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左右为难
时间:2010-02-22

有许多国家通常很少有机会出现在国人的视野里——例如乌克兰,虽然以国土面积和人口计算都是欧洲的一个大国,但估计95%的中国人都不清楚这是怎样一个国家,也无法举出该国任何一个历史名人。不过这并非意味着在那里发生的事情对我们不重要,乌克兰近年来的政治事件正说明了,在一个社会偏好二元对立的国家(当下中国无疑也是这样一个国家)中,民主制度所可能遭遇到的困难。

乌克兰全国被第聂伯河一分为二,由于历史的原因,左岸(东部)和右岸(西部)两个地区长期存在难以弥合的政治理念、社会、文化、经济,乃至宗教的差异。这在2004年的总统大选体现得极为显著,西部各州属于橙色阵营,尤其是最西部的利沃夫一带,尤先科得票率在95%左右;而亚努科维奇在东部恰好相反——总之,越往西越亲西方,而越往东越亲俄。这一幕在2010年仍然一模一样,大体上看没有一个州发生变化。这种两极化格局在更早的1994年总统选举中已是如此:克拉夫丘克赢得了第聂伯河右岸(西部)70.3%的选票,而库奇马赢得了左岸75.2%的选票。


2004年“两维克多之战”(尤先科和亚努科维奇均名为Viktor),西部橙色东部蓝色


2010年乌克兰总统大选第二轮:西部归出自橙色阵营的季莫申科,亚努科维奇则在东部各州获胜

这一分裂性的基本政治地理格局,使乌克兰的政治决策多年来僵持不下,其状况大体与台湾蓝绿双方以浊水溪为界对峙相似。乌克兰的这种内部东西对峙,在可预见的短期内都很难动摇,两边的居民呈现一种典型的对立的双峰偏好,政治局面也就出现跷跷板式的你上我下,暂时获胜的一方常常只能以微弱优势' ;%߈Zh8LE' ;%߈Zh到他代表了全体国民的利益——也就是说,每任总统事实上都只是“半个乌克兰的总统”。

大选投票和任何社会选择一样,其基本问题是如何将社会成员分散的偏好转化为一个合理的社会偏好,即个人偏好导向集体决策。这种对集体理性的信任意味着在社会偏好中,诸多方案可以通过排序选出最优结果。然而Kenneth J. Arrow却早在1951年已给出了一个令人沮丧的证明:不存在十全十美的集体选择规则。因为集体选择理性的有效性有个前提,即社会成员的偏好是单峰的,这样政治家们就被迫向中间靠拢——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个坚固的中产阶层那么重要。在乌克兰这样内部二元偏好双峰对峙的国家,尤其容易出现麻烦:两个极端偏好构成恰好相反,并且都具有攻击性。这样,社会成员难以达成一个为大多数人接受的政策。除非一方向另一方进行支付转移来达成协议,但这又涉及庞大的交易成本。事实上,在多数后发国家中,涉及利益分配的全局性问题上往往都是双峰偏好的,例如中国的城乡矛盾。乌克兰的状况更加根深蒂固,有着深刻的历史背景,以至于亨廷顿称它是一个典型的“无所适从的国家”,很难设想东西部的这种双峰偏好格局会在短期内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因此,季莫申科在这次大选后拒绝服输,可以说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这位美女政治家声称“将用法律来捍卫我们的国家、我们的选举”,她说已经掌握了大选中对手舞弊的证据——2004年大选后正是以这样的诉求,橙色阵营发动了声势浩大的街头运动,即震动世界的“橙色革命”,当时针对的同样是亚努科维奇。

然而,这一次历史恐怕很难重演。乌克兰中央选举委员会已经确认亚努科维奇胜选,而外部力量基本上已清楚地表明立场,承认这次大选的合法性:欧洲一些组织构成的国际大选观察员宣布大选是“透明而诚实的”且“有效的”,美俄官方也都对第二轮大选结果表示“赞赏”。更重要的是:人民已经对政治纷争和混乱的厌倦情绪十分强烈,2004年民调中只有16%的乌克兰人相信自由选举的可能性,他们甚至羡慕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那儿至少政局稳定。政治家无法忽视这一点,因此季莫申科也不得不在抗告时同时表示:虽然她不接受大选结果,“但我不会把人们聚集到广场上去,不会让人民公开对立。乌克兰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稳定和安宁。”

乌克兰确实难以承认更多折腾了。20年前它的社会发展水平大概比上海还好,而去年它的人均GDP大致和广西差不多。1990年代,乌克兰GDP总体下降54%,比俄罗斯的40%更糟,比美国在大萧条时期的经济衰退还要严重两倍。在经历了前两年的恢复性增长后,2009年受国际金融危机的拖累,GDP剧降14.1%,用亚努科维奇的话说,“情况非常严重,到处都缺钱”。1989年乌克兰人口为5180万,去年已跌到仅4570万——因为大批人口在国内找不到工作或感觉难以忍受其经济状况。“乌克兰化”这个词已经获得“使之毁灭”的另一层涵义。

经济恶化固然是苏联东欧国家在转型过程中普遍的现象,但在乌克兰却特别严重,很关键的一个原因就在于政治家们过多关注政府的形式,而非其执政效率;对立的倾向又使得政治决策机制几乎陷于瘫痪。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失望地指出,尤先科上台后“无法证明自己具有领导能力,(乌克兰)融入西方的真正进程慢慢停顿下来。在乌克兰国内,尤先科也使西化进程蒙羞”。在这种情况下,西方对乌克兰选举的关注点甚至并不是地缘政治,而在于这次选举能否产生一个可以正常运转的政府。

话虽这么说,大多数外界观察家却普遍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观察乌克兰的——事实上乌克兰内部这种“左右为难”的国家精神分裂状态正是西欧和俄罗斯双方整体性对峙的表现。新闻报道中提到亚努科维奇,总要赠予他一个“亲俄”的标签,而不提他具体有什么政见。法新社报道他获胜时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一刻,俄罗斯已经等了五年。”莫斯科普遍被视为这次乌克兰大选的最大赢家,这是俄罗斯的甜蜜复仇,五六年前橙色革命时俄罗斯突然丧失在乌克兰的影响力,为之痛苦,如今这一耻辱一扫而光。众所周知,亚努科维奇反对乌克兰加入北约,并发誓修复俄乌关系,声称“五年来所建立起的人为障碍将很快消失”,因为两国贸易额从400亿美元下降到130亿美元是无法容忍的。

不过这一解读可能也是偏颇的。且不说亚努科维奇很难说是俄罗斯的傀儡(他在2006-07年的总理任期内,很少按莫斯科的政策意愿行事),而且国内西部地区仍怀有对俄罗斯的敌意,他不能不有所顾虑。乌克兰的独立实质上意味着从俄国分离出来,因而其国家构建者常常怀有一种强烈的民族主义焦虑感,即迫切地想要建立各种有别于俄罗斯的机制和认同。这体现为一种“国家缺陷综合征”,乌克兰政治家常常千方百计地要向自己和世人证明,乌克兰不是俄罗斯。几乎所有乌克兰各政治派别都害怕实行联邦制,以避免东部俄语地区开始离心离德。而另一面,支持亚努科维奇的利益集团也绝不会允许他破坏本国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因为西方国家是他们的主要出口目的地。这更可能导向一种尽力平衡的在国家关系上的务实政策。

简言之,乌克兰的前途应该是摆脱目前的“左右为难”,而走向在俄罗斯和西方之间的“左右逢源”。一边倒也许在国内选举中有用,但在奉行对外政策上将付出代价。例如在前些年俄罗斯以抬高能源价格以示惩罚后,橙色革命的果实迅速变成了“苦果”(《华盛顿邮报》语);而单边倒向俄罗斯,也会影响它与欧洲的关系和重大利益。当年库奇马就执行这样的政策,一面非常谨慎地向西方靠拢,但又对俄谦恭温顺,让俄安心;其结果是俄罗斯被拖入泥淖:两国关系因大量许诺和友谊天长地久的保证无法兑现,反倒变得裹足不前。能否摆脱这样的来回摆荡的怪圈,那就要看乌克兰的国运了。
--------------------------------------------------------------------------------------------------
附记:
一战后参加巴黎和会的乌克兰代表团团长Arnold Margolin曾说,美国人“对乌克兰的了解和一般欧洲人对无数非洲部落一样贫乏”,这句话用在现在国人身上大概也不为过,国内对它的介绍确实寥寥。基本概括可参见这几本书:
Paul Kubicek《乌克兰史》:清通简要,值得一读。不过作者的政治立场也是很明显的(他曾在利沃夫国立大学任教,利沃夫是最亲西方的地区),他认为“亚努科维奇远不是理想的候选人——他曾2次因打架和伤人罪而入狱……还因犯罪、粗暴和暴力的商业式手段而生命狼藉”,还有一些可笑的选举舞弊行为。
马贵友《乌克兰》:“列国志”的一种,从历史、经济、外交、军事等各方面介绍,相当于一本基本国情概况手册。
赵云中《乌克兰:沉重的历史脚步》:详古略今,对哥萨克历史论述较深入,但下限止于十月革命(相比之下《乌克兰史》的篇幅仅有40%在1917年前)。


  发表于  2010-02-22 21:5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乌克兰开始卖儿卖女了

这个东西中国想了很久,现在终于卖了

-------------------------------------------------------------------------------------

  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总理瓦西里·扎尔塔近日透露,该国“大海”造船厂将于今年九月开始为中国建造两艘12322型“欧洲野牛”气垫登陆艇。

  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总理指出,得益于中国的订货,“大海”造船厂才得以恢复了生机,并且重新汇聚起了一批专业人才。他透露,凭借着来自中国的巨额订货,“大海”造船厂已全额支付了多年来拖欠职工的工资和退休基金。

  乌克兰特种出口公司于2009年7月2日与中国国防部签署了出售两艘“欧洲野牛”大型登陆艇的合同。按照约定,“大海”造船厂将负责登陆艇的建造工作并向中方提供有关该艇的全套技术资料,以便中国今后自行生产。该项合同的总价值为2.4亿美元,将足以维持“大海”造船厂今后五年的生产。

  “欧洲野牛”是世界上最大的气垫登陆艇,主要用于运送战斗装备和先遣登陆队员,同时还可运送水雷,布设主动雷障。它拥有强大运输力,可运送3辆主战坦克(共重150吨),或者10辆装甲运兵车(共重131吨),或者8辆步兵战车(共重115吨);船上设有4个登陆舱室,共计140个登陆人员座位,必要时可在运送武器装备的舱室安装可拆卸座椅,额外安置360名海军陆战队员,使搭载总人数达到500名。
 回复 Kuhane 说:
乌克兰这样下去,可卖的也不多了,而且这些年来它卖的技术,大多仍是前苏联时期积攒下来的,实在也很可悲。
(2010-07-05 20:56:50)
Kuhane ()   发表于   2010-07-05 19:19:41

乌克兰统计委员会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09年乌克兰国内生产总值初值9125.63亿格里夫纳,同比名义下降3.9%,按照2007年可比价格计算,实际下降15.0%。

按照乌克兰央行的官方汇率7.7962(比2008年的5.2851贬值32.2%)计算,2009年乌克兰GDP为1170.52亿美元,比2008年的1797.24亿美元同比下降34.9%。

据乌克兰统计委发布的数据,2009年初乌克兰总人口为4614.37万人,比2008年初的4637.27万人减少2.29万人。2009年9月,乌克兰人口为4601.62万人,以此计算,2009年乌克兰人均GDP为2544美元,比2008年的3876美元减少34.4%。

2009年,乌克兰CPI同比上涨15.9%,PPI同比上涨6.5%,2008年则是CPI上涨25.2%,PPI上涨35.5%。

乌克兰已经超过阿尔巴尼亚成为欧洲人均最穷的国家,和叙利亚、刚果、印度尼西亚一个档次。
 回复 111 说:
谢谢,这些数据当然更精确,我写这篇时参考的主要是CIA的The World Factbook的数字。
(2010-06-01 22:07:41)
111 ()   发表于   2010-06-01 19:54:53

我觉得基辅罗斯、瓦希之路这些历史多少也能说明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的区别还是大于中国关内和中国东北之间的区别吧。
yy ()   发表于   2010-03-03 10:46:19

别的不说,连Ukraine和Ukrainians这两个单词都是直到19世纪才开始广泛使用的。
----------------------------------------------------
确实,我玩的游戏里它还叫Ruthenia。。其实是rus词根的重构版
凉风 ()   发表于   2010-03-02 10:53:20

罗马帝国到后来就剩个意大利。
====================
西羅馬到最後就徹底完蛋了,現代意大利是中世紀許多小邦國的聯合,這些小邦國的歷史很多根本追溯不到羅馬帝國時代,比如威尼斯根本就是後來的日耳曼系的倫巴底移民所建,現代意大利也很少有羅馬帝國繼承人的觀念。當年自認羅馬繼承人的是拜占庭、神聖羅馬帝國和之後的沙俄。
Pepino ()   发表于   2010-03-01 19:53:09

哦,受教了。你说的很多,分析问题细致和敏锐多了。我记得以前大学里讲国际关系的老师讲过一战背后其实和奥斯曼土耳其的瓦解有关。那块欧洲地区至今都受影响啊。
archer ()   发表于   2010-03-01 05:44:31

都是冷战的产物,看看朝鲜半岛也是这个样子的。
我一直看体操比赛的,他们国家的体操,艺术体操不错,人才辈出。96年的奥运会女子体操全能冠军就是乌克兰的,叫什么我忘记了:(
纽约有个乌克兰博物馆,一直想去看看。了解和学习一下人家的社会风土人情。
中国作为发展中的大国,虽然有很多问题和困扰,但是比起这些夹在大国之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的国家,还是要幸运的。像韩国这样的国家,虽然是发达国家了,但是啊,在国际上的表现就是给人底气不足,没有自信的感觉。
 回复 archer 说:
乌克兰与朝鲜情况还是颇不一样的。朝鲜半岛在1945年前至少数百年来在政治、文化、社会、宗教上都是统一的,现在的对立确实是冷战两种意识形态冲突造成的;但乌克兰的东西部对立却“历史悠久”,根本原因是早先分别被俄国和奥匈帝国占领,从而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这种分裂以前被压制或掩盖,而在现代选举中则表露无遗了。与它更相似的是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及波黑塞族的情况:三者本出同源,却因为历史上受不同宗教、文化的影响,彼此走向对立和分裂,当然他们的情况更严重,早已不承认彼此是同族了。
(2010-02-27 08:17:45)
archer ()   发表于   2010-02-27 04:19:03

碰到这种情况总不禁会想:干脆分开算了,东部并回俄国,西部并回波兰也行独立也行,爱干吗干吗

西方也是,当初为了削弱俄罗斯而笼络乌克兰,把乌克兰笼络过来之后,又不愿给经济援助,几年后颜色褪色,就开始悲鸣“谁失去了乌克兰”,这种短视和过去的“谁失去了中国”、“谁失去了俄罗斯”简直同出一辙

失去乌克兰的俄罗斯就像被阉掉的猪,当然乌克兰更惨,它是猪被阉掉的东西

PS:我能举出一个乌克兰名人:赫米尔尼茨基
 回复 Kuhane 说:
呵呵,还以为你会举谢甫琴科。那乌克兰至少还在地理上算是能分的(反正印巴、捷克/斯洛伐克也算有前例),要是像泰国的黄衫军/红衫军这样是社会阶层的对立呢,该怎么个分法?
(2010-02-26 19:51:44)
Kuhane ()   发表于   2010-02-26 16:46:40

亚氏当选对俄最有利的事黑海舰队问题解决,其他的恐怕包袱大于收获,就如尤先科政府之于欧盟与北约
yidam ()   发表于   2010-02-26 12:43:23

中国的城乡对立应该没这么严重吧,如果民主选举也很难出现农村人只选农村人,城里人只选城里人的情况。
 回复 jolestar 说:
乌克兰的两部分也没有“只选”,只不过有强烈偏向性。而且中国的城乡对立一定程度上被抑制了,但选举中就会有人去操弄它。
(2010-02-26 19:40:33)
jolestar (http://jolestar.com)   发表于   2010-02-26 09:39:42

总得来说苏联帝国的崩溃还是现在进行时啊,要把各个方向的边界稳定下来还需要很长的时间。罗马帝国到后来就剩个意大利了,俄国弄不好又要回到莫斯科大公国的程度。
不可能吧。至少多数地区俄罗斯族还是占多数
123 ()   发表于   2010-02-25 14:02:03

总得来说苏联帝国的崩溃还是现在进行时啊,要把各个方向的边界稳定下来还需要很长的时间。罗马帝国到后来就剩个意大利了,俄国弄不好又要回到莫斯科大公国的程度。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10-02-25 03:42:08

联合早报于时语有篇文章拿乌克兰大选来讨论台海关系,与维舟有异曲同工之妙。
dguali ()   发表于   2010-02-24 11:31:28

中国人所接触到的乌克兰的痕迹都淹没在苏联之中了。

1)《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2)《莫斯科保卫战》中,斯大林对朱可夫的斥责:“你竟然想放弃基辅”

3)《套中人》里害别利科夫失魂落魄的“小俄罗斯”的语言、歌声和笑声

……
 回复 Urey 说:
真正独立的乌克兰的历史,确实十分浅短。别的不说,连Ukraine和Ukrainians这两个单词都是直到19世纪才开始广泛使用的。也是直到19世纪中乌克兰语才发展成一种书面语言,它与俄语的差别估计只相当于东北话和普通话吧,彼此都能互相听懂。大概也因此,乌克兰政治家才要焦虑地竭力显示自己和俄罗斯的差别。
(2010-02-24 13:09:14)
Urey ()   发表于   2010-02-24 08:44:00

这种国家根本不需要选举委员会,只需要人口统计局就够了。

亲俄的能选上,还多亏了赫鲁晓夫送了克里米亚给乌克兰啊,不然怎么选都是悲剧了。
 回复 dabenxiong 说:
克里米亚迄今还是乌克兰族人口比例最低,和基辅最疏远。不过要不是加上克里米亚250万人这个砝码,这次大选恐怕僵持得更厉害,毕竟亚努科维奇只赢3.5%。
(2010-02-24 13:03:26)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10-02-24 08:17:10

受教了
江海客 ()   发表于   2010-02-24 06:00:04

外交都是现实的。很难想象在如今的世界格局中,某个政治家会天真到只倒向一方。都在玩平衡吧。
民主社会还是自然形成的比较好。也没见哪个国家自由民主的就崛起了。
 回复 gone 说:
内源自发形成的当然最好,但这太少了,就像实现现代化的国家,其实说起来只有英国算是内源自发的——它的现代化进程确实也相对最顺利。
(2010-02-24 12:57:32)
gone ()   发表于   2010-02-23 22:50:33
最后更新