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懒惰的两套话语
时间:2009-12-10

看了一篇网文,大意是说:某人累死累活工作许久后,到欧洲旅游,惊讶地发现当地人生活的悠闲,老外表示很难理解中国人那种无止境的忙碌勤奋,因为在他们看来,那不是人生真正的目的。此言犹如醍醐灌顶,顿时使他感慨人生的另一种可能,并进而反思自己原有的人生经历。

这个帖子很受欢迎,虽然这个桥段很俗很老套,但确实颇符合眼下广大中国工人阶级的心理——在长年高强度的工作条件下,那么劳碌辛苦,到头来我们日子却仍没有西方人过得好。看似光鲜的城市白领,往往怨言最多,有道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猪差,干得比驴多,拿得比贫农还少;看上去比谁都好,五年后比谁都老”。说起来谁不是呢,我也巴不得能早两年退休,自此过过悠闲慵懒的人生。但静下来思考这个故事,最让我感兴趣的在于:它隐含了关于懒散的一套话语逻辑,以及一种价值判断。

虽然这个故事中的欧洲人以一种貌似睿智的人生态度暗示:闲暇才代表优越性,但在历史上,更常见的则是另一套话语。长期以来,强势群体对周围弱势族群最常见的贬抑手法,就是指出他们根深蒂固的懒散是一种劣根性的体现。在苏格兰褶裙成为民族象征之前,甚至城市的苏格兰人也认为那些穿褶裙的高地本族人是懒散、不开化的、野蛮的。直到18世纪,德国农民留给人的负面印象,首要的特征就是“心理和生理懒惰”,而“没头脑、呆头呆脑、粗鲁和酗酒”这些倒还在其次,懒惰这一点就已经表明他们是如何令人厌恶,也因此他们的不幸被认为是自己造成的。

在欧洲人对外征服时,懒惰更是当地土著作为劣等种族一个如影随形的必备标签。例如北美土著印第安人的特征之一就是普遍被白人移民视为懒惰,这与残忍、狡诈共同构成印第安人的负面特征。当美国殖民者向西南进军时,也普遍觉得墨西哥人懒惰、无能、顽固、迷信落后、充满邪恶,其中“懒惰”再次成为首要的突出标签,而这种印象成为后来美国人剥夺其土地、剥削他们劳动的合理论据。1849年美国夺取加州时,甚至连马克思都评论道:“没有暴力,历史便一事无成。……富饶的加利福尼亚从对它毫无作为的懒惰的墨西哥人手中摆脱出来,这有什么坏处呢?”李斯特在《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中则明确声称:“道德与一个人的努力和勤俭并生,而不道德与懈怠侈靡并存,两者互为来源,一个是力量之源,一个是衰败之根。”另一个德国人康德,他倒是承认北美土著具备某种高贵感,但他认为非洲人“天生就无法感受超过懒散层面的东西”。

历来“那些能与支配群体竞争的群体不可能被贴上懒惰或缺乏才智的标签”(《族群社会学》),被认为是懒惰愚蠢的通常都是受支配的弱势群体,这一点在美国黑人身上体现得最为显著。1775年拥奴派的Bernard Romans斥责:“黑人在非洲时就具有忘恩负义、偷盗、自以为是、懒惰等特点,这是他们内在的特点,而不是因为奴隶制才产生的。”即便在南北战争之后废除奴隶制超过两代人的时间,1912年老罗斯福仍强调:“黑人的懒惰、散漫、邪恶和犯罪是导致黑人种族走向堕落的根源,它比所有白人压迫加起来还有危害性。”黑人在美国文学和文化中长期固定形象模式之一便是“懒惰”(此外还有思维混乱、吹牛、迷信、孩子气、缺乏独立性等),连马克·吐温笔下也不例外。在很长时间里,“如果黑人的劳动得到白人的认可,白人就会使用人们常用的谚语:‘像黑人一样傻干’,而如果黑人的劳动没能满足白人的愿望,白人往往会使用另一个谚语:‘像黑人一样懒惰。’”(《文化的扭曲:美国文学与文化中的黑人形象研究(1877-1914)》)

在西方的帝国主义时代,令欧洲人厌烦的还有一个“懒惰成性的东方”。其地域横跨甚广,“从利比里亚到马格里布,再到老挝,几乎没有一个殖民者不说受殖者懒惰……它在抬高殖民者、贬低受殖者的辩证法中占有重要的地位”(Albert Memmi《殖民者与受殖者》)。欧洲人所到之处,均认为当地人的懒惰是其低劣的表征和原因,这种耐人寻味的现象甚至促使学者S.H. Alatas专门就此写了一本《懒惰土著的神话》(The Myth of the Lazy Native),讨论16-20世纪西方人眼中的马来人、菲律宾人、爪哇人形象——这些都是当时被反复指责为懒惰的典型——以及这种懒惰的土著形象在殖民帝国主义话语中的功能。这项研究揭示的东方主义使Edward Said称赞它是“伟大研究”。事实上西方人当时对菲律宾人懒散的指责如此普遍,以至于菲律宾国父黎刹专门写过一篇《论菲律宾人的懒惰》来反驳这一论调。——不过,觉得菲律宾人懒散的还不仅只是西方人,中国人也有同感,清人叶羌镛《吕宋记略》称“土番懒惰成性,率皆游手,日斗鸡樗蒲为戏”,阙名《万国地理全图集》也说马尼拉一带“土虽膏腴,却惮劳,宁饿死不工作”,历史上中国人也向来很喜欢以指斥周边族群懒散来证明其劣等。

或许让人意外的是:1870年前后抵达日本的西方人还认定,日本这个懒惰的民族将注定要贫穷下去。当时的外国报刊如Japan Gazette警告:日本由于其懒惰将永远不能变富。鉴于一个世纪之后日本人在全世界以极度勤劳和过劳死著称,这样的警告听起来实在颇有荒谬感。总体而言,当时的西方人眼中,几乎所有东方人都是懒散快乐的,那被认为是其根深蒂固的本性,他们的劣等就是因此而造成的;而西方的成功和优越性则是勤奋努力的自然回报。

这种话语逻辑当然不仅见于西方/其余世界(the West/the rest),也见于握有文化霸权的精英对农民等大众群体的观感,王笛在讨论1870-1930年间成都城市文化时就指出,当时的权力精英经常使用“迷信”、“懒散作风”、“惰性”以及“不良社会风气”之类带有价值判断色彩的词汇来批评下层民众。

在现代社会确立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懒散”都被视为一种罪孽和缺陷。苏联1960年颁布《关于加强同过反社会的寄生生活者斗争的命令》,规定一个月以上无正式工作者要流放2-5年,后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布罗茨基就曾因“过着寄生生活”而被判处流放5年。作家阿马里亚克也一度因过着懒散无业的生活而被判流放西伯利亚,甚至他遇到的一个盗窃犯都因此瞧不起他,“当他知道我是‘寄生虫’后,就完全瞧不起我了,显示他的身份比我高”(《被迫的西伯利亚之行》)。这倒也不奇怪,因为社会主义制度的原则就是“不劳动者不得食”,但事实上连英国的自由主义者Leonard Hobhouse也曾在1911年著书提倡要为“懒人”建立惩罚性的劳动营。

然而渐渐地,另一套话语开始浮现:19世纪英国征服缅甸后,一度总是批评缅甸人好吃懒做,后来“却开始了解到,这个‘懒’字自有它的道理与迷人之处。英国人总自认自己的生活目标是在追求自由,但在一名缅甸人眼中,英国人汲汲营营于工作谋利,不啻在过奴隶般的生活。缅甸人才是‘真正热爱自由’的民族。”(《人类的主人》)事实上,关于懒惰向来有两套话语:一套是“勤劳者有权蔑视懒惰者”,另一套则是“闲散者优于劳碌者”——例如在奴隶制下,劳作的奴隶被视为远远劣于主人,闲散是主人的特权。欧洲人意识到土著懒散快乐的好处,是一个现代思潮的一部分:即作为“高尚的野蛮人”形象的特征之一,暗示落后的族群身上保留着值得珍视的品质。一度在进步和文明的名义上嘲笑野蛮人懒散落后的人,如今成了原生性价值最强烈的捍卫者。

在工业化流水线上劳作的人终于疲惫了、厌倦了,钟摆开始往回摆动。为了反抗生活的常轨化和劳动强度,人们内心产生出一种对懒散的愿望,期待在工作之外以一种无纪律、婴儿式的自我放纵来反抗。人们意识到劳作不能算是一种自由的生活,尼采的话击中了很多人:“如同在所有时代,同样在现在,人被分开为奴隶和自由人;一个人他自己不拥有他的一天的三分之二的话,他就是一个奴隶,无论他另外可能是政治家、商人、公务员、学者。”固然人们可以争辩说,闲暇不仅仅是懒散,它是一种动态的空闲,而不是被动的,然而这中区分并不是质的分别。

看似悖论的是:一个人可以同时持有以上两套话语而不觉得自相矛盾——正如我们在一些国人身上看到的,他们可以同时既羡慕欧洲人的闲散,又鄙视非洲人的懒惰。在面向前者时,他赞成欧洲话语中中国人那种“令人憎恶的的勤奋”是可悲的;在面向后者时,他又本能地觉得自己要比这懒惰的土著高出一等;同一个人甚至还可能又羡慕西藏牧民自由闲散的生活。他可以在这三个场景之间随意切换而并不感觉有任何不适反应。因为这些话语可以在不同面向、不同层级内运作而彼此不冲突。对于西方人来说倒是简单的:19世纪时他们通常一致觉得一个“懒惰成性的东方”低劣而令人厌烦,而如今一个过度勤劳的东方仍然如此,并且看起来他们的血汗工厂多少有些可怜、可悲。

人类常常就是这样一种动物:它总是能让解释有利于自己。并不仅仅在“懒惰”这个议题上存在两套话语,事实上许多问题上都是如此:坚持/固执、幽默/油滑……同一品质往往根据不同的认定都存在银币的两面。这也提醒我们看待任何问题都需要警惕那种过分单一的价值判断倾向。如果有条件,我个人也并不反对过一种更懒散舒适的生活,何乐而不为呢?但我并不将之视为一种高下的价值判断,也并未对这两套话语的任何一套心悦诚服地完全接受。卢梭曾说,如果我们能够“在原始社会的懒惰与我们自尊自大所导致的无法抑制的忙忙碌碌之间维持一个快乐的调和”状态,那会对人类的幸福更为有利——也但愿如此。


  发表于  2009-12-10 22:43  引用Trackback(2) | 编辑 

评论

1)想起富翁和渔翁的对话,有人评论,虽然都是在海滩上晒太阳,但是看天吃饭与大权在握毕竟还是不一样的。

==============================================

本质区别是富翁有随时不钓的选择权,而渔翁不钓就得饿死。

基本的金融理论告诉我们option其实是值很多钱的。。。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12-17 08:02:41

北欧人是很不着急,不过他们的社会运作体系真的很完善。不过说到意和西人的懒惰时,连欧洲人都颇有不屑,大概也因为他们经济不怎么发达吧。
好玩的是,当中国人聚在一块聊天的时候,有时也会觉得北欧如果再这么悠闲下去,等制度优势和技术优势不那么明显了,恐怕也很难适应得了国际化的竞争的。。。
 回复 isospin 说:
这好像也是现代人焦虑的一部分:我一些同事朋友,工作忙碌时抱怨劳累,但如果换了一份清闲的工作,他们又会担忧几年下去,无法保持自己竞争力了,因为不进则退。
(2009-12-16 09:10:57)
isospin ()   发表于   2009-12-15 21:32:24

两种懒惰及其背后的政治经济学

1)想起富翁和渔翁的对话,有人评论,虽然都是在海滩上晒太阳,但是看天吃饭与大权在握毕竟还是不一样的。

2)懒惰与闲暇,可以姑且称之为“炫耀性消费”,即具有某种资源或特权,可以减少必要劳动时间。

3)正是因为自然资源分布的不平衡,导致不同生产生活方式的效率不同,某些民族维持着狩猎采集的游历生活,某些民族则走上了粮食生产的定居生活,后者是古代文明和现代文明的起源(《枪炮、细菌、钢铁》)

4)土著民族的闲暇,代表的是基于热带丰富生物资源的狩猎采集生产生活。相关联的是低水平、低保障的生活。

4.1)整天吃鱼、喝椰子汁、跳蹦极?寄生虫、龋齿、难产,怎么办?

4.2)贾雷德·戴蒙德的《崩溃》中提到的皮特凯恩岛和汉德森岛上的人类惨剧

5)发达国家和富裕国家的闲暇,代表的是基于高度发达的生产力、较完备的社会保障制度、对丰富资源的垄断、与外围国家的不平等交换和剥削的生产生活方式。相关联的是高水平、高保障的生活。这也可以看作是历史螺旋发展的辩证法的表现

5.1)石油、食利国、工人贵族、铸币税、来自盈余国家的廉价借贷资金

5.2)工作与定居测试,为了享受闲暇,愿意去热带岛屿国家工作与定居,还是愿意去发达国家工作与定居

6)欧美发达国家的闲暇,正在退潮。资本总是要在工人之间引起竞争,以便压低劳动力价格和提高剩余价值率。外包、产业空心化。三大汽车证明了列宁对经济主义和工联主义最终必然失败的预言。这也是中国崛起的国际政治经济学的意义。

7)土著民族只是一个神话符号。类似的还有公平、环保。工作与定居测试可以证明,人们推崇土著民族,只是推崇其被赋于象征意义的闲暇、公平、环保。但人们并不想要其背后的低水平、低保障的生活,尽管这具有某种叶公好龙的色彩。(阿西莫夫《神们自己》)

8)两种懒惰,并非完全一样。人们的态度,其实也不应该一样。
 回复 Urey 说:
谢谢补充,我们思考的路径似乎有些不大一样。你的两分法挺有趣,不过最终推断出“两种懒惰,并非完全一样。人们的态度,其实也不应该一样”——在这两种情形中,或许如此,但什么样的物质条件和保障才可以获得闲暇,每个人的认定也是不同的。比如我觉得有个几百万,退休日子也可以过得舒服了,但我同学说他需要一个亿(他是很认真地这么说的)。故此,一个看起来过着低水平、低保障生活的土著,完全有可能惊讶地觉得大城市的人贪得无厌地而劳碌地追求着什么——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们为了获得闲暇而加倍地劳动。
(2009-12-14 09:24:01)
Urey ()   发表于   2009-12-13 14:17:14

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都是被建构出来的,以前毛毛头把空洞能指和这些世外桃源现象联系起来。说白了,这些或者浪漫或者邪恶的认识,都是满足自身意识形态需要的偏见。其实呢,没有偏见也没有客观中立,没啥好大惊小怪的。
archer ()   发表于   2009-12-13 03:09:48

我就是一懒人。如果我以后的生活艰难,那我就可以被说成是活该,因为懒惰。如果我竟然有幸过上好生活了,那我就可以宣称我一直是个悠闲的人了。
gone ()   发表于   2009-12-13 00:09:13

>>(不过这不适用于我文中说的另一个情形:即一个物质条件优越的忙碌的人,同样可能认同一个物质条件较低但懒散自由的文化)

我觉得是这样,我们其实有两套坐标系,精神的和物质的
我们在看待非洲人和欧洲人的时候,(主观)认为他们和我们同在物质坐标系里,在这里,如果物质条件丰富而人懒散的话,那么就是比较高等的,就像前面那个回帖所说的那样
即:(懒散而贫穷)<(勤奋而富裕=我们)<(懒散而富裕)

但是,在看待缅甸人、西藏人的时候,我们(主观)认为他们不属于我们的物质坐标系,他们追求的是精神上的理想,因此这个评价就和物质生活无关
相对的,在精神坐标系里,我们在羡慕西藏人的同时,也用同一套逻辑鄙视那些所谓“汲汲营营”、“累死累活”的人,他们越富裕,在这个坐标系上的地位就越低
即:(劳累)<(稍有懒散=我们)<(懒散)

我们的精神也是会在这两个坐标系之间做瞬间切换,但这个切换也有标准
首先是客观的,也就是该群人对自身的认识、或者说觉悟问题,因为我们的世界本身是靠物质推动的,缅甸、西藏、不丹这些地方永远不可能在物质上与大国相争,因此他们自身就放弃了物质世界,按我的说法,他们有了进入精神坐标系的觉悟
但是,如果他们放弃精神世界,重新进入物质坐标系,他们就马上成为像非洲人一样可鄙的存在了,比如,如果不丹变得物欲横流,我们对它的观感就会扭转

但还这同时也是主观的,我们认为对方在哪个坐标系上,很多时候只是因为宣传的关系,“我们认为”它在哪里罢了,就如近几年来小资群体对不丹大肆宣传之后,我们把它放到了精神坐标系上,但如果又受到“不丹其实物欲横流”的宣传,我们又会马上把它放到物质坐标系上,这样我们就会鄙视不丹,就像鄙视非洲人一样
相反,如果有一个非洲国家被宣传为像不丹那样的所谓“与世无争的净土”,我们同样也会把它放到精神坐标系上

个人意见……
 回复 Kuhane 说:
两套坐标或说维度,我也承认是存在的,但未必是物质/精神的划分,其实将懒散的土著/农民/底层阶级视为蒙昧落后的,未必只是从物质条件和社会阶层上的判断,也是有精神向度的,因为启蒙主义的“文明进步”话语并不仅仅是物质上的文明进步。此外我不认为不丹等是因为在物质上不能与外人竞争才有意在精神层面自我“定位”的,这种定位本身很大程度上就是外人赋予他们的。
(2009-12-13 08:30:07)
Kuhane ()   发表于   2009-12-13 00:03:00

呵呵,“人类的幸福”……那又是什么来着?;)
 回复 emmainthesky 说:
嗯,我倒没多细究,emma君有兴趣不妨和卢梭辩驳一番。
(2009-12-13 08:25:37)
emmainthesky (http://emmainthesky.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12-11 22:31:18

我很怀疑是否能够将懒惰当作一种品质去加以讨论,如果一定要那样做,我们就要首先定义什么是懒惰,但懒惰的边界在哪里?大概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当我们讲出懒惰这个词的时候,通常都是非常武断和不客观的,这个词其实被用来表示一种情绪(有时是两种情绪),和强调自身的立场与之划清界限。至于其字面的意义,其实还在其次。在我看来,当我们说这个词的时候,其实代表的是一种他者的目光,在这种注视下,有时异化的是别人,有时是我们自己。
 回复 子宇 说:
“懒惰”是一个相对概念而不是绝对概念,所以它本来就没有边界,如你所言,那常常是一种主观认定。我这里关心的也不是作为一种品质的“懒惰”,而是关于“懒惰”的话语折射出了背后什么样的价值判断的话语权。
(2009-12-11 22:05:11)
子宇 ()   发表于   2009-12-11 21:45:18

欧洲这种话,什么醍醐灌顶,到也未必。 懒散是要资本的, 聪明过人,财富过人,富二代是可以懒散过人。

其懒散本身不值得感慨人生,其背后的实力和背景才是。

至于两套话语,在于人的本体,本体嗲,懒散勤快都嗲。 本体不咋的,怎么都是东施效颦。
 回复 无法 说:
呵呵,无法同学很干脆,本体当然是最重要的,但现代文明是一个外物文明,要坚持本体真是谈何容易啊。
(2009-12-11 22:02:11)
无法 ()   发表于   2009-12-11 20:33:27

在佛教看来,人之所以有两套标准,是缘于人的攀援心,就是通过外部世界来证明自我的存在。

在面对非洲苦兄弟的时候,通过否定他,通过贬斥他们的懒惰来达到这个目的。但这有个前提,物质生活超过他。

而在面对欧洲兄弟面前,人家在同等甚至优越的物质条件下,仍然坚持懒散的生活,那么,这就无法通过贬斥对方懒惰来达到验证自我存在的幸福感了。既然无法通过贬斥达到,那就通过被肯定达到。于是,人们就开始赞美对方的懒散生活。

如果有一天,欧洲的人民陷入了水深火热的困顿,我们会毫不犹豫的抛弃赞美,立马用贬斥来达到自我肯定的存在感。

所有这一切,都在于我们内心的找不到存在感。
 回复 王二随 说:
我在下笔前也想到过你说的物质生活高下这个因素,不过这不适用于我文中说的另一个情形:即一个物质条件优越的忙碌的人,同样可能认同一个物质条件较低但懒散自由的文化,例如英国人对缅甸人、以及现在不少大城市的人对西藏人的观感。
(2009-12-11 22:01:46)
王二随 ()   发表于   2009-12-11 17:05:00

感觉原来的《中国可以说不》沿袭了“懒散为一种罪孽和缺陷“的话语。
sesinx ()   发表于   2009-12-11 16:31:46

分析的很有道理!!!!!!
sexla (http://www.17knet.cn)   发表于   2009-12-11 14:20:43

欧洲的无聊和欧洲人的傲慢 都让我很不爽那个地方的人和事
回来之后我深刻认为 山寨又如何?山寨到让你们那些所谓的骄傲和自尊一钱不值
Bora.Don ()   发表于   2009-12-11 13:16:37

你觉得西方文明发展出对自然的崇尚和回归,对自由闲散的推崇,是不是对自身文明弊端的修正呢?2套话语,说到底还是不同的人群和地区处在不同的历史时间性上?
 回复 archer 说:
我觉得文化思潮本来就会像钟摆一样来回运动,对自由闲散的推崇,其实古希腊人就已经很明显了。这两套话语不仅是历史时间性,也与价值认定有关。
(2009-12-11 21:58:06)
archer ()   发表于   2009-12-11 13:01:26

刚和一个从非洲考察回来的朋友聊天,她是很传统的中年人,觉得非洲人懒惰,呵呵。

此外,我记得有个美国印底安女作家,zitgalasa, 写文章批评她感受到的美国新教徒文化僵硬刻板,机械化。她只有回到印第安文化中才能感受到心灵的自由和舒张。新教徒也许还觉得印第安这帮子土人,没有理性和严谨的精神呢。呵呵。
archer ()   发表于   2009-12-11 12:55:46

维舟兄有龚鹏程先生的风范啊 随便一个话题都能任意发挥 并言之成理 应该算文化之幸吧
 回复 LB 说:
谢谢,龚鹏程的书我很喜欢,已经看了十多本,他对传统文化的洞见我深为钦服,不敢自比。
(2009-12-11 21:54:25)
LB ()   发表于   2009-12-11 12:47:37

维兄,时间政治的座标变化是不是有什么规律性呢?
每个人,每件事,好像都是一个矢量——众多的维度,截然相反的符号,想梳理一个方程式出来,似乎永远只看到了局部。
 回复 花大熊 说:
这个很难说有某个规律和方程式,且各国状况不同,就中国而言,在晚清之前大抵是“过去取向”的,理想社会是尧舜时期;自近代启蒙主义话语兴起,就变成“未来取向”了;而自1990年代以来,又有一种退化论建构浮现,人们开始认为传统的消逝是一种遗憾,同时对西藏这样一度被视为“落后”的地区大感兴趣。
(2009-12-11 21:53:12)
花大熊 (http://blog.sina.com.cn/girlbear)   发表于   2009-12-11 12:02:20

这世界上大部分针对他人的评价,都是以“我”为前提,无论个人的我还是团体的我
再想想 ()   发表于   2009-12-11 09:53:46

关于环境,当然也有两套话语。
一面羡慕于所谓原生态的青山绿水,一面却是对没有自来水,生活设施落后的难以忍受。
再加上对生育权利的放纵,我们就是在这样一个多重两面话语的世界里蹒跚。
就像小时候玩的游戏,从石子堆一边走过去,再从不同的路走回来。
 回复 花大熊 说:
广西壮族的一支黑衣壮地处最偏僻,早先被视为原始落后,现在则被视为保留了最多壮族特性和品质,地位发生了一个逆转。人类学者海力波研究这一现象后在《道出真我》中说:“同样的人、文化与习俗在浪漫主义的‘原生态’话语和启蒙主义的‘原始’话语中却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意义。”这与你说的环境、以及关于懒惰的两套话语,实际上都是时间政治的一个表象:如果把历史视为朝向未来的一个线性进化,那么处于时间序列较早的文化习俗就被鄙视;而如果将美好的图景设置在时间、空间上的遥远过去(想想许多文化中都认为黄金时代或伊甸园都是在最初的远古),那么“原生态”话语就占了上风。
(2009-12-11 09:49:59)
花大熊 (http://blog.sina.com.cn/girlbear)   发表于   2009-12-11 09:21:52

一切都是矛盾的,做人做事是要坚定的。这是我毕业几年来的得到的哲学
ogmw ()   发表于   2009-12-11 08:34:24

现在貌似老牌殖民主义者又巴不得发展中国家懒惰点了。

这两天哥本哈根很搞笑,图瓦卢的英国律师代表声嘶力竭说他们整个国家都要被淹了。我想只是这个问题的话,帮这个国家搬家肯定比全球减排要省钱多了。

某些环保主义者根本就是无理取闹,要是亚特兰提斯人硬是要住在故土的话,全世界是不是一定要出钱把大西洋抽干啊?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09-12-11 07:15:38

顺便说一句,我今天早上还在想一个问题,欧洲那些风景如画的地方,什么意大利啊,西班牙啊之类的,漂亮是漂亮,历史古迹一堆,气候宜人,其实很乏味,我这样的人在那里呆不久必腻。骗骗头脑简单的小姑娘差不多。那些地方再漂亮也没有上海的生机勃勃和生龙活虎,早个几百年去那里倒是很不错。
archer ()   发表于   2009-12-11 00:42:16

分析得好。抢个沙发。
没有去过欧洲,但是以前和奥地利的一个机构合作过项目,他们真是太懒了,真是非常讨厌。本人急性子,不喜欢懒散的欧洲风格。到了美国,发现纽约这里很像上海,比较适应。
archer ()   发表于   2009-12-11 00:35:19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