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远山的汉语水平
时间:2007-05-01

根据金庸的记载,距今一千年前的北宋时期,雁门关外曾发生了一起著名的暗杀。该悲剧的表面原因是知识产权纠纷,即中原武林人士试图以暴力手段来阻止契丹武士夺取少林秘籍,不过从事件发展的过程来看,当事人萧远山的汉语水平乃是使这一悲剧之所以不可避免的重要因素。

参与这一暗杀行动的智光和尚后来回忆,萧远山当时完全不会汉语,只是神色凶猛地喝问,“叽哩咕噜的契丹话说了一大串,也不知说些什么”,事后在石壁上刻的绝笔,也都是契丹文。显然,双方语言无法沟通造成的误解使局面进一步恶化——萧远山无法用流利地汉语说服对方:自己一家人不过是到孩子他外婆家去探亲而已。毫无疑问,此事给他的教训之一就是:行走江湖,除了武功之外,语言能力同样重要。虽然此后三十年他潜伏在少林寺,难得开口说话,但汉语能力却有了极大长进,在出手营救萧峰、杀白世镜两次中,萧峰虽然觉得他“话声模糊,显是故意压低了嗓子,好让我认不出他口音”,但显然没怀疑他的汉语水平;最后在少林寺广场上他以汉语发表的复仇演讲,显然也极有条理,甚至使用了诸如“端庄贞淑”、“命不该绝”、“横加杀戮”等超出基本口语会话水平的高难度词汇。

细究起来,这次暗杀及萧远山的汉语能力都存在诸多疑点。按他当年遗书中所说的,他自杀的原因之一是因“受业恩师乃南朝汉人,余在师前曾立誓不杀汉人”,而当日一杀十余,无面目见恩师(《天龙八部》21章)。既教出这么厉害的徒弟,其师身手想必不低,照此来看,中原绝顶武功早已流入辽国,何必待此时暗杀?而且其师大概会双语,虽本汉人,教他武功时却是用契丹语的——又或者如该书中蓬莱/青城两派恩怨的故事一样,教武功时从不说话。然而教功夫可以,谈恋爱通常非用语言不可,而按书里写的情形,萧妻却极有可能是汉人。盖暗杀地点只在雁门关外十余里(中原群豪出雁门关执行暗杀时已黄昏,当晚就回关了),按当时的边境观念,两国之间数十里往往是政治势力消失的无人地带[1],而萧妻的娘家竟在这一荒芜地带之内[2],基本上只可能是汉人。实际上整个辽国的南部一片,几乎尽是汉人,契丹人只占全国人口的20%左右[4]在北部草原地带。萧远山既与妻子“自幼便青梅竹马”(43章),看来其妻也是双语人,因此两人从小得以用契丹语谈恋爱。

金庸各部著作中,《天龙八部》横跨空间最大,宋、辽、西夏、大理、西域,乃至吐蕃、女真人均包含其中,这当然为武林人士的国际学术交流创造了不少机会,会双语的人才也堪为一时之胜。如公冶乾会认西夏文,虚竹与西夏公主谈恋爱也没有语言障碍,鸠摩智则兼通藏语、梵语、汉语,阿紫甚至还教丐帮逐人几句契丹语,以便在上京制造混乱,解救萧峰;甚至连普通的吐蕃武士居然也汉语颇为流利[4]。按金庸记载,萧峰虽然受教育程度不高,但可能是他笔下唯一一个兼通三种语言的男主人公:

萧峰闲居无事,日间和阿骨打同去打猎,天黑之后,便跟着许卓诚学说女真话。学得四五成后,心想自己是契丹人,却不会说契丹话,未免说不过去,于是又跟他学契丹话。许卓诚多在各地行走,不论契丹话、西夏话、或女真话都说得十分流利。萧峰学话的本事并不聪明,但女真话和契丹话都还较汉话容易,时日既久,终于也能辞可达意,不必再需通译了。(《天龙八部》第26章)

其中最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北宋时期民间团体“灵鹫宫”的成员,除了九天部守本宫外,其余三十六洞、七十二岛散布天下各国,“虚竹的部属更是各族人氏都有,或西域、或西夏、或吐蕃、或高丽”,民族成分复杂,除了日本等海外岛屿外,估计东亚各主要地域都有据点。从书中的记载来看,这样一个大型跨国非政府组织的内部族际交流语言是汉语。史载北宋时辽西一带“凡聚会处,诸国人语言不能相通晓,则各为汉语以证,方能辩。”[5]吾人可知一千年前,汉语已为东亚武林国际学术交流之通用语矣。

后世武林中人的语言能力也颇有可称道者。如第二代华侨子弟郭靖、黛绮丝的汉语能力都是典型的双语人,当然,前者受妈妈及江南七怪的影响,汉语肯定不免带吴语腔,在金国都城比武招亲时杨铁心早该从他的口音中料到他的身份了,而他也幸而找了浙江姑娘黄蓉,双方至少沟通上口音差异较小。而黛绮丝虽然成年后才到光明顶,之后又扮作金花婆婆,却从来没人指出她的口音不像中国人,其女儿小昭同样具备语言天才——张无忌依靠小昭读波斯文才破解了圣火令上神功,无疑,小昭的波斯文及波斯口语能力都得自母亲。同样,陈家洛也是因霍青桐姐妹破译了古回文注解的“庖丁解牛”神功,才得以击败强敌——他本人从小在回疆长大,口语对话流利,但看来唱歌、读取文字的能力就不行了[6]。

精通语言在金庸书中通常是一个机巧智者的品质[7],不过更多是因移居异乡而被迫习得,即使文盲如韦小宝,也能半生不熟地操练几句俄语。于此可知,掌握一门外语对行走江湖大有助益,可避免不少沟通层面的麻烦,还能提高自身竞争力,台湾著名的回头浪子吕代豪当年身为黑道分子,读书的起因就是他想成为“国际杀手”才苦练英语。诚如马克思所说,“外国语是人生斗争的一种武器”。在一个武林人员跨边境流动、参与国际竞争的时代,尤为不可偏废矣。
------------------------------------------------------------------------------------------
[1]《天龙八部》第20章:“雁门关是大宋北边重镇,山西四十余关,以雁门最为雄固,一出关外数十里,便是辽国之地。”古代边境并不像现代,出关一步就是异国,而通常是宽达数十里的无人地带。
[2]《天龙八部》第21章:“峰儿周岁,偕妻往外婆家赴宴,途中突遇南朝大盗……”
[3]按魏复古等估计,辽朝全国有76万户,380万口,其中汉人240万,契丹75万,渤海45万,渤海以外各族蕃部20万。准此,契丹人只占20%,汉人倒占2/3。
[4]《天龙八部》第45章:吐蕃那个砍树的胖子道:“这是我种的树,我喜欢砍回家去,做一口棺材来睡,你管得着么?”他不开口说话,我们不免还认为他是听不懂汉语才未停手。
[5]许亢宗《奉使行程录》,载《三朝北盟会编》卷二十
[6]陈家洛自承不会维族歌曲:“自己虽在大漠多年,但每日勤练武功,却没学到这项本事。”(《书剑恩仇录》第13回)又17回:“见册中写满了字迹,都是古回文。……陈家洛叹了一口气,对香香公主道:‘你把这玛米儿姑娘的绝命书译给我听,好么?’”
[7]《倚天屠龙记》39回:“其时蒙古占据中原已逾百年,汉人中懂得蒙古话的不在少数。张松溪聪明多智,颇擅各处乡谈土语,蒙古话也说得甚为流利。”又《笑傲江湖》24章:“郑萼聪明伶俐,能说会道,来到福建没多日,天下最难讲的福建话居然已给她学会了几百句,不久便卖了马,拿了钱来付帐。”


  发表于  2007-05-01 22:18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现在的四川方言是湖广填四川后形成的,天龙和笑傲时代的四川方言,不知是何面目。

没有哪种现代汉语方言是所谓“古代汉语”了吧。况且这个“古代”是什么时代呢?《诗经》时代?《切韵》《广韵》时代?
molar ()   发表于   2007-05-05 16:49:02

其实藏语的口语是很好学的,语法结构和汉语很类似,只是藏语的书面语是参照古代梵语以拼音方式书写,并不是如汉语一样是用边旁部首的单字书写。



北方人学习福建话有困难不奇怪,因为现在的北方人说的汉语就不是古代汉语。我是说粤语的,觉得学习福建话和客家话还算不太难,主要是发音有差异而已,同样语意结构是相似的,比普通话要相似。
风依 (http://iris-feng.blogcn.com)   发表于   2007-05-04 19:28:08

就算吴语是阿尔泰系,也和女真扯不出联系滴,女真是通古斯系的。何况目前国内少有人敢说吴语是独立语言,更没人敢说不是汉语族了

想起来央视拍的 笑傲,按理中心人物没有一个是说普通话的,但偏偏青城派说四川话,真是给面子的事情。
 回复 凉风 说:
通古斯也属阿尔泰语系的三支之一。
至于四川方言问题,细读金庸书就知道,除了吴语外,他小说里唯一经常用到方言词的就是四川话,举凡《书剑恩仇录》、《天龙八部》、《笑傲江湖》等,莫不如此。
(2007-05-03 22:21:42)
凉风 (http://blog.sina.com/loengdik)   发表于   2007-05-03 18:10:33

现在有人考证, 说吴语是属于阿尔泰语系,也就是和蒙古语、突厥语、鲜卑语、契丹语、女真、朝鲜等一干北部游牧民族的语言属于同一语系。因此出身江南或者祖籍江南的郭靖等人学习这些语言应该没有太大难度。



鉴于当时“泛中国”内的国家政权林立,更加是个民族熔炉,估计丐帮也是一个知名度甚高的跨国NGO了,所以主体是汉人的丐帮弟子为了混口饭吃,应该语言能力都不弱,掌握三四门语言不是问题。至于丐帮的官方语言,最有可能是现在的客家话,而不是普通话。因为普通话本来就是经过北方少数民族语言融合,元朝之后才而成的。南北宋时期,地道汉人应该是现在的客家话、福建话、甚至可能是广东话、潮州话……
 回复 风依 说:
吴语属阿尔泰语系一说实在很经不起推敲,退一步说,即使同一语系,也不见得学起来就没难度——比如汉、藏语也属同一语系,汉人学藏语也并不因此就很容易了;北方人学闽南话,只怕比学英语还难。
照你说,丐帮弟子为谋生,语言能力都要不错,看来这在当年也是颇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呢!当然这前提是他们要在不同语言区之间流动,长年累月在一地讨生活,那估计一门语言也够对付了。
(2007-05-03 09:31:42)
风依 (http://iris-feng.blogcn.com)   发表于   2007-05-03 00:00:44

这个问题我早就想说,金庸关于语言实在受了自己的地域限制,了解有限,哪里是这样的情况。。。



郑萼聪明伶俐,能说会道,来到福建没多日,天下最难讲的福建话居然已给她学会了几百句,不久便卖了马,拿了钱来付帐。”还有岳灵珊居然能用福建话当庐卖酒。就更加不可能了。



就个人经验,我向毛主席保证:福建话的复杂程度超过一切语言。而且根本没有所谓福建话,只有福州话,平谭话,南平话,彼此完全不沟通,郑萼不过沿路行进,在每个地方不超过两三天,怎么谈得上这个水平。



小说家言,萧远山该遭此劫,大师手起刀落,尽皆斩于马下。
 回复 yajin 说:
岳灵珊在福州卖酒可没说一句话,不过劳德诺居然自称是“本地人氏”,就有点不可思议了,除非这个嵩山派高徒不是河南人,而碰巧是福州人。
(2007-05-03 09:13:17)
yajin ()   发表于   2007-05-02 00:34:47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