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郑成功多活十年
时间:2009-12-06

人们常被某些偶然性力量打动,并假想在一些重要历史时刻,某个轻微的关键细节的变动也许就将改变随后的所有历史。这也就是帕斯卡说的,“假如克丽奥佩特拉的鼻子长得短一些,整个世界的面貌都会改变。”如果不是两次莫名其妙的夏季暴风雨摧毁了忽必烈远征日本的庞大舰队,日本很可能在13世纪已被蒙古帝国所征服——至少是部分。虽然严肃的历史学家大多不愿意去考虑这种“未曾发生的历史”,但这种反历史的假设却常常是通俗文学中一个长盛不衰的题材,而这也使得我们得以重新审视在实际发生的历史中哪些才是真正的决定性条件。这就像是电影《蝴蝶效应》中的实验:通过更改某个细节,来确定哪些因素能导向最好的历史结果。

为何菲律宾不是中国领土

这个标题乍看起来有些令人骇异。然而我这么说只是基于这样一个历史事实:在400年前的晚明时代,在中国人看来台湾和菲律宾群岛都是差不多的海外蛮荒之地,只有为数不多的中国贫民、海盗和商人(这三种身份有时体现在同一个人身上)前往。但历史最终的演变却是台湾如今成了“祖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菲律宾则是一个在几乎所有方面都令人陌生的异域。当然好多人会说,那是因为郑成功于1662年“收复”了台湾,然而问题恰恰在此:他为什么没有同样“收复”菲律宾群岛呢?

郑成功确实打算过南下进攻菲律宾群岛的。1659年长江战役失败之后,他已清楚地意识到光复大陆远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因此他才力排众议,决意攻占台湾作为长期稳定的基地——原有的金门、厦门诸岛基地实在是太小了,无法供给长期作战的人力物力。郑氏大军1万6千人围困守台的荷兰殖民军1900人长达九个月,最终将他们永久性驱逐出台湾岛。而在此后不久,他就通过一名欧洲传教士向马尼拉的西班牙总督递交国书,指责他屠杀马尼拉近郊的华人,要求西班牙人称臣纳贡,否则将报以军事打击。此前的1657年郑成功便曾致函巴达维亚的一名华人甲必丹,要求他停止与西班牙殖民者进行贸易往来。在他看来,西班牙人也不过是与荷兰人一样的夷人,中国人比他们更有权向这些荒岛提出领土要求

郑氏海军自郑芝龙1633年在金门料罗湾海战中大败荷兰远东舰队之后,一直是远东的海上霸主;到郑成功这一代又在台湾击败荷兰人,故郑氏与荷兰人之间可称是世仇,延至郑经据守台湾时,郑氏在东亚一带建起广泛的外贸网络,但唯独不与满清、荷兰两者通商。这也是当时印度以东唯一一支能对抗欧洲列强的本地海军,在海战中它几乎没有输过。积两次关键战役中击败荷兰海军之余威,它确实也并无必要惧怕西班牙人。1670和1671年郑经也曾两次试图进军吕宋,只因主张反攻大陆的臣属反对而作罢。

以今天的标准看,西班牙当时在菲律宾群岛的殖民军兵力实在称不上是强大。1564年第一批由黎牙实比率领的西班牙远征军从墨西哥出发时仅4舰380人——横渡太平洋时途中还有1舰开小差溜了,因此抵达菲律宾的不过300人。1570年戈伊提率领一支分队(包括120个西班牙人,600个土著)进攻马尼拉,次年黎牙实比不流血便再次征服该城。1621年一支英荷舰队封锁马尼拉湾时,“那时马尼拉的防御微弱得可怜”[1]。西班牙人在征服新大陆及非洲、菲律宾等地时,所遇到的都是缺乏社会性防御能力的、组织较松散、武器落后的王国或部落。正因为他们常常只凭借数百人就能征服一大片地域,他们一度对自己的武力信心爆棚,以至于1576年菲律宾总督桑德认为只须4000-6000人便可征服中国——他的继任者更谨慎一些,1586年菲律宾殖民政府官员起草的计划中认为,要征服中国这样的大国,得有10,000-12,000名西班牙士兵才行。事实上,直到19世纪初,驻扎在菲律宾的西班牙官兵从来没有超过2,000人:1600年为670人,1636年1762人,1828-1896年间也只有1000-3000名左右,1896年在菲律宾的西班牙军队的共17,659人,其中只有3005人是西班牙人[2]。在郑成功时代,整个菲律宾群岛的总人口也不会超过100万人[3],还不及福建一省[4],如果福建只有这么薄弱的兵力防守,无疑早被郑军攻占了。

不仅如此,西班牙人自1565年以来还卷入了长达300年的摩洛战争,与菲律宾南部苏禄和棉兰老岛的穆斯林不断发生冲突。但其战争规模基本上也都只是数百上千人,如期间一次关键战役是1596年西班牙远征队队长菲格罗亚率领214名西班牙士兵、1500名菲律宾天主教徒,乘坐50艘战舰,突袭穆斯林中心马京达瑙,而这已算是“大规模军事进攻”,而对方的参战规模也差不多:当时摩鹿加群岛的德那地苏丹派其叔叔率800人来援,最终西班牙远征队队长战死。正因此,当听说郑成功进占台湾,并试图南下吕宋时,西班牙人大为震动——此刻他们已经知道郑氏海军是个比荷兰人还要难对付的敌手。此前在1656年,西班牙的摩鹿加群岛(为夺取香料)总督因荷兰人进攻的压力,已迁往菲律宾群岛东南端的三宝颜;1662年因担心郑成功入侵,菲律宾总督再次将所有西班牙军队从三宝颜和摩鹿加群岛撤离而集中防守马尼拉。至此西班牙人将香料群岛完全丢给了荷兰人,弃守三宝颜也使得第一阶段的摩洛战争以穆斯林的胜利告终[5]。

自1588年无敌舰队覆灭之后,西班牙海军力量已大为衰落,1662年在东亚海面甚至抵挡不住荷兰远东舰队的攻势。不仅如此,长期以来都是殖民当局所需粮食和兵员来源的邦板牙等三地于1660-1661年间爆发反抗西班牙殖民统治的起义;而为了镇压当时日益强大的华人集团,西班牙人1662年再次屠杀马尼拉近郊的华人(此前在1603、1639年也两次屠杀过数万华人)。因此在1662年春夏之际,从内部局势、防守兵力等各方面来说,西班牙殖民军都无力抵挡郑氏海军(当时有2万兵力)的进攻,何况在吕宋岛的华人不仅为郑成功的入侵提供了口实,很可能也会成为提供实际帮助的第五纵队——正因此,当时在马尼拉的华人被迫住在位于城墙之外而在西班牙枪炮射程之内的Parian区内。

那么即便击败驻扎在菲律宾的西班牙殖民军,西班牙人是否可能从别处增援?——但这种增援的成功几率也是不高的。1762.9.22,一支由英国东印度公司装备的远征军开进马尼拉港,舰队司令是英国海军上将Samuel Cornish,下辖13艘战舰6830人(其中250名法国雇佣军,800名印度兵,1400名印度劳工,剩下4380人是英国士兵和水手)。当时马尼拉官民并不知英国已向西班牙宣战,故这支舰队刚到时还以为是中国舢板,及知是英国海军,全城顿时陷入巨大恐慌,代理总督是从未接受过军事领导训练的罗霍大主教,“城市防御可悲地不足”[6]。从9月24日围城开始,十天后英军排炮轰倒城墙,10月5日便攻下马尼拉,一直占据了两年之久。虽然这一情形比郑成功时代晚了一个世纪之久,但从17世纪中的情形看,西班牙人要派出增援部队也是极为艰难的:首先当时菲律宾的后援基地是在墨西哥,而横渡太平洋至少需要两个多月[7];其次如果要从墨西哥派出远征军,数量少则不足以击败郑军,数量多则会造成财政上的困难。这也是为什么马尼拉陷落于英军之手后,西班牙人两年都无法收复、直到最后敌军根据条约撤军之后才得以返回的原因。

可以想象,对菲律宾总督来说最幸运的是:1662年夏天郑成功这个让他大为紧张的“远东的阿提拉”病死了,时年仅39岁。清朝初年有三个关键人物都在39岁时身死:李自成、多尔衮、郑成功。他们三个人如果活得长一点都可能改变历史,但对历史进程影响最大的可能是郑成功。如果他多活10年,菲律宾(至少是中北部地区)的政治命运很可能更接近于台湾。当然,就像1683年收复台湾时一样,朝廷会激烈争辩一番是否接收下这份累赘的财产——因为至少在短期内,这些新领土不是带来净收益,而是倒贴钱的[8]。

17世纪中国的太平洋战争:反历史小说的提纲

马伯庸在《殷商舰队玛雅征服史》中曾假想殷商覆灭后,其留守东夷的舰队在攸侯喜指挥之下东渡太平洋,入侵中美洲的玛雅文明地带。这当然只是完全的虚构(例如殷商时代玛雅文明根本还不存在),作者在前言中就预先拒绝了用现实历史来干扰小说阅读的做法。不过如果郑成功多活几年,那么中国舰队横穿太平洋的征战倒确实至少有一丝可能。试想一下这一变量的更动所引发的蝴蝶效应(姑且冒着被人说意淫的风险):

1662年初攻下台湾后,郑成功意识到要保留明室衣冠必须有长期稳固的海外基地,同时鉴于吕宋岛华人屡次遭西班牙屠戮的遭遇,他要求西班牙人约束其行为并称臣纳贡,而这是西班牙人绝对难以服从的要求。双方不可协调的立场最终导致走向武力裁决。同年西班牙人匆匆结束菲律宾群岛南部还在进行中的摩洛战争,弃守三宝颜堡垒,全力防守马尼拉城。而郑成功也制服了留守金门、厦门抗命不遵的部将以及与乳母通奸的儿子郑经,出于将功赎罪、建立自己威信以及远离父亲等多重目的,郑经主动要求出征吕宋。同时吕宋华人也前来呼告求援(因为1662年再次发生西班牙人屠杀华人的事件),并为郑氏提供相关军事情报。

经过军事准备和外交争吵,1664年初夏的一个清晨,郑经率500艘舰船共1万大军,一支分队在马尼拉北部的苏比克湾登陆,另一支海军则封锁马尼拉港,同时秘密组织当地华人反抗。这一次郑氏吸取了1574年海盗林阿凤进攻马尼拉失败及在台湾围困荷兰人久战不下的教训,以优势兵力首先击败西班牙远东海军,同时猛轰马尼拉城墙。在遭到围城数月之后,人数不足2000的西班牙守军疲惫不堪,被迫投降。郑氏将当地辟为麻逸府,努力吸纳华人前来定居。

1664年是康熙三年,康熙在北京朝廷尚未亲政,朝中大臣从大陆本位主义角度出发,认为郑氏向海外辟土正说明他们已无意争夺天下,大为放心之余全力平定内陆并休养生息。日本此时在德川幕府之下正在锁国,除了荷兰人外,他们对欧洲人本就不喜欢,且郑成功母亲就是日本人,与郑氏往来密切。朝鲜君臣一意思明尊周,固然不满于郑氏不争天下而着眼海外,但至少在反清复明这一点上与郑氏有一致意见。本来荷兰人是郑氏世仇,可能援助西班牙人,但荷兰1609年才从西班牙独立出来,对这个前宗主国极为憎恶,因此它决意等这两个大敌两败俱伤后再去收拾。当郑氏攻占吕宋之后,他们一度试图趁郑氏在台湾、吕宋兵力分散而攻占其中一处——特别是收复台湾的机会,但以其防守严密而放弃。此外,荷兰人也不得不密切关注郑氏下一步是否会入侵自己据守的东印度群岛——尤其是摩鹿加群岛和巴达维亚;为防范郑氏,荷兰人加紧与北京朝廷的政治联系,进京朝贡。

对郑氏来说为难的是平定麻逸府之外地区的局势——因为西班牙主力虽被击败,但群岛居民在过去一个世纪里已有许多人皈依天主教,而南部则是穆斯林聚居区。对此郑成功采取宗教不干涉政策,且利用吕宋和苏禄王国历史上与明王朝的良好关系以稳定局势,也并不试图向中南部地区武装殖民,只是将吕宋岛作为收纳明遗民和华人移民的一个新中心,并逐步完善府县制度,开辟田地,发展南洋贸易以资军费——因为最终的目的仍是要反攻大陆。为获取军费,郑氏的船只逐渐卷入墨西哥至吕宋的大帆船贸易,开始横渡太平洋,因为这一航线利润丰厚;甚至试图介入香料群岛对欧洲的贸易,使荷兰人大为紧张。

此时清朝统治逐渐稳固,并采取海禁政策,对郑氏实行坚壁清野,同时联合红毛夷(荷兰人)共同打击郑氏。1672年郑成功眼见收复大陆无望,忧愤病死。此时永历帝已死十年,西南平定,清朝国力增长,康熙已经亲政,试图对反清复明者以最后一击,以最终统一天下。他任用郑氏降将施琅专意对付东南局势,1683年,施琅趁郑氏内乱,从鹿耳门攻破台湾府城,郑军大溃,守军逃亡吕宋岛。施琅又尾随予以攻占。此事在朝中引发剧烈争议,一方认为这些蛮荒之地将加重朝廷财政负担,另一方则认为不可放弃,否则将成为反清复明者和海盗巢穴,从此东南不得安宁。同时,荷兰人和西班牙人均入京请求将台湾和吕宋岛重新“归还”给他们。经过长期争辩,最终康熙决定将两地纳入版图。

西班牙人对此决定尤其感到失望,而在此期间康熙对欧洲传教士在华事业的支持也逐渐减少,“礼仪之争”浮上台面,一贯以保教自居的西班牙人重拾起一个世纪前征服中国的计划,第一步就是先得收复在远东的桥头堡——菲律宾群岛。然而这一计划过于庞大,将对墨西哥财政造成严重负担,且1668年承认葡萄牙重获独立后,西班牙愈加衰落;因此在初期只以小分队形式派出几十数百人的殖民军对菲律宾群岛沿海进行海盗行为,同时派出传教士试图重新赢回当地人民心。这种海盗与反海盗的拉锯战持续多年,使清朝驻军深感头痛,此刻清廷在北方已卷入对俄国(1685/1689)和准噶尔的战争,注意力已经转向北面,不想南方再有动乱,即敕令授权吕宋岛总督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清扫和制止这类海盗行为。

吕宋岛总督接到授权后即开始采取行动。从曾参与大帆船贸易的商人那里他得知这些袭击的夷人来自墨西哥,他从未听过这个地名,也不知道它有多远,又误信传言,乐观地以为横跨太平洋的航程顺风只须不到一个月,而这个没听说过名字的地方的夷人想必也不会太强大,乃决意派出一支远征军讨伐。1700年初春,这支实际上由前郑氏海军降卒及施琅部属组成的庞大舰队由商人指引航向,启程东渡。由于在船舱中种植豆芽(这是郑和的老办法),他们没患上败血症。但令人绝望的是一路都是茫茫大洋,许多水手的士气大受影响,所幸在航行一个半月之后,他们抵达一个大岛——他们根据当地人发音,结合一种天朝心理,将之命名为“夏威夷”,意思是“华夏威震蛮夷”。先前船队已经无法保持完整一致的队形而有舰船掉队,此时更有人开小差,少数船只偏离航向,结果最终主力部队抵达今加州海岸一带——当地现有一片海滩被命名为“中国海滩”;少数舰船甚至漂流至南美智利海岸,船员在失散后不得不留下来与当地人结婚,因此智利当地话中迄今仍将小男孩称为“奇尼多”,意思是“小小中国人”,女孩子则称为“奇尼达”(“中国小女娃”),以纪念这一段历史。

主力舰队在荒无人烟的加州海岸没有发现任何海盗和蛮夷,极端失望之下部队开始哗变,同时穿上携带的粮食也将吃光。舰长不得不宣布分成几支小分队行动,沿海岸搜寻敌人及粮食(在极端饥饿的情况下,也可能将敌人变成粮食)。最终南下的侦察舰首先发现墨西哥海岸的阿卡普尔科港,此地许多贸易货物正在装卸,一片繁荣景象。西班牙港口守备以为这些船舰和以往一样,只是前来贸易的中国舢板,并未留意。侦察舰在通知各分舰队之后,一个月后才艰难集合,于1700年夏未经宣战,在封锁港口后开始攻城,复仇心理加上生存欲望,使得这支部队急于破城,并在攻占之后大肆抢劫。此事震动整个墨西哥,打击了西班牙在墨西哥的威信,使新西班牙殖民政府急于收复该城。此时攻占该城的中国远征军已派舰船回吕宋报信,并要求派送更多支援——但得到的答复是“没有”。

此时,远征军内部对战争目的逐渐产生质疑,有些人不认为这是打击海盗的最佳方式——而且,他们自己看起来也变得有些像海盗了;而此刻却仍未能得到西班牙人不再向吕宋派兵骚扰的保证。双方僵持了一段时间后,从西班牙本土传来消息,查理二世国王驾崩。次年西班牙王位继承战爆发,西班牙自此被拖入长达十四年的、疲惫不堪的战争之中。虽然在战争结束之前,远征军舰队不得不在没有得到任何保证的情况下撤回吕宋,但事实上从此西班牙也不再有余暇兼顾东亚,正如当年失去台湾的荷兰一样,它逐渐认可了这个现实,而对墨西哥人来说倒也不坏:因为他们从此不必再每年拨款25万比索去补贴菲律宾了。南洋海面自此逐渐恢复平静。
---------------------------------------------------------------------------------
[1]Gregorio F. Zaide《菲律宾共和国:历史、政府与文明》
[2]John R.M Tarlor, The Philippine Insurrection against the United States, 1971,转引自施雪琴《菲律宾天主教研究:天主教在菲律宾的殖民扩张与文化调适(1565-1898)》
[3]西班牙当局估计1591年菲律宾总人口为667,612人,见Gregorio F. Zaide《菲律宾共和国:历史、政府与文明》,1662年左右不可能在这个基数上增长50%以上。
[4]福建省1661年的人丁数官方统计数据是1,455,808人,见梁方仲《中国历代户口、田地、田赋统计》
[5]施雪琴《菲律宾天主教研究:天主教在菲律宾的殖民扩张与文化调适(1565-1898)》
[6]Gregorio F. Zaide《菲律宾共和国:历史、政府与文明》
[7]例如黎牙实比远征队从墨西哥出发是在1564.11.21,于1565.1.22抵达关岛,2.3才抵宿务,距离出发时已过去75天。又如英军占领马尼拉后,据1763.2.10签订的巴黎条约而撤军,但由于当时交通手段的低劣,消息传到马尼拉时已延迟了很久,以至于15个月以后的1764.5.31西班牙人才凯旋返回马尼拉。
[8]在西班牙时代,菲律宾因为缺乏资源和经济落后,每年都入不敷出,长期不能平衡其殖民地预算,西班牙国王不得不每年发放平均25万比索的王室津贴给菲律宾——从墨西哥银库中提取支付;故菲律宾在1565-1821年间长期在财政上依赖墨西哥。西班牙“拓殖菲律宾是一场赔本买卖,因为她在那里的殖民活动并没有收回物质利益”,以上均参见Gregorio F. Zaide《菲律宾共和国:历史、政府与文明》


  发表于  2009-12-06 18:30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维舟兄的推演颇有不妥。

假设如你所说,郑家成功占领吕宋,也不会改变太多。
清朝假使追踪而来也极可能放弃,就算不放弃到18世纪也比将被英法所夺。
如果清朝无法夺取吕宋,则会是严厉的海禁,吕宋得不到移民补充,郑家小王朝还是会被英法所夺。
 回复 推演 说:
反历史的推演本来就很难被视为严谨的学术观点(见《未曾发生的历史》一书序言),你也不必如此认真啦,姑且当作一种有趣的假设好了。康熙攻占台湾及其弃守之议,已表明清廷是有能力、有动力占领海外忠于明朝势力的海岛根基地的,即便18世纪被英国(我认为法国不大可能)所夺,那么这或许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让国人在鸦片战争之前几十年就感受到西方的威胁,并进而采取因应之策,争取到时间上的缓冲。
(2010-07-22 07:27:08)
推演 ()   发表于   2010-07-21 22:40:42

强人,学习了!
虽然历史无法重来,但总让人扼腕叹息!
yougoods (http://yougoods.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12-19 22:02:29

关于穿越时空和改变过去,我想起了一部日本动画《穿越时空的少女》
=============================================

時をかける少女 是经典啊,比秒速5厘米好看多了。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12-18 07:36:20

这个比较学术,哥只是路过来学习
传说哥 (http://chuanshuoge.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12-10 22:01:13

呵呵,小说当然用不着写成那样,也不可能。只是有些穿越YY历史过头了,看了总觉得别扭。还不如直接穿到异界干脆。
因果链个人算是比较喜欢用了,但是只要拿起因果链,就得往上溯源。到底尽头是什么,一直搞不明白啊。什么时候把这能搞清楚了,就成佛喽。
gone ()   发表于   2009-12-10 00:00:02

今天忽然看到了马伯庸和刘慈欣两个名字,还是小意外了一下, 原来学长也看这些~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是很严肃的! 尤其喜欢马伯庸严肃恶搞的调调~

关于穿越时空和改变过去,我想起了一部日本动画《穿越时空的少女》(在这里提起动画片,我觉得自己真是幼稚啊)。在人的一生中,是不是注定有一些东西会被浪费掉呢?不好意思我跑题了……

很赞同历史不应该从结果出发进行反推的观点。不过好像现行教育体制内的历史课本,都是在这样的观点指导下编写的啊。于是很遗憾,大多数人都必须接受这样的教育;更遗憾的是,大多数人都会止步于这样的教育。相比之下,能够努力去接近历史真相的人是幸福的。

P.S. 第七段“(此前在1603、1639年也两次过数万华人)”一句少了“屠杀”两个字?
 回复 嘉木 说:
谢谢指正,一处笔误已更正了。
我本来兴趣就很杂呀,武侠小说不也看得很起劲,日本动画我也看过一些,还就此写过一篇blog,不过这个水太深了——我倒不觉得日本动画幼稚。
其实大部分人都很是“以成败论英雄”的,很容易受结果的影响来评判历史事件,就像石达开率军西去被视为决策失误和败亡,因为最终他最终覆灭于大渡河畔;而长征则不没有被视为一次逃亡,相反成了一次史诗般的传奇,因为红军最后成功了。
(2009-12-10 09:23:29)
嘉木 ()   发表于   2009-12-09 21:18:49

所以写穿越的话逻辑能力一定要好,如果能从几个变量的变动推导出全部的变动的话,那么这个作者大概也可以称为神了吧。
=============================================

问题是这样的穿越是没人要看的,两章之后就是全然陌生的世界了。穿越都还是要依附于既有历史大家才看得下去啊。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12-09 02:47:51

貌似N多人中了刘慈欣的毒了。就算是机械决定论的,未来也是不可计算的(理论上的不可计算性,不是靠提高计算能力能解决的)。蝴蝶效应是在经典动力学系统里发生的,根本就没量子论啥事。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12-09 02:41:00

加一点,我觉得虽然说有些关键的历史事件可能是由很小很小的事引起的,但即使是再细微的细节也是由无数的因果决定,所以“假定”这种行为就纯粹是一个外生的、武断的行为,因为真要让这个细节发生变化就要同时改变无数的因果。而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写穿越的话逻辑能力一定要好,如果能从几个变量的变动推导出全部的变动的话,那么这个作者大概也可以称为神了吧。
gone ()   发表于   2009-12-08 20:07:39

我本来就是历史决定论的。我认为宇宙的基本常数定下来后,之后的发展趋向都是一致的。也许素一种机械决定论吧。

嘿嘿,同想。我看有一部幻想小说里就说只要在宇宙大爆炸之前确定好几个向量,今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就都确定了。我比较赞成因果论。不管是哪一只蝴蝶如何挥动翅膀,都有其因。沿着因果链一直追溯,就到了宇宙的尽头。只是不知道人的想法、念头、冲动有没有可能是随机的,或许都是由大脑机械控制的也说不定。
我不认为这种决定论会和人的自由意志冲突。虽然可以说一切皆定,但在发生之前我们根本无法预知,我们对未知的判断,我们的努力,尽管可能都只是早就注定的,也是自由意志的体现啊。这个自由不是给你两条路选择的自由,而是“我”根据我自身所有知识经验的积累、逻辑判断、冲动,所作出的决定。我想说的其实是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的自由意识其实是和“命运”重合的。或许我会觉得“我之所以这么做都是注定的”让我有种被操控、消极的感觉,但实际上我就应该这么做的啊。
gone ()   发表于   2009-12-08 19:43:14

维舟很有写穿越的潜质嘛,写小说的话给个预告哈
 回复 gone 说:
谢谢,不过我也就拟个小说提纲,真写估计是没这个工夫的。
你说的因果链,我觉得追溯起来是不可穷尽的,要是按这样的话语逻辑来写,不但一本小说无法容纳,而且估计写出来也会不大像小说了。坦白说,历史决定论是一种宿命论,它是自洽的,就像一个宿命论的人也会认为自己的一切前生早已注定。
(2009-12-09 09:21:52)
gone ()   发表于   2009-12-08 19:16:53

我本来就是历史决定论的。我认为宇宙的基本常数定下来后,之后的发展趋向都是一致的。也许素一种机械决定论吧。
看了无数精彩绝伦的故事之后,我依然抱着这种想法。
平行宇宙或许有不同的历史。这一点我倒是能接受的。时光就像一条分支无数的大河,你只能站在一条分支顺流而下。无法选择。
不然为什么有时光机悖论呢。
我依然希望未来的可能性不会被抹杀,中国会成为多样性的国度。就让这点奢望留在心底吧。
顺便做做广告,有个论坛叫1984bbs。想进去看看的话Email我ylfone@gmail.com
 回复 carl fone 说:
未来的可能性当然总还是开放的,我不怎么相信历史决定论,因为如果“宇宙基本常数”定下来后发展趋向都会一样,那么人还需要努力做什么呢?他的自由意志又在哪里?
(2009-12-08 11:01:42)
carl fone ()   发表于   2009-12-07 21:54:30

我倒不大认为清朝会追到吕宋去,越追越远补给很成问题。更有可能的是郑家从此在马尼拉安顿下来,并依朝鲜例孤悬海外。百五十年间专心致志向南发展,逐步把荷兰势力逐出了婆罗洲。之后太平天国爆发,清廷内外交困之际不得已引进郑家的洋枪队收复南京,从此郑家势力控制长江以南;而另一方面黑船来临之机扶植岛津家(成功之母是九州人)把幕府赶到了虾夷。。。
 回复 dabenxiong 说:
呵呵,这也不失为一种可能,不过个人认为清廷决不可能容忍郑氏这样反清复明力量的,即便是孤悬海外,而一定要赶尽杀绝。郑经不也援朝鲜例了么,末了清军还是打到了台湾。
至于补给,没想象的那么困难。吕宋距闽粤顺风不过四五日程,远比补给云贵、西域、西藏行军容易得多。雍正十三年吕宋歉收,洋船载银两海参等到厦门买粮食,“多则三千石,少则二千石”,因为禁令五谷不许出洋,福建提督王郡因此上奏折。结果雍正批复:“朕统御寰宇,内外皆为一体。吕宋虽隔重洋,朕心并无歧视。国家之所以严禁五谷不许出洋者,乃杜奸商匪类私贩私载、暗生事端之弊。若该国偶然缺少米粮,以实情奏闻于朕,朕尚酌量丰余以济之。”(《清世宗实录》卷157)此说明在政治意愿和运输条件上都不是大问题,何况还可以通过鼓励民间商人运粮的方法来解决。乾隆八年谕令“嗣后凡遇外洋货船来闽粤等省贸易,带米一万石以上者,著免其船货税银十分之五”,此令出后,暹罗等均踊跃运米至闽粤。
(2009-12-07 17:59:13)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12-07 14:22:10

看寒蝉鸣泣之时(ひぐらしのなく頃に)里面提到肠流祭还以为是作者瞎编的,后来发现郑成功葬老妈居然用的就是这个仪式。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12-07 14:10:27

啊,为啥无缘无故的就要提到马亲王的名讳啊?祥瑞御免!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12-07 13:53:47

笑翻了。
维舟老兄也八卦起来,而且还是一本正经的八卦了一次。
花大熊 (http://blog.sina.com.cn/girlbear)   发表于   2009-12-06 22:25:06

你说的主题和黄一农最近一次在复旦的演讲很相似啊,他说他可能要写一部郑氏家族的书,关于这段历史涉及到多语种的史料,难度很大
 回复 960 说:
我对郑芝龙父子也很感兴趣,但相关研究的水平现在确实仍不高,原因之一是始终将他们放在中国史的格局里,而没有放到整个东亚和世界史的背景中去。黄一农的《两头蛇》是不错的(固然还可挖掘更深),他的视野应该可以比较开阔。
(2009-12-07 09:49:04)
960 ()   发表于   2009-12-06 22:18:34

维州也看马伯庸的超恶搞小说啊。
菲律宾变成中国领土几乎不可能。
因为,中国人本性的故土自封。
即使细节改变了,也不会改变历史。
当然,我们喜欢yy,yy也是需要很好的历史素养的。
看看起点中文网的无数穿越小说。什么都有“群穿,单传,开外挂种田流,王八之气流”等等。其实也映衬出现实机会之少。
 回复 carl fone 说:
马伯庸《殷商舰队玛雅征服史》至少前半部还是比较有才的啦,超恶搞也是需要想象力的。反历史想象并不纯然是恶搞,有兴趣见《未曾发生的历史》,这可是严肃史学家写的论文集。
你的观点有些历史决定论,即认为不管作何局部变动,历史发展结果仍然会是一样的,就像一位历史学家说的,“假如夏娃没有劝亚当吃禁果,那么在别的方面也总会出点乱子的”,不过这就不大有趣了。
(2009-12-07 09:56:26)
carl fone ()   发表于   2009-12-06 21:24:08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