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日与抵制日货
时间:2004-12-21

近两年来,中日关系越来越冷淡,国内反日情绪高涨。对于愤青们来说,和平时期既然不能和鬼子对刺刀,那么最具有操作性的,就是抵制日货。

说起来历史总是如此的相似,在民国时代危亡之际,也曾爆发过两次大规模的抵制日货行动。第一次是1915年日本提出灭亡中国的“21条”后,第二次是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这两次,中国的舆论界都掀起强烈的反日情绪,而且这类行动还得到政府的鼓励,或至少得到容忍,排货行动也得以进行,然而其结局如何呢?

两次反日活动最活跃的都是教育界和商界,尤其是海外留学生和中小业主。而反日活动又迅速扩展为抵制日货,继而升级为暴动。1915年这次排货行动高潮时期长达5个月,导致袁世凯政府两次下令禁止排货。(罗志田《乱世潜流:民族主义与民国政治》)

1931年的反日活动由于日本实质性的侵略举动而更加激烈,1928年底被正式解散的反日团体公然重新活动。而排货行动被严格执行,地方银行断绝和日本的一切交往、搬运工拒绝装卸日本货物、日本企业雇员纷纷辞职。到10月,这一行动在上海取得完全成功,以至于想在上海买到日本产品已成为不可能。([法]安克强《1927-1937年的上海》)上海进口总值中日货所占比例由1930年的29%下降到1931年12月的3%,在上海有90%的日本工厂关闭。

排货行动是基于这样一种认识:即不购买对方的产品将造成对方的经济损失。的确,这两次排货都对日本的贸易造成短期的损失。然而这是一把双刃剑,在1931年的这次排货中,造成上海大量工业部门因原材料短缺而陷入严重危机,数万工人失业。

1931年的反日货、用国货的运动中,还出现了很多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各色人等都假借爱国的名义来推销自己的商品。一个歌舞厅的老板会做广告说,社交舞是具有爱国的美德的。左翼作家张天翼在小说《洋泾浜奇侠》中讽刺性地写到一幅广告说:“惟有热水瓶可以救国!”因为东北抗日将士用此而得保暖,所以“切勿失此爱国机会。”

在1915年的抵制日货行动中,日本人从一开始就预言这一运动不可能持久――这一点,被他们不幸言中了。其原因是张謇所说的,没有可取代的东西,则民众不可能长期以政治理由来抵制日货。就像1965年的塞浦路斯独立运动中,人民支持政治斗争,但反对和英国断绝经济来往,因为当时岛上唯一一种卫生巾是英国生产的。

在这样的反日运动中,还有“救国储金”运动。然而这一运动持续时间更短,各地领导储金的,多数是士绅,而主要的捐款者,却是苦学生、小车夫、小伙计等。这类以政治名义进行的基金运动,如果没有监管,多数总是沦为搜刮工具。有如1950年代为防/共/反/共成立的“马来亚华人协会”(MCA),被人戏称其缩写的意思实际上是Money Collection Association(搜刮金钱协会)。

鲁迅先生说,一抵制日货,奸商就乘机哄抬物价。而这一结果,几乎总是可以预料的。拿破仑也曾控制整个欧洲大陆,严令封锁对英国的贸易,想使之屈服,而结果是:拿破仑控制的地区走私猖獗,物价高涨。无论以什么崇高的借口,质次价高者是一定要被淘汰的。最近的一份调查说,现在中国的新一代白领情绪上反日,但却不反感购买日货。

我一个朋友是坚定的愤青,他强烈建议抵制日货。我问他:抵制日货可以给日本造成打击吗?如果是这样,那1949-1978年之间,中国几乎没有购买日货,那段期间日本崩溃了吗?

1906年,奥匈帝国为了惩罚塞尔维亚,拒绝其货物进口。但这场所谓的“猪肉战”的结果,却没有使塞尔维亚屈服和蒙受长期的经济损失,相反,它很快找到了新的市场。固然也有美国对伊拉克和古巴经济封锁造成重大损失的例子,但这仍然并没有造成其政治问题,更不必说日本的经济实力远非这两国可比。在现代全球化的经济竞争中,试图以这种方式来造成对方的损失,更加困难和没有意义。

反过来说,从几个月前的西班牙烧鞋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另一种令人不快的前景:中国货也一样可能造成被抵制的对象。我们的报道中多数把烧鞋的这“一小撮”人描绘为破坏中西友谊的社会失败者和暴徒,而我们并没做错什么,只是由于“过度存在”。

我们既然能自信中国的鞋子、衣服、玩具能征服全世界,却为何不能自信地迎接这种竞争,如果能造出比日货更好的东西,那么,不需要其他崇高的理由,我想人们也一样会买国货。


  发表于  2004-12-21 08:24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1、我反对任何违背生态规律的极端强制性行为,“抵制日货”是破坏了经济生态,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试想一下,中国没有人买日本货了,日本会有人再进口中国货吗?珠三角的电子加工业,福建的渔业,江浙的轻纺业、山东的农业、东北的矿业.....我们的日子会好过吗?日本不但是我们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今年由于欧盟东扩刚降为第三位),也是我们第三大投资来源国,数量巨大的日资如果被逼得选择撤退(国内没人买他们产品了),留下的会是什么样的经济、社会问题呢?另外,什么是日货?我们还是日本的第一大境外生产基地呢,哪天我们不买丰田,本田了,我敢保证第一个叫痛的是我们的一汽,东风。



2、抵制日货,能彻底抵得了吗?买一辆别克或帕萨特,记得看看音响是不是健伍的?随便拆一个长虹电视机,看看里面有没有TOSHIBA的芯片?买一台步步高影碟机,你就有20美金专利费交给了索尼、先锋、日立、松下、三菱…….;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和国际协作的大背景下,谈抵制日货,未免太幼稚。



3、“抵制日货”也违背了人性,追求新奇强的事物是人的本性,人家做得比我们好,要敢于承认,勇于接受,我们也有东西做得比他们好嘛,比如飞机,比如火箭(澳大利亚人选择了西昌,而不是种子岛来放他们的卫星)。人家花了心血研发出来的好东西,为什么不能卖个好价钱,而我们又为什么不能花这份钱去享受呢,不都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么?韩国人够爱国了吧,只要国内企业能生产出相同质量的产品,他们一定不用国外的,我问过一个去韩国考察过的摄影记者,他告诉我韩国记者用的相机清一色尼康、佳能,为什么?三星、现代造不出这么好的相机呀。韩国况且如此,谁还要我苦苦等候我们的海鸥、凤凰到时候涅磐,我,我和谁急!所以心胸要开阔,不要随便就端出个帽子,往人家头上套。我们相隔的不过是浅浅的一道海峡,1400多年前,我们牛B的时候,人家不还是很谦虚的13次“遣唐”?老话说的好,防人之心不可无,但害人之心万不可有啊。
歪歪 (http://www.ForFrontier.com)   发表于   2004-12-22 11:39:48

你新的电邮是多少?我误删了。快告诉我。我元旦后回沪。有好多事要说。
auerbach ()   发表于   2004-12-21 21:54:18

我爱日本货。坚决欢迎日货。
mumutu ()   发表于   2004-12-21 15:01:53

说得对,我也觉得这个是没有必要的。
judy ()   发表于   2004-12-21 12:54:23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