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齿
时间:2004-12-27

东山魁夷在散文《新生》中回忆到童年时说:“除了母亲我谁也不亲近,从没有跟祖母撒过一次娇。……我觉得祖母染成黑色的牙齿很不洁净,因而厌恶祖母。”

这段话引起了我的兴趣。染黑齿作为一个古老的习俗,在古代东南亚以至东亚沿海各族中,本是一个极普遍的习俗。但在近现代以来,已经近乎荡然无存。

一、习俗与起源

中国人一向以牙齿洁白整齐为美,所谓“明眸皓齿”(《洛神赋》)、“齿如编贝”,自古是美女重要的外貌特征之一。更早在《诗经·硕人》中就有说到“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从手、皮肤、颈项、牙齿四个部位的洁白来描绘女子的美丽。

但华夏族外围的南方民族,却一直持有相反的审美观点。从古至今,从日本、朝鲜、到中国东南部的百越及其后裔,以及东南亚的一些民族,普遍以女子黑齿为美;如台湾的布农人,认为牙齿齐全是很丑的,成人时要进行“凿齿”; 而傣族妇女认为,汉族男人的白齿“象马齿一样难看”,而他们的诗歌中却有“牙齿黑得发亮的美丽姑娘啊”这样的诗句。

关于黑齿这一习俗的起源,似乎没有定见,欧美的一些越南/东南亚游记中谈到时,一般认为这是“咀嚼槟榔的一个意外结果”(the unexpected result from the habit of chewing betel)。

有漆齿、染齿、包齿习俗的少数民族,现在国内多集中在云南,如傣族、布朗族、基诺族、佤族、哈尼族、阿昌族、德昂族等,此外海南黎族和广西壮族也有染齿习俗。这类染齿习俗,可以分为有意用染料染齿和因嗜好嚼食某种东西染齿两种类型,同时还包括用金属片包齿(http://www.s-flower.com/mj/fs/fs7-2.htm)。

布朗族人在恋爱前,必须要过一种称为“节”(布朗语译音)的成人礼(染黑齿)仪式,他们自古就以崇尚黑齿为美。通常女十三岁、男十五岁时举行。颜思久在《布朗族的恋爱与婚姻》说:“经过染牙齿后的人,才算进入了成年,从此获得了恋爱、结婚的权利。”染齿是过去傣族姑娘结婚前必须做的一件事,她们认为牙齿越黑越美,就越能讨得小伙子的欢心。

基诺族的染齿也是一种互相爱慕和尊敬的表示,青年男女在一起相聚时,姑娘常把铁片端到自己爱慕的青年面前请其染齿;此俗是基诺族的古老传统,据说不习此俗者死后将不受祖先的鬼魂的欢迎。

黑齿习俗本来或许的确是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但事后却或许使她们意识到黑齿更能保持其健康,由此成为一种固定的习俗被继承下来。1977年,巴西生物学家Flynn M.N.的一篇论文题就是《黑齿:东南亚地区一种防止龋齿的古老手段》(Black teeth: a primitive method of caries prevention in Southeast Asia)。

查了一下,染黑齿的办法非常之多:


1, 槟榔:“黑齿”、“漆齿”与嚼槟榔和石灰的习惯有关,由于长期嚼食,以致齿染为黑色。但这不仅限于傣族,佤、景颇等族也有此俗。戴安·梅穆《红唾液和黑牙齿——东南亚最古老的习俗之一》一文关于槟榔染牙齿

2, 草药:石安达《哀牢山下花腰傣》:采白花草和鸡屎藤果,从十四五岁到年老,每年需要半个月左右

3, 植物药水:把一些植物的原料混合在一起捣碎,配制成专门染黑牙齿的药水。

4, 烟灰:布朗族少女们用“考阿盖”(即红毛树枝)在铁锅片上烧取黑烟灰,相互将对方的牙齿染成黑色。

5, 锈铁水+五倍子:明代李言恭《日本考》:“其(日本)士官本身宗族子侄并首领头目,皆以锈铁水浸染乌蓓子(五倍子)末,悉染黑牙。与民间人以黑白分贵贱。女子年及十五以上,不分良贱,亦染黑牙始嫁。”

6, 树干浆液+槟榔:傣族把刚砍下的“玛底戛树”(傣语)的树干燃着,便会流出粘性很强的浆液,然后把浆液抹到牙齿上。一边抹,一边嚼着槟榔、草烟、石灰等,有消毒和使浆液牢固的作用,也可以保护牙齿。

7, 海鲜:长期吃未经煮熟的、含有氟元素的海鲜的结果

8, 紫梗:这是哈尼族采用的一种草,该族男女15岁以上者相互为对方染齿,但染后呈红色。染齿仪式和布朗族的一样,具有成人礼的意味在内。

这种习俗一旦建立,就成为非常强大的文化因素。例如海南回族信仰伊斯兰教,却也有黑齿习俗。而有时这一习俗甚至带有宗教色彩,例如上述的成人礼。

二、 黑齿:历史和地理

作为以牙齿洁白为美的民族,中国人在极久远的年代时起就已经注意到了“黑齿”这一与自身截然不同的风俗。

《逸周书·王会解》:“正西昆仑、狗国、鬼亲、枳己、阘耳、贯胸、雕题、雕丘、漆齿。” 《淮南子·修务》:“尧立孝慈仁爱,使民如子弟,西教沃民,东至黑齿,北抚幽都,南道交趾。”按这里的说法,中国上古时代,西部和极东地带都有黑齿部落。

《山海经·海外东经》:“黑齿国在其北,为人黑齿,食稻啖蛇,一赤一青,在其旁。……下有汤谷。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最早为《山海经》作注释的东晋学者郭璞引《三国志·魏书·鲜卑乌桓东夷列传》云:“女王国东,渡海千余里,复有国皆倭种……黑齿国在其东南,船行一年可至也。”

黑齿族人椐称是帝俊的子孙,此族人西周时齐鲁一带的姜太公族也是同姓。《大荒东经》:“有黑齿之国。帝俊生黑齿。姜姓。黍食,使四鸟。”又《山海经·大荒南经》记载帝俊有中容、晏龙、黑齿、季厘等子族。看来这一族属于当时的东夷系范围。何新在《扶桑神话与日本民族起源》一文中推断“所谓黑齿国,位置应在日本本州岛岛的东南部。富土山则在其北侧。”(按,王大有认为黑齿国是今墨西哥,这一说仅凭音近,缺乏有力证据)

按东山魁夷的记叙,则直到20世纪初,日本女性尚有这样的习俗。日本这一习俗,不知是由吴越还是朝鲜半岛传入——这两地古代均有黑齿习俗。百越不必说,唐时还有大将黑齿常之(흑치씨黑齿氏?-689),此人是高丽族,出生于百济西部,战功显赫,封燕国公。梁羽生小说《女帝奇英传》20回中还说到“黑齿明之,乃是大将江南道总管黑齿常之的弟弟,他们一家本是胡人”。)

这一习俗更常见的是在南方。《楚辞·招魂》:“魂兮归来!南方不可以止些。雕题黑齿,得人肉以祀,以其骨为醢些。蝮蛇蓁蓁,封狐千里些。”《管子·小匡》:“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南至吴、越、巴……雕题、黑齿、荆夷之国,莫违寡人之命,而中国卑我。”

这里雕题(纹身、绣面)和黑齿都被作为典型的南方习俗,而且以词句来说,是极为蛮荒的地带。《战国策•赵策二》:“披发纹身,错臂左衽,瓯越之民也;黑齿雕题,鳀冠秫缝,大吴之国也。”由此来看,先秦时百越等族的黑齿特征,已经得到华夏族的相当注意,而具有这一特征的人群,主要似乎在东南沿海一带和南方。

台湾的原住民也有黑齿习俗。直到清康熙年间,高拱干的《台湾府志》还记载:“台在昔为雕题黑齿之种。”清人蓝鼎元1722年的《东征集》记载:“……(台湾花莲一带)八社之番,黑齿文身,野居草食,皮衣革带。”

随着对内陆的深入了解,人们也开始注意到西南地区民族也具有这一特点。862年,樊绰任职云南,之后写下《云南志》,其中按傣族服饰的特点,而称之以金齿、银齿、黑齿、漆齿、绣脚、绣面诸名。该书卷四说:“黑齿蛮、金齿蛮、银齿蛮、绣脚蛮、绣面蛮,并在永昌、开南……。黑齿蛮以漆漆其齿,金齿蛮以金镂片裹其齿,银齿以银。”又卷六提到茫乃时,同时提到黑齿部落,这些部落可以基本确认是傣族祖先。《南诏德化碑》:“建都镇塞,银生于墨觜(嘴)之乡。”即在墨嘴人(黑齿)聚落处设城镇,设银生节度。这里的“墨嘴”,在今西双版纳。(尤中《云南民族史》)

辞源“黑齿”条解释:“黑齿,古国名。古籍所指不一,已难确指。”《姓氏考略》云唐时百济西部有黑齿姓;而《古今姓氏书辨证》又云出南诏。这些解释看来非常矛盾,实际上却反映了一个现实:即黑齿在古代是极为普遍的习俗,其范围从日本、朝鲜、中国东南沿海、一直蔓延到越南、广西、云南等大片区域,所以造成“所指不一,已难确指”的困惑。我大胆推测,最早习此俗的可能是上古的百越族,然后他们渡海传给日本、朝鲜西部(注意都是沿海地带),同时向西南传播。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习俗甚至在印度也存在,鸠摩罗什译《妙法莲华经陀罗尼品》:“时有罗剎女等。一名蓝婆,二名毗蓝婆,三名曲齿,四名华齿,五名黑齿,六名多发,七名无厌足,八名持璎珞,九名□帝,十名夺一切众生精气。是十罗剎女。”罗剎女是食人的恶鬼。她们貌美而妖艳,性情凶残。但这十位罗剎女,已经改邪归正,作为护法善神。

又《中阿含经·舍梨子相应品智经第三》黑齿比丘问曰:“尊者舍梨子于此法中而爱乐耶?”尊者舍梨子答曰:“黑齿,我于此法无有疑惑。”黑齿比丘即复问曰:“尊者舍梨子于当来事复云何耶?”尊者舍梨子答曰:“黑齿,我于来事亦无犹预。”玄奘《大唐西域记》卷二《印度总述》:“染其牙齿,或赤或黑。”

三、 黑齿风俗的衰落:以日本为例

日本民俗中以白色为最高贵,而黑色称为“黑不净”,平安时代《衣服令》将墨色排列在最末位,表示身份卑贱之人所穿衣服颜色。《万叶集》就有描写贱民穿用“橡衣”(黑衣)。然而,在“口腔色彩学”上,日本人却又以黑齿为尊贵;这也证明该习俗可能是外来的。据说日本的黑齿习俗是从朝鲜传入的,如果考虑到朝鲜古代百济这一习俗兴盛,而百济又和日本关系极为密切,这一说是有一定道理的。

早在平安时代,黑齿就已是贵族的特征之一。水野十子的漫画《樱花盛开》里所画的平安朝贵族男孩就都染黑齿。这一习俗在当时甚至有宗教意味,传说有一种叫“衾”的妖怪,会杀人,只有用黑齿咬它才能得救。

《源氏物语》载,紫姬年幼时并没有染齿,但被源氏收养后,她的外祖母为她把牙齿染成黑色,使她看上去“更美了”。她之所以染成黑齿,与她被贵族收养有关,可见这一风俗当时被认为是公卿门第的行为。此外《枕草子》、《紫式部日记》、《荣华物语》等作品中,均记载当时贵族有染黑齿的习俗。 

《平家物语》第9卷记载,12世纪的源平合战中,源氏一方的武士一看到对方染着黑牙齿,就认出那不是自己人,因为那是公卿贵族的行为,平常武士是不这么做的。平氏本来也是武士,现在却学贵族染了黑齿,这在当时是被认为背叛了武士阶级的腐化象征。

这一习俗在日本相沿数千年。据明代李言恭着《日本考》,当时日本贵族中普遍流行以黑齿为贵的风俗(“其土官本身宗族子侄并首领头目,皆以锈铁浸乌倍子末,悉染黑牙,与民间人以黑白分其贵贱。女子年及十五已上,不分良贱,亦染黑牙始嫁”)。日本战国时代的武将今川义元对传统文化和京都风俗极为痴迷,其中就有染黑齿、描蝉眉、抹脂粉等行为,和当年的平氏一样,他这种“武士装贵族”的行为也被天下大名所耻笑。

这些情况,甚至西方人也注意到了。清人曹寅在《日本灯词》中提到了日本男女的打扮、装束:“洋舶人云,倭国惟妓女始着彩衣,所唱与粤东采茶歌音调相近,亦涛洧之属也。灯则以布机、春盒之类为戏。男以腊扌然须,剃顶发;女黑齿,着木屐……”他转述“洋舶人”(西方船员)的话,说明西方人也对此印象深刻,因而列为主要特征之一。1858年,美国商务代表Perry Collins从俄国南下到日本函馆,发现“许多少女和年青的女人牙齿都长得很好,洁白而整齐,而已婚的女人的牙齿都是黑的”(《西伯利亚之行》)。

黑齿习俗在中国古代长期被认为是蛮荒、不开化的特征之一;上引《楚辞·招魂》的话最能体现人们的这种恐慌,“雕题黑齿,得人肉以祀,以其骨为醢些。”似乎是一些骇人听闻的食人部落。但到后来,这一形象慢慢改变。

《镜花缘》第16-19回中提到一个黑齿国。该国是小说中唐敖、多九公等人出境后游历的第一个文明国度,礼节分明,秩序井然,路不拾遗,唯有窃书之风泛滥,屡禁不止。原来,由于该国读书人太多,以至于书商来不及贩书,书市上洛阳纸贵。国民唯恐购书不得,多数人家都把书籍视为万贯家财,仔细匿藏,以防被他人偷窃。

该国国民“不但通身如墨,连牙齿也是黑的,再映着一点朱唇,两道红眉,一身红衣,更觉其黑无比。唐敖团他黑的过甚,面貌想必丑陋”,唐敖和多九公以天朝上国自居,颇为鄙夷之。不料这里无论男女都能日读万言,聪明绝顶;他们和人谈论音韵学,被驳得体无完肤。在这本小说中,歧舌国和黑齿国代表着儒雅斯文的最高境界。

茂吕美耶在《江户日本》中谈到江户时代的日本风貌时说:“将牙齿染黑的,肯定是已婚妇女;牙齿不但染黑,又将眉毛剃光,则必然是膝下有孩子的妈妈。把牙齿染黑,以现代人眼光来看,似乎很恐怖,不过,染牙的另一个目的,是预防蛀牙与牙周病。有怀孕经验的女性应该都知道,怀孕期间,由于胎儿会吸收母体的钙质,继而影响到母体的牙齿,所以染牙习惯也并非完全是一种装饰。”这里说的染牙的目的是防止牙病,恐怕是现代的解释,在这一习俗起源的时候,应当不是不是这样的。

不过,这里作者承认“把牙齿染黑,以现代人眼光来看,似乎很恐怖”,这也证明现代观念下的人们是比较难以接受这一习俗的。这也正是本文开头东山魁夷所面对的问题。值得注意的是,东山魁夷因为祖母的黑齿而厌恶她,却很爱母亲,这证明其母是没有染黑齿的。

东山家世虽不显赫,但也算贵族,他说自己的父亲是“公子哥”,自己小时“出入都乘坐印有家徽的人力车,可见家境是相当宽裕了。”所以这一习俗本来是他们家贵族的象征之一。按东山出生于1906年,则这一习俗的废除与明治政府强力推行“文明开化”有着显然的联系。

谷崎润一郎的散文《阴翳礼赞》也可以证实这一点。他在文中说:他小时,也就是在十九世纪末,他的母亲一代人就把脸涂得雪白,同时染黑牙,剃眉毛,抹黑紫色嘴唇。他见到的很多,到了二十世纪初,他在一个旅店里还见过这种场面。那就是:“当我进入这宽敞的客房时,一个剃掉眉毛、染黑牙齿的大年纪女侍,手持烛台迎候在屏风之前。”这一幕在日本古代可能极常见,但当时必定已很罕见,以至于他只能见过一些“大年纪”女性如此装饰,且给他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

同时代的侦探小说家江户川乱步的《黄金假面具》中,也提到一个“能乐面具黑齿外露,让人恐怖”。按这样的面具,本应是表现古代的真实情形,但在小说中,却被人当作非常恐怖,可见对这一习俗的认知已经出现断代。

日本的这种断代和黑齿的绝迹,在100年后,也在中国南方、东南亚重现了。如今在越南,黑齿习俗几乎已经绝迹,只有游客偶尔能在七八十岁的老年妇女身上看到。而傣族本来将染齿当作女子婚前必须做的一件事,现在也已经看不到了。毫无疑问,在现代口腔医学和牙膏广告的强大攻势下,这一习俗和其他许多传统习俗一样,必定节节败退,而这,只是在“现代化”下文化趋同、灭绝的一个小小缩影。


  发表于  2004-12-27 12:09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谋求一整套系统的染牙技术(包括黑色在内的各种颜色)。联系方式:QQ303438378;邮箱:HU521LONG@126.COM
huhulong (http://huhulong5661134.51.com)   发表于   2009-02-27 13:33:30

忽然觉得我华夏族挺文明的,白牙齿多现代,当然明清的裹脚出外。
无何有 ()   发表于   2006-04-25 17:14:17

日本黑齿之俗,史不绝书,又有:

江淹《遂古篇》:“东南倭国,皆文身兮,其外黑齿,次裸民兮;侏儒三尺,并为邻兮。”

《后汉书·东夷列传第七十五》:“自女王国东度海千余里,至拘奴国,虽皆倭种,而不属女王。自女王国南四千余里,至朱儒国,人长三四尺。自朱儒东南行船一年,至裸国、黑齿国,使驿所传,极于此矣。”
佚名 ()   发表于   2005-01-08 21:19:02

有人认为槟榔之说仅仅是搪塞异族访问者 (即白齿人) 的说法. 不可能染出黑齿而只是红齿。

  

  引罗长山《越南传统文化与民间文学》(云南人民2004) 第148页:

  黑齿又是如何染成的呢? 对于这个问题, 不明底细的人常有各种猜测. 我国有的民俗学者就曾著文断言: 槟榔吃多了, 久而久之, 牙齿就自然变黑了. 其实, 这是对染黑齿的一种误解. 槟榔吃多了, 吃久了, 如果不勤刷牙, 牙齿的确不太雅观, 特别是牙缝间还残存着槟榔红渣, 看上去就更加有点吓人了, 但绝对不会使牙齿变得又黑又亮. 要使牙齿变得又黑又亮只有染齿. 说到底, 越南人染黑齿, 不仅有特制的药物, 而且还有一套专门的技术.

  首先, 在染齿之前, 要找来紫梗研成粉末, 滴入酸柠檬汁, 装入瓶内封存七天七夜後, 等到睡前, 将这种药物涂在两片椰树叶或槟榔叶上, 分別貼在上下兩排牙齒上。在此期間,進食時是絕不能用牙齒嚼的,只能直直呑下,為的是防止將藥力衝淡,失去效應。這道工序,要反覆進行七天七夜,要等到牙齒紅得像蟑螂翼一樣,這時才能涂上特制的染齒藥。染齒藥是用黑矾和紫梗拌製而成的,涂上一兩遍,牙齒就變黑了。但這時黑得還不能理想,還需要找來乾椰子殼架在鐵刀上燒,等到殼裡滲出黑色膠漆時,再用這膠漆涂上去。這時,染成的牙齒就會變得又黑又亮,而且維持的時間也特別長久。

  雖說這種染黑齒的習俗在越南古代曾帶有全民性的色彩,但也並非不分性別、不看年齡,男女老少,人人皆染,染而不止的。而是總的說來,男子一生中一般在成人後只染一兩次就不再染了,女子的次數就可能多一些。未成年的男女,一般是不染的。
子不语 ()   发表于   2004-12-28 20:48:15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