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国学
时间:2007-05-12

1994年严绍璗在日本担任客座教授时,吉川幸次郎的弟子小南一郎特地来看望他,谈起当地“新闻电视会经常来请你发表各种各样的见解,请先生尽量少一点与他们接触。学者就是学者!”小南转述先师律己的话,本是出于知己才不避嫌疑,不过看起来严先生却不免将此当作日本学界精英式的“学院意识心态”,不见得如何领情。

国内的电视媒介这些年来商业化运作渐趋成熟,国内学者在其间的抛头露面于斯为盛,也就并不奇怪了。近一两年尤为轰动的当然是因在中央10套《百家讲坛》而暴得大名的易中天、于丹了,他们看起来也不像日本学者那样对电视有心理障碍,相反倒是如鱼得水。这两人如今已构成一种引发争论的社会现象——当然,时下大家都知道娱乐业的基本公关原理:越是争论,就能红得越久。所以前一阵于丹也顺势去新加坡、台湾宣讲她的心灵鸡汤去了,犹如先前香港歌星的大陆巡回演出。

总不免有人看不惯。前一阵闹出了“十博士反对于丹”事件,拳拳之心可悯,毕竟,《论语》对不少人来说仅是谈资,但对格外珍惜它的人来说,其意义就完全不同了。犹如路边有人口沫横溅讲故事,倘与己无关,你也不妨听听,但若是他在故事中竟把你祖先事迹添油加醋乱说一气,你大概不免要动气,所谓关心则乱。简单地说,“一个人将渎神看得多严重,取决于他对神的态度。”然而反于丹的客观效果却是使她更多了些媒体上免费曝光的机会,她表现出一种“任谤”的豁达态度,其微笑的神情就好象是一个篮球手挥手表示自己又赢得了一分。事实上甚至有人将“十博士”看作是于丹的同谋,感慨世风日下,炒作竟到了如此地步云云。这就是商业娱乐时代的法则:你唯一能伤害它的就是对它不理不睬。

十博士失误的基本前提就是力图诉诸大众,而大众在这种时候却是根本无法判断谁是谁非的,所以问题就变成你到底愿意相信谁了。人们都相信,“越是专家,往往意见越是偏颇,标新立异,脱离大众趣味(否则他的专业知识就有与人雷同而平庸之嫌);同一部作品,专家之间的分歧要比常人大得多。”(冯象《政法笔记》)不少人倒向于丹并不奇怪,因为庸众总是反感以精英自居的人,也拒绝承认自己听到的不是《论语》,而是搀了杂质的乡愿处世哲学——乡愿本是孔子最憎恨的。很多人辩解说,于丹们是应人们的需要而生,大概这就像Walter Bagehot所说的,是“公众尊严的代价”,因为“我们变得越民主,就会越喜欢宣传并展示那些曾经取悦于平民百姓的东西。”

现在人们喜欢拿着传统文化做文章,某种程度上是因为现代中国随着西化的深入,被一种缺乏安全感的焦虑所笼罩,了解一点传统文化现在变成了“好”的东西。就像麦克卢汉评论的那样,当一种社会产物行将被淘汰时,它就变成了人们怀旧和研究的对象。于是眼下的中国出现了一种“既快速向前又向后”的奇怪现象。人们的这种愿望多少有点安抚自己的成分,加上他们逐渐发现,娱乐实在是太无聊了。然而,现代社会又是历史最遭到鄙弃的一个时代,他们想了解,但得用他们能听懂的语言——毫不奇怪,他们普遍将“深入浅出”作为“好”的标准。真正学术人物智力上的复杂令他们厌恶。用《格调》一书中尖刻的话来说,“受了如此不幸的教育的人们,不光对历史观点毫无知识,而且连行文风格和习语也所知甚少,除了现代英语之外,其他任何时代的英语都会难住他们,于是中产阶级甚至要求神性也要用‘容易懂的语言’来表达。”

不管好坏,我们现在都生活在电视时代。这个有着巨大魔力的盒子当年在美国出现后,迅速左右和控制了美国政治思想,改变了人们对政治社会的态度:“当现实变得更加复杂时,它却要求戏演得简单”(《美国的自我探索:总统的诞生 1956-1980》)它的普及使舆论首次实现全国化(尾随而至的网络则使舆论全球化),它具有过量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影像,且不需发展任何阅读技巧,就像禅宗当年那样,“不立文字,直指人心”。小阿瑟·施莱辛格有句名言:“卡尔·马克思认为控制生产手段就可以左右历史;在我们这个时代,控制了交流手段才能左右历史。”中央电视台也正是因为具备这个交流手段,才敢于在其广告词中傲慢地宣称要“传承文明”。无论怎样,中国的一些学者确实不准备拒绝这一诱惑:利用这一威力无比的媒介推销自己或自己的学术观点——假设那可以说是学术。

中国眼下的现实,真可谓是一个魔幻的时代。很多东西都以笑剧的形式出现,而人们却还一本正经。有的人声称,《百家讲坛》的成功(成功的意思就是商业上的效应)可以看出传统文化的回归和复兴。甚矣!古为今用。易中天品三国不过是他自己版本的《三国演义》罢了,但当年说《三国演义》的民间艺人可没声称自己这算是国学,他们至少还清楚这是小说、评话。

当然,我也不完全悲观。堺屋太一曾说,“ 在欧洲的中世纪和中国的唐代,修道院和寺庙有时甚至成了数十万无法谋生者的避难场所。在某种意义上,这无疑是宗教的堕落。但正因为这样,宗教才得以在整个社会普及开来。”(《知价革命》)普及大概不免总要与堕落同步进行,孔子谓“君子之道费而隐”,如此吃力,在人人皆欲为尧舜的时代,又能满足多少人的要求?

至于易中天和于丹等人,相信将来会被作为一个社会现象而被人记住。当年日本“民歌自从搬上电视以来,复兴全国。连近代以前的传统表演艺术亦由于电视这一现代化媒介的普及而复兴。”(《日本的自我》)现在《百家讲坛》也像是复兴了中国的传统表演艺术:说书;至于说复兴国学,我没那么乐观。既是说书,也不难理解日前Forbes杂志中文版将易于二位与众多文娱、体育明星并列在财富排行榜上了,大家都是艺人,江湖同道,手法相似,也一样致富光荣嘛。


  发表于  2007-05-12 22:29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维舟这个道理说得很不错。
k ()   发表于   2007-08-07 19:33:52

我是个晚辈,也从未在维周的博客上有过发言,记得央视热博“与丹论语心得”的时候,我在一家吃人的公司拼命加班,每晚12点多回到公司在附近安排的一家酒店,白天太辛苦晚上就喜欢开着电视,偶尔听到了这个节目,我本人虽然没什么深度,也不太关心政治、文化之类的社会现象,但仍然很爱国学,初看题目,觉得有人把论语拿到电视上来讲是个好事,后来认真看过一集,中间于丹老师讲了一句话,具体内容我忘记了,但是听完我就决定再不看了,因为他讲的大概是由论语引发的一些处事哲学,还大大针对了当今中国的社会现状,听完觉得很是失望啊!

今天偶尔看到维舟这篇,觉得维舟讲的很到位,也有人倡导把它作为一种社会现象“淡然看之”,但我仍然觉得,对于真正的国学不能儿戏,也就无法淡然看之了,关注维舟的博客很久了,也希望自己能多多读书,有所进步,毕竟对一些事情,你若明白他,就不再为它而困惑,整个人也安静了
夏末 ()   发表于   2007-07-07 12:03:56

陈丹青在接受《财经时报》访问时曾称“于丹特像从前共|青|团系统能说会道的辅导员”,此语也可一笑。
佚名 ()   发表于   2007-07-02 10:19:02

文化艺人做自己的典籍普及工作,学者做自己的研究,对于两个圈子里的人来说,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各自的分量和作为的。论语普及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总是要有人做的,于丹自然也是知道自己的分量的。人家少儿读物不也有论语,道德经系列嘛!总不见得把少儿读物的编者斥责一顿?看这样的节目扫扫盲挺好的。对论语有一定认识和研究的人自然不会一本正经地注意。虽说这种学术知识普及不会把国学研究提高几个层次,也不见得损害国学研究了。静心学术的人还是坐得住冷板凳,浮躁的学者即使没有电视讲坛,也会想方设法抛头露面。学术上没有后劲之人,除了做点普及工作,还能干什么呢?各取所需,您也别太在意了,“文盲”需要“于丹”们的启蒙。

archer ()   发表于   2007-06-29 21:46:30

自己蒙头做学问跟讲出来大家共享是不同的
hiroc ()   发表于   2007-06-13 13:10:16

呵呵,尽管有了互联网,但舆论实际上从没全球化过:) 无形的区隔仍然笼罩着不同认同的人群。
maomy (http://ohmymedia.com)   发表于   2007-06-01 08:22:31

博主搀杂的心酸有点多.



不过,大众就是大众,永远是不靠谱的那一边,指望有什么标准的话,只能是所谓感官性满足了.



反过来看,作为社会教育的一部分,走出象牙塔是件好事情,不过这是在中产阶级有文化了以后,不象现在的中国面临的消费主义情形,我看是能把中国的萨特和波伏娃给气死.



我们是在一个自我价值认定的大时代下,我们不断的学习西学,让他们来主导我们的思维方式,却在自我确定的方面不断的争执.



我们不再是通过一个外部的体系来认清自我的体系,而是通过曾经是自我的体系来看到自己.说起来有点可悲.



但是作为权力越来越大的媒体,这样的玩笑是有存在的必要的.



不能一竿子戳翻一船人吧,呵呵



起码从争辩就能看出来.



静默聆听 ()   发表于   2007-05-28 18:00:36

谢谢维舟, 琢磨了半晌, 会调了.
清浅浅浅 ()   发表于   2007-05-24 13:18:27

厄, 请教个问题行不行?

我的博客字体和你是一样大的,可是行间距太小了,看着不舒服,琢磨了很久也没有结果。

你知不知道怎么调?

qianqian.blogbus.com



对不住哦,胡乱插话。
 回复 清浅浅浅 说:
在自定义模板的CSS里调整
(2007-05-22 19:34:26)
清浅浅浅 (http://qianqian.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5-22 17:33:47

维舟说的有道理。

国学的复兴,即需要自律于大众媒体的学者,也需要纵身于媒体酱缸之中的文化艺人。关键在于大家和当事人不要把两者等同起来。

一个成熟社会,是一个对媒体无动于衷而又各取所需的社会。
门外汉 ()   发表于   2007-05-19 02:12:07

从龚鹏程的blog上摘引下来的:

“四月底,于丹去台灣,在記者會上答記者問,說她講《論語》,曾受南懷瑾、李澤厚和我之啟發,並在北師大聽我說過《論語》。友人把這新聞發了給我看,我很感謝她的抬舉,可是我在北師大其實並未講過《論語》。《論語》多難講呀!誰講都要挨罵。當年錢穆在台灣,於報端連載其《論語新解》,也一樣備受批評,我小子豈敢隨便亂說?”

http://blog.sina.com.cn/u/492808ed0100094m
佚名 ()   发表于   2007-05-18 16:10:59

70 年代 BBC 就推出了五位哲学家的对话,把“学术”通过电视传播不能算什么新事,媒体炒作起来的上纲上线的“讨论”应该说比于丹们本身更有社会学的意思。
Di (http://weblog.bororo.org)   发表于   2007-05-16 10:27:02

关于易中天,很同意维舟的观点-易版三国演义。当评书听听还不错。



关于于丹,我一集都没看完过。主要是对内容不感兴趣。一听到所谓“君子、小人”这类话题就觉得无聊得很。两千多年前某人写的书现在还有很多人奉为人生指南,还有人能因此成为明星。不知道是哪儿出了问题。



《百家讲坛》最值得看的只有《清十二帝》。有的甚至连评书的水平都没有。以前每周还固定要看这个节目,现在基本不看了。
Morris ()   发表于   2007-05-15 18:20:53

十博士的反驳宣言我看过,于丹的讲座我也看过(RMVB格式网上下载,^_^),我的感觉是这样的:所谓的十博士其实以本科生居多,没见几个博士。另外说于丹讲的不好,拿出你对《论语》的更深层见解来就是了,诽谤我看没有必要。于丹的讲解有营养在里面,不能说她不能阐述论语所有精华就批判反驳她,我觉得能阐述多少,领悟多少实在要看个人修为。所以于丹没有错,总比看超女、好男儿那样的节目,接受那样的熏陶好吧。本来中国的思想阵地就是这样,你不去占领,别人就会占领,当年李宏志也是这样的,当然于丹比起他来尤胜许多。所以我支持于丹的做法,这样的思想阵地应该坚守,别若干年后连知道《论语》这部书的人都没有知道超女的人多,那我们就该想念于丹这样的人,知道她存在的意义了!
yaya_cau (http://blog.sina.com.cn/yayacau)   发表于   2007-05-15 17:53:31

写得真好,佩服!
james ()   发表于   2007-05-15 13:02:14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