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札记
时间:2007-06-09

文学中的历史错误,本极常见,历来名著中也所在多是(参龚鹏程《文学散步》),不过人们往往习焉不察。金庸小说经过数十年的经典化,现在也已俨然跻身名著,树大招风,“宋人唱元曲”这样挑出的刺也不少。金庸本人在《射雕英雄传》后记中曾说,“撰写以历史作背景的小说,不可能这样一字一语都考证清楚”,因此虽然“歹”是汉语受蒙古语影响才有的字词,他写的宋人对话中也“不去故意避免”——不过这恐怕不是不去刻意避免,而是实在很难避免。

金庸武侠据说已成不少海外华人子弟的中国古典文化读本,不过其作品中史实错误之多其实远越常人所料,从中我们也可看出,人们在想象古代时,潜意识中受到明清时期的影响之深。本来指摘通俗文学疏于考证,不免拘执,胜之不武,寻章摘句之余,难免宝山空回之讥。为文学辩护者常谓笔墨游戏,不必较真,但我的“较真”也不过是略为无益之事的笔墨游戏。我当然也深知小说不是这么读的,我现在只是拿它来当作一个待解剖的文本。以金庸小说中历史背景最早的《天龙八部》为例(已有指出的漏洞及农业历史方面的问题兹不复举):

1、山西、云州、大同
第1回:北宗于四十年前获胜而入住剑湖宫,五年后败阵出宫,掌门人一怒而率领门人迁往山西。
第13回:那老者道:“嗯,我是云州秦家寨的姚寨主,姚伯当便是。”
第16回:山西大同府的铁塔方大雄方三哥举起一条镔铁棍,喝道:“兀那辽狗,纳下命来!”
第20回:不一日来到河东路代州。
第27回:这时萧峰官居南院大王,燕云十六州固然属他管辖,便西京道大同府一带、中京道大定府一带,也俱奉他号令。
按:金庸书中的史实错误,尤以历史地理最为严重。山西得名始于元朝,此前唐宋金三朝向来称为河东,《天龙八部》所处时代,根本未有作为地理政区之名的“山西”。书中又谈到中原群豪在雁门关外伏击萧远山,参与者中方大雄是“山西大同府”人,此即五代后晋割让与辽的燕云十六州中的“云州”辽1044年升云州为大同府,27回中明明写着“燕云十六州占据形胜,辽国驻以重兵”,则方大雄本人按国籍来说也是辽人。

2、大理地名
第1回:这少年乃随滇南普洱老武师马五德而来。
第9回:慧真道:“……我师徒兼程南来,上月廿八,在大理陆凉州身戒寺挂单……”
第12回:唐光雄道:“我是云南人,我家乡在大宋境内,不属大理国。” 王夫人道:“你家乡距大理国多远?”唐光雄道:“四百多里。”
第50回:该处已是大理国国境,范骅向邻近州县传下号令,各州官、县官听得皇太弟镇南王夫妇居然在自己辖境中“暴病身亡”
按:普洱之名始于明万历年间,北宋大理时为威楚府步日部。陆凉州之名则要康熙八年(1669)才出现,元时作陆梁州,即今滇东陆良县;大理时此地是落温部。大理当时边境地带府郡之下,不设州县,而是部、赕(即甸子),不同于内地;所以所谓“州官、县官”也是不可能存在的。云南当时尽属大理,不存在一个距大理四百多里、又属大宋的云南之地。
又及,滇南一带当时尽为部落,汉人可说极少,当北宋之时,云南恐怕也没有马姓,现在的云南马姓基本都是元朝之后进入云南的穆斯林后裔。

3、折扇
第1回:段誉轻摇手中折扇,轻描淡写的道……段誉轻挥折扇,摇了摇头……段誉摇了摇手中折扇……段誉摇了摇折扇,大不以为然……又见段誉折扇轻摇,颇似身负绝艺、深藏不露之辈
第16回:众人向徐长老看去,只见他将那物事展了开来,原来是一柄折扇。……[乔峰]这把扇子是自己之物……这把扇子是他二十五岁生日那天恩师所赠。
第42回:朱丹臣从怀中取出一柄象牙扇子,扇面有段正淳的书法,呈给虚竹。
第46回:朱丹臣抽出折扇,在牛骨上一拨
第47回:朱丹臣从怀中摸出可作兵刃的铁骨扇
第50回:萧峰向另外三名说客瞧去,见那三人或摇折扇,或举大袖

按:折扇起源于日本、高丽,中国本无,北宋时作为贡品渐出现于宫廷及官宦家,但直到元朝初年仍被视为奇异物,并未广泛使用,其盛行要到明代永乐年间之后。明武宗正德年间专门派人去日本学习制折扇技艺,制扇业才开始大规模普及(傅同钦《古代的扇子》)。
然而从《天龙八部》的记载来看,北宋时宋、大理、辽的折扇均已十分流行,朱丹臣所用的象牙扇、铁骨扇显然也都是折扇,因为象牙不可能做成团扇。北宋时折扇尚是番邦进口的商品,这本倒也可成萧峰外族异心的证据之一;汪剑通送这进口货给徒弟,不知有何深意?
金庸书中凡提及书生模样的人,折扇是最常见的道具,不论是南宋时的穷书生朱聪、欧阳克(《射雕英雄传》第2、10回),还是元末的殷素素(《倚天屠龙记》第5回),无不如此,想来都是黑市搞来的进口物资。

4、王八、冤家
第2回:干光豪道:“你依了我,若是我日后负心,就掉在这水里,变个大忘八。”那女子格格娇笑,腻声道:“你做忘八,可不是骂我不规矩吗?”
第2回:钟万仇怒道:“我为什么不敢?段正淳,你这狗贼,混帐王八蛋!”
第24回:马夫人哼了一声,腻声道:“……我独个儿在这里孤零零、冷清清的,日思夜想,朝盼晚望,总是记着你这个冤家……”
按:以王八/忘八来骂老婆有外遇的男人,是明朝以后形成的口语。以王八蛋为骂辞,大略也在明以后。而男女之间以“冤家”作为打情骂俏的昵称,最早也要在元杂剧中才有。

5、云南茶花
第2回:云南茶花甲于天下,段誉素所喜爱
第12回:山茶花以云南所产者最为有名,世间称之为“滇茶”。……普天下山茶花以大理居首,而镇南王府中名种不可胜数,更是大理之最。

按:《天龙八部》中盛赞大理茶花者多处,俨然为当时国花。但当北宋之时,却是蜀中茶花更盛于云南,南诏时且称茶花为瑞花、橙花,现存最早咏云南茶花的诗是明朝李东阳所作。大抵云南茶花的盛名成于明朝之后,此时才有甲天下之名

6、小姐、老爷、大夫
第2回:只听得松树后一个少女声音叫道:“小姐回来了!”语音中充满了喜悦。
第3回:两人破口大骂:“贼贱人!女扮男装,便瞒得过老爷了么?”

第11回:鸠摩智道:“小娘子是公子府上何人?该当如何称呼才是?”那少女嫣然一笑,道:“啊唷!我是服侍公子抚琴吹笛的小丫头,叫做阿碧。你勿要大娘子、小娘子的介客气,叫我阿碧好哉!”
第18回:“有一天,爹爹生了病,他们家里很穷,请不起大夫,买不起药。”
第26回:萧峰怒道:“大夫,是请你看我妹子的病,不是在下自己求医。”
按:小姐、老爷之类的称呼,自元以来极为寻常。但北宋时“小姐”却是宫女、艺人、妓女、姬妾之类社会地位较低的女子的称呼(见《辞源》小姐条);“小娘子”倒相当于明清时的“小姐”。赵翼《陔余丛考》称“宋时闺阁女称小娘子,而小姐乃贱者之称”,为大家闺秀所忌。
“老爷”之称,宋代所无,按《廿二史札记》考索,这一称呼最早见于正史始于《元史·董搏霄传》
《天龙八部》描述的时代,医生也没有“大夫”这一称呼。北宋翰林医官院自1112年后始设官衔如大夫、郎中之类,此所以后世北方和南方分别泛称医生为大夫和郎中(参《中国医学史》)。

7、临安、济南、南阳府
第2回:段誉心想:“这两件事可得说个大谎了,免得被她猜破我的身世。”便道:“晚生是江南临安府人氏……”
第7回:[段延庆]“我将你二人的尸身用盐腌了,先在大理市上悬挂三日,然后再到汴梁、洛阳、临安、广州去示众。”
第9回:又道:“当时济南闹市之中,不知有多少人围观章虚道人在地下翻滚号叫。”
第9回:他定了定神,才又道:“南阳府城中……”
第20回:是时大宋抚有中土,分天下为一十五路。

按:杭州之改称“临安府”,在南宋,此前此后都没有这样称呼;南宋之后还称“临安府”的,是明清时的云南建水一带。但金庸似特别偏爱这个地名,《倚天屠龙记》第5章写到杭州,也照样称之为“临安府”。
济南在北宋时则称“齐州”,而南阳当时仅是邓州下辖的一个县,升府要到元朝以后。
北宋时的一级行政区划历时多变,淳化四年(993)分全国为十道,至道三年(997)改全国为十五路,天圣时析为十八路,元丰年间再析为二十三路,崇宁四年、宣和四年再增设三路,至北宋末已有二十六路。按《天龙八部》的时代背景,当时北宋应有二十三路。

8、桌椅
第2回:[钟万仇]砰的一拳击落,喀喇喇一声响,一张梨木桌子登时塌了半边。
第11回:[过彦之]说着软鞭一晃,喀喇喇一声响,将一张紫檀木茶几和一张湘妃竹椅子打成了碎片。
第19回:乔峰已然纵身赶上,一把抓谭婆后心,将她硬生生的拉开,向旁掷出,喀喇一声,将一张花梨木太师椅撞得粉碎。
第46回:堂侧放着一张紫檀木的大书桌

《天龙八部》中除了辽朝宫帐以外,上至帝王、下至平民,家具布置都是一派明式家具的模样,黄花梨、紫檀木更是晚明起才风行的硬木家具。按:桌椅是唐五代时才逐渐使用起来的,但宋代仍受到上层社会的很大阻力;陆游《老学庵笔记》卷四:“徐敦立言:往时士大夫家,妇女坐椅子兀子(即凳子),则人讥笑其无法度。”可见北宋时社会地位较高的人家椅子使用仍不多,椅子长期只作为尊长、老人、病人和特殊需要者使用,一般正式场合不使用。所谓太师椅也源起于南宋初年。参见陈振《再谈中古汉人从跪坐到垂脚高坐的演变》。

9、四川方言
第4回:[南海鳄神]“我只这么喀喇一声,扭断了他龟儿子的脖子。……扭断脖子,龟儿子就活不成了。”
第13回:一个四川客……反手一把抓住阿碧,问道:“格老子的,你几岁?”……司马林向旁一让,恶狠狠的骂道:“你先人板板,你龟儿还有脸叫我掌门师哥?”

按:金庸小说中最喜用的方言,一是吴语,二是四川话。但宋时四川方言与元代以后的四川方言却有极大差别,宋代学者把四川方言与西北方言合称为“西语”,属同一方音语系;而现在的四川方言却属西南官话系统。北宋的四川人恐怕是不会说“格老子的”,尤为奇怪的是,南海鳄神明明是两广一带人氏,居然也会后世四川话中的骂辞“龟儿子”。
这里又提到诸保昆出自“川西灌县诸家”,但北宋时也无灌县之名,而属永康军导江县,灌县也是明代才有的地名。

10、长命锁
第5回:再瞧落在地下的暗器时,每一件各不相同,均是悬在小儿身上的金器银器,或为长命牌,或为小锁片
第18回:乔峰伸手将她怀中物事都取了出来,除了有些碎银,见有一个金锁片打造得十分精致
按:《天龙八部》里长命锁极为普遍,阿朱、阿紫、段誉均随身系挂在颈中,专害婴儿的叶二娘甚至以此来作为暗器使用。但长命锁却也是明清才出现的儿童辟邪用的饰物,宋代只有其前身“长命缕”,一般是五彩丝绳编结物。

11、太监
第5回:吴光胜道:“……皇帝不急太监急……”
第6回:一个太监快步走将出来,说道:“启禀王爷:皇上与娘娘在王爷府中相候,请王爷、王妃回镇南王府见驾。”
按:“太监”在明朝之前的正式称呼是“宦官”,明初因设立二十四监,其首领才被称为“太监”,以后遂成这一人群的泛称。不过金庸凡写到此类内廷人物,一概称作“太监”,如《射雕英雄传》中南宋时期的一灯大师回忆大理的宫廷生活,也是如此。

12、摆夷、刀姓
第7回:木婉清……颤声道:“你……你的名字……可叫作刀白风?”玉虚散人笑道:“我这姓氏很怪,你怎知道?”木婉清颤声问:“你……你便是刀白风?你是摆夷女子,从前是使软鞭的,是不是?”

按:傣族宋时或被称为“白衣”,元明时或称“百夷”,“摆夷”或“摆衣”是清以后的说法。傣族本无姓氏,元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设军民总管府,始赐刀姓于当地酋长,刀氏得姓自此始。

13、灯/烛
第7回:段正淳不答,站起身来,忽地左掌向后斜劈,飕的一声轻响,身后一枝红烛随掌风而灭,跟着右掌向后斜劈,又是一枝红烛陡然熄灭,如此连出五掌,劈熄了五枝红烛
19回:乔峰也不吹灭烛火……阿朱见黯淡的灯光照在他脸上
24回:马夫人道:“那天是年三十……大人在守岁,还没睡,蜡烛点得明晃晃地……”
46回:但听得嗤嗤嗤之声不绝,每一下响声过去,室中油灯或是蜡烛上便熄了一头火光
50回:其时天色已渐昏暗,几名亲兵正在点亮大厅四周的灯笼烛光。萧峰借着烛光,向那纸上瞧去
按:《天龙八部》中写到夜间照明多处,大抵光线明亮用蜡烛,光线幽暗则用油灯。《长恨歌》描写唐玄宗“孤灯挑尽未成眠”,陈寅恪在《元白诗笺证稿》中讥为疏失,因“富贵人烧蜡烛而不点油灯,自昔已然。”《天龙八部》中灯烛照明也不分场合,西夏皇宫居然也颇寒酸,点着油灯;辽南京城的监狱里倒有蜡烛;马夫人幼年时所居山村如此贫寒,除夕却也很奢侈地点蜡烛。最为离奇的是乔峰所住的旅店,出门时他未吹灭烛火,回来入睡时竟变成了油灯。

14、钟灵生日
第2回:盒中有块纸片,色变淡黄……上写“庚申年二月初五丑时女”十一字
第9回:盒中一张小小红纸,写着“乙未年十二月初五丑时”九个小字
第48回:见他[段誉]颈中有条极细的金链,拉出金链,果见链端悬着一块长方的小金牌,一面刻着“长命百岁”四字,翻将过来,只见刻着一行小字:“大理保定二年癸亥十一月廿三日生。”
第46回:包不同冷冷的道:“王子殿下……前天我给你算过命,你是丙寅年、庚子月、乙丑日、丁卯时的八字,算起来,那是足足四十一岁了。”

按:书中两处提到钟灵的生辰八字,但两处却颇有不同,甚至写着八字的纸片也不一样。按当时较相合的时间算,庚申年是1080年,乙未年却是1055年,自以前者为是;而且虽然金庸说前一条是十一字,而后一条是九个字,但如果仔细数一下,其实两者都是十个字。而下面又说到段誉出生于保定二年癸亥,推算下来这一年是1083年,反比钟灵小3年(书中说段誉大钟灵3岁),且金庸在书前自述故事发生于1094年前后(按宋哲宗亲政在1093年秋,在《天龙八部》中则已是书中最末尾的章节),这就大为不合了。
又西夏招亲时,包不同捏造说宗赞是41岁,不免吹牛不打草稿,丙寅年推算下来是1086年或1026年,宗赞无论如何也算不到41岁上去。
金庸此书结构庞大,有些细节到后来,大概作者也写忘了,如15回马夫人出场时自称“马门温氏”,到后来却发现她原来姓康。第一册中钟氏万劫谷,到第48回甘宝宝说来,却成了“万仇谷”。第47回说到“双凤驿边红沙滩”,到下一回却成了“凤凰驿边红沙滩”。

15、鲜卑文字
第12回:王语嫣点头道:“……他想做胡人,不做中国人,连中国字也不想识,中国书也不想读。可是啊,我就瞧不出中国书有什么不好。有一次我说:‘表哥,你说中国书不好,那么有什么鲜卑字的书,我倒想瞧瞧。’他听了就大大生气,因为压根儿就没有鲜卑字的书。”
第43回:萧远山等见黄绢上以朱笔书写两种文字,右首的弯弯曲曲,众皆不识,想系鲜卑文字。左首则是汉字
第40回:风波恶扳开那老丐手指,取过黄纸,见纸上用朱笔写着弯弯曲曲的许多外国文字,文末还盖着一个大章。

按:这里第一段说的是正确的(毕竟王语嫣博学),世上的确不存在所谓鲜卑文字,慕容鲜卑崛起于4世纪,而中国北方诸族中第一个创立文字的却是7世纪的突厥。但后文却又说慕容世家的家谱有“弯弯曲曲”的文字,虽未坐实是鲜卑文,但着实令人费解。又西夏文其实是模拟汉字结构创立的方块字,这里也成了“弯弯曲曲的许多外国文字”,西夏字实在是一点也不弯曲的。而且这种文字普及率很低,西夏人口又少,当时识得这种文字的只怕10万人也不到,西夏皇帝既要面向天下英雄招亲,为何不使用当时国际通用的汉语,也堪为历史谜团之一。

16、高粱酒
第14回:那大汉……叫道:“酒保,取两只大碗来,打十斤高粱。”……段誉登感酒气刺鼻,有些不大好受。

《天龙八部》中多次表现萧峰超人的酒量。所谓“高粱”是烈性蒸馏酒的俗称,但这种酒在中国出现的时间却很晚,最早不过南宋。北宋时的酒则是五谷煮烂后加酒母发酵而成的,不经过蒸馏,属米酒,其酒精度数不高,远没有蒸馏酒那么“酒气刺鼻”。

17、萧峰、虚竹年龄
第14回:两人叙了年岁,乔峰比段誉大了十一岁
第26回:[萧峰]便道:“甚好,甚好,在下萧峰,今年三十一岁。尊兄贵庚?”
第29回:段誉接过喝了,说道:“数月之前,家父在中州信阳贵帮故马副帮主府上,遇上一件奇事,亲眼见到贵帮白世镜长老逝世的经过……”
第32回:虚竹怒道:“……我……我……二十三年之中,从未沾过半点荤腥……”
第38回:二人叙了年纪,虚竹[比段誉]大了三岁

按:在与耶律洪基结拜时,萧峰自称31岁,但这又与此前的记载有出入了。段誉初次出场时19岁(第1回:钟灵16岁,段大她3岁),次年春被鸠摩智掳至江南,结识萧峰,因此这时段20岁,萧峰大他11岁,则已31岁。此后萧峰身世被揭破,南北奔波,带阿紫到长白山疗伤,“匆匆数月,冬尽春来”(26回),次年初夏才遇到耶律洪基,当时应该已32岁了。
此后当年秋,萧峰助辽帝平叛,得封南院大王,到初冬阿紫病情痊愈;又次年盛夏,才有冰蚕、游坦之到中原遇段誉等事。因此,第29回这里也少算了一年,白世镜之死并非在“数月前”,而是至少一年半之前了。又次年二月,段誉23岁时才有虚竹破珍珑棋局之事。
按这个时间进程,段誉与虚竹结拜时,两人都应是23岁,其年龄推算大有问题。

18、连夜回关
第16回:[智光和尚回忆]“我自己乘坐一匹,抱了那契丹婴儿,牵了两匹马,连夜回进雁门关。”
按:雁门关外伏击,中原群雄是黄昏时出关,事后连夜回关。但这实际上是不大可能的,按北宋军令,黄昏闭关后直至次日清晨开城门。除非智光抱着两名伤员及萧峰施展轻功飞过去。

19、西夏
第16回:矛头闪闪发光,依稀可看到左首四面小旗上都绣着“西夏”两个白字
第17回:“最后飞脚踢你一个斛斗,那是西夏回人的弹腿。”
第46回:那礼部尚书……朗声诵道:“法天应道、广圣神武、西夏皇帝敕曰……”
按:西夏是宋人的称呼,但其本国却不会自称“西夏”,犹如南宋也不会自称“南宋”一样。周密《云烟过眼录》载郭北山所藏“山水一轴,甚古,上有小字云:‘后凉徐麟笔。’画谱中未闻其名也。”颇以之为疑,东晋十六国时有五个凉国,但没有一个会自命其国号为“后凉”的,西夏的道理亦同。
当时西夏主体民族是汉人和党项人,回回色目人占据这一带基本是蒙元以后的事,此事尚无“西夏回人”之说,回人武术之兴起一般认为始于明朝中叶,如其具有代表性的查拳;第16回提到的西夏人努儿海,也是个常见的伊斯兰教名字,在宋时西夏却还未伊斯兰化。

20、银子、铜钱
第18回:“母鸡和鸡蛋卖得了四钱银子……这样一把尖头新刀,市集上总得卖钱半二钱银子,怎么会随便送给孩子?”
第22回:阿朱……数了三十九铜钱出来
第23回:萧峰拿出三钱银子,给了那家农家,请他腾了一间空房出来
第40回:[公冶乾]便将他怀中物事都掏了出来,摊在双手手掌之中,什么火刀、火折、暗器、药物、干粮、碎银之类,着实不少,都沾满了鲜血。
第42回:叶二娘道:“不不!他顾到我了,他给了我很多银两,给我好好安排了下半世的生活。”
第47回:她走进厨房,跟那婆婆指手划脚,取了一锭银子给她

按:《天龙八部》中所有人行走江湖,都以金银为流通货币,除了第22回阿朱用了一次铜钱外,概无例外。连萧峰幼年时卖鸡和鸡蛋、农村市集上的刀子都以银两标价;其余人物,包括易大彪这样的丐帮人物,随身携带的货币也都是“碎银”而非铜钱。无论农村多么边远,也都接受银两作为货币。
这并非北宋时期的景象,而至少要再等三四百年,至明朝中叶才存在。北宋时通用的仍是铜钱,为充路费可携带金银,但仍须兑换钱币以应食宿支出,而这么做的大抵只限于富贵者。至于物价表示,向来以铜钱为主,银子只限于高价物品,明朝正统以后则无论大小一切行市皆成以银为主,银才完全发挥货币机能(加藤繁《唐宋时代金银之研究》)。王鸣盛《十七史商榷》卷十二金银布帛条:“若专用银钱,则直至明中叶始定。”
云南使用白银为货币甚至晚至17世纪才开始,参张彬村《17世纪云南贝币崩溃的原因》。

21、打草谷、狼头印记
第20回:跟着岭道上又来了三十余名官兵,驱赶着数百头牛羊和十余名契丹妇女,只听得一名军官道:“这一次打草谷,收成不怎么好,大帅会不会发脾气?”……峰瞧那些契丹人的装束,都是寻常牧人
阿朱一看,见他胸口刺着花纹,乃是青郁郁的一个狼头,张口露牙,状貌凶恶;再看那契丹老汉时,见他胸口也是刺着一个狼头,形状神姿,和乔峰胸口的狼头一模一样。……一霎时之间,乔峰终于千真万确的知道,自己确是契丹人。这胸口的狼头定是他们部族的记号,想是从小便人人刺上。

按:所谓“打草谷”,乃因辽人出征,并无军饷物资供应,一切因粮于敌,久之成为一项劫掠性的弊政。宋军向无这类制度,即有,也是对辽人的反报复手段。但当时辽南部与宋接壤的边境地带,其实多为农业定居的汉人,宋军即使要打草谷,能捕捉到普通的契丹牧人,倒也算奇迹。
萧峰身上的狼头印记,几乎是他原罪一般的记号。但契丹所崇拜的图腾却是青牛白马,而非狼,这个“部族记号”不免也来得奇怪。

22、卫辉、泰安、信阳府、嵩县
第21回:只听得另一名乞丐道:“后天在河南卫辉开吊……”……铁面判官单正世居山东泰安大东门外,泰安境内
第25回:“信阳府长台关好大的市镇……”
第29回:“擂鼓山在嵩县之南……”

按:卫辉这一地名始自元代,但当时却属中书省;属河南要到明朝以后。盖其地本在黄河以北,明初北伐蒙元,将先攻占的一部分河北之地划归河南,遂成定例。当北宋之时,此地属河北西路,名卫州。
至于泰安,这一地名也要到金代始出现,北宋时名奉符县;且“齐鲁之称山东,自元始”(胡震亨《唐音癸签》卷二九)。唐宋时,“山东”是关东地区的泛称。
北宋时已有信阳,但却是信阳军,而非信阳府。至于嵩县,当时尚无此地名,金始设嵩州,元因之,明始改为嵩县。

23、月饼
第21回:马夫人道:“你爱吃咸的月饼,还是甜的?”

按:“月饼”一词始见于南宋吴自牧《梦梁录》。但将这一食品与中秋赏月联系起来,则到明代《西湖游览志余》才有记载:“八月十五日谓之中秋,民间以月饼相遗,取团圆之义”。北宋时无论如何是没有的。

24、阿朱
23回:阮星竹转头向萧峰道:“乔帮主,你已打死了我女儿,还在这里干什么?我……我……我苦命的孩儿哪!”……阮星竹泣道:“……你要打抱不平,该当杀段王爷,该当杀我,为什么却杀了我的阿朱?”

按:照书中的记载,阿朱因阿紫颈中的长命锁片而得知自己身世后,直到被萧峰一掌震死,并未向任何人透露。阮星竹怎能此时一见之下就认出是自己女儿?并且居然还准确地说了她的名字。

25、风雪
第26回:室里躬身道:“主人怕牲口在途中走散损失,是以牛羊马匹,均多备了一成。托赖主人和萧大爷洪福,小人一行路上没遇上风雪野兽,牲口损失很小。”

按:萧峰遇耶律洪基时,“其时已是初夏,冰雪消融,地下泥泞”,两人结拜后,室里即送牛羊财物来;室里走后,书中记载“夏去秋来,阿紫的病又好了几分”。那么毫无疑问,室里送礼时正当夏季,即使是长白山,也不可能路遇风雪,室里又何必说“托福”之类的话?此可见金庸下笔时,无意识中总将长白山视为一个风雪弥漫的苦寒之地。

26、统领、楚王
第27回:[室里]“明日是演武日。永昌、太和两宫卫军统领出缺。咱们契丹兵各显武艺,且看哪一个运气好,夺得统领。”……北院大王向萧峰拱手道:“恭喜,恭喜!楚王爵位向来不外姓,萧大王快向皇上谢恩。”
第28回:耶洪基为了使萧峰喜欢,已封阿紫为“端福郡主”

按:统领作为官职名,始见于南宋,辽无之。辽楚王爵位也并非从来不授外姓,小说家言而已。历史上楚王封爵并不仅限于耶律氏,在耶律涅鲁古(即小说中被萧峰射杀的楚王)之前就有外姓(萧氏)的楚王,之后也至少有四位楚王姓萧,甚至姓王的汉人(见《中国历史大辞典·辽夏金元史》)。另外,辽亦不设郡主,只有公主,属外命妇,且须视母系亲贵与否。

27、辽朝兵马数
第27回:[耶律洪基]寻思:“……皇太叔官居天下兵马大元帅,手绾兵符,可调兵马八十余万,何况尚有他儿子楚王南院所辖兵马。我这里随驾的只不过十余万人,寡不敌众,如何是好?”……这日一早,探子来报,皇太叔与楚王率领兵马五十余万,北来犯驾。

按:这里声称辽有80余万兵马,大抵袭自《辽史·兵卫志》,邓广铭早已考证出,辽核心骑兵不过五万人,此数夸大了十倍。而且辽代并无常备的职业兵,丁壮平时都从事于畜牧渔猎,对外作战的军队都是临时调发的。辽人口大抵在400万左右,80万兵马意味着40%的男人都当兵,即使有这么多人,恐怕也没那么多马匹。
楚王叛乱,正史记载颇不惊险,发难叛乱者仅“凡四百人”,皇帝这边的宿卫卒士倒有“数千人”(《辽史》卷二十二)。当然适当的夸大是必要的,否则萧峰一人就足以对付乱党四百人了,其数量只怕还不及聚贤庄多,何以显现英雄万马军中的气概?只是夸大一不小心豁了边。

28、石灰
第27回:突然之间,那少年将手中之物猛往萧峰脸上掷来。萧峰马鞭一挥,将那物击落,白粉飞溅,却是小小布袋。那小袋掉在地下,白粉溅在袋周,原来是个生石灰包。这是江湖上下三滥盗贼所用的卑鄙无耻之物,若给掷在脸上,生灰末入眼,双目便瞎。
中国大约要到明代才学会用石灰岩(碳酸钙,CaCO3)来烧炼成石灰,北宋时的江湖下三滥即使想用这一招,也基本是不可能的。

29、烟花
第29回:每个烟花的颜色形状各不相同,有的似是一枝大笔,有的四四方方,像是一双棋盘,有的似是柄斧头,有的却似是一朵极大的牡丹。
第33回:但听得嗤的一声响,一枚绿色火箭射向天空
通常来说,各朝重爆竹,明清出烟花。不过据《天龙八部》记载,北宋时烟花制作也已相当一流,逍遥派门下本来精擅此道,也不意外。

30、唢呐
第32回:星宿派弟子怀中藏了锣鼓铙钹、唢呐喇叭,这时取了出来吹吹打打

按:唢呐、喇叭本是波斯乐器,在文献上不能追溯到明朝以前,最早见于记载的是明朝王圻所著的《三才图会》;在中原广泛流行则是明朝正德年间(1506-1521)之后的事。

31、边地
第33回:他们都知道川西碧磷洞桑土公一派都是苗人、徭人,行事与中土武林人士大不相同
第33回:藏边虬龙洞玄黄子
第33回:王语嫣……道:“海南岛五指山赤焰洞端木洞主……”

按:川西向来的少数民族是藏、羌、彝等族,苗、瑶等族恐是在湘西。而所谓“藏边”之称宋时也无,现西藏一带,至明设立“乌思藏都司”后,始以“藏”为地名简称;第10回提到“藏香”也是同样问题。海南岛在元以前向来称朱崖,元设海北海南道,是为海南得名之始。

32、李秋水与王夫人
第37回:李秋水虽比童姥和无崖子年轻,终究也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婆了……李秋水回过头来,瞧着虚竹,说道:“贤侄,我有一个女儿,是跟你师父生的,嫁在苏州王家,你几时有空……”
第48回:王夫人嘴角边露出微笑,低声道:“……你曾答允我,咱俩将来要到大理无量山中,我小时候跟妈妈一起住过的山洞里去……” 段正淳道:“阿萝,我自然记得,咱们明儿就去,去瞧瞧你妈妈的玉像。”

按:《天龙八部》中多次暗示,李秋水、王夫人、王语嫣是一脉相传的三代人,而且看来其基因极为顽强,竟然三代人的相貌十分相似。但王夫人年龄不过三十五六岁,李秋水却至少已有80岁(虽然出场时虚竹觉得她“似乎四十来岁年纪”),因为童姥已96岁,又在26岁时遭受过李秋水暗算,则是70年前的事了,李实施暗算时至少也已有10岁了;而且她成为西夏皇妃应是在离开大理无量山之后,其时年龄应不至太大,否则也选上不皇妃了,而脸上遭童姥毁容更应在其后。这么说她与无崖子所生女儿应该不至于是四十多岁后才生的,有悖常理。看起来王夫人是她女儿,按年龄推算却辈份不大对头,倒应是她外孙女才对。只不过这么一来,王夫人所说的“小时候跟妈妈一起住过的山洞”又变成难以自圆其说了。

33、西夏都城
第36回:童姥道:“这便是西夏都城灵州……”
按:当时西夏都城早已迁移至兴庆府(今银川)。下文诸雄前往灵州应试为驸马一节同样错了。

34、童姥
第36回:[童姥道]:“姥姥数十年不下缥缈峰……”
第37回:这些女子每一个都是在艰难困危之极的境遇中由童姥出手救出,是以童姥御下虽严,但人人感激她的恩德。
第38回:“‘一字慧剑门’三代六十二人,三十三年之前,便给天山童姥杀得干干净净了。”……当时卓不凡不在福建,幸免于难

按:这里两种说法前后矛盾,虚竹所见灵鹫宫女子“四十余岁以至十七八岁的都有”,如果童姥数十年不下缥缈峰,却如何搭救她们?天山附近当时极少汉人,童姥要搭救她们,不但得下缥缈峰,只怕还得深入内地才行。按卓不凡的说法,则至少33年前,童姥还下山跑到福建杀了62人。

35、辈字
第40回:那大金刚拳法,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穷三十六年之功,共同钻研而成。

按第35章所记,虚竹是少林寺第37代,以20年一代计,则这里说的第11代应差520年。然而中国以辈字取名,最早也不过能追溯到宋代,决无可能在六世纪就已出现“通字辈”之说。《天龙八部》中各派辈字极普遍,无量剑派上下两代也分别以子、光为辈字,倒也算领先时代潮流。

36、香疤
42回:众人齐向虚竹背上瞧去,只见他腰背之间整整齐齐的烧着九点香疤。僧人受戒,香疤都是烧在头顶,不料虚竹除了头顶的香疤之外,背上也有香疤。
48回:[保定帝]说着伸手除下头上黄缎便帽,头上已剃光了头发,顶门上烧着十二点香疤。
无论小说还是电视剧中,《西游记》里的唐僧、电影《少林寺》里的和尚,都有烧香疤(即“爇顶”),但这也不是唐朝初年的历史事实。和尚头顶烧香疤始于何时,还没有确证,但在唐宋时似未见到,唐朝高僧如鉴真、唐僧、空海等都没有烧香疤,其普遍流行始于元代。传说是为区别喇嘛与汉僧,实际是歧视汉僧之举。《天龙八部》这里说北宋时的虚竹被他妈叶二娘全身烧了多处香疤,基本可说是不可能的;保定帝要出家也不必烧香疤。

37、赐姓
第45回:西夏皇帝虽是姓李,其实是胡人拓跋氏,唐太宗时赐姓李。
按:西夏皇帝赐姓不在唐太宗时,而在晚唐唐僖宗时。

38、草海
第47回:这一日傍晚,将近草海,一眼望出去无穷无尽的都是青青野草。
按:照书中所述方位,此“草海”必系今贵州西北威宁县的草海无疑。但48回称此处“已是大理国国境”却非事实,而是距边境还有一点距离。此外据方志记载,草海是清咸丰七年(1857年)才形成的堰塞湖,段誉一行当时路过,无穷无尽的野草大约可以见到,湖泊是绝对见不到的,这个地名当时也根本不存在。

39、大理到辽的行程
第50回:如此过了月余,那四名说客竟毫不厌烦
第15回:乔峰不答,走到法刀之前,说道:“十五年前,契丹国入侵雁门关,宋长老得知讯息,三日不食,四晚不睡,星夜赶回,报知紧急军情,途中连毙九匹好马,他也累得身受内伤,口吐鲜血。……”
按书中的记载,萧峰因劝阻南征被关押在南京城内后,月余之后中原群豪、大理众士、灵鹫宫三路齐来救援,也算全书结尾前的高潮。然而揆诸事理,即使今天,北京到昆明的火车行程也有3174公里,加上昆明到大理的里程约400公里,合计3600公里,即使一天也不耽搁,消息传达到大理后援兵即刻出发,要在二十天内完成单程3600公里的行程,在路况不佳的北宋时期也可说是不可能的任务。
清康熙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吴三桂在昆明起兵,是为三藩之乱,这个消息整整一个月后(十二月二十一日)才送达北京。而这已是八百里加急的特快情报。按这样计算,北京到大理一个来回,在古代路况下(且假设清初与北宋时路况没有改变)少说也得70天左右。
又按第15回的说法,宋长老自边外三天四夜赶回内地(应该是到开封)报信,便身受重伤,以至成为他生平的大功之一。则大理众士自云南奔波至辽境营救,几乎横跨整个中国大陆,更要鲜血狂喷了,亏得他们也放心皇帝[段誉]一起同去。


  发表于  2007-06-09 20:40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今天昆明附近还有“草海”,估计就是金庸提到的草海。
丁巴什罗 (http://dingbashiluo.blogbus.com)   发表于   2012-05-05 21:24:41

真的是佩服你的才学和对事情的耐心程度,除了佩服还是佩服。你帮了我很大的忙,谢谢
兆君 ()   发表于   2007-08-27 10:52:03

老兄造诣太深。

看来小姐才是开中华文化复兴之先河,汉服要屈居第二了。
viennavirus (http://they.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6-30 01:59:44

一直看维兄说金庸。这让我发现维兄说金庸的前题是把金作为“前提”来接受的。以维兄这样的知识与智慧竟然沉溺于金的垃圾故事,实在是令人惊讶。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所有智者都有自己的白痴嗜好。维兄既然是智者,也不例外!
 回复 梦亦非 说:
其实第一、我不自认是智者;第二、我也时常觉得“人生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读完武侠,调侃一番,也是乐趣。
我并不视金庸著作为不朽经典,却也没把它们当作“垃圾故事”。自小学五年级到现在,这些书已翻了很多遍,有些段落仍能打动我。
(2007-06-27 09:52:37)
梦亦非 (http://blog.sina.com.cn/myf1975)   发表于   2007-06-26 23:59:15

金庸的乌龙多了去了,像什么“山西一窟鬼”,“藏边五丑”,读高中的时候就觉得是不可能的超前名称。他写写小说就算了,去浙大挂名历史博导实在有点寒伧。
osok ()   发表于   2007-06-24 10:59:19

。。。。。。偶像啊。

玉19 ()   发表于   2007-06-18 20:06:39

好像正德的年号期限打错了,不是1406-1421,而是1506-1521,那是永乐
 回复 huns123 说:
谢谢指正,这真是一处低级错误,现已改了。
(2007-06-13 23:33:04)
huns123 ()   发表于   2007-06-13 17:59:38

维舟的博又有趣又有学问,再次受教了。惟对第8条“桌椅”尚有疑义。桌椅的使用应早于唐五代。我看到的资料如下:



古代家具逐渐向椅凳类高形家具转变,最初以“胡床、胡坐”等方式出现,“兴于十六国,盛于北朝,从中国北方开始,逐渐向中国南方推进,延至唐代以后大局初定”。“至宋代以后,桌椅等高形家具在社会生活中普及,垂足而坐成为人们习以为常的起居方式,……以至于,南宋朱熹专门著文考证‘跪坐’……”(《魏晋南北朝室内环境艺术研究》,P141、P147)



以此视之,《天龙八部》里,桌椅的普及应属正常。但“花梨木”多属明式家具,“紫檀木”多为清式家具之流行,出现在书里,仍是不通的了。这个BUG还是该挑。:)
 回复 幽浮 说:
桌椅的确唐宋时已出现,但这就像折扇和银两作为货币机能的流通使用一样,“出现”并不等于已完全普及开。我对你所引这一段的断言是有疑问的,否则无从解释《老学庵笔记》的这条记录。
(2007-06-11 17:30:42)
幽浮 ()   发表于   2007-06-11 14:08:34

我印象中很多汉唐时的古书很快在后世便散秩了,古人写笔记,也常是道听途说,从“某书”中观来。原书早已不见。更有几次大的“整理”,其实是大规模删削修改原书,导致原书面貌究竟如何无从知晓。当然,我在这方面也没有认真与西方作过比较。中国古代成书的数量是巨大的,因此相当多保存了下来;但是散失的数量更是大得惊人。

只说红楼梦和金瓶梅,两部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小说,距今年代并不算远,作者是谁都无法下准确定论。不能不说是一件十分可惜的事情。

不过这只都是我的印象,并没有仔细考察过。
火焰 ()   发表于   2007-06-11 11:41:42

以几百年前的历史为背景的小说,肯定在衣食起居人文政治。。。各个方面都有疏漏。对于中国这样信息资料保存得极坏的国家来说,更是如此。大仲马也写历史小说,但他写的时代离自己的时代并非很久远,不象中国动辄一千几百年。但是中国人特别的喜欢历史小说,好象现世不足道,非要搬回古代才过瘾。类似思想和内容的外国小说,特别是”好人打坏人“一类的,却经常是在”乌托之邦”的背景下,或者是未来外太空,或者是人类精灵恶魔并存的世界。并不见他们有人一遍遍地写“亚瑟王求杯记”,或是“恺撒外史”。虽然也有一定的现实和传说基础,大部分要作者一点点润色修饰出来。因此在细节上不易出疏漏,但是比较考想象力。
 回复 火焰 说:
就古代而言,中国应该算是信息资料保存得极好的国家了,疏漏与否,倒与资料保存无关。
文学作品背景放在异国或别的时空(古代或未来),中外皆然,古罗马戏剧就经常把背景设置在希腊。其实时代近一点的,也一样会犯错,比如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里的很多故事,其实也是不可能发生的,比如安东尼奥请夏洛克吃晚饭——当时威尼斯犹太人晚上被隔离,是不可能在市区活动的。
(2007-06-11 09:55:47)
火焰 ()   发表于   2007-06-10 21:58:18

古龙笔下的大虾们常常随身携带数十万两银票而且使用起来从来不会有问题.充分证明流动性过剩的问题中国古已有之...
mas ()   发表于   2007-06-10 14:52:38

对微软更正bug得能力要有信心...



小姐的含义看来是复古了...



有人考证过郭靖黄蓉随随便便就在路边摊吃掉一万多人民币:)
 回复 mas 说:
呵呵,其实金庸古龙花起银子来都不大有概念。韦小宝请一干侍卫揍一顿郑克塽就花了2万两银子,那也大致相当于人民币600万元了。
(2007-06-11 09:48:12)
mas ()   发表于   2007-06-10 14:46:47

中国人的小说和戏曲,背景道具往往都从作者当时的生活中随手借来,从不细心加以考订。红楼梦金瓶梅都不免。金瓶梅里的女人全是明朝打扮,无一些宋朝的影子。三国演义里诸葛亮擒孟获,给他点颜色看看,大张旗鼓,”排开七重围子手“。”围子手“我记得似乎也是元以后才有的。更兼几千年的连绵生活,后人迅速地把前人的生活方式遗忘。以为真的是一路继承下来的。

现代的中国人不知道玉米蚕豆红薯土豆等大部分粮食蔬菜来自外国,而中国本土自古的作物葵薤黍稷却局缩在某州某县一角,少人问津。我见很多人到了美国加拿大,意外地发现原来玉米蚕豆有这么多的品种和吃法,才发现洋烹饪也不可小觑。殊不知这是人家的祖上传下来的。
 回复 火焰 说:
的确是,《水浒》中也有很多地名根本不符北宋时的情形,清水茂有专文论证过。用词称呼更易出错,王实甫《西厢记》中也有“小姐”的称谓,按说在唐朝莺莺所处的时代,还根本不存在这个叫法。小说当然不必深究,作者下笔时本不在乎,但即使是刻意伪托前人作品,造伪书,也很难不露马脚。
(2007-06-10 10:35:45)
火焰 ()   发表于   2007-06-09 23:10:16

这篇真有趣。金庸现在不知道是不是还在猛删改旧作,如果是,应该转给他看。
 回复 小克 说:
据说是仍在改的,但这恐怕就如微软加补丁一样,更正bug的结果是又会出现新的bug。
(2007-06-10 10:31:28)
小克 ()   发表于   2007-06-09 22:53:38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