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侠客的自我形象塑造
时间:2010-01-02

行走江湖的人向来都深知“印象控制”(impression management)的重要性:和其他社会一样,江湖也是一个以貌取人的社会。故老相传在道上遇到僧道、尼姑、女子等装束打扮的人都要小心,因为这种人往往不好惹。侠客全身上下的服饰、武器、坐骑等,事实上都具有强烈的符号意义——郭靖身上的异域色彩与小红马、白雕、蒙古装束及摔跤功夫紧密相连,正如杨过的形象与断臂、瘦马、重剑、丑雕不可分,两人的符号装备无法互换。

日常生活中每个人都在扮演他自己,侠客并不例外。所不同的是当他们行走江湖时,有时有必要暂时隐藏其自身的形象,这意味着他们可能需要扮演几个角色——当令狐冲在福建仙霞岭营救恒山派时,他以一个低级军官的形象出现,成功地骗过恒山派及其敌人的眼睛,并给他自己以巨大的行动自由。他这一扮演太过成功,以至于他在此期间的滑稽作风及任意不羁的剑法,反而给人以更深的印象,同时也成为其自身真实形象的重要补充,展现了其性格的另一面。

对武林人士来说,武器是其“自我展现”(presentation of self)的重要仪式物品,也是其形象中关键的符号装备,他们也了解其重要性——正如丘吉尔也很清楚他著名的雪茄之类“道具”的重要性。如我曾指出的,《倚天屠龙记》中谢逊文才武略,均属一流,不过当他手持狼牙棒,如天神一样出现在王盘山岛上的时候,我们已经可以认定:金庸不打算让他做主角,因为没有一个主角会手持狼牙棒的。金庸小说的主角通常只使用普通兵器或根本不用兵器,奇门兵器和大型武器(如狼牙棒)尤其是忌讳,那将对侠客形象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在武侠小说中,凡使用重兵器者大多都是外家功夫了得(这意味着肌肉发达,对侠客气质也有潜在损害)的邪派人物,例如《倚天屠龙记》中金毛狮王谢逊和锐金旗掌旗使庄铮均使用狼牙棒、常金鹏用金瓜锤,都是动辄上百斤,非有惊人膂力,无法挥舞。《笑傲江湖》中死在华山的魔教十长老,使用的十种兵器全是外门兵刃:双斧 、双铁牌、判官笔、铁棍、铜棒、雷震挡、生满狼牙的三尖两刃刀,更有一件兵刃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第8回)、短枪(第9回,破泰山剑法)、铜锤(第33回)。它们无一例外都不属刀剑这类最寻常的兵刃,其中且有一半多是重兵器。白道中除了红花会这样的帮会组织,极少有门派使用外门重兵器。事实上,通常只有反派人物才被描绘成依赖兵器自身的威力,或选择不合常规的古怪兵器。

喜欢怪异兵器者多带一点邪气,正面人物如有使用这类兵刃,大多是因练习外家功夫(如红花会中人)、或性情偏激(如谢逊)、或行事怪僻——如《飞狐外传》中钟氏三雄。他们外号“鬼见愁”,兵器也和外形很配合:“三人都身穿白色粗麻布衣服,白帽白鞋,衣服边上露著毛头,竟是刚死了父母的孝子服色。”“脸色惨白,鼻子又扁又大,鼻孔朝天” (第2回)“原来三人披麻带孝,穿的是毛边粗布孝衣,草绳束腰,麻布围颈,便似刚死了父母一般。”(第7回)据金庸解释,他们原本兵刃是判官笔(“判官”也与鬼神有关),但自被苗人凤击败后,刻苦十年练成三种奇门兵刃:牌位、哭丧棒、招魂幡——这三种兵器的符号性和仪式感可能比其实际威力予人更深印象。

这样,江湖社会便呈现出一种剧场效应:人们面对的不是物理对象的世界,而是一个符号世界,正如Ernst Cassirer《人论》中指出的,在此情况下,人们首先就必须学会阅读这些符号。例如看到一个乞丐背着九个袋子——他很可能就是丐帮的九袋弟子;如果他只有九个手指,那他可能是九指神丐洪七公;更不必说许多武林团体中繁琐的服饰体系(这种服色与社会地位的严格对应倒也是古代社会的一个重要特征)。不过正因为相关的印象足以左右人的判断,因此有时也会误导人:《射雕英雄传》中裘千丈这个骗子便以武林高手的形象自我装扮;在《鸳鸯刀》中,镖头周威信看到拦路的四位,这位老江湖一眼判断其中一位病夫“定是个内功深湛的劲敌”,因为“越是貌不惊人、漫不在乎的人物,越是功夫了得”——但后来事实证明这位病夫确实是病夫。

侠客借助于一些外在的符号来自我呈现。在北亚的巫术世界中,“鸟或驯鹿是萨满本人的精神本原,是他灵魂的形式”(《千面英雄》)——这不免使人想到,白雕和小红马也正是郭靖的灵魂形式。《侠客行》中石清夫妇作为“玄素庄”庄主,兵器、服饰、马匹都是一黑一白,连家里的匾额也是“黑白分明”。另一关键是人物职业所具有的符号价值:朱寿桐在分析革命戏剧时指出,“坏人从事的往往是灰色职业”,如匠人、烧窑师傅、调度员、巡长,“正因为职业有如此重大的色彩分别,革命者要化妆行事也须扮成灰色身份”如磨刀人、卖木梳的、郎中、开茶馆的、跑单帮的。这些情形,毫无疑问在武侠小说中也是寻常可见的。

试看《射雕英雄传》中的江南七怪:这七个人的武器、职业、外号,三者之间有密切关联,甚至在外形上也很搭配,呈现出强烈的仪式感和角色意识(见下表),隐喻七怪的市井出身。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韩小莹在第2回出场时是一副渔女打扮(铜桨、蓑笠),但后来却改使剑,显然金庸觉得一个美少女使用铜桨这样的重兵器,与其形象极不协调——在《书剑恩仇录》中,以铜桨为兵器的蒋四根是个粗豪汉子,外号“铜头鳄鱼”。

同样整齐的对应见于《天龙八部》中的“函谷八友”:他们每个人的名字、外号、武器均与其兴趣密切相关,其中李傀儡更是穿戏服、唱台词出场。这其中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其名号的强烈符号性质,例如吴领军据《天龙八部》第30回解释是因他当过大宋领军将军,显然这是模仿唐朝“金碧山水”画家李思训父子被称为“大李将军”、“小李将军”而来;按这一规律,薛慕华之名当系神医华佗得名,决非“仰慕中华”之意。事实上,他们名号与兴趣、兵器的对应性使得他们作为一个整体更像是剧场人物——现实中我们很难如此巧合地找到这样一群人。

《天龙八部》中大理四大家将褚古傅朱分别对应“渔樵耕读”,兵器也一一对应:铁杆软索(暗喻渔杆)、板斧、熟铜棍、判官笔。这与《射雕英雄传》中一灯大师左右“渔樵耕读”四大家臣一致:他们的装束、兵器也与身份相配(据31回瑛姑语:一灯的四个部下是“大丞相(读),大将军(樵),水军都督(渔),御林军总管(耕)”)。《天龙八部》中与大理渊源甚深的“四大恶人”的兵器同样具有符号性(四人兵器分别是:段延庆-拐杖;叶二娘-暗器;南海鳄神-鳄嘴剪、鳄尾鞭;云中鹤-钢抓)。尤其是号称“无恶不作”的叶二娘,她每天杀一个小儿,用来做暗器的也都是婴儿的长命锁等物件。

金庸笔下常有此类一组人物,又如《笑傲江湖》的江南四友——他们的名号黄钟公、黑白子、秃笔翁、丹青生已显示出其兴趣分别在琴棋书画四端,而其兵器、兴趣、武术套路、外貌均一一对应(丹青生用剑,因为否则他将与秃笔翁的兵器重复:书和画均用笔),甚至年龄顺序和武功高低也恰好如此排序,他们自己也有意识地维护和控制这种印象,尤其是秃笔翁特意将书法融入武术套路中,遭到任我行的辛辣讥讽:“秃头老三善使判官笔,他这一手字写得好像三岁小孩子一般,偏生要附庸风雅,武功之中居然自称包含了书法名家的笔意。嘿嘿,小朋友,要知临敌过招,那是生死系于一线的大事,全力相搏,尚恐不胜,哪里还有闲情逸致,讲究甚么钟王碑帖?”——这正是Clifford Geertz在分析巴厘剧场国家时所指出的:巴厘国王的激情在于“努力追求一种生命的完美方式,漠不关心地统治着他的领土……疏于对付其他敌人……而醉心于高贵的和完美的形式”,“通过圣水、诗歌、莲花宝座和短剑,他乃成为一个仪式物件”。这样,“一个人愈是靠近意象化权力,他也就愈使自己远离了实际控制权力的机制”。

这就是最终的反讽:一个人维护自我印象控制的努力,最终可能反过来阻碍他获得实际的能力。可能也正因此,我们很少看到主角会像江南四友这样沉浸在自身的符号装备中。在金庸小说中,多数主角不使用任何兵器,或者只使用普通兵器,更极少使用奇门兵刃和暗器,这也给了后继者另辟蹊径的机会:古龙《七种武器》中离别钩、霸王枪、孔雀翎(暗器)、多情环的使用者均成了主角,在金庸小说里他们是没有机会成为主角的。


  发表于  2010-01-02 22:04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分析很精妙
heyingyiran (http://huangtuzhi.blogbus.com)   发表于   2013-12-18 11:01:30

金庸小说看得多了,不过还没有你一样的造诣。
cl (http://www.christianlouboutinice.com/)   发表于   2010-08-06 12:01:50

相当经典,我看好你哦
supra shoes (http://www.supramenshoes.com/)   发表于   2010-08-06 12:00:44

说的复杂,占用篇幅也大,其实就是说明写小说的,搞哲学的,也都和普通老百姓一样。看问题角度观点相似。金庸写书只是顺着就把自身感受写出来了。其实如果自己想想,试着写几句小说,编几个主角,也会出现一样的效果。而所谓的这些以貌取人等,也是由社会所处的环境造成的,很自然。就像金庸的书,未必在西方受欢迎(哪怕不是翻译的问题)
Tong ()   发表于   2010-01-29 07:52:51

写得真是赞.
艾弥 (http://aiyimi.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1-18 10:20:58

恍然大悟的感觉。
Will (http://orangebook.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1-17 20:31:44

终于可以打开了
boao1755 (http://boao1755.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1-17 14:02:41

I like the word Impression Management.
fbhreaihg ()   发表于   2010-01-16 21:07:31

拜读~一直觉得,武器在很大意义上,只是一种符号。
方小闲 (http://zhuoxifangjian.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1-16 15:12:16

长见识了,呵呵
简小凡 (http://nancyxu.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1-14 19:48:30

有见地....
luobo_tang ()   发表于   2010-01-14 14:40:47

回访啊!!!
周公解梦 (http://zgjm.dey5.com)   发表于   2010-01-14 12:51:27

分析的很仔细,有见地。
asics shoes (http://www.asics2u.com)   发表于   2010-01-14 11:23:22

博客大巴的恶魔终于结束了
抑或是正式开始了?
花大熊 ()   发表于   2010-01-14 09:07:11

见到维州在,真开心
fone ()   发表于   2010-01-14 03:41:14

终于可以打开了
有鱼焉 ()   发表于   2010-01-13 22:31:31

图片挺好看,不知是哪部电影里的?
soleillee21 (http://puddingdiversity.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1-13 20:55:28

原来武器也有讲究,受教了。
leaf ()   发表于   2010-01-05 01:07:15

拜读了。。。角色没有真实社会的缩影写照,怎么引起共鸣呢?所以武器应该也算是一种映射吧~
alexis_web ()   发表于   2010-01-05 00:51:07

nice
fcrow ()   发表于   2010-01-05 00:41:41

好文章!
爱生活 (http://busser777.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1-04 21:36:36

碧血剑算是例外吧,金蛇剑和碧血剑都不算是一般的武器吧
 回复 小4 说:
嗯,金蛇郎君夏雪宜应该是《碧血剑》的真正主角,不过也如我文中所言,使用奇门兵刃的大多带有邪气,这一点他不例外。
(2010-01-04 20:38:02)
小4 (http://sum1.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1-04 20:29:36

分析得真精彩,好文章.
休闲驿站 (http://dengmingjun.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1-04 18:41:18

亲爱的朋友,您好,我是您的忠实读者。最近我所在的公司上线了一家博客聚合网站,特邀请您参加测试,测试地址为www.woshao.com。打扰您了,谢谢!
我烧网 (http://woshao.com)   发表于   2010-01-04 16:40:20

精彩,收藏了
人造天堂 (http://bizchedan.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1-04 15:52:24

武林时代
bylyy (http://bylyy.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1-04 15:39:00

不错,分析的好
伊然美 (http://fengxiongchanpi.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1-04 15:19:06

博主写得非常棒,很少看见从这个角度分析人物想象的。
yangtzecruise (http://yangtzecruise.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1-04 15:11:33

好文章!
竹木刀 (http://seekmusic.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1-04 13:02:40

同贺维舟回归武林正道 !
H2 ()   发表于   2010-01-04 12:41:10

  • 评论分页: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
  •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