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04-12-16

夜寒中回家。路过园子的时候听见风吹树叶的声音。低头看见淡淡的月光。今天感觉好多了,虽然直到下午心里还是弥漫着难以言喻的焦虑感。

这两天一直想习惯性地写点什么,但真到写的时候却总是会突然发现自己无法找到合适的语言来表达这种情绪。这是可悲和令人烦躁的。说起来我似乎应该休息一阵再来上班的,但我自己很清楚,这不是休息所能缓解的东西。

前两天下班后回到家里,往往独自仍然有一种难以排遣的焦虑,它之所以成为我需要正视又无法正视的对象,在于它是非具体的——更糟糕的是,我已经意识到了它。正如加缪说的,机械的生活,只有在它被意识到的那一瞬间,它才成其为悲剧。

第四天了。新的地方虽然看上去和我以前曾熟悉的公司没有什么差别,但它那巨大的规模正在逐渐让我意识到,量变是会引起质变的。我以前其实还是比较习惯垂直分工的,总是一个人事无巨细从头做到尾,但在这里,却是横向分工,像一个生产标准件的流水线一样,不同层级的人做不同的事。一方面,这里好多部门可以提供强有力的支持(虽然有时看来效率低下);但另一方面,也使我意识到,或许在整个流水线的位置变了——我需要面对是一个以前不太熟悉的东西:“管理”。

Linda说,由于习惯了这里的工作流程方式,她现在很多以前的技巧都已经开始遗忘,因为很多东西只需要指令手下或相关部门去做就可以了。老板告诉她,很欣赏她的洞察力和与下属的良好沟通,但也劝她“保持适当和必要的距离以创造威信”——她觉得难以调整,毫无疑问,她的想法和我一样,认为这种方式等同于自我孤立。

两三天来一直有一种难以捉摸的不适和苦闷,或许是自己把“管理”和“无所事事”等同了起来,由此感受到一种不由自主又混沌不清的状态,而我却还没为此做好准备。

我也曾“管理”过下属,手把手地带他们,但总是一种同志式的交流,现在却是他们说:“哎呀,这个理应就是我们做的。”似乎我就没什么特别具体的事可做,心里莫名地有些惶然,因为在我看来,如果是这样,似乎意味着我这个人是可有可无的。

也许过不了多久,我就会马上适应这种分工和流程,正如第一次坐某线路的公交车,总是惴惴不安担心坐错站,但习惯了以后就可以在车上发呆、张望、甚至做梦。

在这种流程下,起作用总是制度而不是个人。我也知道这个庞大的蜂巢里其实不少都是很好混日子的庸才,但就像人人都能按照标准化生产出差不多的麦当劳一样,他们出品的质量不至于多么参差不齐。在这里,优点和弊端都在同等程度上使我惊叹。


  发表于  2004-12-16 22:16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我也很不习惯
大妮 (http://dnxu.blogbus.com)   发表于   2004-12-18 01:26:30

呵呵,终于混到经理了,planner 后长了个尾巴啊。呵呵,今天的E-MAIL 签名已经看见了啊!
shcj54 ()   发表于   2004-12-18 01:24:21

赞同milkylorelei 的观点,我也一直在寻找不需要距离的威信,但这种状态确实需要多种前提条件的并存,对威信者和威信对象都有要求。希望维舟能“有幸”做出个示范,成为我另一个榜样。
歪歪 (http://www.ForFrontier.com)   发表于   2004-12-18 00:37:56

恩...米高始终建议...即使不必自己亲自跑数,有时间还是要自己练习练习,不要遗忘了基本技巧。

对于距离与威信这件事情...虽然我目前还没到这地步,不过我觉得,威信不是依靠距离来建立的...
milkylorelei ()   发表于   2004-12-17 12:36:14

工作不赚钱,赚钱不工作。你应该已经进化到第二阶段了-----好好学管理吧
J.H ()   发表于   2004-12-17 10:18:04

呵呵,经理大人好
mas_chicago ()   发表于   2004-12-17 04:42:57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