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雪守侯
时间:2004-12-28

中午出去,街上下着冷淡的小雨。但是雪还是没下。

已经有九年没看到一场大雪了。上一次是在一个暮冬季节,我坐在家里的阳台上,看着雪从楝树的枝桠上飘下来。那时我从南方回到远隔千里的故乡,看到这个冷静的岛屿,在一场大雪中不动声色。

我小时是很怕冷的。我觉得岛上的冬天过于漫长。六岁那年下了一场大雪,父亲骑着自行车,载上妻儿一起去看朋友,他很用力地骑,鼻子里呼吸的热气不断喷到我耳边。天气还没有开晴,飘着粉一样的雪花,四野寂灭无声。榉树已经掉光了叶子,凄凉地站在路两侧。我双脚冰冷,望着前方似乎没有穷尽的道路。

记忆中1991年12月是最冷的一个冬天。大雪下了两天,过了一个星期还没化。连我家附近那条宽阔的运河也罕见地全部封冻了。早上去上学,看见河面的厚冰层上布满了小石头和砖块,孩子们都想试试能不能把冰砸开一个口子。田野里的萝卜叶子上、瓦楞上、篱笆里的落叶上都覆满了雪。在冬日的阳光里,屋檐下闪闪发光。

下雪时节,打雪仗自然是最愉快的事。高二的那场雪,男生们互相地扔雪球、奔跑、跳跃、欢呼,后来校长说砸坏了8块玻璃。我注意到南花园的梅花开了。在这个安静的时分,我真是喜欢这一刻的宁静。

那年我们还在大青砖盖的老房子里面,那个冬天的树木质朴、干净、安详。这个青春期的短暂瞬间,像整条河流中一段河面,川流不息而又寂静无声。事后我知道自己有太多话说不出来。在底楼宽大潮湿的房间里,我低头看看这个荒芜的青春期。

多年后在上海的高楼上,我看到过一场短暂的细雪。在32楼上看下去,整个城市黯淡的苍穹下,飞舞着细小的精灵。我一言不发,没有惊异,不被感动。这个冬天来得晚了。我希望能有一场大雪,漫长得可以迫使我想起很多往事。


  发表于  2004-12-28 12:12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2004年上海的那一场大雨,是今年来上海后上天给我的最好礼物,埋葬04年所有不好的回忆让它们一直去冬眠。
婉约潇潇 (http://xiaokong.blogbus.com)   发表于   2005-01-04 16:56:30

看这篇文字,却让我有了似在看林海音的《城南旧事》的感觉,很淡定的诉说,而童年就像一个宝藏,有的是闪光的宝。
婉约潇潇 (http://xiaokong.blogbus.com)   发表于   2005-01-04 16:49:56

有几场雪是在记忆里面抹不去的。84年冬,全家老小十几口人到南京给“太太”(外婆的妈妈)做80大寿,黑夜中的老北站人声鼎沸,白雾蒸腾,我好奇地钻进一台老式火车头喷出的蒸汽中,想象自己成了踩着筋斗云的孙悟空,爸爸给我摁了一张表情得意的照片;86年,在徐州云龙山,苏北平原万里冰封,满目萧杀,刚看完小人书三国演义的我产生了一点点对当年枭雄们逐鹿中原的感怀;91年,初二,在校园里疯雪,天黑了还不回家,被妈妈到学校给揪了回去,晚上睡觉还在祈祷明天积雪不要化了;94年,高二,做了超大一个雪球搁在教室门上砸女生,结果有人通风报信,阴谋没有得逞;00年,在中甸,雪下得多了也就不稀奇了,但那次坐着搓衣板从后山上滑雪下来的畅怀一刻却难以忘怀。我喜欢下雪。
歪歪 (http://www.ForFrontier.com)   发表于   2005-01-03 00:47:28

对,记事以来,91年那场雪最大
()   发表于   2004-12-29 15:17:37

隔了六年杭州才下了一场让人感叹的大雪,虽然太秀气,虽然人太多,但是这样的感觉是十分好的.以前98年下大雪的时候,白堤上只有我一个人在行走,那份安宁如今就怎么也得不到了.



关于军事的那个,多谢赐教.我对这些实在一窍不通,只是因为课程需要才写,可能太不慎重了,实在是贻笑大方啊.
瑞穗 (http://www.blogcn.com/User6/sherrill/index.html)   发表于   2004-12-29 09:51:51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