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生
时间:2005-01-11

天涯论坛的闲闲书话版,最近甚是热闹。部分是因为一个叫“悠哉”的在里面连连发帖,大摆擂台,此君每每自称“大师”,隆重推出“国人期望已久的文学巨著”——他自己写的。他还谦虚地将自己列为古往今来“世界第三小说大师”——他没有将自己列为第一,真是令人吃惊的谦卑。

碰到这种场合,围观者当然穷形尽相,我们国人最喜欢看戏,已经可算国粹。也有人劝“大师”回家凉快去,“大师”勃然大怒,在里面向这些被他称为“鼠辈”的人发出战书,并声称五百年有效——他能活那么长应战也不希奇,连陈道明都说,“有了厦华等离子,真想再活五百年”。

事情闹大了,书话的版主也只得出来劝解一下,不过看来不少人仍然意犹未尽。好象交警出来吹哨子了,但当事人和围观者仍然恋恋不舍,不肯离开交通堵塞的现场。

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虽然对谁是天下第一文人,自古没有定论,不过自称为天下第一的,倒一向不乏其人。所谓“天下文章数三江,三江文章在钱塘,钱塘文章家兄好,我为家兄改文章。”——不过这样的话现在看来已经过分含蓄,更多是李敖式的:“五百年来白话文写的最好的,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

诗人布莱斯·桑德拉斯曾赞许“阿波里奈是1900-1911年之间法国唯一的诗人”,为什么是1900-1911年呢?因为他自己是1912年来到法国的。他还有一句名言:“小说家的首要资格:他必须是个骗子。”这一点他倒也身体力行,据海明威的回忆,“只要他没有喝得太多,人们就有兴趣听他滔滔不绝地散布谎言,而不愿意听别人讲真实故事……”

不过在巴黎酒馆昏暗的灯光下的这种场景,倒也算是放荡的才子们的盛宴,这些滔滔不绝的谎言不但给大家带来无数娱乐话题,还可以通过回忆录在百年之后仍让人想起——毕竟,现在回忆起桑德拉斯的诗或小说的人不多了。


  发表于  2005-01-11 13:19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任何胆敢应战者,必被悠哉大师一抢挑死。



呵呵
mas (http://mas_chicago@blogbus.com)   发表于   2005-01-13 05:37:11

这篇文章没有多大的意义啊 不过 社会到处充满着这些类型的人
blackman ()   发表于   2005-01-12 19:40:22

天涯那里的强人狂多!!
雪舞 ()   发表于   2005-01-12 17:46:06

这年头,只要皮够厚,就能出名!
nicolenikoniko ()   发表于   2005-01-12 09:08:19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