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区别对待的战俘
时间:2004-12-26

有一点确实很明显,即世界上所有的人,无论人种、受教育程度、阶级、民族和文化背景如何,都有可能在某些形势下(战争也许是最普遍的一种)下把自己的敌人不当人看而肆意进行虐待。
——柯文《历史三调:作为事件、经历和神话的义和团》

1281年,元军入侵日本失败,日本武士将俘虏中的蒙古人、高丽人“尽杀之”,而在元帝国中属于最低等级的“南人”,却被区别对待,“不杀而奴之”。

蒙古人和高丽人在元帝国的等级制度中远高于原南宋境内的“南人”,但日本人却不买这个账。在当时的幕府眼里看来,蒙古是卑贱的夷狄,而高丽也要比自己低一等,不比南宋人一向是中原正朔的优等民族。

对战俘进行区别对待,在人类的行为中,也可谓历史悠久。蒙古人也经常干这样的事,破城之后,除了工匠等有用的技术人员,其余往往一概屠灭。所不同的是:一般这种甄别,是出于被俘人员自身的技能、体力、年龄、性别、意识形态等因素,但在近现代后,越来越多地出现这样一种情形:战俘遭遇到不同待遇,不是由于以上这些,而仅仅是因为其种族和国籍。

二战中,德军在全欧洲作战,关押的俘虏涉及很多民族/国家,而其中美英法军俘虏的境遇明显要好于东欧的俘虏,其中苏联俘虏600万,在关押期间被折磨至死的达500多万。因为希特勒早已表示过,他准备对英法进行一场“常规的、有绅士派头”的战争,而对东方,则是毫不犹豫的屠戮和奴役。甚至在对待苏联俘虏时,具体上也有差异,其中俄罗斯族/犹太人/波兰人/吉普赛人的遭遇是最悲惨的,属于被“毫不留情地特殊处理”的行列;而对乌克兰、高加索各族则要好一些。这一方面是由于纳粹的官方意识形态,另一面也是出于煽动这些民族反抗苏联的需要。

而在东方,问题也是一样。南京大屠杀发生后,日本占领军司令松井石根大将也忍不住叹息说1905年日俄战争时,日军对战死的敌军还能保持相当程度上军人的敬意,而今却只有屠杀——他的这番话,却遭到年轻军官的哈哈大笑。显然,在当时的日本青壮军官看来,形势不同,中国人无法和俄国人相比;而且,日本强大起来后,甚至对白种人也不必像以前那么尊敬了。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太平洋战争中,美、英、荷军的俘虏均曾在东南亚的战俘营中遭到虐待,并且这一耻辱的记忆一直伴随他们终生。但如果我们看《桂河大桥》等片,就可知道,无论如何,他们的待遇比起中国战俘,那还是好了很多倍了:他们甚至还能拥有一定程度的尊严。

简单地说,在这种情形下,一个战俘将遭到何种命运,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本国、本民族在对方心目中的形象。这种形象可以是一种经济/政治/军事上的硬实力的展示,也可能是意识形态和文化上的,正如上面所举例子中的,日本在元朝时还敬畏创造过不朽文化的汉人,不加杀戮,但在甲午战争四十年后,他们蔑视中国人达到极点,下手就再无迟疑了。

这种差别对待,在古代也有残酷的体现,例如古罗马的墨西拿之围,战俘被贩卖为奴隶,而价格视民族而高低不同。这还不是最坏的,二战中的德国则将“低劣民族”降到被灭绝的位置。

今年闹得沸沸扬扬的美军虐俘丑闻,实际上并不算新鲜。换个角度说,如果被俘的不是伊拉克人而是德国人、法国人,我相信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或至少不会达到这种程度。从这个意义上说,伊拉克人成为战俘后所将遭受的待遇,实际上在战争开始前就已经决定了。


  发表于  2004-12-26 17:5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1个美国人=10各欧洲人=100个亚洲人”

这好象是国际通用标准。我父亲退休前在新华社国际部工作,他们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对于交通事故这类意外事件是否报道的标准是:发达国家死伤10人以上,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死伤50人以上。

还是老马说的好,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Morris ()   发表于   2006-03-07 16:05:08

小D是厦大国新的?哪一届啊?


 回复 嘟嘟 说:
猜对了。她是99年毕业的。
(2004-12-29 14:53:28)
嘟嘟 ()   发表于   2004-12-29 09:05:40

英健给我们上国际新闻课的时候,提供的一份资料上是这样写的:在国际新闻中,死亡引起媒体的重视程度是这样的:1个美国人=10各欧洲人=100个亚洲人……(数字可能有出入)。有一次证明:经济地位决定政治地位。
小D ()   发表于   2004-12-26 19:19:46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