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颠覆者的诅咒
时间:2005-01-17

《笑傲江湖》一向被认为是一个寓言。在这个大寓言中有这样一个小寓言:被囚禁在西湖底12年的枭雄任我行,复出后成功地实现了报仇计划——但吊诡的是:他却变得越来越像被自己颠覆的东方不败,讲究排场,喜欢被人奉承……

这是金庸小说中重复出现的一个主题:宝藏总是给它的主人带来灾难;只不过在这里不是具像的财宝/武林秘籍/掌门信物等,而是无形的无限权势。这一故事情节在西方神话叙事中极为常见,如尼伯龙根的指环和“魔戒”。这一悲剧并不仅和权势腐蚀相关,某些时候也是和人物的悲剧性格、以至时局大势有关。

历史中反复出现这样的情形:胜利者变得越来越像被颠覆者。农民起义者痛恨统治者的压迫和专制,但当他们自己成为统治者后,往往更不宽容。《水浒》中的英雄,其个性分明的辉煌时期总是在他被逼上梁山之前。在梁山的聚义堂下,仍然存在着森严的等级制,因此,即使没有朝廷招安,其前景也是可以想见的。在太平天国的历史中,这种对颠覆对象的无意识模仿甚至更加突出。

拿破仑在滑铁卢战败后,法国波旁王朝复辟成功。当时的一个极端保皇党思想家德·迈斯特尔却伤感地预言:“波旁家族如果还认为登上的是祖先的皇位,那就错了,他登上的不过是拿破仑的宝座。”在罗马帝国的废墟上,这一情形也曾反复上演:蛮族在摧毁了罗马后却开始意识到“罗马的伟大”,以至于开始积极模仿和试图继承这个被自己颠覆的王朝;甚至在罗马时代一度遭受极大迫害的基督教,其教会组织也和罗马帝国的组织如出一辙。马斯洛说过,追求权力的人可以是好人,也可以是坏人,但一旦权力到手,“往往使人向坏的方向变,而不是向好处变”。

张锦江的《海王》,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当作元小说来读。故事讲述一群渔民为了反抗海盗的掠夺,自发组织起来,但当他们历尽艰辛,最终将海盗彻底消灭后,他们却并没有回到原来的平静生活中去,相反,他们自己逐渐变成了海盗。正如尼采说的:“与恶棍作斗争的人,应当警惕自己不要在斗争过正中也变成一个恶棍。”

这种行为的悲剧在于,它并非谣不可及的神话故事,相反,它根植于我们的日常行为之中。当“媳妇熬成婆”时,她对待自己的媳妇往往翻版自自己一度痛恨的婆婆,而不是一个慈善的长者。声称受到反动老师教育的红卫兵,在文革中对待老师的态度远比老师对他来得残忍。

在很多的复仇故事中,被仇恨驱使的复仇者,最后总是越来越不择手段,以至于当他报仇完,会惊讶地发现自己竟会和仇人越来越相似。所谓“欲为天使者,必先为魔鬼”。《天龙八部》里的萧远山,在三十年后已经和慕容博一样狠毒,甚至他发现如果慕容博去世,他自己的人生反而丧失了意义。作为一个寓言的象征,他们最后竟成了师兄弟。


  发表于  2005-01-17 13:0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我举双手双脚同意维舟的观点——不是说农民起义其实就是为了当皇上吗



古代现代,皆同也~!
横戈 (http://hengge.blogbus.com)   发表于   2005-01-21 22:47:38

一家两代人之间经常也有这种现象。
lukesun ()   发表于   2005-01-19 10:05:06

楼上的观点和汉武大帝里面窦老太太的观点到是很相似。呵呵
雪舞 ()   发表于   2005-01-18 18:07:49

换一个角度,如果以善致善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philewar ()   发表于   2005-01-18 10:04:18

呵呵,这个上升到理论么就是本杰明贡斯当跟以赛亚柏林了
mas (http://mas_chicago@blogbus.com)   发表于   2005-01-18 01:46:32

新统治者总是残酷无情的。

——埃斯库罗斯《普罗米修斯》
mas (http://mas_chicago@blogbus.com)   发表于   2005-01-18 01:30:04

那年头,海盗是被人憎恨而尊敬的职业
()   发表于   2005-01-17 20:28:35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