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政治元年
时间:2010-02-06

有这样一个村庄:人们总是随地乱扔垃圾,这事从来没人管,直到有一天全村人都终于忍无可忍,觉得长此下去整个村子都会被垃圾吞没。所有人都觉得应当做点什么改变这种状况,于是他们坐下来讨论如何减少垃圾。然而没有人愿意主动作出大于自己权利的牺牲,讨论渐渐演变成相互指责:富人指责人口众多的穷人乱扔垃圾,而穷人则反驳说之前几十年都是富人在扔垃圾,而且至今富人丢的垃圾人均来算仍是穷人的4倍。在大吵一番之后,他们最终达成协议,重申每个人都意识到垃圾问题的严重性,需要做点什么,但没有具体说谁来做、谁出钱出力,也没说该怎么做。

大体而言,这就是我们在气候政治元年看到的一幕——政治家们坐下来为拯救地球而争吵。这个村庄就是地球村,垃圾就是碳排量。虽然“温室效应”和“全球变暖”1988年才成为公众话题,但如今它显得前所未有的紧迫——在加深公众对气候和环境问题的认识上,好莱坞灾难片起了不容忽视的作用。按世界银行对15个国家的调查,88%的受访者均认为本国须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在中国这一数字接近100%,美国则为82%。认识到问题是很关键的一步,但更关键的是下一步:怎么做?

可以想见,气候议题还将越来越重要。只要我们仍然只有一个地球,人类就对自己造成的地球环境灾变负有道义和生存意义上的双重责任。然而正如为世界和平进行裁军一样,美好和伟大的目标背后,或明或暗的都是各国基于本国利益的政治盘算。几十年核裁军的结果反倒是各大国的核武器越来越多,因为每一方都担心退让会被对方利用,导致自己吃亏,在碳减排的争吵上我们看到的正是相同的一幕。

气候是一个真正的“全球政治问题”,因为排到空气中的二氧化碳不会仅仅停留在排放国上空,而会融合到整个大气环流之中,影响全世界。换句话说,这是典型的“公地悲剧”——利益各方自己享有,而损害则所有人共同承担,这是一局多方参与的囚徒困境博弈。理论上说杜绝这种状况的办法之一是建立一个超国家管理机构,但问题在于世界从整体来说正处于一种无政府状态:假如各国不能主动采取行动,没有比它更高的权威能强迫它这么做。

于是,我们就看到参与博弈的各种立场:因海平面上升面临淹没的小岛国要求制订最严格的减排标准;欧洲站在道德高地上要求加紧行动,但却不肯出钱;美国表示会出点钱资助穷国,但否认这是为之前“排放百多年历史的补偿赎罪”;孟加拉国要求任何气候援助资金中它都应分得1/4,因为它是气候灾变最大的受害国;中印巴西等发展中大国坚持发达国家应负起主要责任,因为1950年前95%的温室气体都是发达国家排放的,不能到买单时却要求AA制。——这种分歧和争吵倒也是正常的,虽然从道德的观点看似乎显出“人性的自私、贪婪和短视等缺点”,但国际政治中寻求道德高尚的利他主义是不现实的。

事实上发达国家以往在气候问题上的态度并不特别高尚。当年《京都议定书》墨迹未干就被小布什总统在上任首日宣布废除。美国向来是全球变暖最大的罪人,排放最多、捍卫自己利益最坚决、阻挠气候议题最强力、却最能委过于人。美国每年军费开支超过6,000亿美元,这次却仅承诺拨出100亿来资助穷国减排努力,但却没说明钱哪里来、出多少钱给谁。甚至吃相不那么难看的加拿大以往履行承诺的记录也并不光彩:它曾在《京都议定书》中发誓到2012年使碳排放量比1990年减少6%,但2007年实际排量反倒比1990年高了26.2%。

虽然减排在政治现实中显得像是个冷笑话,但各方确实也不敢公然反对——正如核裁军中各方也总要表明自己是拥护世界和平的。在中国主动将单位GDP碳排量到2020年减少40-45%之后,印度也被迫宣布将这一“碳密度”指标降低20-25%,因为用印度环境部长拉梅什的话说,“在近两三百年来,我们没有造成污染,但在今后30年我们可能会。我们不能做‘井底之蛙’,说我们什么都不会做,而让国际社会取笑。”这么说很好理解,因为对气候灾变无动于衷是现代政治领导人无法承受的道德指责。

在气候政治中,中国所展现出来的外交谈判前所未有的强硬。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中国最警惕的是碳政治被利用为限制中国发展的武器。何况碳排放不仅是一个增量的问题,更是一个存量的问题——但对这些“历史罪孽”,欧美却普通持否认态度。中国的不妥协让一些西方国家十分不舒服,英国《卫报》形容中国谈判人员“参与会议的方式,如同一支执意以0比0逼和的足球队。他们的战略是防守型的、他们的战术是强硬的,而他们拦截对手的方式有时是无情的”。欧洲观察家普遍心酸地注意到,继金融危机之后,地缘政治的一大转变越发明显:中美在几乎所有争议问题上决定着事件进程。

减排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它要落实的话首先是一个资金技术问题,而大部分发展中国家事实上是“用不起”清洁能源的,因为关键的技术通常掌握在发达国家手中,而要让别人将自行研发的技术免费赠予基本是没什么好指望的。便宜的清洁能源,除了中国之外大概别无分店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也是在与时间赛跑:如果能加快发展出高效的替代能源,那么中国将抓住历史机遇,在减排创造的几十万亿的新市场中站稳脚跟。

在气候政治的问题上,要让人拿出自我牺牲的道德感来承担问题太困难,也许当有一天它不再是问题而是机会时,才能得到真正的解决——当年承办奥运会也曾是个巨大负担,以致几乎没有城市愿意申办,而如今当它被视为一个绝佳机会、经济上的好处已经不言而喻时,我们看到的是许多城市踊跃申办的激烈竞争场面。

载《GQ智族》杂志2010年2月刊


  发表于  2010-02-06 21:4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从今年各地方政府为了达到减排目标,而下令钢铁等高耗能行业减产停产,甚至对居民用电进行拉闸限电,就知道中国减排目标不容易达到
cjc123 ()   发表于   2010-09-14 00:17:20

错误百出的文章 排放权交易像你说得那么简单就好了

还碳关税,环境税的法律基础是什么知道不?

拜托不要看一点资料就洋洋洒洒的吹牛好不好,太恶心人了
fdfadsfdf ()   发表于   2010-02-21 13:33:01

新春快乐!虎年大吉!

减排问题讨论可以,但不要动辄以拯救地球的名义。

这是典型的人类中心主义在作祟。自大且狂妄,人类存在才多久,地球的历史又是多长。以前就没有自然灾害么?以前的自然灾害是人类活动引起么?

人类千万不要以救世主的姿态自居,要不然GOD真的会发怒。
iommi ()   发表于   2010-02-14 17:05:54

新年快乐!拜个晚年。
gone ()   发表于   2010-02-14 16:38:50

虎年吉祥!
多发好文,少写书评,好好看书,天天向上!
archer ()   发表于   2010-02-14 09:15:19

维舟兄弟新年快乐。虎年顺顺利利,全家平平安安!!
代问小朋友好,呵呵!!
花大熊 ()   发表于   2010-02-13 15:28:14

减排不只是政治和经济问题,也是广大中国人民的民生和人权问题。美国虽然不愿签订京都协定,但国内的环保还是很严格的。因为环境破坏了,在当地的人民不答应。试问中国城乡的环境和水资源问题,有多少得到政府的重视。
您在高谈国际政治问题和策略的同时,又考虑过中国的约定可以为多少民众带来的福利? 难道这也要别人拿钱吗?
 回复 步十斤 说:
气候政治与你说的“环境和水资源问题”虽然相关,但还是不便混为一谈的。例如,美国的碳排量数十年来都比中国多,但现在大家感觉美国的环境还是比中国好。如果要说民生,发展中国家正是怕发达国家以碳关税作为门槛,来限制穷国的发展权和民生呀!发达国家历史上没有哪个未经历大规模环境破坏的,如果照你的逻辑,恐怕你将发现很难自圆其说。
(2010-02-13 13:36:58)
步十斤 ()   发表于   2010-02-13 05:56:49

维舟兄,我也凑个热闹。我同意你大部分观点。这里简单说几点。

一、美国人的态度也有差别。我知道威尔逊中心有一个中国环境项目,经常讨论这类问题。EPA(美国环境署)也和中国也有环境方面的合作。白给减排技术美国人不干,不过低价的技术转让还有商量的余地的。
我在作业里表明过中国政府的立场,我的美国导师认为很有理。他只是觉得气候谈判的前景悲观。

二、我同意你说”国际政治中寻求道德高尚的利他主义是不现实的。“ 不过,我甚至认为利他是不道德的,因为目前人类最大的合作单位就是国家。如果某国政府为了”全人类的利益“,单独限制自己的排放量,其实是在出卖自己国民的利益,除非该国大多数国民乐意如此。

三、奥运经济上的好处似乎还不是”不言而喻“的。奥运经济帐里的问题很多,也看经济学家怎么算。在我看来,奥运的政治帐,尤其对中国,比经济帐更清楚。

四、最后,美国也不是光丢垃圾,还输出科学技术。如果没有美国的技术和市场,中国现在也不可能丢这么多垃圾。所以我倒不觉得历史上的排放量应当全由发达国家负责,发展中国家也从中得到好处。这就好比中国今天排放的气体有相当一部分是为了向美国出口。
 回复 田方萌 说:
方萌兄所言甚是。国际关系可以追求“双赢”,如果只是单纯地利他,不仅可能有损本国国民利益,而且这种affirmative action甚至还可能损害受援者的自尊心,国际关系中也没有感恩一说。至于奥运会,可能我表达得不够好,我只是想强调奥运会现在更多被视为一次机会(如你补充的,不仅是经济意义上,还有塑造形象、自我展示等政治考虑)。
对一些穷困的发展中国家人民来说,气候政治仍是一个空中楼阁般的话题。当年上海将崇明定位为生态岛,而许多崇明人对此的第一反应却是沮丧:因为那听起来首先意味着崇明的工业化将大大受限制,“生态又不能当饭吃”。要做好这一点,不仅需要低价的技术转让、思维转变、创造机会,还需要更耐心细致的整体考虑。这就像潘文石教授在广西崇左为保护白尾叶猴,不是仅仅向村民做道德说教,也为当地人创造机会、改善他们的生活、做沼气池,这样村民也不必去破坏叶猴保护区了。
(2010-02-12 09:45:42)
田方萌 (http://blog.sina.com.cn/u/1251083160)   发表于   2010-02-12 06:50:56

中国人对欧美的姿态一向是软弱的。政府向来只会宣传和洗脑,不懂得利用欧美的逻辑进行argue。政府系统内出来的人还是太“土”了。
archer ()   发表于   2010-02-11 04:31:16

能认识到这个问题固然很好,不过一旦是一个集体项目的时候,避免不了有人抱着大不了一起死的决心。多为他人想想,世界就美好了。
 回复 王辉 说:
你这好像在说:“如果都像雷锋一样,世界就美好了。”但没有一个制度去保障,还是不行的,尤其很多第三世界国家没有技术和资金,想用清洁能源也是用不起的,事情哪有那么简单。
(2010-02-11 14:37:00)
王辉 (http://www.3plus3.info)   发表于   2010-02-11 01:57:24

全球性问题,但各国都有各自的利益,地球只有一个,可惜指望各国一心是奢望,如果地球不复,请问有谁可以幸免?那所谓的利益又为何物?
 回复 jtear 说:
你这样说的前提是:这样下去,地球会毁灭,因此现在人类对环境的破坏就成了一种原罪。这种近乎宗教关怀的道德语言用于激起公众意识是有帮助的,不过如我文中所言,试图以此来解决气候政治,那是不现实的——就像要求每个人不计代价地去学雷锋一样。
(2010-02-10 14:56:16)
jtear (http://pushthebutton.blogus.com)   发表于   2010-02-10 11:37:54

中国实现现代化的环境比美国艰苦多了。美国人百多年前遇到这种事肯定会argue的,中国人对外还是太温顺了点。
 回复 archer 说:
美国人几乎从来不接受外界试图强加给他们的任何限制,维护自己利益最坚决,不过你觉得中国“太温顺了点”,欧美却已经觉得中国现在强硬得忘乎所以了。
(2010-02-10 14:47:17)
archer ()   发表于   2010-02-10 06:25:57

理论上说杜绝这种状况的办法之一是建立一个超国家管理机构
====================
而这是最危险的。
 回复 Ming 说:
放心吧,这种事几百年内也不会出现,因为没有一个主权国家愿意将自己的权力让渡给一个超国家管理机构。这种深刻的国际无政府状态已经持续了几千年,只不过有的人看到了混乱,有的人则看到这种状态对保护自由的重要性——实际上两者兼而有之。
(2010-02-10 14:46:03)
Ming ()   发表于   2010-02-09 22:39:57

中国的GDP减排目标也不容易达到,否则印度为什么不定的高一点
 回复 cjc123 说:
当然不容易,不过中国这样定下之后,印度就不得不跟进了,否则它就将遭到国际社会耻笑。反过来说,假如一百年前美国处于今天中国的发展阶段时遭遇这样的减排压力,我猜想美国人肯定会大吵大闹,不肯承诺的。
(2010-02-09 09:39:40)
cjc123 ()   发表于   2010-02-09 01:31:30

中国的GDP减排太牛了
到2020年RMB不可能不升值,这就是1x%
到2020年技术也不可能不进步,又是1x%
剩下的部分植点树,关点落后工厂,40%轻轻松松就到了,说不定还有多出来的

PS:在变暖问题上我是异端,也就是怀疑派,我认为与其说什么减排不如好好搞环境治理,还好政府在做的基本上也是后者
 回复 Kuhane 说:
中国的GDP减排有多重目的:展现自己负责任的道德感、又不至于让固定化的某个指标制约自己的发展、同时给国内企业和各级政府施加压力,提高能源利用率和发展清洁能源技术。其实现在发展中国家在气候政治上,无不面临这三方面的压力,而给它们的选择却很少。
(2010-02-08 09:29:27)
Kuhane ()   发表于   2010-02-07 09:40:16

这个气候元年的命估计跟泰昌元年也差不多。
 回复 dabenxiong 说:
你是想说气候政治成不了“气候”吧,不过正因此,气候政治还有得好搞。
(2010-02-08 09:24:04)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10-02-07 04:47:59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