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砖引砖
时间:2004-12-02

近两年前,在朋友的强烈推荐下在天涯论坛上注了册,不过我向来懒散,除了偶尔去走马观花一番,几乎从来不发言。

前两天闲着无事,一时心血来潮,竟把几篇旧作贴到天涯的“闲闲书话”论坛上去了。贴了《万·万夫长·十进制》《猪·豚·文化差异》两篇,刚上去不久,就被标为“红脸”(精品文章)。

这很是激发了我的虚荣心,于是再接再厉,又贴了一篇《金庸小说与农业历史》。不料刚贴完,版主就问我,和某ID是否同一人,因为这一篇12天前就发表过了——接着他就把以前的记录翻了出来:这一贴居然还曾经引起过热烈争论。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转发这篇文章的这个人俨然以作者自命:

“谢谢大家捧场,考证这门学问本来就没有定论……帖子中出现的一些争议在所难免。我只是从自己掌握的一些资料和常识下了这样一个定论——其实任何作品中都可能出现与事实不符的描写,主要的年代的差距引起的不可避免的纰漏……希望大家抱着辨证的眼光看这些问题,具体的农业知识我们可以继续探讨。”

他也很聪明,这些话冠冕堂皇,却基本没有坐实说自己就是作者,也没回答任何实质性的问题。倒是有LUKE兄在下谨慎地指出,该ID如不是我本人,便应该写明转载。

当时略有不快,不过另外两篇的回复中,使我教益良多,当时心里感慨,天涯的确是高手云集。所谓“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礼记》),我的确不过一直是一个人在闲余闷读了点书而已。

去拜读了一番书话上的帖子,看到一篇《说说帝王们的称呼》,其中观点我觉得颇为浮泛,忍不住在下面留言说:“楼主的看法,坦率地说,我觉得更多是一种揣测。”并建议参看何新《龙:神话与真相》中对这一问题的解释。

次日早晨回看帖子,惊愕地发现一个叫“粱惠王”的,在我说“万”的那篇下作了强烈的驳斥,“这篇文章完全是胡说八道,逻辑混乱。用这种方式去做研究,真是让人大跌眼镜。”他接下来指出文中四点疑问,在我看来,这四点即使错误,也只是技术性问题,似乎不至于伤到全文。

过了一会,我想起来,粱惠王正是“帝王称呼”那篇的作者,于是翻出那篇,发现他在那篇里也对我的看法作了强烈斥责:“维舟简直没有一点学术头脑,何新那种狗屁不通的说法在你眼中竟然非常令人信服?我的反而是揣测?真是笑掉我大牙。”

何新的不少观点确实很多离奇凿空,但我觉得还是不要因人废言,他那本《龙:神话与真相》中的好多论点,我觉得也并不是容易推翻的。忍不住查了一下“粱惠王”的记录,才发现他是北师大的博士(苏七七也认识他),70年代初生,看来还比我大五岁上下。

在帖子下作了回复;不料马上又遭致他更强的驳斥。看来他很是鄙视我这种“做学问的思维”,老实说,我一向不过是个野狐禅,还不敢自认为是“做学问”。由于我回复中提到了林梅村,他说“林梅村不就是那个据说在几台电脑上同时写几本书的人么,他……嘿嘿。”那林梅村也不在他眼里,我等自然更加等而下之。

感觉十分疲倦。本意是抛砖引玉,玉的确是引来了(Earl_Nickowl等都颇有见地),但也引来大堆板砖。吃了两根胡萝卜,也挨了几记大棒。也不是说没见过所谓“学术争鸣”,何况文人相轻,自古而然,只是觉得很无趣:书中毕竟并无黄金屋,争来争去,也无非是几个纸上的观点罢了,何止于如此暴怒呢?

说“断肠人在天涯”,似乎太严重,不过确实意兴阑珊,当时颇想就此绝迹于天涯论坛。正值近来看到egawa就文人相轻的文章,愈觉得感慨。想想也很好笑,似乎很没出息,在外挨了拍砖,退回到自己窝里小声嘟囔几句,算什么呢?


  发表于  2004-12-02 07:46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这个人很有意思,是个夜猫子,所以自称owl,据说有四分之一俄国血统,他外祖母的弟弟生前是个贵族,后来被处死了,所以他有时候戏称自己是个earl,我认识他也是机缘巧合,可是他现在都不上icq了:(
bluejudy ()   发表于   2004-12-14 13:31:36

Earl_Nickowl,怎么跟我若干年前的网友一个名,是香港中文大学的博士吧。学中文的,研究的是楚辞。
 回复 bluejudy 说:
回bluejudy:应当是同一人吧。虽然我和他并无书函来往,但他的确是在香港,这个ID看来重名的几率也不会高。
(2004-12-11 21:27:09)
bluejudy ()   发表于   2004-12-10 14:15:12

其实何止是“文人相轻”,同行、同僚间互相排斥的现象也比比皆是。

很多人需要去非议别人来建立自信,毕竟内心富足的人并不多。。。

至少你比他们宽容,已经是很让人敬佩的美德:)
shichy (http://shichy.vipx.net)   发表于   2004-12-05 05:15:15

这种文章很像专栏啊,有事实,有想像。真的写成语言学论文,MM们都会被吓跑的。。。
mas (http://mas_chicago@blogbus.com)   发表于   2004-12-02 10:47:28

呵呵,不过您的“统万“,“头曼“之类的联想

不免有点印第安人就是殷地安好的意思:P 姑妄言之,姑妄言之
mas (http://mas_chicago@blogbus.com)   发表于   2004-12-02 10:35:09

维舟兄,见留言后望速给我发信,有要事寻!

梁惠王不是恶人,但说话有时是欠点儿善,有点迂,自己也曾挨了很多不愉快,有机会我说说他,维州兄一笑置之则个。
yunyetui ()   发表于   2004-12-02 09:50:07

不要难过,不要气馁!从有人关注,到备受争议,是必然的过程吗!如果是我,就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写自己想写的,不用太在意别人说什么,更何况是这样不入流的人。
nicolenikoniko ()   发表于   2004-12-02 09:40:26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