发表于   2009-11-17 19:20:04

看到那个你怎么上大学怎么得诺贝尔奖的问题,我一口血喷在了屏幕上……

奥巴马听到这问题估计也被雷得外焦里嫩,这个问题我怎么觉得其实很腹黑啊。

不过这也从一方面反映了读书之于中国人的崇高地位,我们天然的认为读书和得奖之间存在某种因果关系啊。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11-17 15:42:27

OBAMA不够tough啦, 幸好美国这还没到二战前英国那种状况,要不肯定要扣个“绥靖主义”的帽子给他。再过十几年,也许美国的地位就跟二战前的英国差不多了。
 回复 CINOS 说:
那还不至于,美国和英国不同,没有那么多领地可以剥离出去,在可预见的将来也没有世界大战可打,因此美国即使相对衰落,也不可能像大英帝国那样急骤。
(2009-11-18 13:29:27)
CINOS ()   发表于   2009-11-17 14:30:37

看客纷纷人肉提问观众啊,只是结果荒谬得不值一驳。其中一位是我的同班同学,因为字幕把她的名字弄错了,就被看客人肉成了团委的什么研究室副主任。
PomBom ()   发表于   2009-11-17 12:11:02

没准,那人本来是想问:你凭啥能得诺贝尔奖?!后来审查的时候被迫改掉了……
mujun ()   发表于   2009-11-17 11:06:42

奥巴马其实是中间派。现在美国的政治,不在中间很难当选。 奥巴马最大的意义可能是他作为第一个黑人总统的象征和鼓励意义。奥巴马的支持者是非常有热情和理想主义的。 记得一朋友足足给我打了一个小时电话为了劝我改投奥巴马一票,我最后不得不答应因为怕她在高速上开车出问题。
 回复 jjernejcic 说:
Obama本人看起来也挺理想主义,像一百年前的Woodrow Wilson总统(当时欧洲的现实主义政治家也很厌恶他),不过他实际还是挺圆滑的。民众对他究竟观感如何,到时看他有没有第二个任期就知道了。
(2009-11-17 09:48:58)
jjernejcic (http://raozhirou.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11-17 05:03:19

我说,提问事先安排好,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难道我们就不能提前准备点既和谐又有质量的问题吗?看到那个你怎么上大学怎么得诺贝尔奖的问题,我一口血喷在了屏幕上……
 回复 mujun 说:
怎么得诺贝尔奖的问题,我觉得也很强悍啊哈哈,这不是让贵宾难堪嘛,Obama心说我也不知道。
(2009-11-17 09:49:34)
mujun ()   发表于   2009-11-17 04:51:08

看了巴马跟上海90后交流的全文,发现提问全都是八卦啊,而巴马的回答也几乎毫无内容可言。

唯一的印象是跟韩市长吃的那顿饭,巴马显然吃得十分满意,不知道提了多少次了。

这次是不是又是城隍庙的dim sum啊?
 回复 dabenxiong 说:
反正只是交流,关键是这个形式,而不是交流的内容。而且,我觉得不管问什么,不能指望Obama会给出“有内容”的回答。
(2009-11-17 09:51:37)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11-17 02:56:23

这估计跟巴马兄弟混的教会有关。刚到芝加哥的时候偶有幸被黑大妈拉去过一次黑人教会(不知道是不是巴马兄弟混的那间),结果从头到尾除了唱歌就是唱歌,唱到后来台上台下痛苦流涕,昏倒在地,Oh my Lord 就是好呀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11-17 02:40:44

讲obama谁都不想得罪——不是讲政治是妥协的艺术么?也是需要平衡各方的利益。从反面看,着才是现实中最稳健的途径,以此维护好每一方的权益。只有在天朝,才是领导人重视了,才会雷厉风行,谁会理睬究竟是几家人哭还是几路人哭的事实。
 回复 wind 说:
呵呵,不知道美国的各方是否认为自己的权益都被维护好了?如果是,那为什么共和党177个议员无一例外都投反对票?在太平无事时,和稀泥是不错的,但危机时期还是得能做事。
(2009-11-17 09:53:47)
wind ()   发表于   2009-11-16 22:11:00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