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白
时间:2005-01-16

一、汉文化观念中的白色

汉族的色彩心理,一向最喜爱和推崇黄、红二色——只要看中国国旗就知道了。按照人类学家Desmond Morris的说法,一切猿猴都喜欢红色,人类也不例外;但红色之外的颜色,则各民族程度喜好不同。

以汉文化的观念,白色传统上是丧服的颜色。《礼记·郊特牲》:“素服,以送终也。”《周礼·春官·司服》:“大札、大荒、大灾,素服。”汉郑玄注:“大札,疫病也;大荒,饥馑也;大灾,水火为害;君臣素服、缟冠。”

春秋时代秦国在崤之战惨败后,秦穆公“素服郊次,乡师而哭”,是以丧服谢罪之意。荆轲出发刺杀秦王,“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史记·刺客列传》),这里诸人知道壮士一去不返,遂衣冠似雪,以示必死决心及为之饯行。明末吴三桂入关,“痛哭六军俱缟素”,也是为崇祯帝吊丧之意。

白衣在通常情况下,也是平民服装。所谓“缟衣綦巾,聊乐我员”(《诗经·郑风·出其东门》),白衣在此表示妇女着装简朴。白衣一词在后世成为无功名的平民代称。《史记·儒林列传序》:“公孙弘以《春秋》,白衣为天子三公。”此外,“白丁”、“白士”、“白身”、“白民”等词的含义也基本相同,都指无功名的寻常百姓。

以上两种白色的服色观念一直在汉文化中并行出现,唐宋时白衫仍是便服,却也兼作凶服。宋乾道年间,礼部侍郎王曮上疏请禁服白衫,后世遂专作凶服用。直到近代,才由西方的观念冲击下,开始出现白色婚纱等礼节。

(按〈西哈努克回忆录〉,柬埔寨也也白色为丧服,“在我外祖父莫尼旺国王的隆重葬礼上,一望无际的人群,以远东人、特别是高棉人丧服的颜色——白色为主。”但柬埔寨受自古受印度文化影响,白色是尊贵之色,白伞、白象均是皇家象征,因何以白色为丧服颜色,不易索解。)

此外,白又是五行中西方之色,而西方主兵事。《水浒传》中就讲到,白虎堂是军机重地,林冲这样的八十万禁军教头,擅入尚且被刺配沧州,常人则是要杀头的。古代常多白袍将军,穿着者其实未必都是后世所想象的年轻帅哥,其本意或是为显示肃杀之气而非帅气。《梁书·陈庆之传》:“庆之麾下,悉著白袍,所向披靡。”

《礼记》:“夏后氏尚黑,殷人尚白,周尚赤。”历代受五行相克思想的影响,所尚颜色经常不同。但五行学说后起,上古三代所尚颜色的不同,或许更与这三代所属民族集团的色彩心理有关。并且这也非绝对,例如周虽尚赤,但《史记》记载,周武王伐商,渡河遇白鱼,以为祥瑞,特地祭祀之;在牧野宣誓时,武王也是“左杖黄钺,右秉白旄”,伐商成功后则“持大白旗以麾诸侯,诸侯毕拜武王”——这里白旗是令旗大纛,而非投降之白旗。现代中国显然也是尚赤的,所谓“全国江山一片红”,而敌方统治区是“白区”;双方互骂“赤匪”、“白匪”。

就此而言,殷商、西周时代实则也有以白色为祥瑞的一段时期,商周分属东夷和西方系统,我猜测这可能是受北族的影响。在北方各族中,崇拜白色一直是一种普遍的情形。

二、北族尚白

汉人很早就注意到北方各族崇尚白色的习俗。唐朝高僧慧琳《一切经音义》卷二一:“西域俗人皆著白色衣也。”玄奘《大唐西域记》卷一也说西域习俗:“吉乃素服,凶则皂衣。”当时西域九姓胡以黑色为丧服。

西夏立国自称“白上国”,为元昊选定之名,意即尚白之国,盖因西夏及相邻各族均尚白,且佛教交易认为白为净行善业。西夏党项族实属藏人的一支,藏人也一样有尚白的习俗,敬献“洁白的哈达”是极尊敬之意。

东北方的东夷各族也尚白,所不同者往往他们也尚青。例如契丹传说,其祖先是男子骑白马,女子骑青牛;而《蒙古秘史》载,蒙古人的始祖是孛儿帖·赤那(苍色狼),其妻为豁埃·马阑勒(惨白色鹿)。这里提到的马/牛、狼/鹿与部族图腾有关,但其颜色却一定与白/青二色,因为这两色是最被尊崇的高贵之色(青/苍是天的颜色)。内蒙古首府呼和浩特意思也是“青色之城”。

白/青二色也经常被用于蒙古人名。成吉思汗的正妻也名孛儿帖(苍色),而元末重臣汝阳王父子则分别名为:察罕帖木尔(白铁)、库库帖木尔(青铁)。元代宫廷在主要节日都穿白衣,皇室马群均为白马,鹰类中也以白鹘为最上品,只有近侍皇家鹰匠(“昔宝赤”Sibaghuchi)才能将白鹘拴在手上。元、明重大节日的马奶酒都必须用白骒马奶制成。阿勒坦汗迎接达赖喇嘛时也是穿白衣、骑白马。

女真族同样尚白,“女真”之意即“海东青”,而这种猛禽以羽毛纯白者为最高贵。女真的后人满族也尚白,他们喜欢穿白色衣服,对洁白的物品或白色的动物都十分喜爱,甚至还有贴白色对联的,而出殡时却要挂红幡。

中国皇帝穿黄袍是隋唐开始的,之后杏黄色遂成为中原皇室颜色。异族王朝如清根本不属于中原的传统服装体系,清的祭服甚至有石青色的。满族八旗,四种基本颜色:黄、白、红、蓝,白/蓝和满人传统喜欢的白/青相合,而黄/红则与汉人观念有关。满人入关后,皇帝也变成穿黄袍,所谓“上三旗”,是正黄、镶黄、正白三旗。

朝鲜/日本两族的起源迄今不明,但在色彩心理上,与上述中国北方民族差异不大。最明显的一点,即现在韩、日两国国旗的基本底色都是白色。朝鲜/韩国国旗都只有白、蓝、红三色。前已提到,一切民族一般都喜欢红色,而白/蓝两色仍与白/青接近。各国国旗颜色,以红、黄、蓝、黑、白五色最为常见(现在奥委会会旗也基本是这五色),即包含三原色——黑/白严格来说并非颜色。就此而言,人类的颜色心理也有共通之处。

朝鲜族尚白,据说是因殷人尚白,而朝鲜人自称是箕子后裔。这一说虽然不太可信,但传统上说,朝鲜与殷人均属东夷系,而尚白被是该系的特点之一。《三国志·东夷传》载扶余“衣尚白,白布大袍裤,履革。”《海东绎史》记载,高丽“衣皆素白而布缕多粗,裳则离披而襞积衣疏”。直到现今,朝鲜族服色仍尚白。

跆拳道道服为白色,是因为韩民族把宇宙的本体看成白色,且把万物之源也视为白色。韩民族的自然哲学思想把我们自己视为始于本体,即从“一”开始。韩文的“一”即“白”,也就是指宇宙的本体。——实际上,我们可以注意到,柔道、空手道的道服也同样是白色。

日本人的色彩心理几千年来变化也很小。《古事纪》中天神经常化为白色动物出现,如坂神变白鹿、倭建命神变白鸟、伊吹山神变白猪等;此外,还提到天香山的真贤树,其枝条上除了挂有玉、镜等神物之外,还有“白和币”、“青和币”,即白布和青布——这里显然认为白色和青色是可以取悦神灵的颜色。

日本传统文学美以“风花雪月”为上,除了风之外,花、雪、月都是白色的。根据前田千寸的统计,《万叶集》520首和花有关的诗句中,白色花占204首,位列第一;而在该集中,“青”字出现80次,为第二(“青”在日语中包括青、绿、蓝等色彩)。

综上,可以说,在整个东亚北部,多数民族自古都是崇尚白色的,而其东北部者且喜欢青色。陕北人也喜欢白色,着装以白、红为主,这与其他地方汉族的习惯有所不同,可能也是因为当地自古向来胡汉杂处,文化影响的结果。

实际上,处于中国西方的各族也有尚白习俗,如印欧语系各族。东南亚受印度教影响,古代也一度以白伞来象征君权,并以白象为尊贵动物。

三、白色动物:祥瑞还是灾异

裾《辞源》“白祥”条:古时以白色动物纷纷出现为不祥之征兆,称为“白祥”。《汉书·五行志》:“时则有白祥白眚。”有时却又将这种现象作为吉祥之兆,如《北史·李高传》:“又有白狼、白兔、白雀、白雉、白鸠等集于园间。群下以为白祥,金精所诞,皆应时邕而至。”

细查《辞源》,发现在很多情形下,白色动物是祥瑞的征兆:

白鸟:见《宋书·符瑞志》
白狼:见《瑞应图》:“白狼,王者仁德明哲则见。”
白鹿:见《宋书·符瑞志》:“白鹿,王者明惠及下则至。”
白雀:后秦年号,384-385年
白鱼:《史记·周本纪》:“武王渡河,中流,白鱼跃入舟中,武王俯取以祭。”
白狐:见《宋书·符瑞志》
白燕:见《宋书·符瑞志》:“白燕者,师旷时,衔丹书来至。”
白麒:《汉书·武帝纪》:“获白麟,作白麟之歌。”

但在某些情形下,正如上面所印的“白祥”条,却又是灾异的象征,如“白鸡”就是不祥之兆的代词,见《晋书·谢安传》;而“白额虎”,比喻凶恶之人。

如何解释这种矛盾呢?我猜想这也是由于“喻之二柄”,同一种颜色会给人不同的想象,白色既可以是洁白、纯净之色,也可以象征肃杀、死亡。华夏族与北方各游牧/渔猎民族在这一色彩观念上经常有交叉和互相影响。关于白色动物的这两种矛盾观念,遂得并行。大抵到唐朝以后,中原王朝已经接受白色动物为祥瑞这一观念,但汉人的服色仍以白色为凶服。因此,明教穿白衣,可能也是他们被误解为“事魔”的原因之一。

自唐朝以下,北方各族经常向中原王朝进贡白色动物,以为最高贡品之一,甚至经常作为重要事件载入史书。以西夏为例,924年进贡白驴于后唐庄宗,929年“夏州进白鹰”于后唐明宗;1045年,“元昊贡白鹘于契丹”(以上皆出《西夏书事》,转引自吴天墀《西夏史稿》)。

女真之兴兵反辽,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反抗辽朝强征海东青。海东青是一猛禽,色青灰,白爪者更为名贵罕见。《柳边记略》卷三云:“海东青者,鹰品之最贵重者也,纯白为上,白而杂他毛者次之,灰色者又次之。”《异域录》载海东青“有雪白者,有芦花者,有本色者。”为何以毛色雪白为最名贵,固然有这类品种罕见的原因,但另一原因也和当地民族的色彩心理有关。

金庸《射雕英雄传》是小说家言,但有些叙述也颇符合北族习俗,如第5回:“悬崖上住有一对白雕,身形奇巨,比之常雕大出倍许,实是异种。雕羽白色本已稀有,而雕身如此庞大,蒙古族中纵是年老之人,也说从所未见,都说是一对‘神鸟’,愚鲁妇人竟有向之膜拜的。”崇拜白色鸟类,正是北族常有习俗。

第7回,铁木真中军地方为“白毛大纛”,这也符合北族习惯,大旗不是红色,而是白色。第8回讲到黄蓉第一次以女妆出现,“长发披肩,全身雪白”,看来很符合在蒙古人中长大的郭靖的审美心理,难怪他看得呆了,连声说“好看极啦,真像我们雪山顶上的仙女一般”——但黄蓉这样穿,在当时汉人看来,却是根本要不得的,当时宋人以白衣为吊丧的凶服。而蒙古人却规定公主必须穿白衣骑白马(但书中说华筝是青骢马),这大概也是郭靖痴迷的原因之一。

此外,书中还提到欧阳锋所盘踞之地名为“白驼山”,其下属出访中原,四人一队,均穿白衣、乘白驼——郭靖虽在沙漠,也未见这样美丽的白骆驼,第一次见到不禁呆了。这其实是极大的排场,盖白骆驼是非常名贵的品种。清朝时,蒙古各族表示向中原王朝臣服的重要象征就是“九白之贡”,即八匹白马、一匹白骆驼。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古代传说中北方的海外仙山,其中神的衣服、动物颜色均为白色,如《汉书·郊祀记》:“……蓬莱、方丈、瀛洲,此三神山者……其物禽兽尽白,而黄金、银为宫阙。”王頲《圣王肇业》中认为,这些传说的神山很可能是日本北海道以北北极地区的冰山景象。北极的禽兽如北极狐、北极熊等均为白色。

四、尚黑

服色崇尚,往往体现一种与神灵或祖灵相交感的原始观念;着色的五彩,不是与天界神域之色相对应,就是与命相或五行达成虚幻的契合。中国古代北方各族多尚白,相信也与此种宗教观念有关。

北族多尚白,但中国南方各族却多尚黑。

如彝族中以黑彝为贵族,白彝为平民或奴仆。清代以前,纳西族民间衣服的颜色以黑白为主,青壮年多着白色,而老年人穿黑色,因黑色表示尊贵。

纳西族自称“纳”。“纳”即“黑”,“黑”即“大”。因为在先民的观念时里,“光明”是看得见的,因而是有限的;而“黑暗”是看不见的,因而是无限的。所以在民族语言中把“黑”引伸为“大”。称大江为“黑水”,称大山为“黑山”,称自己为“纳西”即“大族”之意。

拉祜族最喜爱黑色,以黑为美。衣尚黑色是拉祜族 服饰的一个特点。至今,拉祜族仍然非常喜爱穿传统服饰,透过拉祜 族服饰,仍可窥见古代氐羌系统民族衣着形象。唐代文 献中记载,古代乌蛮“妇人衣黑缯,其长曳地。”此外,苗族等南方民族也多此类习俗,服色尚黑,色彩比较深。

当然,也有例外者,如维吾尔人先世曾受萨满教影响,当时就有了尚黑的习俗。在他们的心目中黑山是“神山”,是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捉摸不到的神迹。于是,黑色又成为“幸福”、“圣洁”的象征。“黑色”在维吾尔语中称“喀喇”,它的含意已超出色彩的范畴,包孕著幸运、神圣等多种意义。11世纪,维吾尔民族建立斯兰政权,就冠以“黑色”含义,王国名称为“喀喇王朝”,即“黑汗王朝”。国都为“黑都”,意为神圣的国都。但维吾尔族也尚白——可能是受突厥文化影响,乾隆时期南疆和卓家族,就分裂为白山、黑山两派,两派区别,只在诵经方式和腰带的黑白。


  发表于  2005-01-16 13:28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看到你的文章,很是汗颜.他们说的对,你是个做学问的人才.向你学习
 回复 feifei 说:
feifei折杀我啦,这种小文不上台面的,我可不敢谈“做学问”
(2005-01-22 20:18:19)
feifei ()   发表于   2005-01-22 09:56:13

难怪师太喜欢让笔下的女猪脚穿白衬衫,原来有尚白情怀。
雪舞 ()   发表于   2005-01-18 18:03:55

这种各民族对颜色的偏爱在云南表现得也非常突出,横断山脉地区6条大江由北往南切割与地球纬度垂直相交,而同一地区又经常海拔差异剧烈,这种地貌极易分化民族,塑造文化。故而这种多样性大都有很深的地理渊源,我感觉大凡住在坝子(平地)上的民族(一般也是强势民族)由于日照强烈,农牧业发达,一般偏爱白色,有助于他们反射强烈的高原紫外线,以及便于在牛羊群中彼此辨识;而居住在山间谷地的民族(一般也是弱势民族)由于日照少,生存多靠狩猎,一般偏爱深色,有助于吸收热量,以及在山林中隐蔽,不被猎物察觉。如此这般由北往南云南各少数民族呈现出斑马纹状的民族色彩偏好分布:栗粟族(尚黑),藏族(尚白),纳西族(尚黑),白族(尚白),彝族(尚黑),瑶族(尚白),拉祜族(尚黑),傣族(尚白)。

当然一种民族文化现象必然是多种方面长期影响的结果,各种成形因素或弱或强都在发挥作用,其中重要的就有如维舟本文所阐述的民族信仰和宇宙观。
 回复 歪歪 说:
佩服:),歪歪对云南简直了如指掌啊。
(2005-01-17 22:24:32)
歪歪 (http://www.ForFrontier.com)   发表于   2005-01-17 18:51:53

白衣服难道不是漂白出来的?
 回复 philewar 说:
刚找到一个资料,可以验证philewar和mas说的:
自古“白”通“帛”字,中国远古中原地区并不产棉布,最先是以葛麻、丝帛为服装原料,清麻脱胶和丝帛漂练就呈现白色,是中国人最早的服色;古以披麻戴孝,以示不忘祖先。(http://www.dacifashion.com/news/view.asp?id=337)
(2005-01-18 09:36:35)
philewar ()   发表于   2005-01-17 10:54:21

其实很简单的道理,白衣服不用染,因此价廉物美,穿着省事
mas_chicago ()   发表于   2005-01-17 03:50:09

哦,你读了多少书呀,真是佩服。

觉得你很适合去做学问,不去真是人才浪费呢。

请教一下静心读书的方法,特别是这种带有学术研究的书。
 回复 婉约潇潇 说:
你客气啦,我不过是随笔,不敢谈学术。何况我读的书也并不多,有的论点只怕早有人说过了,正如钱钟书先生说的那个意大利故事“他发明了雨伞”。
读书也无高下,有兴趣就看,和看电视一样。强迫自己静下来看,有时还是忘得很快。
(2005-01-17 11:07:27)
婉约潇潇 (http://xiaokong.blogbus.com)   发表于   2005-01-16 23:39:38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