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与金庸门派的服色
时间:2005-01-05

在武侠小说的所有大型帮会组织中,一般总会取一些名号来区分分支机构。在金庸小说中,这些分支的名号经常和五行有关,例如明教五行旗、天地会青木堂等外五堂。

武林帮会经常会采用各自的标准色区别着装,这些服色系统有时是一个江湖人物的常识和识别标志。例如《侠客行》12回,石清只凭跟踪者袍角绣的一朵黄花即判断出对方是长乐帮人众;而《连城诀》中,狄云之所以被冤枉为“小恶僧”,主要的原因即在于他穿了血刀门的僧袍。

至于在这些门派内部,对服色的识别就更加敏感。如《笑傲江湖》第3回,泰山派天松道人在回雁楼撞见令狐冲、仪琳、田伯光三人一起喝酒,他本来都不认识,但从服色就得知其中一是华山派弟子,一是恒山派弟子。第4回,余沧海在刘正风家中,弟子被曲洋下手惩罚,他怀疑下手者就在厅上。“厅上众人……他虽然所识者不多,但一看各人的服色打扮,十之八九便已知属于何门何派”,正因林平之服色不同,才被他怀疑。由这一节也可知江湖门派都各有一套形象识别系统。

一些大型帮派中,分别着装已经形成体系。这种场面在金庸书中屡次出现,其盛大状况如同大型团体操:

只见山岭上一处处都站满了哨岗,日月教的教众衣分七色,随着旗帜进退,秩序井然,较之昔日黑木崖上的布置,另有一番森严气象。(《笑傲江湖》第39回)

鼓乐声中,日月教教众一队队的上来。这些人显是按着堂名分列,衣服颜色也各不同,黄衣、绿衣、蓝衣、黑衣、白衣,一队队的花团锦簇,比之做戏赛会,衣饰还更光鲜,只是每人腰间各系白带。上峰来的却有三四千之众。(《笑傲江湖》第40回)

按:金庸这里写日月神教教众腰系白带,实际上已经暗示任我行去世了。因为按照传统,日月神教的服饰主要是穿黑衣,以腰带颜色辨别(如曲洋腰系黄带)。所以这是一个伏笔,而令狐冲等仍未发觉这一信息,乃是因为过分关注日月教来袭,以致忽略。这一模式也可见古龙小说,例如《楚留香传奇·蝙蝠传奇》第2章,楚留香根据有人穿墨绿色衣服,腰系七色带子,即辨认出是凤尾帮“十二连环坞”的人。

上面引用的两段日月神教的服色系统,没有确切说明这各色衣服对应的堂名,不过却是可推测的。金庸小说中这些分支的命名往往大多与五行有关,上面表格中列举的天地会后五堂、明教五行旗、天鹰教外五坛、日月神教各分堂名称即是最明显的例证。神龙教属下的五个门显然也与五行密切相关,因为青赤白黑黄五色是与五行严格对应的。

这类组织在灵鹫宫九天九部中发展到一个新形式:九部分别对应九个方位的镇守,这在《天龙八部》37回九部往九个方向迎接童姥是说得再清楚不过了。九天九部的服饰、乃至令旗的颜色,都严格遵照各自的标准色制作。如《天龙八部》第37回:“突然一名绿衣女子飞骑奔回,是阳天部在前探路的哨骑,摇动绿旗,示意前途出现了变故。”足见她们各部都有一整套完善的形象识别系统。因此才有以下的故事:

到得缥缈峰脚下时,已是第二日黎明。符敏仪双手捧着一团五彩斑斓的物事,走到虚竹面前,躬身说道:“奴婢工夫粗陋,请主人赏穿。”虚竹奇道:“那是什么?”接过抖开一看,却是件长袍,乃是以一条条锦缎缝缀而成,红黄青紫绿黑各色锦缎条纹相间,华贵之中具见雅致。原来符敏仪在众女的斗篷上割下布料,替虚竹缝了一件袍子。(《天龙八部》第37回)

这里长袍有多种颜色,乃是因为显而易见的原因:九部的服色各有差异。而九部的服饰颜色依然是按照五行五色对应的,我们可以把书中提到的一些细节罗列推测如下:

名称     镇守方向      服饰颜色
  昊天部   东方             淡青色
  阳天部   东南方          绿色
  赤天部   南方             (红色?)
  朱天部   西南方          紫色
  成天部   西方             (白色?)
  幽天部   西北方          (灰色?)
  玄天部   北方             (黑色?)
  鸾天部   东北方          (深蓝色?)
  钧天部   本宫(中央) 黄色

注:表中括号中的颜色表示书中第37回未提及而根据五行规律推测的。37回中提到在缥缈峰下虚竹已汇聚七部人马,另加均天部报信者。他的五彩袍有“红黄青紫绿黑”六色,其中红黑二色必定是未明确提及服饰颜色的赤天、玄天两部所有。而且按当时的情况,虚竹的五彩袍应当有八种颜色(除鸾天部未汇合)。

按:《天龙八部》第37回,余婆婆说明鸾天部是往东北方向搜寻童姥,但同一回的下文却又说:“只有鸾天部在极西之处搜寻童姥,未得音讯。”这是明显的笔误。如是在极西方向,则应当是成天部。第42回,灵鹫宫诸部到少林寺为虚竹助阵,金庸又写到只有鸾天部镇守本宫,按理应该是均天部才对,可能是均天部在前面伤亡过重,不能承担这一任务;又或者金庸就是特别喜欢用“鸾天”这个名字。

《天龙八部》中并未明确提到灵鹫宫九天九部各自控管一个方向,只是提到寻找童姥时如此分工。但第一回中提到的灵鹫宫女子,都是穿绿色斗篷的阳天部,云南在灵鹫宫东南方,阳天部出来寻童姥时也是向东南方,想必也是因为它本来就是控管东南方。这是一个旁证。

这九天九部的名字,多数与《吕氏春秋·有始览》、《淮南子·天文训》中说到的九个方位、名称一致。但《吕氏春秋》、《淮南子》中东方名“苍天”、东北为“旻天”、西方为“颢天”、南方为“炎天”。

《鹿鼎记》中在神龙岛韦小宝第一次见到洪教主升堂时候,属下一群群五色衣服的少年肃立,以他在皇宫多年的见识尚且心里感觉像“皇帝上朝”。那童姥的九部色彩更加缤纷,不说排场,光是视觉享受上也很是不同凡响了,毕竟这样大规模的行为艺术寻常不多见。

在五岳剑派中,其服装的标准色系统仍是一一对应的——嵩山派的人物总是穿黄衫,而恒山“服色尚黑”。其余三派的服色虽未见描写,但对应的应当是泰山青衣,衡山红衣,华山白衣——一个侧面的例证是任我行大举上华山,在仙人掌排五张椅子给五岳剑派,以黑白青红黄五色各绣一个山峰对应各派,乃至其五岳派令旗也是“五色锦旗”。对于这种标准色,各派也各自理解,所以《笑傲江湖》38回,令狐冲在山洞里见到各派人物,“一凝神间”,即根据服色辨认出是衡山、嵩山、泰山三派弟子。

《笑傲江湖》第29回,书中也写到“服色尚黑”是因为恒山是五岳的北岳。为此,恒山派众人还特意为令狐冲做了件黑色长袍。32回,桃谷六仙发言,“左冷禅心头一喜,向那人瞧去,见那人马脸鼠目,相貌十分古怪,不知是谁,但身穿黑衫,乃是恒山派中的人物”,左冷禅只须从服色就可判断门派所属。

这里说的五岳剑派服色,是他们在较庄重场合下穿的标准服装,平常未必如此。书中写到岳不群、风清扬出场时都是青色衣服,而莫大先生更是“青中泛白”的青布长衫,而恒山派虽以黑色为尚,定闲师太在龙泉之战中穿的却是“月白色的衣衫”。但也提到劳德诺一恢复嵩山派身份,立刻成为“黄衫老人”(第36回),足见这些服饰的象征意义。

《笑傲江湖》32回泰山派争夺掌门人的惨案中,写到“玉玑子飞身退开,两条青影晃处,两名老道仗剑齐上”,这么看,泰山派服色确实为青色。

这种五行色彩被广泛采用,如明教五行旗的令旗也是一样对应白青黑红黄五色。此外,《射雕英雄传》中的天下五绝,东邪黄药师穿青衣,西毒欧阳锋的白驼山所有人都穿白衣;其余三人未见正面描写,但如果说中神通王重阳穿黄衣(道士)、北丐洪七公穿黑衣(乞丐)、南帝一灯穿红衣(僧人,袈裟),则也分别与他们的身份相符合;同时,五人的姓名的偏旁也都分别与“木火土金水”五行对应(“药”繁体字作“藥”,有木字旁)。

由此也可推知本文开头引述的日月神教众人中,绿衣、白衣、黑衣应该分别是青龙堂、白虎堂、玄武堂的服饰。黄蓝二色书中没提到可对应的堂名(朱雀堂也有,但书中未提到红衣)。按《笑傲江湖》39回所说,日月神教共有十二个堂,各设正副香主。

值得关注的是,在金庸小说中,不但五行与五色严格对应,而且在组织内部,他们的地位是按木火金水土的五行顺序排列的,天地会、灵鹫宫九天九部等均是如此,在《笑傲江湖》中,明确交代白虎堂长老上官云地位比青龙堂长老贾布为低,所以贾布在恒山战死后,一回黑木崖,就有人恭喜上官云可以升职了。而风雷堂长老童百熊当年为拥戴东方不败,杀了朱雀堂罗长老,童的地位低于罗而能如此果决,难怪东方不败一直铭记在心。九天九部的地位高低没有明确交代,但昊天部(镇守东方)看来是其中地位最高、最强的一部,其首领余婆婆在迎虚竹、在少林寺都代表九部。

在另一些细节中,我们也可以看到端倪:例如辅佐慕容复的四名家将:邓白川、公冶乾、包不同、风波恶,分别是青云、赤霞、金风、玄霜四庄的庄主,他们的庄名、顺序也与五色次序对应,甚至他们的服色也是对应的青、红、黄、黑四色。

《天龙八部》第29回写到慕容氏四大家臣的服色依次是:邓百川“枣红色长袍”、公冶乾“铁青色儒生方巾”、包不同“土黄色袍子”、风波恶“一身黑衣”。金庸书中把公冶乾写成一个博学多才之士,所以安排他一个儒生形象——金庸书中的书生大多穿青衫(如岳不群等)。但依照规律,邓和公冶二人的标准色是颠倒了,包不同则为白色更合适。

基于这样的规律,韦小宝的白龙门地位也应该低于青龙、赤龙两门,而高于黑龙、黄龙门——可能正是这样的原因,因此青龙门掌门使许雪亭两次(20回,44回)都是反抗教主的领头之人,武功也最强,《鹿鼎记》44回,神龙教仅存的四大高手合战洪教主,金庸明确写到许雪亭武功最强,而四人中地位最后的黑龙门掌门使张淡月武功最低。而黄龙门掌门使殷锦一意溜须拍马则是因为地位最低,因而最希望往上爬。

在《倚天屠龙记》中,金庸将这一配合发展到极端:明教五行旗的颜色、旗使名字都与五行一一对应:

五行旗 掌旗使    服色      令旗颜色
  锐金      庄铮      白          白
  巨木      闻苍松  青          青
  厚土      颜垣      黄          黄
  洪水      唐海      黑          黑
  烈火      辛然      红          红

《倚天屠龙记》36回:只行出数里,便见一队白衣的明教教众手执黄色小旗,向山上行去。张无忌叫道:“颜旗使在么?”以此论,厚土旗也是穿白衣的(白衣+圣火图形是明教标准LOGO),并且书中其他地方提到明教人物必定是穿白衣,但第18回中,却也提到厚土旗6个人都是穿“黄袍”,可见五行旗必有与五行对应的服色。

以上五个掌旗使,名字的偏旁分别都和本旗的“金木土水火”对应(辛然的“然”按照古字来说,下面的四点即是“火”字。“燃”是其今字)。此外,原属于明教的天鹰教五坛,坛主的名字也和四象一一对应:

玄武坛主:白龟寿;
朱雀坛主:常金鹏;

剩下青龙坛程坛主,神蛇坛封坛主书中并未取名字——神蛇坛之由来,是因为传说玄武是龟蛇两种动物。可能金庸觉得按照这样的规律,程坛主名字里镶一个“龙”字很容易,但封坛主名中镶一个“蛇”字就很怪异了(他之所以姓封,可能和“封豕长蛇”有关);还有一坛一直没提到,但必定是白虎坛。

不但在一个帮派内部分支间是如此,甚至在五岳剑派这样松散的联盟中,五个实际独立的团体也是如此:五岳剑派五派的位次是按中东南西北的顺序排列的,如《笑傲江湖》第39回:“五岳剑派本以中岳嵩山居首,北岳恒山居末。”只不过一派内部,次序往往代表武功高低,而五岳剑派的五派毕竟各自独立发展,所以按理华山派只排第四,但剑法之高看来一向是数一数二的。


  发表于  2005-01-05 08:58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评论

美国大选的红蓝。今年英国大选的红蓝黄三派。也是这样啊。辩论时看他们的领带就知道是什么党的。
bunytu ()   发表于   2010-06-14 23:56:09

当真叹为观止 佩服的很
荆离 ()   发表于   2005-01-11 19:37:48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