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乱社会秩序的美
时间:2005-01-09

《鹿鼎记》第39回,韦小宝在对桑结等人谈到陈圆圆的美貌时声称,他当初一到昆明,就发现大群人都在披麻戴孝,而原因是“陈圆圆听说公主驾到,亲自出来迎接。她从轿子里一出来,昆明十几万男人就都发了疯,个个拥过去看她,都说天上仙女下凡,你推我拥,踹死了好几千人。”

这段话在韦小宝的嘴巴里说出来,有一种格外的喜剧效果。小说中他不停地添油加醋,着意夸大这种打乱社会秩序的美,桑结等人虽然觉得小孩子大概在撒谎,但对陈圆圆的美貌却再无怀疑。

自古以来形容女性之美,常用的文学手段,有时也和韦小宝的相差不远。世间有时确实有美丽绝伦的女性,以至“语言文字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美丽,即使能形容出来,那些没看见过她的人也不会相信”(布克哈特《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于是我们转而去描述这种美带来的社会效应。

汉朝乐府《陌上桑》中描绘少女罗敷之美时说:“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怒怨,但坐观罗敷。”

在这个喜剧式的场景中,所有人的生活节奏都被这个女子的美丽所打乱,他们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满足于呆在原地痴痴地注视着”,从而构成一种“集体爱慕”的场景(宇文所安《迷楼》)。

这在以后成为常用的手法,如《琵琶行》:“曲罢常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这一段故事是琵琶女在自述,然而可以听出来她对自己少女时代打乱社会秩序的能力是深为满意的,并且也是现在为之伤感的。

在中国,一个过分杰出的美女似乎总是容易遭到非议,如《莺莺传》中说的,“不妖于人,必妖于身”——然而即使是这样一段竭力贬低美女的文字,实际上还是承认了美女有“妖于人”的能力。

这种故事在中外都不陌生,希腊神话说海伦的美丽可以“发动一千艘战舰”,中国也有歌颂北方有佳人可以“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对于这种颠覆性的美貌,才有帕斯卡的名言:“要是克娄巴特拉的鼻子短一些,整个世界的面貌都会不一样。”

金庸笔下的香香公主,据说也有这样的魔力,可以让人自愿为她做任何事情。这样的女性如果现在出现在城市里,必然经常引发交通堵塞。不幸,我们现在每天发生的交通堵塞总是和一些粗心的司机有关,而和美女无关。


  发表于  2005-01-09 10:36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事实是的确有美得惊动党中央的啊
()   发表于   2005-01-12 18:03:30

其实作美女也挺辛苦的,一天到晚给这么多人盯着,就象被枪指着一样。鼻子痒都不敢挖一下
 回复 birdy_223 说:
birdy看来很有切身感受,哈哈
(2005-01-13 09:16:01)
birdy_223 ()   发表于   2005-01-12 16:49:30

哈哈哈哈~~
milkylorelei ()   发表于   2005-01-10 11:41:28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